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张忠孝小传(小说)

精品 【看点】张忠孝小传(小说)


作者:只留阳光 举人,3529.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08发表时间:2019-06-21 13:38:10

【看点】张忠孝小传(小说)
   张家大院遭到了血洗。
   这一天,并不适合杀人。
   风不高,天不黑,相反,月色妩媚,轻纱笼罩,细柳招摇,暖风送香。一个女人穿着白色旗袍,踩着一双火红高跟鞋,一步一步,都踩在张怀德心上。张怀德身边,左边他的夫人半仰半俯,姿态扭曲;右边,二姨太浑身是血,大瞪着两眼,早已没了呼吸。
   院里血染红了地面,张怀德还有最后一口气,他看着女人娇艳的红唇,描画精致的眉眼,总觉得有些面熟。
   “老东西,认出我了么?你儿子毁了我,毁了我的爱情,我发誓要报仇,可是我找不到他,只能找你。”
   张怀德瞪大眼睛:“是你?你太狠毒了。”
   “狠毒?哈哈哈,你知道一个弱女子被强迫的痛苦么?你知道被恋人嫌弃的绝望么?你知道……”女人的眼泪流出来,瞬间冲花了她的妆容,褪去了凌厉,月色照映下,显出几分凄然:“为了养活那个……我只好陪一个又一个男人,我在他们身下强颜欢笑,直到我遇到司令,才找到报仇的机会。”女人说得半吞半吐,张怀德没有听清她要养活谁。
   “还记得当年你说过什么吗?你用全家人头担保,后来我才知道,你这老东西,早就偷偷送你那混账儿子逃走了,哈哈哈哈……”女人凄厉的笑声,惊飞了树上看热闹的鸟。
   那个时候,杀人就是杀得这么明目张胆,不,还不算明目张胆,毕竟是晚上,张家大院两旁的院落都紧闭着,似乎里面的人都睡死了。
   那个时代,扯了队伍就是司令,第二天,司令的队伍就北上了,至于女人,谁知道到哪去了呢。
  
   二
   老张家到了张怀德这一代,抓住机会把原来的小打小闹做成了大生意,张家成了县上有名望的人家。张怀德在县西边买了一块地,盖起了张家大院。里外三进,门头高大,两个大石狮子蹲在两旁,威风凛凛。主房偏房,连廊花园,造型古朴大气。这是张怀德花了大价钱请名师设计的。人一有了钱,就想提升自己的品味,张怀德原本读了几年私塾,也算是喝过点墨水,就想着往名流上凑。
   张家大院刚落成的时候,张怀德遍请县里名士。一时间大院人来人往,送礼的,迎礼的,酒宴歌舞,持续了三天。还在街道摆了流水席,街坊四邻随便吃,张家大院在古桥县每个人嘴边挂着,油滋滋的诱人,那时候甚至是大小乞丐,有谁不知道老张家的?
   三天结束,张怀德召集了所有家丁:“找,挖地三尺也要把逆子给我找回来,谁能把二少爷弄回家,重重有赏。”
   “老爷,这找着二少爷他不愿意回来咋整啊?”老管家小心翼翼地问。
   “动手,捆绑,扭送,不管啥办法,弄回来就行。”张怀德的脸更阴了。
   “且慢着,”一个姿态妖娆的女子娇声呵着,“可不准伤了二少爷,谁伤了,我扒了你们的皮。”
   “这是什么话,平时都是你惯着,惯出这么个货色。”张怀德火了,从来没有对二姨太大声过,今日竟然斥责起来。
   二姨太愣了一会儿,眼圈一红,掉起金豆来:“老爷,你也知道,当初我生他的时候九死一生,他一向体弱……”
   “体弱?哼。他会体弱?这事你别管了,慈母多败儿,回房去。”又扭头对管家说:“有点皮外伤没啥,弄回来就行。”
   “是。”管家得了令,心里有了数,要说二少爷在哪,他可是最清楚的,只是这二少爷是个浑不吝,每次找到就乱碰乱撞的,还嚷嚷着回家让他娘吹枕头风收拾人。他喊的娘就是二姨太,按说是不能叫娘的,这二姨太比较受宠,加上是小县城讲究不多,才允许他喊夫人为大娘,喊生母二姨太为娘。以往总不敢有动作,今天得了老爷的话,管家赶紧找人去了。
  
