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凡】儿时岁月难忘怀(散文)

精品 【晓荷·凡】儿时岁月难忘怀(散文)


作者:借双慧眼看世界 探花,14702.5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7发表时间:2019-06-12 15:34:22
摘要:一哄而散,抄近路,往家跑……

【晓荷·凡】儿时岁月难忘怀(散文)
   ◎小女孩的心思你莫猜
   儿时小伙伴妮子,心眼儿活泛,心里想的啥?你猜不明白。
   七岁那年,妮子看娘织布,一边蹬着踏板,一边穿梭,手脚协调,感觉挺好玩。一天,妮子趁娘去厨房烧火做饭,好奇的她坐上了娘的织布机,学着娘的样子,手忙脚乱,来回穿梭。这织布可是个精细活,哪有上去就会的。这不,妮子慌慌张张,不到两个来回,不是掉了梭,就是断了纬线。呀呀,这要是让娘发现还了得?她赶快从织布机上爬下来,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溜出了家门。
   八岁那年,妮子偷偷从娘的针线筐里拿起娘没纳完的鞋底子,学娘的样子纳千层底,人小力弱,把握不住分寸,没几下就把针捣鼓断了;盘腿席地而坐,搅动纺车,没纺出细细的棉线,棉花穗子直接缠在锭子上了。哎呀,咋办?哈哈,跑呗。
   功夫不负有心人。九岁那年,妮子学会了绣花,还学会蒸馒头、擀面条儿啦。她跟娘学做自己的鞋子,黑平绒帮,上面绣的花蝴蝶儿,展翅飞翔的样子,可漂亮了。
   儿时的妮子,心很大。一次趁爹娘不在家,她爬上柜子,操起剪子,对着镜子,张牙舞爪,为自己剪流海。结果可想而知,剪出的流海,狗啃的摸样,还不小心划破了额头……
  
   ◎打架亲兄弟
   那年,哥哥二黑十一岁,弟弟三孬十岁了。
   那天上午,生产队分地瓜。二黑和三孬兄弟俩,装好地瓜,卖力往家拉。
   一路上,二黑唧唧歪歪,指责埋头拉车的三孬这不行那不中。三孬不服气,喘着牛样的粗气,说:“就你能豆子!唧唧歪歪,瞎叫唤啥?”
   “谁瞎叫唤了?看看你,咋拉的车?咣当咣当的,就不能看好路,不走坑坑洼洼!”
   “耶耶,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换你拉车?”
   俩人越吵气越大,最终还是三孬一路把地瓜拉回家。车一摞,俩人粗了脖子、红了脸,屁股一撅一撅,跑到北地单场打架去了。
   他爹从地里回到家,一等二等,不见二黑和三孬回,气得脸色铁青,胡子撅上了天。
   此刻,北地单场,一场单挑,马上就要开战了。
   三孬点指着二黑,说:“老规矩,不打脸,不踢裆。输赢靠本事,不许回家告状。”
   二黑抱拳,大声说说:“少放屁,你先上,快点吧!”
   兄弟俩开战了。咿咿呀呀,拧巴在一起,展开拉锯战。一会二黑占上风,在上面;一会三孬缓过劲来,把二黑压在了下面。二人摸爬滚打,砰砰啪啪。一阵狂风暴雨过后,泥头泥鬼俩小子,难分输赢。
   “呀呀,反了,反了!给我住手!”
   “啊,爹来了。”
   “坏了,坏了!”
   照爹的话,二黑和三孬乖乖趴地上,撅起了屁股蛋子。
   爹吹胡子瞪眼,使匀了劲,一人屁股上跺一脚。问:“还敢不?”
   二黑和三孬“嘿嘿”一乐,齐声说:“不敢了。”
  
   ◎嗨嗨,谁不馋?
   儿时,早上睁眼醒来那刻起,除了玩,就是馋!
   我能掐会算,知道院里的果树上,哪个杏儿第一个黄,哪嘟噜山楂最先红,能不?
   嘿嘿,说是这样说,老鸹总是等不到桑葚黑,踮起脚尖的期待里,那枝头的酸杏和山楂儿,都曾经差点涩掉了我的牙。
   小时侯,一个庄上找不出几家富裕的。论穷,俺家排在第一名。那时候,地里收了花生,宝贝似的,装化肥袋子里,扎紧口,码起来不让随便吃。
   儿时少不更事,那里体谅父母的艰辛和无奈。哼!种花生,不就是吃得嘛,凭啥不让天天吃?不让吃,偏得吃,咋了吧。
   大人们都下地干活了,机会来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偷偷搬动装花生的化肥袋子,在袋子贴墙的一面戳个洞洞,急急掏出一把花生解解馋。过足了嘴瘾,把袋子的洞洞朝向便于“作案”又不易被发现的方向,这样每晚上吃一把花生,嘿嘿,多过瘾呗。
   纸里包不住火,哪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偷吃花生的事,被大人发现时,一袋子的花生已经吃掉了足足三分之一。
   面对我编出的谎言,父亲故意扬起巴掌,吓唬我说:“你说老鼠偷吃的,亲眼看见了?你敢说你没偷吃过一粒花生?”
   “看见了!看,看,墙角有只老鼠。”我一惊一乍喊起来。
   “哪?在哪?”父亲转身寻找老鼠,我咯咯笑着,出门一溜烟似的。
   过年时,蒸的馒头、花糕和炸的丸子、酥肉,放在一个篮子里,挂在梁头上垂下的铁钩上,离地足有两米高。趁大人不在家时,我把凳子叠起来,一个人扶着,一个人爬上凳子拿一个馒头或抓一把丸子,迅速揣在怀里,再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把凳子移回原处,跑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偷着吃。
   麦子黄时,叫上几个小伙伴去偷麦子,点火燎了吃。一个一个吃得那个香啊,满嘴是灰,别提了。
   嘿嘿,儿时有关类似馋的故事,像天上的星星,数都数不完哩。
  
