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人赏江山文】小巷,一帧简约的心灵底片(流年)

精品 【江山人赏江山文】小巷,一帧简约的心灵底片(流年) ——墨痕散文《小巷湮没于光影中》浅析


作者:纷飞的雪 探花,19872.4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93发表时间:2019-06-20 22:29:24

【江山人赏江山文】小巷,一帧简约的心灵底片(流年) 平素若有空闲,总爱往小巷里跑。那些小巷隐匿在江南古镇或村落的深处,亲切又随时,那是我们旧式的灵魂在行进的途中,不小心遗失的一个梦,一场无法复原的梦境。
   打开流年社团作者“思绪飞扬淡墨痕”(以下简称“墨痕”)的散文《小巷湮没于光影中》,整个关于小巷的记忆全部被激活。一篇散文,深情中隐约着忧伤,如同一部老电影中的画面,慢慢渗透,慢慢回放……
   忽然想起,突感怆然。
  
   一
   墨痕的这篇散文是一种叙述意义上的日常书写,散文在写作上注重现实生活细节的呈现以及个体情感的注入,以此将读者带入到一种特定的情境中去。这个情境便是湮没于光影中的小巷——它隐匿于北方某城的一个村庄里,不为人知,少有人去,却时常在墨痕的记忆中浮现。
   墨痕笔下的小巷实则就是一幅乡村日常生活图景,而作为这篇散文的重要支撑是小巷图景中那些细节,这其中包括三五只母鸡,一只看门狗,几只鸽子,居住巷子里的老人,娃儿,还有墨痕的故友——他们的生活,情感以及被现实遮蔽下斑驳复杂的人性暗影与生活困境。
   一条与古朴温婉的江南小巷截然不同的巷子,经过西北风的涤荡,黄沙的磨砺,霜雪的冻馁变得形容枯槁,皮肤皲裂。江南小巷的青石板路被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黄土路替代,看不到粉墙黛瓦,听不见河水潺潺,只有干枯的树枝晃动在初冬珠灰色的天空下,像是无声的挣扎。从小巷深处走来的不是撑着油纸伞,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而是那个头箍半新不旧白羊肚毛巾,身披羊皮大袄,粗壮的腰间插着一支长长烟袋锅的北方汉子。
   这是在散文第一部分中,墨痕对故乡与江南小巷的描写,运用的是呈现型的叙述笔法。在一个初冬的下午,当他重返阔别数年的故乡,面对日益苍老的巷子,内心所涌动的无法言说的惆怅。
   这样的描写,读之,能感觉到一种舒柔的慢,如同一截截被切割的时间,如同一幅幅恣意铺开的画面,以至于当我被墨痕带着一起走进小巷时,被一种四处弥漫的气息所牵引。
   更为吸引我的是散文第四自然段的描写:
   还是初冬惨白光束下渐渐老去的小巷。只不过那道明晃晃的白光在时间的变幻中,突然有了生命的迹象。它挣脱树枝的羁绊,穿过凌乱的枝叶,勾勒出或长或短的光影在墨痕的眼中成为一种隐喻——生命便是以这种方式在不同的时间里跳跃并获得存在的意义。
   这个时候,三五只杂色母鸡“咕咕、咕咕”地叫着,从老旧的门洞里蹿出来,它寻找食物,用来填饱空瘪的嗉囊。随后,一只狗从一处空寂的院落里跑了出来,“汪汪汪”地叫。还有几只从高高的屋脊上飞来的鸽子,那飞旋的双翅,如弯钩一般,牵动出属于小巷的旧日时光。
   这是活着的小巷。
   这一段的描写在叙述上充满了跳跃性,三种动物被作者有声有色地安插进来。墨痕在散文写作中注重词语与描写对象之间的贴服感,他自带的敏感笔触总是能对一些细微的变动和感受做出独特的回应。这篇散文在素朴的外表下,藏着深刻的内里,在语词之间胶着一股力量,在后面的叙述中渐渐呈现。
  
   二