   三
   小县城并不算封闭,就像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东西三道大街,一条大街是住家院落,政府机关。一道大街是古桥县的商场铺子,卖胭脂的,卖衣服的,卖首饰的,也算是应有尽有。还有一道,就有些混杂了,茶馆,赌场,红楼,挑夫走卒,三教九流,各有各的去处。穿长袍的,着短褂的,各有各的乐子。
   畅春园,是古桥县一干红楼里比较出名的园子。算是比较上档次吧,不是掏上三五银元就能进的。
   一个个房间里,上演着似乎相似的镜头,沉醉和放纵,男人和女人。
   也有稍微风雅一点的。一个少年嗑着瓜子翘着腿,时不时呷两口茶,一女子甩着水袖,声音转着弯儿,打着腻儿,娇娇俏俏,一步三摇,就摇到少年怀里。“少爷,奴的官人。”“哈哈,好,玉儿真是一张巧嘴儿。”少年往那女子脸上抹了一把,又凑过去亲了嘴儿,搂紧了不放。仔细看,其实那少年还一脸稚嫩,只是那举止,似是风月老手了。
   二人正腻歪着,只听“砰”的一声,门被踢开,四个壮汉手拿长绳,上去就拉开女子,给少年来个五花大绑。等女子回过神来,少年已被抬着到了楼下,出了门,往门口的马车里一塞,啪嗒一声,门上落了锁。只见车夫高高扬起鞭子,马车迅速驶开。那少年在车中乱碰乱撞,除了留下几个疙瘩,疼得直哼哼,其他啥办法都没有。有人说,咋不喊呀?嘴堵着呢!
   管家站在灯光的阴影里,塞给老鸨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四
   张家祠堂里,一溜牌位擦得干干净净,两边燃烧的红烛,中间飘着青烟的香,让这祠堂显得格外庄严肃穆。
   少年跪在蒲团上,笑嘻嘻的:“爹,这是不心疼儿子了?竟然让人下狠手,你看看你看看,我这头上的包。”
   张怀德转身拿了皮鞭,在祖宗面前拜了拜:“先祖在上,我张家祖上勤奋持家,忠厚传家,靠一代一代积累奋斗才有了这份家业,怀德教子无方,今日惩戒,但愿回归正途,能接下大任。”又回过头来对少年道:“逆子,往日对你太纵容,小小年纪竟然学会了狎妓,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还记得张家的祖训么?”说完,拿起皮鞭就打。
   那二少爷哪会乖乖认打,站起来就跑,只是那祠堂门已关,里边就他和他爹,他再胆大包天,也不敢跟他爹动手,跑着赶着,只听皮鞭啪啪响,身上挨了几鞭子。张怀德气喘吁吁:“逆子,乖乖跪着,今天还能饶你,要不然让人绑到长凳上,看我不为老张家除害。”二少爷一看他爹真恼了,扑到蒲团上就开始嚎:“爷,奶,你们去得早,当初你们可是最疼孙儿了,如今我爹可是不要我了,就让他打死好了。”哭得那叫一个惨,张怀德也被哭得眼泪汪汪,一扔皮鞭走了出去,把二少爷扔在祠堂关了三天三夜。
   “老爷,莫愁,孩子还小,慢慢教着就是。”二姨太一边斟茶,一边瞥着张怀德的神色。
   “已经十六啦。我现在也精力不济,咱们张家只靠老大撑着,没有一个帮手。老话说,富不过三代,后辈不努力,家必败。唉!”油灯下,张怀德眉头紧锁。
  
   五
   “交出凶手,严惩歹徒。”“打倒残害女学生的暴徒。”一群青年学生堵在张家大院前。这已经是上一件事发生之后的第三年了。
   “老爷,是二少爷。”管家趴在张怀德耳朵上,
   “什么?”张怀德腾地站起来,茶盏摔在地上,立刻成了碎片。“这个孽障,他现在在哪?”“我猜他躲在畅春园里。”
   “还和那个妓子搅和?去,去把他抓回来。”
   “哦,好。”
   “不,别去,”张怀德一摆手,“赶紧准备银钱衣物,把他偷送出去,让他避避风头。”
   “那学生那里?”
   “出钱摆平吧,毕竟是我儿子,现在时局动荡,学生情绪本就不稳,只怕政府会趁这个机会收拢人心,牺牲了那个孽障。”
   张怀德面色沉痛赔礼赔钱去了。
   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学生,是这一次的受害者。看起来十六七岁,大眼睛,神色悲愤。一听那二少爷竟不在家,更加恼怒,把唇咬得渗出血来。
   “大家放心,那孽障做下此等恶事,他若回来,我一定上交政府,听凭政府处理。我拿张家上下脑袋担保。”一边说着一边泪流不止,还不断弯腰鞠躬,“是我教育无方,向各位同学赔罪。”
   果然是老奸巨猾,一番表演,感动了学生娃,队伍撤了去,只有那受害女学生瞪着张家大院几个字,眼睛里烧着仇恨。
   政府果然出了公文,二少爷成了通缉犯。
  
