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镜诫(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镜诫(小说)


作者:杨永江 布衣,362.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79发表时间:2019-06-12 22:05:04
摘要:李峰心怀叵测,为了得到王萍,用尽伎俩费尽心思。到头来是偷鸡不成反食一把米,丑态百出令人啼笑皆非。故事中恐怖与诙谐相结合,幽默与风趣相贯穿,令人忍俊不禁……


   辛劳在镜子前剃着胡须,他很是忌讳和镜中的自己对视,从小至今只要他和镜中的自己一对视,他的脑海就会出现幻觉:镜中的那个人是谁?是我吗?我又是谁?每次和镜中的自己一对视,他的意识就会模糊,像灵魂要出窍一样。
   他今年35岁,未婚,身材高大挺拔,外表英俊洒脱,是南方某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名部门主管。今天老板召集公司高管们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他看了看手表,离开会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了,于是匆忙刮了刮胡须,又拿毛巾胡乱地擦了擦下巴和脸,然后拿了件外套匆匆出了门。他开车经过一个弯道时瞟了一眼立在弯道旁的一面大圆镜,就在这时,他看到镜中突然有一辆小车从对面开了过来,他来不及躲闪,被对面开过来的小车重重撞了一下,他觉得剧烈的碰撞,眼冒金星,头脑疼痛,精神也恍惚起来,于是他忙拿着手机拔通了他一个属下的电话:“喂,小张嘛,我出车祸了,你马上过来我这里一趟,我现在发定位给你……”
   挂了电话后他艰难地推开了车门,向肇事的车辆蹒跚着走去。
   当他看到肇事车女司机时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女司机居然是公司人事部主管王萍,而更让他揪心的是,此时的王萍已被撞得头颅伏在方向盘上昏迷了过去,于是他赶紧拔通了120救护电话。挂了电话后他赶紧打开车门,把香软的王萍抱在怀里,然后用手指掐了掐她的人中……
  
   二
   几天后辛劳在公司行政楼楼梯间与王萍再次相遇了,当时他从下往上走,而王萍则抱着文件从上往下走,她自上而下目不转晴地盯着他看,他看到王萍的眼神后心生感应了。这种感应以前从未有过,自从前几天车祸后他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了。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出窍了一样,恍恍惚惚中他隐隐地觉得自己有魂不守舍的感觉。有时候自己明明是睡在家里的床上,但半夜三更迷迷糊糊间好像是睡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里。他觉得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好像依附在了某个人身上一样,让他挥之不去欲罢不能。在楼梯间与王萍对视的刹那他吓了一跳,因为他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者说自己的灵魂在依附着王萍而动。这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但王萍却毫无察觉,所以他在遭遇了王萍火辣辣的眼神后逃似的上了楼。
   王萍目不转晴地看着辛劳,脚下不慎踩了空,一个趔趄,连人带文件地摔在了楼梯间。辛劳见状,赶紧转身下去搀扶她,岂料他也一个趔趄,整个人就从楼梯间滚了下去。
   过了两天,王萍和辛劳又在行政楼的过道上相遇了。辛劳从东往西走,而王萍则从西往东走,俩人在相遇对视的刹那,王萍又飘飘然了,男神呵,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男神!辛劳看了一眼她后,就一闪而过了,王萍看着看着就走神了,在经过过道拐弯处时居然一头撞在了拐弯处的墙角上,正好被从旁边经过的小丽和小娟看到了,小丽对小鹃说:“这个王萍想男人怕是想疯了,居然能看男人看到撞墙啊!”小娟说:“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事啊!”“哈哈哈……”说着她俩哄笑着走开了,留下王萍愣愣地站那里,用手揉着起包的额头……
   她今年26岁,未婚,相貌平平,但身材窈窕,属典型的南方淑女。自从那次车祸后,自从辛劳拥抱过她,她就时时会想起辛劳的温暖来。她想,我开车撞了他的人、撞了他的车,他却宽宏大量,不计较我的过失,还叫救护车送我去医院,这样宽广胸怀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他在公司又是高层主管,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三生有幸。自那次车祸后,她时时能感受到来自他的关心,她觉得他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她感到他就像驻扎在她的体内一样,时时刻刻都在温暖着她,时时刻刻都在感动着她。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辛劳知道,这都是自己出窍的灵魂惹的祸。
  