   ◎呀呀,吓着我了
   小时侯,一天傍晚。我和三猴子结伴摸爬叉。我拿着小铲子和一个空罐头瓶子前边走,个小的三猴子屁颠屁颠紧跟我后边。出家门,没多远,我俩就到了村东头的小树林。这小树林像个花园,长着柳树、槐树、榆树,还有枣树、杏树、梨树、桃树等果树。每年春天来临,这些果树的花儿便次第开放,一片花海;果子熟了,任由你随意摘下来品尝,吃在嘴上,甜在心里。那个时候,小树林不仅是我们小伙伴们玩耍的乐园,还是大人们乘凉的好去处哩。
   小树林里,我和三猴子睁大眼睛,盯着地面细细寻找,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这时候,听到其他小孩说:“我摸一个,我也摸一个……”心生羡慕,我俩循声赶紧靠拢过去。不大会,三猴子一脸兴奋地大声喊道:“哥,这里有一个爬叉眼(洞)。快,快来看看!”
   我快步走过来,蹲下身来,用小铲子慢慢挖那个爬叉眼。挖着挖着,一下子蹦出个癞蛤蟆来。“呀呀!我的娘哎。”小铲子脱手,扔出好远。吓得俺俩啊,也跟那癞蛤蟆似的,一下跳起来,又一腚蹲地上。头发懵,腿发软,好久没有站起来……
   小时候去地里割草,累了,在柳树底下歇阴凉。树下,有个枣样大的小洞洞。儿时顽劣,几个小伙伴头抵头,喊着一、二、三,冲着这小洞撒尿玩。岂料,尿没撒净,从洞里钻出一个吐着芯子的长蛇来。
   “哎呀”一声,吓得俺几个提着裤衩,撒腿恶蹿,边跑边扑拉自个的头发。那个时候,听大人说,如果遇到蛇,它数清了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你就活到头啦。
   哈哈,自那后,俺几个就再也没尿过地上的任何小洞洞。
  
   ◎耶耶,岔辈了
   小学三年级时,家里忙,妹妹小。朵儿有点空,就要背着妹妹玩。
   一天吃过早饭,朵儿只顾逗妹妹玩,忘了上学的时间。那个时候,上学迟到了,会挨老师训的。怎么办?朵儿动了心思,编个瞎话对娘说:“娘,老师今个有事,俺上午不用去上学了。”朵儿的娘说:“不去就不去呗,正好娘下地,你在家好好照看你妹妹。”
   下午上课时,老师责问妮子:“为啥上午没来上课?”
   朵儿低头抠指甲,支支吾吾地说:“咱娘下地干活,让我在家看孩子啦。”
   老师反问:“咱娘啥时说的,我咋不知道?”
   朵儿回过神来,大惊:“耶耶,差辈了!咱不一个娘,俺一不小心,咋说跑嘴了……”
   哈哈……哈哈……
   全班哄堂大笑!我咧开大嘴,笑得腰直不起来,像只弯弯的月亮。
  
   ◎嘿嘿,听新房
   小屁孩,听新房,懂个啥?
   嘿嘿,没事干,热闹玩呗。
   小时候,农村没电视,没手机,连个照明电灯泡都没有,天一黑,家家户户点个洋油灯。儿时那些岁月,不像物质丰富的今天,玩具更是少之又少,捉迷藏、土坷垃仗、弹玻璃球、打纸片等等是我们常玩的游戏。
   那天,村西头的大柱子结婚了。晚上,我们十几个小伙伴聚在他家门口凑热闹,每人讨了快喜糖,急慌慌塞进嘴巴里,用舌尖舔舔糖纸,脸上的笑都甜丝丝的。
   时间还早,回家也睡不着觉,我们分成两班,玩起了游戏……
   一班高喊:“提拎镰,砍大刀,恁那班里拣俺挑!”
   另一班回:“挑谁?”
   一班喊:“王二贼!”
   另一班答:“王二贼没搁家!”
   一班喊:“挑恁嘞祸疙瘩!”
   于是,对面班里就有人猛跑着闯过来,闯倒谁,谁就成了他们的“祸疙瘩”。
   小伙伴们玩累了,一个个像打败的兵,丢盔卸甲,气喘吁吁,屁股蹲地上。抬头,看天,看月亮。月亮升高了,月光如水,对方的眉眼清晰可辨。
   突然,三猴子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声说:“呀,大柱子屋里的灯咋灭了?”
   “这才几点,咋睡恁早?”
   “嘿嘿,小麻嘎,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嗨,就是嘞。看看,西屋亮着灯,他娘还没睡嘞。”
   “睡恁早,干啥嘞?”
   “干啥嘞?你说大柱子搂着花媳妇干啥嘞?”
   “耶,亲嘴呗……”
   “不是。”
   “是。”
   一群小伙伴,叽叽喳喳,刹不住嘴。
   二黑急了。“叨叨叨,吵个毛。窗户下,听听去……”
   猫着腰,悄悄摸过去。
   屋檐下,窗户旁,蹲了一会,三猴子憋不住想看个明白,他起身用力捅破窗户纸,月光泻进屋里。“呀,不好了,俩人打架嘞!”
   “啊,打架嘞!”
   一哄而散,抄近路,往家跑……
  