   六
   “爹,大娘,娘,大哥,是忠孝连累你们了。”
   当年的二少爷叫张忠孝。此刻,跪在蒲团上,爹拿着鞭子追打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转瞬间,那身影已经成了冰冷的牌位。全家八口人,加上四个老仆,十二条人命,听说是那女人……
   张忠孝狠狠扇了自己两耳光,那响声在空荡荡的祠堂里回响。
   当年自己吃醉了酒,恰那女学生一扭一扭在眼前晃,那小腰身晃得忠孝的心一荡一荡的,不知怎么就冲了上去。他记得那女学生的挣扎,记得她的哭叫,可是那时候他身体里藏着野兽,眼睛已经发红,等他从云端跌落的时候,女学生已经昏死过去。张忠孝还迷迷糊糊地丢了一袋钱在那里,然后不知怎么又摸到畅春园去睡了一觉,醒来后想想后怕,又叫人去那处看了看,说是什么都没有。张忠孝估计那女学生拿了钱回家去了,才放下心来。谁知道就惹下这么一场祸事。
   “爹,娘,儿子错了。”今夜仍有月光,还很亮,照在张忠孝发白的脸上,他的脸更显出苍白来。两行泪,流到乱糟糟的胡须上,分成几簇,变成小水珠挂在胡子尖上,随着张忠孝的呼吸颤颤巍巍。想象着那个夜晚,自己的家人如何辗转在痛苦中,张忠孝就恨不得杀了自己,更恨不得马上找到那女人,把她千刀万剐。那女人实在恶毒,自己的侄子,还有嫂子腹中的胎儿都没有放过。老张家,除了自己这个造孽者,一个都没有留下。
   “儿子一定杀了她为你们报仇。”张忠孝低吼着。
   一溜牌位冷冰冰立着,没有一个肯看他一眼。这些牌位,是张忠孝偷偷回家之后新刻的。当时,张家的尸首好多天都没有人收,最后还是政府迫于无奈,草草收敛到公墓去了。张忠孝多年没敢回家,等听到消息偷偷赶回来,张家早已经是空荡荡了,不光是人没了,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个空壳子在夜色中呜咽。
  
   七
   是一个冬天吧。阳光还算温和。
   一队鬼子兵操着枪,凶神恶煞地,一个一个检查一队民夫。这批人是新招的,要进行一个十分紧要的实验。“把棉袄都脱了,”一个鬼子翻译官大声吆喝。“什么?这大冬天的,脱棉袄?”人群一阵议论声。“让脱就脱,废什么话。”“我们是来干活的……”说话的挨了几枪托子,不敢再吭声。于是一个一个打了赤膊,就剩棉裤用腰带子吊着。即便这样,也有人在棉裤上拍拍打打的,检查得细致极了。
   别说,还真有人有问题。只不过,没查出来。
   张忠孝领的一帮汉子,裤裆里提溜着雷。是真雷,可不是那两个蛋蛋。其实他们也怕,怕那雷忽然就响了,死就死吧,就怕死后还成了太监。可是没办法,敌人查得太严,这种雷还是张忠孝玩心大发的时候研究出来的呢,比一般的雷小,易隐藏。今天,他们的任务是混进日本鬼子的加工厂,用这些雷点火摧毁一批毒液。这批毒液如果用于战场,对我军将是沉重打击。
   好在,一阵紧张之后,顺利通过了。
   张忠孝现在是干嘛的?他不是国军,也不是共军,他是土匪。
   自从夜返张家大院以来,张忠孝就在县城西边的山野做了土匪,原本他在外面混,也有几个跟班,后来慢慢壮大起来,成了一支队伍。张忠孝除了发展自己的势力之外,主要是致力于两件事,一是寻找那个娘们儿,二是努力造人。老张家不能在他这里绝了后呀。张忠孝从县城接连抢了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的肚子吹了气似的长,又一个一个瘪下去。可惜这么些年,张忠孝屁股后面跟着的,从一个丫头到六个丫头,仅仅是数量上发生了变化。这让他心里总也忐忑不安,怀疑老张家从此在他这里就断了种了。
   一个土匪,怎么搅和到日本人那里去了?这话说来话长。
  
