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回归】祭奠沧海里的微茫(散文)

编辑推荐 【回归】祭奠沧海里的微茫(散文)


作者:策马南山 秀才,2160.1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97发表时间:2019-06-16 22:09:26

【回归】祭奠沧海里的微茫(散文)
   给自己写篇祭文吧,不是遗嘱,只是祭奠自己。
   我知道,没人会为我写祭文伤感。趁自己还活着,为自己写一篇祭文就成了天经地义的正经事。
  
   二
   宿舍区里有一个通告栏,上面除了极少的社区通知外,基本就是野广告的根据地,这些花花绿绿的纸张贴得毫无章法,蛮不讲理,还横行霸道,助纣为虐。与院里各楼门前乱七八糟的张贴物有得一拼,像个黑社会。
   每次路过通告栏时,我都要扫一眼,从乱象中寻找真相要闻,就怕误了正事。
   这正事之一居然是看讣告。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讣告也是人生的一种形式。
   这些不定期出现的讣告就像是卦辞,阅尽了我所熟悉和不熟悉的人的人生诡途,仿佛是前世的约定,在今日得以昭明。
   不断逝去的人有比我小十几岁的,有比我大许多的。有的人去世时才四十出头,曾任高官,难免让人纳闷生疑。有些人活到九十三四岁,无疾而终,是我看到的活得最老的人。
   人的寿命是有极限的,百岁以上的老人太稀少。
   偶尔也会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居然也上了讣告,成了主角。心里一动,啊!死亡就这么近地在自己身边发生,有种唇亡齿寒的冷颤激灵。
   虽然人们都豁达,知道死亡对每一个人来说就是分分秒秒的事,世事无常——黄泉路上无大小,奈何桥头无老少。但我还是想至少活到八十有余,前提当然是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三
   活个人真难,好好活个人更难。
   看世上好端端的一个个好人儿就那样死了,有些还是英年早逝,有些还是香消玉殒,有些还是幼年早殇。只能是痛哉!惜哉!悲哉!过一段时间想起此事,依然是惋惜、叹息、悲兮……
   但这个人基本上就算是活得值了,至少我还记得。
   我也不能过分小瞧自己,能活着不仅是奇迹,还是能力。
   或许我是千年老妖转世呢。
   当年我也有情窦初开,也有海誓山盟,也有凌云壮志,也有如花美眷,也有似水流年。
   即使曾经百年孤独又如何?
   千年老妖就道法无边,所以我是活了一回又一回。每次都是带着呼啸来,带着呼啸走,没有一次是安分守己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这还不算,我就是要带走一片云彩,因为那是我乘坐的专机。
   虽然我知道自己活着像是浪费粮食,对社会意义也不大,但就是不想死,因为大家都想好好地活着,我一贯随大流。
   为自己写一篇祭文还是一个小逆流。
  
   四
   第一次活在人间的事情记得最清晰,因为我的妖道低,只能是一粒野草的籽,随风飞。
   当一株野草可是真自豪啊,那时漫山遍野的草类们成群结队,声势浩大耀武扬威地随风摇曳,无比的壮美虞丽。
   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生长,真是一望无际的绿。风吹草低就能见到欢快跳跃的牛和羊,蓝天白云下还有唱着歌儿奔跑的牧羊姑娘。
   真美啊!一直美了几千年,就为等来我这个千年老妖。
   为此,许多游吟诗人禁不住写下了许许多多忧伤的歌谣,来为我祈福。
   假如你去过大草原极深处,那纷纷密密的旷美绝迹,茫茫苍苍的绿野芜陌,尤其是在丘陵地带,不同的等高坡面上长的各式各样的花草,形成了不同色调的几何图案。有的草高大齐整仿佛是待收的麦田,有的草低矮葱绿像直抵天边的绿毯,再加上各种颜色的野花,那景致,就像梦中的家园。
   最让人欣喜的是花坡,抬眼望去是一片片无尽的花海星星点点直达云端,这种壮观神奇的景象见到就是运气,值得进入人生祭辞里仔细留存。
   野草看起来很纤弱,但生命力极为顽硬,即使是被践踏,被啃食,只要根还在,就能倔强地生长。有个古诗人为此还写过一首诗,叫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野草们也有希望,也有理想,我和众野草们的希望就是在春天遇到和风畅雨,让理想随风而长,然后开花结果。
  
