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菊韵】姥爷与狍子(微小说)

精品 【菊韵】姥爷与狍子(微小说)


作者:顾敬堂 布衣,492.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4发表时间:2019-06-18 16:24:41


   姥爷从小住在鸭绿江边,十八九岁那年的腊月,天嘎嘎冷,一家人窝在屋里扒苞米。姥爷出去方便。一开门,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一只狍子,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姥爷看。
   姥爷又惊又喜,试探着慢慢靠过去,狍子傻乎乎地看着他没反应。姥爷抽出腰带,穿了个活扣,一下套在狍子脖子上,用力往屋里拖。狍子这才意识到危险,猛地向后一挣,院子里结满了薄冰,姥爷被拽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狍子连蹦带跳撒着欢朝山上跑去。
   姥爷爬起来就追,狍子跑了倒没啥,他心疼自己那条崭新的牛皮腰带呀!
   狍子这东西好奇心特重,用现在的话说叫呆萌呆萌的。它边跑边琢磨:这人啥意思,跟我闹着玩咋的?跑一会儿它就停了下来,回头研究姥爷。
   两条腿哪能跑过四条腿呀,追到山梁上,姥爷累个半死,手扶着腿大口喘气,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
   山梁下面就是鸭绿江,结着锃明瓦亮的冰,姥爷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狍子的蹄子是角质的,走冰面的时候特别容易摔跤,摔的次数多了,它就干脆赖着不起来了。
   姥爷假装发现了什么,盯着江边自语道:“咦?那是啥玩意?”
   狍子也探着头向江边看。
   “我得去看看!”姥爷一边朝江边跑一边咋咋呼呼地乱喊一气:“快点呀,一会就没了!”
   偷偷回头一看,只见狍子犹犹豫豫地显得挺心动。姥爷更起劲了,跑几步窜一下,做几个怪态,嗷嗷怪叫几声——十八九岁的小伙儿跟小孩似得。
   狍子君的好奇心爆表了:这人疯疯癫癫的干啥呀?我也去瞅瞅!
   就这样,姥爷吸引着狍子一步一步踏上了冰面,一直走到了江中心。
   时机成熟!姥爷猛地调头吆喝着朝狍子冲去,狍子半天才反应过来,转身往江边跑,果然不出所料,跑了没几步,蹄子一滑,“噗通”一声摔倒在江面上,越着急越站不起来,仿佛冰面上抹了油。
   姥爷大步奔过去:看你往哪跑!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打鱼的在这刨了个窟窿,上面结了一层薄冰,姥爷没留神踩上去了,顿时掉到江里。
   棉衣吸了水跟铅块似得往下坠,姥爷拼命挣扎,身上针扎了一般的疼。他下意识地对着头上的那圈光亮扑腾,一旦离开冰窟窿,想出来就得等明年开春了!
   姥爷的手舞舞扎扎地抓到了一个东西,赶紧死死攥住,忽然觉得身上一轻,咳嗽出几口水,又能喘气了!这才发现自己一只手搭在了冰沿上,另一只手正攥着一根腰带。
   原来狍子见这个人忽然没影了,觉得非常神奇,跑到冰窟窿一探究竟,套在它脖子上的腰带一头垂到水中,被姥爷划拉到手里了,狍子一使劲把他带出来了。
   姥爷攀着冰面,借着狍子的拉力爬了出来,脸冻得像紫茄子,牙齿抖得像快板。但始终没松开腰带,单手脱下湿棉衣扔到一边,低头抱起不断挣扎的狍子,玩儿命往家跑。
   家人还在扒苞米呢,门“咣当”一声,姥爷光着膀子,抱着狍子撞进来,一头栽倒地上,昏迷前说道:“好好喂它……”
   姥爷发了三天烧,刚睁眼就问:“狍子呢?”
   家人安慰他:“圈在小屋吃苞米呢,等你好了咱就杀了吃肉!”
   姥爷起的急了,一阵迷糊:“那可不行,它是我的恩人!”
   姥爷爬出冰窟窿的时候,体温非常低了,要不是靠着狍子的热乎劲,不等到家就冻死了。
   狍子美美的吃了一冬天苞米,开春时这货吃的膘肥体胖。野物还得在山上生活不是,姥爷好不容易才把它赶出家门,三天两头的跑回来瞅瞅,真把这当成家了!
  

共 128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姥爷与狍子,生与死的较量,杀戮与报恩的传奇故事。小说情节一波三折,环环相扣,耐人寻味,引人深思。也许,姥爷最初的意愿,与狍子救人的意愿,是在无意识中完成的,然而人世间的生存法则,恰恰是只要不存伤害之心,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人与动物与大自然界才能和谐相处,人,才有好的福报,才会好人一生平安。又一精品佳作,郑重推荐欣赏!【逝者如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62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逝者如斯        2019-06-18 16:27:28
  东北有神兽,菊韵有奇才!顾老师高产多产,篇篇精品,令人敬佩叹服。问好老师夏安!
爱好文学,坚持写作,广交朋友
2 楼        文友:秦雨阳        2019-06-18 18:06:19
  姥爷与狍子,演绎出生死较量,发展成生死之交。故事传奇,一波三折,引人入胜。人有爱心,动物通人性,人与动物同在生物链上,理应和谐相处,共同构筑美好家园。老师又一篇入囊精品。祝贺!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3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9-06-18 20:09:56
  好文采,拜读学习
4 楼        文友:远近        2019-06-18 22:20:21
  我虽然在东北,但真没见过狍子什么样,只是听过一句老话: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形容那时的野味之多。现在没这景观了。
5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6-18 23:35:01
  好看 谢谢
6 楼        文友:雪梨之秋        2019-06-26 13:13:28
  好看!期待
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6-26 17:54:31
  早就关注了顾老师的微小说了,拜读几篇,的确情调堪读,不想释手。微小说要表达出生活和人性的美,在顾老师的笔下偏偏精彩。如果没有美,微小说就失去了光华,所谓文学为生活写真写意,这个原则始终是顾老师的遵循,很欣赏。怀才抱器拜读感言,问候顾老师夏祺!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