   八
   日本人打过来,张忠孝是气愤的,我们中国人的地盘,你们小鬼子来抢个什么劲儿?发发牢骚行,可这真让他打鬼子,他还真不干。一个是山上装备不行,再一个他还没儿子,他得留着命继续造人。
   “大哥,山下有肥羊,咱们劫了上来,您看?”
   “什么样的人?”
   “一对母子,带了几个家人,说是从外地返乡的。只是那女人,嘿嘿……”
   “傻笑个啥?快说。”
   “那女人可真有味,那屁股,那身段,哎呦,比我那三个嫂子都漂亮,就是年纪大了点。”
   “年纪大?”
   “也不算很大,跟大哥差不多。”
   张忠孝嘴弯了弯,摸摸脑袋:“带上来。”
   一个女人一扭一扭进来了,还拿着手绢掩着鼻子,似乎是嫌这里的味道不好。的确不错,看着像是个会伺候男人的,只是这年纪大了点,胆识倒还行,进了土匪窝不见一点紧张,还用眼睛一勾一勾地冲张忠孝放电,勾得张忠孝火腾地上来了,然后又忽地下去了。
   因为他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他只觉得熟悉极了。那眉,那眼,那身材,除了气质之外,哪哪都像,像谁?像二十年前的自己呀!
   张忠孝震惊了,难道是爹当年养了外室,给自己生了个弟弟?不对,不对,这怎么可能!

共 744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真是一篇令人拍案叫奇的人物传奇。读完小说,我的第一感觉,取源于战争年代的这篇小说太真实了。小说塑造的张忠孝是个小人物,但这个小人物却被塑造得血肉丰满、活灵活现。小说在写作手法上也是多头并举。开场是一个血腥的凶杀场面,接着才慢慢道出凶杀案的起因是因为张家出的败子——张忠孝。小说接下去以插叙的方式写出了彼时才十几岁的张忠孝就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他游手好闲,嫖娼狎妓。因为张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张忠孝的母亲又是深受父亲宠爱的二夫人,所以,张忠孝几乎一直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当然,也曾经有过几次,事情闹大了,父亲也让其跪过祠堂,关过紧闭,无奈他顽劣成性,积重难返,终于,在一次玩弄了一个女学生后事情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个女生附上了一位司令,于是在一个夜晚,出现了小说开头的场景,那个女生带着一帮人将张忠孝的父亲、大娘、二娘、哥哥等全部杀死了。小说插叙之后的转承非常自然,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跟着小说的节奏进入了小说的下半场。我们看到,此后的张忠孝立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子,为父母亲报仇。数年后,已经当上了土匪头子的张忠孝,发现了手下人抓到的一对母子居然就是他的仇人和儿子,可是,接下去的一切却有了不可思议的改变,仇人慢慢变成了他的大老婆……说到他自己接下去的走向也是令人信服的。在与儿子相认后,张忠孝在儿子的感召下,加入到了打鬼子的阵营,之后,日本鬼子投降后,原以为儿子是国民党中统的他,发现儿子居然是共产党,于是,儿子的一纸招安命令,他便带着自己的三个老婆回到了张家大院。当然了,张忠孝毕竟是张忠孝,他不可能因为儿子的身份规范自己的言行,当有人在门前找事骂娘的时候,他还是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干架,放火烧人家的房子,而且还被逮了个正着……小说构思精巧,语言诙谐灵动,人物形象丰满。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2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6-21 13:39:05
  拜读社长佳作!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哈。
回复1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1 14:27:02
  兰花姐的编按实在太详细认真了,辛苦了,敬茶。
2 楼        文友:奇异果        2019-06-22 19:16:36
  跟听评书一样的一口气读完了全篇。很精彩。小说故事性强,据有传奇色彩,情节曲折,跌宕起伏。张忠孝的人物形象很丰满,混不吝的少年,土匪头子,和倔强老头,每个时期的具体事件描写充实具体,具有较强的说服力。
回复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3 07:46:50
  谢谢果果雅评,问好。一时兴起写了这个小说,与以往所写大有不同。
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6-23 07:18:15
  非常喜欢这篇小说,有可能又能入绝。首先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阳光社长!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3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3 07:48:35
  这个文故事性强,尚有欠缺,或可写成中长篇,只是时间关系,压缩为短篇了。
4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6-23 08:44:03
  我很喜欢这篇小说,一开始就扣人心弦。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5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19-06-23 10:07:57
  经历过大的挫折迷途知返,也不算晚,有功有过不是完人也是完人。小说情节本末倒置,悬疑丛设,令人欲探究竟。人物形象有血有肉,爱恨情仇演绎得真实可信。拜读社长佳作,受益颇多。谢谢。
回复5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3 10:32:48
  谢谢老师来访,问好敬茶。
6 楼        文友:邵建忠        2019-06-23 19:05:43
  恭喜社长获精!!
我与江山文学共同成长!!
7 楼        文友:花保        2019-06-23 23:28:51
  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张忠孝,给阳光老师塑造得有血有肉,颇有大家手笔。学习了。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复7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4 05:54:29
  谢谢花保老师雅评,问好。
8 楼        文友:铁笔郎君        2019-06-25 17:44:32
  精彩绝伦,向老师学习。
逗比、风趣、幽默、具有很强幻想力的帅锅一枚。希望结交天下江山好友,共同打造文学的殿堂!
回复8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6-25 17:47:23
  谢谢老师留评鼓励,问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