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恋】梦中的狼毒花(散文)

编辑推荐 【柳岸•恋】梦中的狼毒花(散文)


作者:雪凌文字 童生,854.3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0发表时间:2019-06-12 17:20:49
摘要:狼毒花的样子,像极了黄土高原上的女人。在狼毒花的身上,看不到一点水仙的花的清新脱俗,看不到丝毫牡丹花的雍容华贵,甚至连格桑花的那点儿清高,都看不到。狼毒花的形象和样子,让我联想到更多的,黄土高原上的女人。

【柳岸•恋】梦中的狼毒花(散文) “摘一把山洼洼上的狗菊花,红着脸蛋送给她,头发上插嘞衣服上挂,幺妹儿哎,我想做你的狗菊花……”
   在祖国的大西北的夏日午后,山洼上的阳光正好,放羊的老头儿叉巴着四肢,“肆意”地躺在松软的草甸上,闭着眼睛面朝太阳,有一句没一句地吼着这首属于西北高原上的汉子才能吼出来的具有别样韵味的“情歌”——西北花儿。围绕在他周围的绵羊,三五成群地将头扎在一起,躲避着午后的炎热。这样静谧而安详的景致,在我年少的那些时日里,是司空见惯的,而今想来,却颇感一种诗意般的画面,萦绕在脑海中。与之伴随的,还有那时那些年里,我最熟悉的“狗菊花”。
   “狗菊花”的称呼,源自于西北方言,其学名为“狼毒花”。狼毒花又因花苞呈一簇簇红色,火柴头大小,颇似一把立起来的火柴,因此又名“火柴花”。狼毒花主要分布在我国的西北黄土高原,青藏高原,以及俄罗斯的西伯利亚等气候严酷,降水较少的地区,系多年生草本植物,春发芽,夏开花,秋后枯萎,在冰雪封山后保存根系来年再发芽开花。狼毒花根系巨大,可在干涸的高原土壤中蔓延,具有极强的吸水性和生命力,非一般高原植物所能与之相比的,且其根茎有剧毒,可入药,可制成药剂外敷,能消积清血,亦可做农药,用以防治螟虫、蚜虫等,因此得正式学名为“狼毒花”,意为比狼还毒,闻之,便胆寒三分。
   然而,也许是因为我本身正如狼毒花一样,出身在那片土地,并在那片土地上发芽、长大的原因吧,自小便对狼毒花有一种别样的情愫,至今想来,这种情愫,可能是一种象征,或者是一面旗子,看到了狼毒花,我便似乎看到了家乡,看到了狼毒花的颜色,我便似乎看到了黄土高原的样子,因此那长在黄土山洼间的一簇簇或红的,或白的狼毒花,自然而然组成了我成年后的回忆里,及其重要的一个角色。
   狼毒花在我的印象中,首先是带给我快乐的最好东西。幼时总是喜欢跟随兄长,在夏日的午后赶着牛羊上山,之后任牛羊在荒山上自己寻找草芽儿,而我便会紧随兄长,满山满洼地去拔狼毒花,现在想想,那确实是我迄今为止最美好的岁月。狼毒花因为根系发达,扎根太深,又因其茎的韧性极强,所以瘦小年幼的我,即使双手抓着花茎,撅起屁股使上吃奶的力气,最后也总是只撸下一个花头儿,反而将自己重重地摔出一米开外,吃一个大屁蹲,然后爬起来继续去拔,直到拔够足足一把后,才带着满手的绿水,满身的黄土兴高采烈地跑去与其他伙伴汇合。拔来的狼毒花,往往被我们编成一个个花环一样的帽子戴在头上,串成一个个哈达一样的脖圈挂在脖子上,那种美,而今想来,有点不可思议。
   在我儿时,国家对大西北的“退耕还林”政策还没开始,至于精准扶贫则更是后来的好事了,相反当百姓们在深秋里终于将打下来的粮食收到粮仓里后,还需要按照配比,将一部分粮食,用架子车拉着交给政府,即“交公粮”,在那种情况下,农民们为了能多收点粮食来确保一年四季的温饱,不得不开荒伐林,从而尽可能地扩大耕地面积。然而与之同步的,是日渐减少的原生植被及山林,因此在那年那时,在黄土高原的山坡上,即使是夏天,能看到一簇簇的花儿,那绝对是很稀罕的,更是很值得让孩子们喜出望外的东西。