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凡】老楼里(散文)

精品 【晓荷·凡】老楼里(散文)


作者:风土人情 布衣,479.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54发表时间:2019-06-23 15:36:55


   我住的那座楼已老了,在周围不断涌出的新楼中已显得老丑,落伍,不谐。
   为了美观,也怕失了分,每次检查前,总有人来粉刷它。奈何老楼的外墙已经风化酥烂,难以再留住新粉的漆皮。刷上新漆不久,一场暴雨会让它现回了原形,斑驳的印痕重现,犹如长了顽强的疥癣一般。稀泥扶不上烂墙那句老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先前这座楼刚盖好时,楼上还住了好多老年人。那时他们刚从自己的岗位上退下来,年岁还不算太老,身子硬朗。后来,成了家的子女们逐渐搬到了别处另立门户,老宅里就只剩下老人在坚守着。
   由于彼此十分熟悉,大家常结伴一起在楼下散步。也有人觉得散步的活动量小了,常喊着急促的号子,做着动作繁杂的健身操。更有人会跑到远处的公园里,在公园里闹腾出一身大汗,才觉得酣畅淋漓。
   这样静谧安祥的日子没能维持上多久,一位姓庄的老太太突然离世了。先前庄老太的老伴走得早,走时没能安顿好他们最疼爱的小儿子,承诺过的给儿子找个好工作,买套新房子的事还没有兑现就走了。小媳妇是个精明的人,嘴里抱怨着,却不提搬出去的事。因为她知道婆婆有退休金,老年人的花费少,余下的钱还不是补贴了他们。这也是庄老太出殡时,小儿子趴在地上长跪不起的原因。
   庄老太的死仿佛打开了隐秘的死亡之门,接下来像是下饺子似的,每隔不长时间便要有一位老人离世。
   那段时间里,老楼里走马灯似地有人死去,小区门口常是白幡飘舞。这家方送罢逝者,还没有消停上多少日子,另一家又有人接着走了。唢呐笙歌时常吚哩哇啦地响着,响声遏云,撕裂天际,最终也难以留住该走的人。
   我家的孩子对此很好奇,听到唢呐的呜鸣常会问道,爸,这是怎么了?死人了,小孩子少管这些。我不想和孩子谈论太多死亡的事。死人,总让人想到说不清的鬼魂,让人心生恐惧。孩子却不依不饶地问道,天热了才会死人吗?嗯,天气太冷太热时都会死人,老人的抵抗力弱,抗不住冷热,我耐心着性子解释着。我曾跟着奶奶一块去给死人磕过头,那天还吃了大餐呢,孩子津津有味地回忆着。原来,母亲有一次带着他给一位逝去的长辈送行,他半点没想着去哀悼死者,而是记住了招待亲朋的大餐。
   庄老太死后,接着死掉的是黄老太,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黄老太几个女儿都自己的事情要忙,她独自在这座楼里养老。早先陪着她的是她的外孙女。那个外孙女从小学时便跟着她,小学读完后,仿佛是眨眼间的功夫,中学又结束了,外孙女也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孙女到了外地,老太太便只好单过。女儿中偶尔也会有人过来看看她,他们来时会捎来很多好吃的东西,但留下来陪着她过夜的很少。
   九十多岁的人,瓜熟蒂落,黄老太的死去大家感到很正常,不死才令人意外,住在楼上的人并没有感到恐慌。有天夜里,一对快要退休的王姓夫妇,女的说心里憋闷的难受。老王开灯去看时,妇人已昏死了过去。老王开始着慌起来,马上通知了几个儿女和救护车……大家慌手慌脚地把人送到医院里安顿好,王老头却突然倒下了。心肌梗死,人走得干净利索,没像他的老婆那样呆在医院里又拖上了好几天。
   这事在那帮老人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有人惋惜着,也有人羡慕他们,认为这是对“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同理枝”的极好诠释。
   曹老头的老伴一直很壮实,有一天深夜里从外面回来,看到路边有一群孩子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争论着什么。她想问他们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猛然又感到了不对。现在的孩子多么金贵啊,被父母宝贝似捧在掌心里,谁敢这么晚了还能放心地让孩子在外耍闹?她便悄无声息地从人群旁走了过去。走过去之后,便觉得头上的寒毛直竖,身子发冷,但她一直忍着心里的好奇没敢回头再看上一眼。