   三
   王萍对辛劳的迷恋,并没有得到辛劳的回应,辛劳认为那是自己的灵魂在她身上的反应,所以面对王萍对他火辣辣的示爱后,他就一直在逃避着。
   一天,公司举办年度生产超标,管理职员庆功宴会。公司文员、班组长以上的管理人员全部参加。在长沙一家五星级酒店,一百多个公司管理人员围坐在酒店大厅的十多张圆桌旁,觥筹交错,谈笑风声。
   一张圆桌上,王萍和辛劳还有几个部门主管正好分在一桌。几轮劝酒和客套话过后,奇怪的是,王萍这次没有盯着辛劳看,而是盯着她旁边的美女财务部刘英看个不停。喝了几杯酒后,她满脸绯红地看着刘英酒后楚楚动人的脸蛋,眼睛都不眨一下,并且她边看还边给她夹菜,“来,小刘,我帮你夹菜。”弄得刘英一脸的尴尬和愕然,“萍姐,你今天是怎么了,你难道爱上我了嘛?”说得她哭笑不得,“唉呀,不好意思,喝多了!喝多了!”她哪里知道,她的失态反应正是辛劳的灵魂在作祟。她的丑态惹得在场的人都哄笑起来,有几个男职员趁机调侃道:“你给王英夹什么菜,她有的你也有,难道你要和她同性恋嘛?”“你怎么不给我夹菜呢,她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得了你,她不能满足你的,我可以满足你,哈哈哈……”几个男职员在旁边七嘴八舌地揶揄着她,说得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辛劳坐在那里听着众人的嘲笑,喝着闷酒一言不发。突然,他把喝完的酒杯用力往桌上一放,说:“有什么好笑的!”众人一看他发火了,只好停止了嬉闹,默默无声地喝着酒吃着菜。
   当天晚上由于喝多了点酒,他回公司后不禁伏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他起身来到卫生间小便,出来经过浴盆镜子前时,他突然看到镜子中他的身后有一个陌生女人朝自己慢慢走来,这个女人一头长发一袭白衣,脸色惨白阴森恐怖。当他猛地回过头来时,却发现背后什么也没有,可他回过头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时,却发现那个女鬼又站在了他身后,这太恐怖了。当她越来越靠近他时,他吓得一声尖叫,顿时醒了过来。他醒后环视了一下空旷的办公室才发觉原来是做了个噩梦。
   那次梦魇之后,他更加忌惮照镜子了。一天晚上,他不慎又照了一下镜子,结果那晚他梦见自己跟随着王萍来到了荒郊野外的一处山林里,山林里烟雾缥缈阴森吓人。他和王萍在树林中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一眨眼王萍就不见了,留下他在树林中狼奔豕突,怎么也走不出树林。之后,一道强烈的白光吸引他走了过去,突然,白光消失了,只见白茫茫的月色下王萍正挥舞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正在奋力砍杀着绑在一棵树上的刘英。随着她的手起刀落,刘英发出一声声惨叫声,血四处乱溅着……
   从此他在浑浑噩噩精神恍惚中患上了惊恐症,患上了抑郁症。
  