   五
   千年老妖就能见到稀罕事,这茫茫的大草原上就孤零零的一棵树,这棵树成了虚拟中的地标,只要看到这棵树,就知道离远方的远还有多远。
   这棵树成了草原上人们的精神依恋,成了我未来仰望的转世偶像。
   后来这里不仅是野草、羊群和牧羊人,居然还来了汽车,轰鸣声中,有人开着汽车玩就撞上了这棵树,然后就那么死了。
   太诡异了。
   人们都觉得奇怪,这么辽阔的大草原上就这么一棵树,汽车比马都灵巧,偏偏就是要撞上这棵孤零零的树……
   真是难以想象的事件,说出来谁也不信。
   后来,人们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端倪,说他是为了躲避一条狗而撞上那棵大树的。他的家人说他属虎。
   他撞上那棵树的原因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我虽然是一棵野草,曾被牛羊啃,曾被马蹄踏,曾被野火烧,但只要春风一来我就重生了,还更加生机勃勃。
   但那个人就这么死了,就在我眼皮子上面,开着车刚从我身上碾过,就撞上了那棵大树。
   但我实在是记不起还有那条狗,可能我被突然而来的惊恐吓蒙了,被车轮碾压的死亡阴影依然笼罩着我的身体,当时的情况我一点也回想不起来,只觉得一个灭顶之灾将我带入黑暗中……
   我清醒过来时,只看到依然在的那棵树和那辆车,还有一群惊慌的人。
  
   六
   有了上次的生活经验,我发誓下次转世就要做一次强者硬汉,结果我就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这块大石头也太大了,其实就是一座大大的山。
   一座石头山。
   在我的缝隙里也能集下飘落的尘埃,也能掉进滋生生命的种子,用不了几年石头山上处处是苍松翠柏,一片绿芜。有诗曰——苍翠望寒山,峥嵘瞰平陆。
   不要以为我就可以高枕无忧,怡享天年了。且不说原始的刀耕火种,也不说兵荒马乱的放火烧山,在太平盛世里更是伤筋动骨。
   人们从我身上这里挖一块,那里采一片,盖房,砌墙,烧石灰,制水泥,铺地做瓦……凡是石头能干的事,就不用其它东西来替代。看起来我是硬如花岗石,但实际上是软若麻糖饴,谁都可以咬一口,弄得我遍体鳞伤,其状之惨不忍闻睹。
   听说有些漂亮的石头命运也不好。
   文人笔下有怪石之美,宋朝就有了花石纲,也有了一百零八个强盗……
   听说过一个相声吧,有人在扇面上画美人,貂蝉画不像,添上胡子就能改成张飞。不小心把胡子添多啦,就把张飞改成了怪石。但是这怪石也太怪了,干脆就涂成个黑扇面儿,找人写上金字儿就成了金光耀耀的大作。
   当一块怪石也不容易,弄不好就把你涂黑了,用来充作辉煌业绩的底面,添上几笔金字就成了金窝窝——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越王好勇,其民轻死。楚王好细腰,国中多饿人。最后都是民怨载道,国破家亡。
  
   七
   这次转世我要到树上爬。在高高的树梢上远望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大山深处的孩子,都是爬树高手,不仅能飞快地爬到树顶,还能打秋千玩耍。
   有的孩子还能坐在树上作沉思状——想想生活的道理,想想有趣的事情。
   像荒草一样的人生,像石头一样的人生,都不如树上的人生。我能在这里活蹦乱跳,不用厮守一方。看到危险就能避开,看到日出就能寻找方向。
   我确实很欣喜,很爽滴。
   爬在树上就看到了许多如闪电之耀亮的人生,也理解了许多迅忽如彗星的生命。
   还可以飞到空中,就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比如这些做人的道理,只有在高处才能看得到,只有在亮处才能拎得清——人咬得菜根,则百事可做。鹰立如睡,虎行似病。宠辱不惊,去留无意。喜忧安危,勿介于心。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些话都说得很好吧。
   这些都是我经历过的人生。
   我也曾在水里游,也曾在天上飞,也承载了泥石流和闪电的梦想。
   我还经历过钢铁人生,玻璃人生,玉石人生,黄金人生。也梦想过飞机人生,轮船人生,汽车人生,坦克人生,导弹人生,宇宙飞船人生……
   短暂的人生也是人生,虚拟的人生也是人生。
   为此,我要祭奠自己杂乱无章的微茫人生。
  
   八
   很早前读到一个故事,说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在路上遇到皇帝外出郊游,没想到皇帝头上戴的帽子——平天冠坏了。侍臣问路上的百姓有没有会修平天冠的,这个工匠从人群里钻出来,恭恭敬敬地说:“小人会修。”这是他的老本行,工匠很熟练地三下两下就把平天冠给修好了。皇帝非常高兴,叫左右赏赐了他丰厚的财物,比他一年赚的钱还多得多。
   在回家的山路上,工匠遇到了一只大老虎,他转身就想逃。老虎痛苦的叫声让他停下了脚步,他提着胆子去瞧瞧。老虎眼里流着泪水,躺在地上伸出爪子给工匠看,原来虎爪上扎了一根大竹刺,鲜血直流。工匠说了句:“这个好办。”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就把竹刺给拔出来了。老虎衔来一头鹿放在工匠面前,作为给他的酬谢。
   回到家里,工匠赶紧叫来妻子说:“我们要发财了,我有两个技术,可以马上致富。”
   他做了一块“专修平天冠兼拔虎刺”的牌子,挂在大门口。
   他成了专家。
   皇帝只有一个,平天冠能坏几次呢?给老虎拔刺更是稀罕事。这种一辈子大概也只能遇到一次的事,怎么能作为专家谋生的手段呢?
   但我还是看到了许多“专修平天冠拔虎刺”的专家,还有专门“雕龙画凤”的巧工,这些人皇帝就是给了高高的俸禄,养兵千日,为的是用兵一时。
   煌煌的历史展示的是平天冠的华彩和威风,民俗文化村的精神积淀只是骗钱的招牌。
   历史书也是祭文,祭奠的是朝代的更替和兴衰。
  
