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落花风(同题•散文)

精品 【时光】落花风(同题•散文)


作者:黄昏星 白丁,6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99发表时间:2019-06-14 16:03:26

【时光】落花风(同题•散文) 我第一次得知法源寺,源自李敖的一篇以法源寺为名的历史小说,这是部极具思想内涵的历史百科式书籍,涉及故事可以追溯千年,涉及人物之众之广,令我对法源寺这个地方生出神秘又向往的感召力。带着这部书中未完的故事,我拓开了法源寺这道神秘之门。
   初夏,微风轻拂。宣武门外教子胡同,人们和平常一样,散散步,下棋,笑谈,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美好。走着走着,发现法源寺前街7号醒目的门牌,以及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的字样才提醒我,这里就是法源寺。
   进入法源寺,松柏,憎侣,佛像,丁香,楹联,碑刻一一映入我眼中,我仿佛听到这座寺庙的无言之言,诉说着生死,命运,因果,精神。其中人们最喜爱在悯忠阁赏花,这里丁香是寺中最为烂漫的地方,但是我更喜爱悯忠阁的肃穆和庄严,悯忠阁有楹联,“悯公难忆神州昔日总尘劫,忠臣常颂华夏今朝尽和谐。”站在悯忠阁台阶前细读这楹联,我心中有一丝激昂与伤感,更多的是一种敬佩,清彻,单纯。那时的岁月山河,忠将义士的背影,我再也无法看到了。待我缓过神来,法源寺清风拂过,只见脚下破碎,摇晃的影子和几片凋零的丁香。
   法源寺前身是悯忠寺,唐太宗攻打高丽失利为纪念亡灵冤魂而建造了悯忠寺。从此悯忠寺成为忠义将士的安魂之处。一千多年了,建造悯忠寺时代的所有建筑,不复存在了,只留两个莲瓣形的青石柱础,令人无限想象这前世今生。
   北宋靖康元年,金兵攻破汴梁城,掠走“徽钦二帝”。北宋亡,宋钦宗被囚禁于悯忠寺。宋钦宗被囚禁在寺中备受凌辱数月之久。此时此刻,他的身世如落花,随风飘零。
   悯忠寺这两年只是花开花落,外面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乌衣巷的燕子不知归何处,诸侯的玉堂已是芳草萋萋。街上流浪的文士又吟起了《代悲白头翁》:“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此时此景,想起杀岳飞、罢李纲,钦宗泪水不由自主地哗哗落下。
   逝者如斯,曾经的举杯邀月都已成为了梦中人生百花里的一段词,一卷画。今天再看到千年高龄的大白皮松,依稀想象辽宋的过去往事。宋钦宗的影子仿如树影婆娑,安静的,却是惘然地落寞着。在清风中我突然有一番领悟,花有开落,人有生死,其实世间万物的命运大抵是相同,不存在命运优劣,等级之分。财富,权利和灾难从来都不是命运外表的装饰品,命运的本质应归于真,美和时间。真诚,自然地顺应自己的内心活着,就不会怕世间一切苦难和诱惑,像一朵花一样,开的灿烂,死也是一种美的姿势,命运和灵魂始终自由,不会被凡俗所囚禁。
   宋朝是民族危机最为深重的时代之一。忠良、国土成为权贵者与侵略者的交易谈判筹码,为换为一时苟延残喘,不择手段。但是他们知道,纵然不可为之也要为之。岳飞、文天祥、谢枋得、辛弃疾、陆游等一大批气吞残虏的爱国忠将义士登上了残酷的历史舞台。他们是那个时代里绽放的一朵奇葩,如果说春天里的飞花飘零是伤感的话,那么春天里没有飞花飘零又是何等的悲哀!