   当我们谈及文学作品的“底层叙事”,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对苦难民众及小人物的书写,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能全而概之。在我看来,底层叙事更为广泛的意义在于对乡土情结的阐释。乡土是任何人都摆脱不了的精神纠缠,也是人类永远的文化情结。写乡村与乡愁的散文多之又多,同题材散文的大量涌现,造成了散文开山劈路的障碍。
   这种困境,作者无法摆脱,而读者更甚。
   作为一个土地的出走者,墨痕早年离开故乡、离开父母外出求学、工作,虽经历了生活的各种境遇,但属于内心的思乡之情从未消减。
   他追寻的返乡之路,小巷是一个落脚点,小巷是他倾吐乡愁的一个出口,也是他靠近故乡的一个通道。小巷只是他乡土记忆的一部分,但关乎故乡的往事——人与事、情与景却始终萦绕,久久不散。寄情于文字,倾诉乡愁,这篇散文,正是借助于个人的记忆,以一个“归来者”的文化姿态构建了自己的话语方式,复活一个交融着欢乐与悲伤的小巷。
   我将散文第五自然段中娘的一声呼唤“孩儿,回来吃饭啦!”视为这篇散文的第二部分的开篇。以这样的方式引入叙述,是一种以个体情感为基点的表达,这种直接的、向内的书写决定了散文叙述者的抒情倾向——道尽生活之情味。
   这一部分的叙事带动了一些记忆的复活——
   比如:在巷子里疯跑、嬉闹的孩子们。
   比如:在岁月的更替中,从小巷搬离去别处安居的年轻一代。
   比如:在时光的消逝中,绝尘而去的老一辈们。
   有一个场景是属于墨痕自己的。这在我看来是散文写作中极为珍贵的书写。我一直说:散文实际上就是写“我”,写“我”的生活,“我”当下的生活,“我”曾经经历的生活,“我”看到的生活,“我”内心隐藏的生活,然后体现在写作上,付诸于文字上的是一种内心的返程。让散文回到生活本身,回到“我”的状态中,回到身体的经络与心脉,是一件很难的事。
   难的不是运用写作技巧将“我”放在散文里,而是如何完成内心的返程。阅读至此,我感觉墨痕做到了。在这篇散文中,他写小巷,写生活在小巷中的“三汉爷爷”“少时的玩伴”“庆”等人物的日常,笔墨之中,尽显文采。但他没有忘记写自己。一次打斗中,墨痕误伤了玩伴“大川”,平时省吃俭用的娘称了三斤草纸糕,带着他一起上门给大川赔礼道歉。娘的执拗,娘的一身正气,娘对孩儿的那种言传身教胜过无数次的说教。墨痕以平实的语言,简单的勾勒来表现这段往事,其中还潜伏着更为深远的含义,而这完全交给读者去品味。
   三汉爷爷、三汉奶奶作为小巷老一辈人物的代表,常年居住于巷子的东头。散文中有对三汉爷爷的描写:一个干瘦的老头儿,满脸核桃褶子,还长着一瓣蒜头鼻,三绺山羊胡。喜欢在饭时,擎了一杆长长的旱烟袋,蹲坐于巷子深处摆龙门阵。这几句的描写把一个北方老汉的形象呈现在读者眼前,很有立体感,颇见功力。
   两位老人膝下无儿女,由侄子养老送终。三汉爷爷活着的时候,居住的是被熏黄的土房。低矮的院墙内生长着七八株枣树,农历五月,满树的枣花开了。墨痕在描写大自然的这场恩泽时,语词有着极富动感的美——枣花开在枝头,风在阳光的怂恿下踱着方步,张开大嘴,吮吸花香。随即,一场簌簌飞扬的花瓣雨,落在下地归来的农人身上……
   这是北方巷子春日里缤纷多姿的意象,这是墨痕精心选定的角度和线索,看起来似乎不是太特别,却在文字的轻轻提拉中有了极美的姿态。而让读者最终循着这一线索慢慢靠近的是,墨痕在描写两位老人故去之后院落里的场景:院子和土房纷纷倒地,几截断壁残垣,在黄昏的光影里欸乃长叹,与这种荒芜截然不同的是院内的枣树与野草,它们没有随着两位老人一起离开,而是自顾自地疯长,春夏秋冬四季更替,它们对小巷的守护,生生不息。这疯长的枣树和野草,在那一刻,如同针芒一般楔入他的心,随之,这些文字便顺着一种意念,从他的指尖涌了出来。