   四
   辛劳的一言一行、一笑一颦都深深地烙印在了王萍的脑海里。她会有意或无意地从辛劳的部门走过,然后向里面偷偷窥视一眼。她会在上班或者下班时和他挤在一趟电梯里,然后站在他身边默默感受着他身上的男人气息。她还会突然出现在辛劳的车位旁,假装刚好经过那里,然后和他闲扯几句。可王萍对辛劳的满腔爱意,并没有得到辛劳的回应,这让向来就矜持的她苦恼不已。辛劳知道,王萍是有自己灵魂存在的,爱她等于就是爱自己,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不但对王萍的爱意没有回应,反而对她有了排斥。
   一天隆冬的中午,他因疲惫不堪伏在行政楼的办公桌上睡着了,王萍瞧见后怕他着凉,忙拿着他椅背上的外套去给他盖上。岂料他在王萍盖衣时惊醒了,吓了一大跳,他忙起身退后两步对王萍说:“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王萍看到他惊恐的脸色说:“辛主管,我是王萍呵!”但辛劳看到的就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于是他赶紧起身离开办公桌,向行政楼的门口惊恐地跑去。王萍拿着他的外套,一转眼就堵在了行政楼的门口,“辛主管,我是王萍呵!”辛劳见状,又慌忙往里面撤,见王萍跟得紧,于是就在行政楼里小跑了起来,王萍在后面追,他在前面跑,此时正好赶上公司下午上班时间,公司许多职员都纷纷说:“这个王萍疯了,还没见过这么想男人的女人啊!”“她拿着辛主管的外套干嘛?”突然有个女职员用手捂着嘴唇,对着旁边的同事惊讶地说:“天啦,她难道和辛主管刚才在他办公室那个了……”此时,王萍和辛劳一前一后,一个跑一个追。两人一会进采购部,一会进质检部,一会进财务部,那急急忙忙进进出出的滑稽样子,让众人看得啼笑皆非。
  
   五
   第二天辛劳病倒了,之后一连几天他都没来公司上班。就在这时,李峰出现了。他是公司仓储部主管,今年36岁,已婚。他一直是喜欢王萍的,只是之前由于辛劳的介入,使他停止了对王萍的垂涎,后来他发现辛劳对王萍的爱意置之不理后,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辛劳没上班的第二天,李峰下班开车经过公司旁边的东二路时,看见王萍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里等车,于是他开车靠过去,打开窗玻璃说:“王萍,去哪里,我送你!”想到辛劳对自己的冷落,她犹豫了一下后打开车门钻进了李峰的小车里。一连几天李峰都接她上下班,有时还送她点小礼物,这让王萍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李峰见时机成熟后,就开车把王萍载到了一家名叫“情人馆”的餐厅里。王萍在餐厅落座后问:“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为我祝福吧,今天是我生日。”李峰附在她耳边装作神秘地说。“你今天满多少岁了?”“36岁了。”随后餐厅服务员为他端来了生日蛋糕。
   其实今天并不是他生日,是他精心策划好了的一个计划。服务员为他端来了蛋糕后,又为他端来了酒和饮料,饮料是他动过了手脚的。李峰打开酒和饮料分别倒入杯中,然后和王萍碰了一下杯子说:“来,你不会喝酒,我喝酒你喝饮料,为我俩的相聚干一杯!”半小时后,王萍喝得昏倒在了桌上。20分钟后,李峰开车载着王萍来到了一家宾馆,开门把扛在肩上的王萍丢在床上,关上房门,把她的鞋子脱了,并把她的衣服脱了,然后眼勾勾地对着她曲线优美的胴体欣赏起来,接着他迫不及待地把衣服脱了,向王萍扑去,把嘴巴凑上去亲,谁知他的嘴唇刚靠近王萍的嘴唇,王萍突然伸出手掌掴了他一掌,直打得他两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
   他定睛一看,发现王萍并没有清醒过来。他想,难道刚才她是无意的筋骨弹射?这样想着,他又把嘴巴凑上去亲。结果,他的嘴巴刚靠上去,突然又被王萍伸手掴了一个耳光。这下他火了,对着她的脸蛋一掌掴了下去,“他妈的,你还会装睡是不是?不同意我亲就不同意我亲罢了,还打人干嘛?”他哪里知道,王萍的反常举动正是依附在她身上的辛劳的灵魂在作怪。就在他的巴掌快要打到王萍的脸庞时,王萍突然睁开了眼,并伸出右手猛地攥住了他的手腕,“哎哟!王萍,你的手劲怎么这么大啊?”这时的王萍突然站起来,怒目圆睁地看着他,用男人的声音喝道:“说,你刚才给我喝什么东西了?”李峰见状,吓得忙挣脱她有力的手掌大叫道:“鬼啊!鬼啊!”说着提着衣裤打开房门,连滚带爬地向门外跑去。李峰走后,王萍像个僵尸一样,在宾馆里倒头睡了。
  