记忆中满山遍洼里,除了三三两两一簇簇的狼毒花之外,就只有紧贴着地皮的短草了,所以,在等到夏天的狼毒花刚打起花苞开始,村里的孩子们便像凭空里多了一个春天一样,在嬉戏打闹中,把狼毒花做成了整个村子里颜色最鲜艳的装饰品,这些装饰品总是舍不得扔掉,于是或者放在了屋子的窗台上,或是挂在了晾衣服的铁丝上,甚至有巧手的姐姐用他们的红头绳拴起来,插进吃完罐头的空瓶子里,摆上了堂屋的桌子上。这一束束原本有着剧毒,酷似火柴一样的狼毒花,反而会在酷热而干旱的夏日里,成为如黄土一般平凡的庄稼人的家里,唯一有色彩的装饰品,装点庄稼人繁忙而单调的日子。
   狼毒花的样子,像极了黄土高原上的女人。在狼毒花的身上,看不到一点水仙的花的清新脱俗,看不到丝毫牡丹花的雍容华贵,甚至连格桑花的那点儿清高,都看不到。狼毒花的形象和样子,让我联想到更多的,黄土高原上的女人,是的,这花、这女人,是何其相似啊。在咋暖还寒的清明前后含苞,在酷热干旱的小满前后绽放,身下是贫瘠而干涸的土地,头顶是飞沙走石的大风,然而为了生存,为了绽放,更为了留下它一盘盘的籽粒,愣是将根,深深地扎入黄土高原的腹内,顺着仅有的湿气寻找赖以生存的水分,即使经历刀子般锋利的风沙,却依旧死死地抓着身下的土地,坚定而倔强地倾听山下的牧笛,山头的风声,这种样子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想起了我的姐妹,他们和我记忆力的那簇簇狼毒花何其相似,虽然经历时代,贫寒,饥饿,甚至人为的种种摧残,然而依旧坚强而倔强的活着,并活了下来。在开荒伐林的那些年月里,狼毒花顽强的生命力,成就了山洼上唯一能装点黄土高原外衣的饰品;更用它强大的根系,留住了身下一方方的黄土,免去受水土流失而被刮去皮肉。在退耕还林的春风慢慢拂过黄土高原多年后的今日,面对漫山遍野的绿植,面对深可过膝的植被和硕果累累的桃树,狼毒花如今日的母亲一般,显得那么矮小而不值一提,也许狼毒花的身躯就像母亲的身子一样,原本就不高大吧,只是在那黄沙漫天的岁月里,在那贫寒穷困的日子里,显得格外显眼罢了。今日的狼毒花,深深地隐藏在远远高过了自己头顶的草丛中;隐藏在耀眼夺目的桃花中,早已完全被世人,或者被偶尔走过的我给忽略了,它那点儿红色,在今日五彩斑斓的黄土高原上,显得那么不值一瞥,头顶艳丽而充满诗意的桃花,似乎更适合在这个季节里,领导世人的目光,狼毒花,以及狼毒花一样饱经风沙的母亲,则在喧嚣而斑斓的今日今时,默默地守候着身下的方寸黄土,寂静而悄然。
   或许是年龄使然,或许是故土难忘,抑或是因为本性里我就是个怀旧的人吧,我总是安分于自己年少时候的记忆里反复地咂摸,似乎那一段堪称寒酸的岁月,反而给我留下了诸多咀嚼不完的“根茎”,而狼毒花的“容貌”尤为让我难忘,或许是它在那个年代给了我超越那个年纪所不该体验过的成熟的味道或者浪漫;或许更是它,在那个单调却烂漫的年龄里给我了本该属于那个年纪该有的快乐。狼毒花的茎秆上对生的叶子,像极了母亲捧起来的两只手,一层层地托着最顶端的如一把火柴一样的花骨朵。我亲手摸过很多很多那些如母亲的双手一样的叶子,就像我摸过母亲的手一样,那种熨帖而柔软的感觉,像极了回家的感觉,恰好,我喜欢回家的感觉……
   实际上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狼毒花是有毒的,我只知道,狼毒花是夏日里的黄土高原上最艳丽的花儿,我只知道,用狼毒花编织成的花帽子来遮阳,远胜过今日我撑在手里的那把昂贵的太阳伞。狼毒花的根,像极了传说中的千年人参的样子,有胳膊,有腿脚,假如再细看它头顶的那一簇艳丽如点着了的火柴一般的花儿,那样子,像极了一位少女,或者,它更像是高原上的母亲们年轻时候的样子,“她”将根系深深地扎进身下的黄土里,“她”的双手,如一对对生的叶子一样,用毕生的样子,托举头顶的那一簇花儿,带到白露到来,冷霜拂过,饱满而充盈的籽粒随风而去的时候,落寞而戚戚黄草般的狼毒花茎,像极了年迈的母亲,在夕阳余辉中盯着身下的,或者远方的花瓣和籽立,细数生活的年轮。如果说狼毒花是有毒的,我想,它应该是毒害了我的某一根神经。而此毒在我年幼时候便深深进入我的骨髓,并将伴随我一生,如此说来,此毒,注定是无解了。