   公元1276年正月,元军进攻南宋江东地区。谢枋得亲自率兵与元军展开了一场血战,终因孤军无援而失败。三月,元军占领南宋首都临安,并将宋端宗、太后全氏、太皇太后谢氏俘往元朝上都,谢氏曾寄诏书命令南宋臣民降元,但谢枋得拒绝降元。五月,新帝即位,谢枋得被任江东制置使。于是,他再次招集义兵,继续进行抗元斗争,但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由于元兵的追捕,他隐姓埋名,遁入穷山野岭,吃野菜,披麻衣,穿草鞋,元军五次诱降都被他严词拒绝。不久,谢枋得被迫北上大都,关押在悯忠寺。其间,谢枋得读寺里的碑文,被一名女子忠节清烈所震撼,更是想到南宋已是回天乏术,妻子和女儿也在小孤山战役中自杀身亡,枋得仗履善节义而绝食。数日后,枋得在寺内悄悄地离开了人间,就像花儿一样悄无声息地飘落了。
   花洁,不沾一尘。枋得曾言:“君臣以义合者也,合则就,不合则去。”枋得的忠并不是愚忠;义,并不是虚名。因为枋得所忠于的只是祖国和人民,只是一种纯粹的理想。一种纯粹的理想还要背负是非,黑白和功过之分,那么活着又何其痛苦!现在一些人言及宋朝理学,常拿谢枋得等人判为愚忠,搞个是非,水落石出的所谓真相。我想说的只要你站在悯忠寺感受这里清风与落花,再理解他的理想,他的话,一切不言而明。
   拾起大雄宝殿前几片丁香花瓣,从香气,色彩,形状,我知道这里花与其他地方,其他品种的花都不一样。这里花儿色彩浓郁又格外的清澈。周敦颐爱莲的清直,陶渊明爱菊的恬淡,王安石爱梅的洁白,而我唯独爱悯忠寺的丁香海棠的忠烈,开的烂漫,死的悲壮。
   清风可以带走一切关于朝代的故事,江湖之远,落英缤纷。悯忠寺怀抱在古柏之中,一片清幽,这里青砖铺地,我无法在这里快步直走,仿佛每一步要掉进黑夜的深潭,失去魂似的。在古柏之下,苍茫与沧桑之感弥漫我心间。过去这么多人,发生了这么多事,如今,我只能独自一人在千年之后静静地听清风歌唱,看落花起舞。追忆之中,我爱也恨,时空的深井里剩下的只是思念的绳索,抬头盼希望,盼失望,盼绝望。
   明万历十年,大政治家张居正走了,人亡政息。万历四十五年,努尔哈赤起兵攻明,明屡战屡败,广宁一战,王化贞的十三万军更是全军覆没,明辽东四十余城尽入后金手中,明陷入了建朝以来最大的危机,这时袁崇焕登上了悲壮的历史舞台。袁崇焕二次二落,屡次以少胜多,力挽狂澜却被朝中之人常常嫉妒,弹劾。他手拿崇祯的尚方宝剑镇守边关,却被皇上赐予凌刑;曾军民一心抗清,最后被愚民活剐食肉,止剩头颅和尸骨。幸有一位佘性义士冒死收殓袁崇焕的头颅,在夜色下偷偷潜入悯忠寺,恳请法师为袁崇焕超度。
   今天我难以想象在半夜时分惶恐慌乱的身影如何敲响佛殿的大门,谁也没有时间的真相,只有花儿见证了悲剧。余秋雨说过:“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我想很多人理解错了崇高的真正含义,崇高不是指天边的星辰,遥不可及,高不可攀。崇高是有尊严,勇敢地活着,即使死了也是活着,因为他有自己尊严,人格。
   无论是飞的,跑的,游的,世间所有的东西终有一天都会像落花一样回归祖国的山河大川,“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洁白的东西,无论你将它弃于沟渠,还是烈火焚烧,粉身碎骨也无所畏惧,自有浩然正气,人间清白。
   许多年后,悯忠寺更名为法源寺。春日寺内的花儿娇艳欲滴,法源寺的花事闻名京城。纪晓岚,林则徐,黄仲则,龚自珍等一大批文人雅士前来赏花赋诗,一时之间,法源寺热闹非凡,成为名人和权势者哀叹春光短暂和抒发个人心中愁苦的名胜古迹。
   《兰亭集序》有曰;“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王羲之有感于人生苦短,应该留有些给历史,给后人。今天我亦有此感,我想将法源寺的那些事那些人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领略感悟法源寺千年风雨一直活着的生命,精神。生命为什么活着,那是有无数的人去继承这种精神,弘扬,乃至用生命去演绎,去诠释。
   每当夕照法源寺古林之时,清辉沐浴,山河趋向壮丽。众峰,飞鸟,落花在沉日的苍茫中有了归宿。万物有了自己的轨迹,宿命,人们遵循自我的内心深处,崇高的想法活着,就不惧怕时间的腐蚀。历史的长河能冲刷一切往日的痕迹,历史能遗存的只有尊严和人格,自此一些人,一些事在神州大地诞生了新的生命,民族精神由此萌生,发展和壮大。
   悯忠阁往北面是毗卢殿,再往北就是观音殿。据记载,观音殿楹联的原联是:“花雨静飘空色外,心珠常印摩尼中。”后来乾隆撰写了新的楹联,殿中高悬的“存诚”则是康熙为当时法源寺住持受玺所书的匾额。观音殿曾是香火旺盛,梵音朗朗的地方。今天,我看不到诵经的人群了,只有冰冷的历史石刻、经幢。昔日的梵音,好像远去了,又好像近了。我在回忆与想象之间,倾听风中翅膀落地的声音,比落花更为美妙,轻微。
   多年前,观音殿的梵音飘雪挂月,正直,和雅,清彻,深满,周遍远闻。夜里风中夹杂着淡淡花香,寺中梵音一如既往,直到某天,梵音不只是朝钟暮鼓,经书之言还夹杂着苍生,国家,黎民之声。深夜里,观音殿的烛光之下两个影子摇摇晃晃,像是一场对戏。是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谭嗣同用鲜血演绎了这场盛大的戏,这场戏的舞台是相距法源寺二里地的菜市口,观众是来自九州的四万万名的中华儿女。他仰天大笑一声,仿佛是神州大地的一声惊雷,黑夜里划过道短暂的光芒,一些沉睡的人终于惊醒过来。戏终人散,没有人鼓掌也没有欢呼,这天晚上他在法源寺早早地睡着了,观音殿的烛光之下全是纸钱味。而观音殿外,“花气微醒,秋心零落”。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英雄,是把名字写在落花上的人。灵魂,一旦触及悲伤就会哀唤烟火迷离中的死亡,只有死亡能逃脱世间的流逝和消亡。从此,美从一个故事,一个人蜕变成为历史,一种永恒的精神,激励无数的后人。
   将近傍晚,天空下过了一场雨,风停了,地上却满是残碎的花儿。是啊,风停了,雨停了,花儿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开落,而壮丽不朽的事物仍将接踵而至。我走出法源寺正门回头一望,心中一时感想。