   六
   第二天,王萍在公司行政楼的一个角落里截住李峰问:“昨天我为什么会睡在宾馆里?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真的什么都没做?”“真的,我对天发誓!”“好吧,我相信你。”“昨天我没动你,但你昨天为什么打我?”“我打了你嘛,我怎么不记得。”“你的手劲挺大的,知道不?”“大到你都打不过我?”“对,而且你还说着男人的口音?”“我昨天还说男人的口音?”“对。”“你脑子没烧坏吧,我怎么会说男人的口音?”“不知道,反正你昨天是说了男人的口音,而且是辛劳的口音。”“你神经错乱吧?”王萍说着白了李峰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昨天怎么会听到她说男人的口音呢?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昨天我真神经错乱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摇着头走进了仓储部办公室。
   李峰被王萍吓到后再也不敢去约她了,再也不敢亲近她了,只是在公司里远远地望着她、垂涎着她。王萍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所以她依旧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每天照常上班下班,而李峰好了伤疤忘了痛,禁不住跃跃欲试了。
   几天后他开车经过某条街道,看见王萍独自一人在路边,又开车靠了过去,“王萍,不好意思,上次我神经错乱,误会你了……”他说了一大堆诚恳的话后,王萍又被感动得上了他的车。之后一连几天他都没敢对王萍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后来一次在酒吧里喝酒,喝着喝着,在聊到情感的话题时,王萍醉意朦胧语无伦次地说:“我知道他不会爱我……我知道他不会爱我了……”“你说的是辛劳吗?”王萍醉意地点了点头。“你别幼稚了,辛劳怎么会喜欢你呢,人家在想着刘英呢,他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呢。”他的一句话说到了王萍的痛处,她把俩人刚喝完的酒杯又倒满,说:“来,今晚我们喝个痛快,不醉不休!”酒后他俩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李峰搂着她柔软的腰肢。
   梦幻般的灯光下,醉意朦胧的王萍在他的搂抱下,随着摇曳的舞步,和他贴得越来越近了。终于,他按捺不住激动,把嘴唇凑上去吻她。他的嘴唇还没贴上她的嘴唇,王萍伸出手掌挡在了他俩的嘴唇之间,李峰拿开她挡住的手掌,继续把嘴凑了上去。就在这时,王萍又一个巴掌打了过来,直打得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他恼羞成怒,也一个巴掌向王萍扇去。王萍避开他的巴掌后,开始手脚并用上下出击,直把他打得趴在地上嗷嗷直叫,惹得舞池里的人哄笑声此起彼伏,“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连个女人都打不赢,哈哈哈……”李峰赶忙狼狈地逃走了。

共 728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情感小说。小说采用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恐怖与幽默并存,描写了某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名部门主管辛劳灵魂出窍到一位女同事王萍身上,而发生的一系列奇怪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辛劳和王萍因撞车意外碰到了一起,辛劳发现对面车里的是同事王萍,她当时已受伤,他拔通了120救护电话,然后把王萍抱在怀里掐她的人中。从此之后,王萍迷上的辛劳,而辛劳的灵魂却附在了王萍身上。辛劳喜欢刘英,不喜欢王萍,这让王萍很苦恼。为了气辛劳,她佯装同意了同事李峰的追求。最后他们两个在一位法师的帮助下灵魂互换,回归本位。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构思精妙,结构严谨,人物性格鲜明,表现了年轻人对爱情的追求和对人生的困惑,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6-12 22:08:40
  老师,由于写的不是剧本形式,所以给您改成小说体裁了,请老师见谅!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6-12 22:12:55
  小说富有传奇色彩,作者采用浪漫主义手法,内容幽默又令人有些恐怖。灵魂出窍,依附她人,引人入胜,值得回味。
3 楼        文友:杨永江        2019-06-12 23:27:32
  谢谢阿巧老师的好评……
活着,无须如洪涛般浩大,激荡愿你如清水,自我闪光,源远流长······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