   从这部分开始,我欣喜地发现,墨痕在散文叙述层面的表现更为宽阔,文本的构建上有着深刻的体验性和内在性。近几年的散文写作,不再以传统的单一叙述,是否紧扣主题来判定一篇散文的优劣,而是要求散文写作者提升视角,尝试向多元化叙事行进,以多种人称的互换叙述来加深散文的牢固度,以多种叙事来拓展散文的纵深度,以不断变化的手法来提升散文的表现力。这篇散文在多元视角的探秘和运用上还有提升的空间,我觉得墨痕在散文文本的探索上可以往这方面多下功夫。
  
   三
   墨痕的散文储存着关乎故乡的往事,他的情感和记忆也自觉地依附在散文的枝节中,在枝节中横生出来的还有故乡的自然风物,小巷生活图景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散文有散文的姿态,写作者以“匍匐在地”姿态书写散文,就很容易走进散文的内里,很容易彰显散文的本然气质和韵味。以寻常的心情和语言入境,无一点矫饰和雕琢。从一条普通的小巷作为散文的基点,书写故乡的变化,故友的生活状态,从而进行至一种真诚的追寻,这是这篇散文自带的光芒。小巷中的人与物,散文与生活无隔阂的书写,轻而易举地抵达读者的内心,引发共鸣。
   墨痕写故乡,写村庄,没有一味的赞美。数年前的那个寒衣节,他返乡祭祖,他的家就在这条小巷里。然,父母去世多年,家早已不知所踪,空寂的院落被锈迹斑斑的铁锁锁住,日夜滋长的唯有那一缕难以言尽的愁绪。
   墨痕写小巷,不为写而写,小巷中有人,有自己也有别人。读墨痕的散文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总是善于找寻自己的散文角度,运用自己的语境,在自己营造的情绪氛围中由物及人,由人及情地以具体的物象进行链接。因此,这篇散文在描摹上还是很见功力的,细节勾勒,场景铺陈,情感上皆细腻而丰满,从某个细微之处流泻出来,延展成一种情绪。但这篇散文,稍感不足的在于散文神聚的缺失,在个别升华的地方,容易流俗,比如散文的末尾,最后以一句“送走二明,驻足,茫然四顾,小巷依旧静谧,几声鸽哨从半空划过,像是从遥远的佛国送来的阵阵梵音,渐行渐远,轻悠绵长……”收束全文,看似极有回味感,但这样的收尾太过常见,且缺乏该有的力度。
   我把描写“庆”的叙述作为这篇散文的第三部分。“庆”与墨痕同龄,他的家在这条小巷的西头,一处窄窄的院落,从生到死,他在这里走完了他的一生。他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死去。“庆”的去世,是小巷的哀痛。他的妻子最终抛下一双儿女投向别人的怀抱,小巷以无限的宽仁收留了两个苦命的孩子。这种痛,以钻心入骨的方式进入墨痕的体内,以至于在交替更迭的时光里,墨痕回到小巷,散射的光影中寻不见故友的身影,一想起他,这种痛,依然不曾消隐。
   墨痕的笔触,在回忆与现实中来回穿梭,一会儿他沉浸在对“庆”的怀念中,一会儿又在小巷中与少时的玩伴“二明”重逢,这种时间的跳跃感并没有打乱散文的脉络,由于墨痕对散文结构的掌控力,使得散文的画面在时空的变幻中得以无痕的交错。
   “二明”的最后出场,隐含着别后重逢的感伤,也是小巷更为沧桑的画面:二明着一身沾满黄土的衣裤,一张黧黑的脸,头发蓬乱,双鬓如霜雪一样的白……他站在墨痕的身后,你刚回来么?一句微弱的问候,带出内心错综复杂的情愫。相比爽直的二明,墨痕在发小面前表现出来的小拘谨,似乎应验了那一句“近乡情更怯”,因此,他发出这样的感慨——
   “我”,已不再属于这里,不再属于小巷。
   “我”是归人,一个折断根的归客!