共 362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为纪念跨海东征中死难的将士,在幽州(今北京)城内建一座寺庙,即悯忠寺,后改名法源寺。悠悠岁月,几经灾难。“岁唤狂朋三十度,春风欲放海棠颜。”至清代,寺内花事胜景引无数文人墨客慕名而来,驻足于此。一首宋词说的好:“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花开花谢、都来几许。”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清风拂过,只见脚下破碎,摇晃的影子和几片凋零的丁香。落红一片,化作春泥更护花。那些青史留名的人和事不是和花一样吗?开了,落了,又开了,仿佛眼前。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触景说史,沉甸甸的思考隐于其中。好文,小编倾情推荐共赏。【编辑:薛志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16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6-14 16:19:31
  没去过法源寺,第一次听法源寺是读这篇唯美的散文才知道的。
   一座寺庙,述说曾经的往事。一场花事,历史的片段交织在一起。
   我一直在猜测想象,哪一天我也去了,又是怎样的心境。
   好文,问候小周,夏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2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14 18:08:03
  谢谢薛老师的精心编辑。人间四月天,是去法源寺赏花的好季节。
生命中所有的灿烂,终要以寂寞偿还的。
3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9-06-15 19:36:46
  见过许多怀古文,犹喜这篇《落花风》,与作者的心境融于一体,不着痕迹,收放自然。一曲落花风,苍劲与苍凉。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3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16 08:33:59
  谢谢鸿社的点评,敬茶。
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6-16 10:19:03
  站在今天回望的是昨天的悲壮抑或苍凉,历史久远,追忆评说。如观景赏花,风起花落,徒留一曲落花风。
   小周的诗写得好,散文也是一鸣惊人哦。
   迎风奔跑吧,少年!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4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16 15:16:02
  一朵姐是我散文的指路人,谢谢你。
5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16 11:02:41
  落花风,好一个怀古论今的散文,读文,读一种情怀,述一种心境,文章的深厚在于一种探寻,学习了!
回复5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16 15:21:49
  咱们在这悠悠时光里,临雨听琴,看花起舞,品茶论文,不亦乐乎。我们与时光共赴天长,相约地久。
6 楼        文友:雪飞        2019-06-19 12:11:54
  读小周的文,能感觉这篇散文的厚重。此文重不在游,在学,在思。我一直在想散文的脉络应怎样走,读了这篇,似乎明白了些。
   第一篇散文写得这么棒实在让我佩服!看来小周读了不少关于历史与文学的书,至少我在这篇文下读到很多名字。学者型散文,起点就这么高,赞!
回复6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19 17:20:15
  谢谢雪飞姐的鼓励。散文上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还得加油,向你们学习。的确我喜欢看史书,文学类的书,各类型的书平时都有看看,有一些小感悟,小收获述以笔尖。
7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9-06-30 21:24:39
  现在才有空仔细读这篇《落花风》,虽然对历史不是很熟悉,但是,对那座寺庙却是怀着一种神秘敬畏之感。文章既厚重,又悲壮苍凉,读完,竟有一种凄切之感萦绕心头……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7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7-09 22:01:09
  香香的品读让我对散文更有了信心。敬茶。
8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9-06-30 21:28:52
  不知为何,这篇文章,我一读再读,每读一遍,心中却更加落寞,这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9 楼        文友:白果儿        2019-07-07 22:10:10
  雨后,我见着老胡同里的木槿花儿开满了一树。雨,滴落廊檐,夏日梦长,我听见雨落残瓦一声声,长长短短。那是初夏,初夏的法源寺,我一字一字地读,一遍一遍地读,想必那时法源寺里的松柏新绿也已葱郁,想必那丁香花儿也已一团一团地绽放。
   清风、破碎、家国、宿命、英雄、精神、安放……我懂了很多似乎也什么都未懂!这是一篇多么厚重的[落花风]啊!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我当努力,向你学习!
回复9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7-09 22:15:16
  谢谢果儿的鼓励。你的同题小说很精彩,就是看了你的美丽文字,才从新角度去构思散文的意境,相互学习,一起进步。敬茶,夏安。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