   九
   祭文的格式很多,高规格的沉痛悼念我是无缘用的。用哀维两字开头,用尚飨来做结尾,也觉得陈旧乏善。实话我不想说,假话也不想说,真真假假,用人话说点鬼话,也可。
   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尽。
   年轻时参加过一些追悼会,知名的美协主席去世了,或著名的书画家死了,还有单位的领导病亡了,我都会去追悼会现场,是朋友打电话叫我去的,也有单位组织的。
   曾见到一些很好的挽联,也听过一些常规的悼词。这种活动好像是见世面开眼,更像是走形式入流,甚至还有一点身份的象征——我能参加这样规格的追悼会,好像自己也能挤进那个圈子里一样,混得有头有脸。
   五十岁以后再也没有参加过追悼会或遗体告别的仪式。
   似乎是看淡了,想开了。
   有时头痛,睡觉前忽然心有戚戚,明早能睁开眼吗?睡到丑时醒来,头不痛了,看来像是缺觉,多睡睡就好了,心中冁然而喜。
   我太平庸了,就像是看不见的影像,缺乏存在感。甚至想替那些优秀的人去死,把我的命给了他们都不够格,只能望洋兴叹。
   但我还活着,居然就是活着……实在是创造了人间奇迹!
   今天为自己写这篇悼词,不为身后事,就为了更好地活着。
   我心襟坦然与天地共存亡!
  
   十
   祭奠那些逝去的,像野草、石头一样的人生,就是祭奠未来的自己。憧憬那些树上的人生、天空的人生,就是畅想自己的未来。虽然将来我和这许多微茫的魂灵都在地下静默无声,但那些如闪电之耀亮的人类生命之光定会让我再次重新激活。
   ——千年老妖如是说。
   这就是为我,一个微茫的自己写的祭文,用以祭奠沧海里的一粟——像我一样的那些灵魂。
  

共 406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神奇的文字,作者以真诚富有哲思的语言,借为自己写祭文之名,感念微茫生命的可贵,为个体生命的纤弱和顽强投下了深沉的一瞥,为自己和同类的生活做了平静的抚摸,让生命的价值和意义随风而去,返璞归真。作者用沧海一粟这个最恰当的比喻来表示个体生命的微弱,但却是生命海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作者认为这许多逝去的魂灵都是具体的人生。人生的过程无论是微茫还是伟大,而生命只有一次,千年老妖也只是一种替代的尊身。作者祭奠那些逝去的,像野草、石头一样的人生,就是祭奠未来的自己。作者憧憬那些树上的人生、天空的人生,就是畅想自己的未来。作者深知自己虽将要和这许多微茫的魂灵在地下静默无声,但那些如闪电之耀亮的人类生命之光定会让自己再次重新激活。这是一篇闪耀睿思之光的认知、讴歌生命的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9-06-16 22:15:48
  我们常常感叹生命的神奇与美好,活在今世,想着过往与未来的事情,我们都在试图破解着生命的密码。南山兄这篇文章,看似在为自己写祭文,实则在为每一个个体生命谱写颂赞之歌。让我们好好活着,让生命绽放真善美的光华!不枉我们到此一游!问好南山兄!敬茶!
勿忘本真
2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9-06-17 07:01:03
  感谢飞鸿总编的理解和鼓励!记得前几日我在群里说:想给自己写个悼词。心路说:这个还为时过早/憨笑。我回复:因为我知道,没人会为我写祭文伤感。自己的事,还是要靠自己办,这是我一贯的生存原则,为自己写一篇祭文是天经地义的事。今天就这么写出来了,这是我的心迹。问好朋友们了!
人生如梦
3 楼        文友:心路        2019-06-17 11:10:26
  读了南山文友这篇《祭奠沧海里的微茫》,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是啊,在这浩瀚茫茫的尘世间,我们都是那最不起眼的沧海一粟,但就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灵魂让这个世界充满了色彩和生机!也因此才有了这不死的人类之树的绵延不绝!感谢南山文友!敬茶。
4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9-07-15 09:48:19
  心路说得很好啊!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谢谢你!反正我啥也不怕,过几天碰巧死了,有人说这是一言成谶也罢;再活三十年还不死,有人说好人有好报也罢。我还会继续转生的,下次的我一定要努力赚钱,给大家发大红包!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