   对于这一部分的叙事,感觉笔墨上还是不够舒展,如“庆去世后,他的妻子出走,娃儿的成长”,又如“二明的生活状态和情感表达”还可以有更为细致的延展,若能加以叙事,我想这篇散文将更具痛感。而痛感,是评定一篇好散文的一个十分关键的元素。
   这一声“我是归人,一个折断根的归客!”这是本文的作者墨痕,一个已然中年的北方汉子,替尘世中的游子们用力喊出内心的真诚与怅惘。这一声,忽然入耳,依然深感怆然。
   阅读墨痕的散文,感觉他的散文更像是一股子清流,从堆积的泥沙中倾泻而下,将散文品性中最重要的元素——“真”得以完好的呈现。他叙述故事,善于从细微处入手,且注重语言的诗意质感,这也是墨痕散文的一大亮点。世间文章大多成于天真,坏于矫情。散文是最不会说谎的文体。写了很多年的散文,我一直深信这一点。在墨痕的这篇散文里,我读到了散文的真,人性的真,生活的真,情感的真,这是需要我们去守护的。
  
   附“思绪飞扬淡墨痕”绝品散文
   【流年·如梦令】小巷湮没于光影中(征文·散文)
   http://www.vsread.com/article-815822.html

共 448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巷,一帧简约的心灵底片》能够把赏析运用散文的精妙呈现出来,是本篇赏析作者纷飞的雪的独特笔法,充分展露了她别样的光彩。我并不夸张地说,她的赏析作品具有较强的识别度,读她的作品赏析即使把她的名字抹去,我也能说得出来作者就是她,一定八九不离十。赏析脸谱化已是赏析作品的桎梏,固有模式最害人。她打破赏析惯有模式,一改那种从行文的文本、内容、主旨、含语言等技巧逐条说去,特别是复述原文的低劣评析,而是始终把自己的真实感悟付诸笔端随文而起,顺水而流,顺势而行,起落精致。首先,赏析作者对原作者的行文书写要义以“这篇散文是一种叙述意义的日常书写”起篇,实则是抓住了原作的最着力点。散文当然讲诗意的才华,因为散文也是美文,但我认为,散文更离不开叙述的才华。没有叙述,哪来的散文?谁来叙述,当然是散文的作者“我”了。紧接着,赏析者扣住主体我,把娘唤儿作为自己递进的解剖,即赏析者说的“个体情感为基点的表达”,赏析者进一步指出:“散文实际上就是写我”,“让散文回到生活本身,回到我的状态中”。其实,这就是核心了。散文就是作者在场,作者所见所闻所想。散文中读不出“我”,必然是一篇失败的文字,已经不叫散文了。原作者“我”在《小巷湮没于光影中》贯穿始终,让读者从头至尾看得见摸得着散文背后的那个人。所以,因“我”,年轻的娘,母鸡,狗,鸽子,土屋,院子,枣树,一杆长长的旱烟袋,孩子,三汉爷爷,三汉奶奶,大川,大川娘,庆,庆的婆娘及两个苦命的孩子,二明一一背负酸甜苦辣逐一登场,编织了一幅回归中忆起的景象,有幸福,有青涩,有心酸,有痛苦,有彷徨,有失落,有无奈。换句话说,原作让读者始终读出了一种意味。没有了“我”,哪来的这一切呢?我想起阿来说的散文就是一种作者自己真实的情感或者基于这种真实的真切体悟。生活不仅有幸福,也有痛苦。赏析者抓住了这一生活的“七寸”,剖析到老屋的倒塌意味着原作者深入骨髓的生活方式被一键删除,儿时的玩伴庆的出现和最后出现的二明,使得原作者的叙述飞了起来,由缓变快,让痛,钻心入骨,让无奈成就了乡愁。原作者一声“我是归人,一个折断根的归客”,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原作者为故乡小巷的失落独唱怆然悲歌的内心世界。赏析如此清晰明了,紧扣原作,条分缕析,没有一丝一毫天马行空,而且始终突出原作者内心的情感表达,肯定了原作独特的美学品格和精神气韵,始终流淌着剖析意味的意味,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2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6-20 22:46:42
  当一篇文有一种新鲜,我认为就是一种突破。这篇赏析就是一种尝试,挺有意味的。
回复1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2 19:18:22
  谢谢山哥,编按十分喜欢。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6-20 22:54:35
  赏析一篇文,关键要紧扣原文,不能无边无际展开,放是放了,就是收不回来。这篇赏析,收放自如,势如破竹,直捣文心,把原作最核心部分,挖掘得一览无余。而且,要用自己的话,自己的体悟,在原作的基点上提升原作,升华,已达给读者梳理便于阅读,就是好文了。
   当然,也对原作给出了适当的建议。
   值得品读的一篇赏析文。
回复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2 19:19:49
  赏析确实不好写。我也是极少涉及,连续写了两篇,谢谢你们的好作品带给我的创作灵感。
3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9-06-21 08:21:43
  既有对原作的理性剖析,又有自己对生活和写作的独特体悟,这样的赏析文字,有咀嚼头。