   ◎你小气,我放气!
   嘿嘿,俗话说,骡子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让你看不起人,让你小心眼,俺放你自行车的气。
   小时候,俺村里有一家富裕户,他家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招来全村人羡慕。
   一次,我见他推出自行车,在村里故意四处招摇。
   我凑过去,问他:“能让我摸一下不?”
   他大嘴一列,不屑一顾,吐出的话,带着刺把儿:“嗨嗨,小吊毛孩子,想都别想,滚一边去。摸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哩。”
   俺当时很生气,心想这个家伙咋恁不是人,这自行车是个铁家伙,又不是“琉璃磕碰”,摸一下很能坏了?俺是赔不起,你看不起人,说话带把,俺也叫你骑不成车!
   那天,天刚擦黑。我悄悄溜进他家的门,拔掉了他那宝贝自行车的气门芯……
   嘿嘿,真解气!
  
   ◎刷黑板儿
   儿时,那首《学习雷锋好榜样》,是小伙伴们耳熟能详的歌,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那个年代,如果谁得了一张奖状,那可是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事情了。
   那年春天,我和班里的几位同学聚一起,兑钱买了一瓶墨汁,趁下午同学们放学回家了,悄悄把班里“露白”的黑板刷了一遍。
   第二天,老师站在讲台上,对这一先进事迹给予了充分肯定,口头表扬。有同学问老师:“谁干的?”
   老师笑笑,说:“我也不知道。同学们,谁干的?请主动站起来。”
   我们几个相视一笑,心里甜丝丝的,却没有一个人起身。
   老师说:“同学们,做好事,不留名!你们说,他是谁?”
   “雷锋。”笑意写在脸上,异口同声,嘹亮暖心的话儿,在春风中飞扬……
  

共 38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组非常具有生活气息的童年趣事,作者娓娓道来,十分富有生活的画面感。原来农村是孩提时代如此快乐的天地,小女孩的心思你莫猜、打架亲兄弟、嗨嗨,谁不馋、 呀呀,吓着我了、 耶耶,岔辈了、 嘿嘿,听新房、 你小气,我放气、 刷黑板儿,每一件事情在作者灵动的文字里呈现出如此美好而温情的时光。农村的孩子朴实、天真、调皮而快乐,哪个孩子不是这样“磕磕碰碰”着成长过来的。这是值得珍藏的记忆,尽管时光流逝,相信每一个成长大的农村孩子对这些往事都会铭刻在心,丰盈而滋润着生命。文章题材丰盈饱满,叙述流畅细腻生动,令人触怀。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叶华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616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6-12 15:36:53
  一组童年趣事的剪影让人无限触怀,时光终究会渐行渐远,但是我们应该懂得珍惜和感恩。那方养育我们的水土,永远是我们生命的源泉。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1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2 18:50:16
  谢谢老师雅评鼓励,向您学习,祝老师创编愉快,奉茶。
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6-12 15:38:20
  问好慧眼兄,兄长佳作频频,令人钦佩。感谢赐稿,感谢对晓荷社团的支持,创作辛苦,奉上一杯香茶,祝夏安文祺。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2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2 18:52:16
  谢谢兄弟了,编文辛苦了!向兄弟学习,继续努力。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2 17:13:29
  谢谢老师辛苦编文指导,按语精彩很暖心。问好老师,给您奉茶!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4 楼        文友:何叶        2019-06-12 17:22:45
  爱看慧眼老师的文,温暖给人以亲切感。特别贴心。给赞!晓荷社团有你更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4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2 18:45:16
  谢谢社长光临指导,雅评鼓励,问好敬茶,向您学习,继续努力学习。
5 楼        文友:双头狼        2019-06-12 17:37:26
  多么清新的文,大赞一下!感谢支持哈。
回复5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2 18:49:17
  感谢老师留评鼓励,问好老师,给您奉茶,还望老师以后多多指导!
6 楼        文友:何叶        2019-06-16 22:02:34
  恭喜精品,期待佳作!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6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9-06-17 09:08:40
  谢谢社长鼓励,继续努力学习,问好,奉茶!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