   今夜我又难眠,因为我想起了狼毒花;因为狼毒花的样子,占据了我刚要入眠的梦。既然今夜的梦是属于狼毒花的,那么我希望今夜我梦里的狼毒花,依旧如夏天般绚烂,依旧如母亲般温暖。在有狼毒花的梦中,我希望再一次听到那首躺在山洼上的老汉谩出的花儿,你听:“哎吆吆……摘一把山洼洼上的狗菊花,红着脸蛋送给她,头发上插嘞衣服上挂,幺妹儿哎,我想做你的狗菊花……”
  

共 31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岁月如歌,时光如梭,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散文《梦中的狼毒花》用第一人称的写法,满含着浓浓乡情乡意的文字,深情地讲述了记忆中黄土高原上最艳丽的狼毒花。幼时的我总是喜欢跟随兄长,满山满洼地去拔狼毒花,现在想想,那确实是我迄今为止最美好的岁月。拔来的狼毒花,往往被我们编成一个像花环一样的帽子戴在头上,串成一个个哈达一样的脖圈挂在脖子上,那种美,而今想来有点不可思议。狼毒花的样子,像极了黄土高原上的女人,狼毒花的茎秆上对生的叶子,像极了母亲捧起来的两只手,一层层地托着最顶端的如一把火柴一样的花骨朵。那个时代的狼毒花经历了贫寒,饥饿,甚至人为的种种摧残,然而依旧坚强而浪漫的活着,给了我那个青涩的年纪该有的无限浪漫与快乐。今夜,狼毒花的形象,又占据了我刚要入眠的梦,希望今夜梦里的狼毒花,依然如夏天般绚烂,依旧如母亲般温暖。散文构思奇巧,内涵丰富,寓意深刻,回忆往昔,魂牵梦萦,歌颂了狼毒花的不屈不挠、顽强求生的精神,就像黄土高原上的女人,在那黄沙漫天的岁月里,在那贫寒穷困的日子里,默默地坚守着身下的方寸黄土,寂静而悄然。文章语言细腻委婉,形散而神不散,朴素而情感真挚,满含着淡淡的乡愁,表达了作者对母亲以及家乡的感恩之心和思念之情,艺术效果强烈,令人赏心悦目,感同身受。问候作者!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6-12 17:22:01
  拜读佳作,感悟作者丰富情怀。感谢您投稿柳岸,祝您写作快乐,再创佳品!
回复1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9-06-12 17:40:30
  感谢安平君编辑老师精美精辟的编按,辛苦了,祝福,问好!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6-12 19:39:00
  狼毒花,电视上见过,雪凌老师的文字更细腻,语言充满了乡土特色,介绍本色,融入生活的因子,乡愁乡情在其中,对狼毒花的联想更是来得奇妙,让我们领略了此花此毒,这毒无解,融入感情之中何以解得了呢。文章韵味特别,显示了鲜明的地域特点,带着质朴执着的特色,耀眼了。怀才抱器拜读。
回复2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9-06-13 16:39:56
  非常感谢怀才老师的留墨点评。学生就如狼毒花一样生在那样的黄土高原,童年中没有游戏里,没有多啦爱梦,
   只有牧羊的声音,黄山的广袤,以及狼毒花的艳丽。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