回复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2 19:20:21
  谢谢轻舟大哥鼓励,顺祝安好。
4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6-21 10:43:14
  这篇评论,从原作的句子到段落,再到语气,以及作者内心的疼痛,都一一做了深入的赏析。与其说读赏析,不如说在品味原作的意蕴、内核、及写作方法。这样的赏析,才让人受益。
五十玫瑰
回复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2 19:20:47
  谢谢明月哥,祝福安好。
5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9-06-21 13:02:09
  慧眼辨良莠,妙手洒雨露。真正的赏析文,是很难写的。因为你要赏析一座山,你就必须站得比山高;你要赏析一朵花,你必须知道花的秘密;当然,你要赏析一株草,你更要附身贴近草,倾听草的低语。读完墨痕老师的散文《小巷湮没于光影中》再读纷飞的雪赏析《小巷,一帧简约的心灵底片》,我要说的是:这是一篇真正的赏析文。写得真好!【赞】
回复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3 21:00:02
  抱歉。用手机回复时,错位了。误把玫瑰姐喊成明月哥。
   在此更正。
6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9-06-21 16:06:22
  反复认真研读雪社长的这篇赏析文,心中莫名地感动不已,甚而,几乎数度落泪。人言,“懂”,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贵的深情。无疑,雪社长懂我。透过文本,她窥探到了我的内心世界,并通过冷静而深入的解析,将我为文时的心路历程、要表达的意旨,以及所运用的手法和语言特点,一一揭示了出来。当然,在赏析中,雪社长对拙文也颇有一些溢美之词,但这完全源于雪社长对文本的激赏与喜爱。整篇赏析,紧扣文本,并结合雪社长对散文写作的深刻体悟,写得既富有高度和深度,又新颖而极具文采,完全达到了理性分析与情感共鸣的和谐统一。相比于其他一些赏析文,雪社的这一篇,一方面避免了赏析者脱离文本自说自话的误区,另一方面也克服了一些赏析文大量引用原文的弊病。最难能可贵的是,雪社长对文本的赏析,并非一味地褒扬,抑或批评只是点到为止,而是基于有助于写作者提高自身的写作水平,客观中肯地指出了文本的诸多不足之处,让我深受教益。在我看来,雪社长的这篇赏析文,完全可以称得上赏析文之典范,值得每一个致力于文学批评的写作者反复研读并借鉴。
思绪飞扬淡墨痕
回复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3 21:01:48
  谢谢墨痕。
   你的这篇散文我很喜欢。拙评一篇,若有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文章里指出的几点,完全是鸡蛋里挑骨头。
7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9-06-22 08:35:44
  山哥的编按也是杠杠滴,为雪社长和山哥点赞。
思绪飞扬淡墨痕
回复7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3 21:05:48
  山哥的按语很棒。
8 楼        文友:前进        2019-06-22 17:51:09
  祝贺老师的赏析佳作获精,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8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3 21:06:29
  谢谢文友,祝福!
9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6-23 13:28:0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9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3 21:06:44
  感谢流年。
10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06-23 22:00:22
  “我”是归人,一个折断根的归客! 难的不是运用写作技巧将“我”放在散文里,而是如何完成内心的返程。交给读者去品味的,就是好文。学习了。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3593961.非诚勿扰。
回复10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25 15:00:02
  谢谢西鋂部长,顺祝安好。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