   过后,她便病倒了。不甘的老伴陪着她到了省城,也进过京城。拜访过无数的名家,做过了无数的检查,试过了多种新旧的西药中药,希望与失望交替相生,其中的甘苦自知。在苦撑了半年后,曹老太还是没能保住性命。老曹此后使极少出门了,大伙偶尔见到他时,像是变了个人,多是佝着身子低着头,回应别人的招呼时也是有气无力的,像是丢了魂,常茫然地看向远方。
   连连死人,神秘的死亡气息笼罩着老楼,压在人们的心头上,老人们便很少出门了,聚在一起边散步边聊天的热闹场景难以再见。大家平时见了面,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能轻声地问候一声已算是难得,人们已没有交流的心情。外人也猜不出这些老人呆在家里做什么,在想着什么,他们是不是担心下一个死去的会轮到自己呢?
   “老天又要收人了。”有些老人想到了他们年轻时,那时曾连着三年天下大旱,第一年种下的庄稼免强还能收点种子。到了第二年仍持续干旱,结果只收了点低矮的秸秆,地里但凡能吃的野菜野物全被挖光。到了第三年,别说是下地的种子没了,树皮也被人扒光吃净。这时老人们会无奈地说到老天收人了。没饭吃饿死了人很正常,现在不用担心再挨饿的事了,怎么也会接二连三地死人呢?
   常人自然是难以想通这些事。越是想不通便越不想坐以待毙。首先搬走的是常老头,每天跑到公园里锻炼的就是他。老常只所以这么下劲的苦练,也存了不想给儿子添麻烦的心思。长期雷打不动地坚持锻炼也让他得到了极好的回报,身材精瘦,四肢凸起了硬实的犍子肉,根本不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他的儿子当年高考时曾是本地的状元,从全国最好的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城市里做研究。前些年常有人来这里打听想买这里的二手房,原因就是老张常家里出了个状元,还有一年,本地中考的前三名也全是出在这楼里。暗地里,人们早称这座楼是状元楼。
   常状元得知老楼里的情况后,时常担心地失眠。他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光环,他怕人家在背后骂他忘恩负义。挨骂还是次要的,私下里他无数次地想过自家老子去世后的场景,这不是咒自己的老子早死,而是摆在面前无法避开的事实,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去想,去担心。自己离开老楼这么多年,老头子若去世,自己与原先的亲友同学久不来往也生疏了,怕是想找人帮忙也不好找。小城里和乡村一样,办这样的事还讲究排场,场面越大,便越有面子,好像对逝者也越尊重。有实力的家庭他们的来往大,花圈能摆上半条街,送葬的流水席从早到晚能摆上几十上百桌。人是讲求现实的,凭自家的实力,出了事还能有多少人帮忙?思来想去,常状元还是想接走自己的父母,凭自己的能力,在大城市照顾好两位老人不是问题。再者,大城市里也没有恼人的排场攀比。
   有一天晚上,家里的垃圾桶又满了,我家三两天就能积满一桶垃圾。有时从外面回来时,整个小区里常是臭哄哄的味道,家里也是酸臭的味道。生活离不了垃圾,越是日子过得好了,家里的垃圾也会越多。处理垃圾,成了我们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现在买把青菜也要有塑料袋装着,网购更会产生很多垃圾,买来的东西裹着多层的塑料袋,外面还要有各样的纸壳,不知不觉家里的垃圾桶就被塞满了。有人说海鱼体内的塑料早已超标,人呢,吃的喝的生食熟食全用塑料袋装着裹着,谁又能敢说自己的体内没有塑料?
   拎着垃圾,我出了门。楼道里的感应灯早不灵了,有的会发出鬼火似的亮光,有的对着它大喊大叫也不会回应你。小心地摸到二楼时,楼道里的感应灯突然亮了。我的眼前一亮,在昏暗的亮光下,楼道里突然多出了一位削瘦的老太太,她正楞楞地盯着我,脸上的笑意看上去十分的诡异。猛然见了她的影子,吓了我一跳,很快就想到了书里的恐怖章节,这不会是鬼吧?
   然而担心是多余的,这是位住在二楼的老人,认出了是她后,我心里的恐惧也一瞬而过。却又不免埋怨起她来,干嘛要这样不声不响地站在楼道里,像个幽灵似的,幸好是我这样的壮汉碰上了,若是换了胆小的人,猛然见到立在黑暗楼道里的影子,岂不被惊吓得大叫?
   “小哥,到楼下去?”老人开口亲切地问道。“是的。这么晚了您老不呆在家里?”我看着一旁敞开的门,心里充满了疑惑,很担心她不小心会摔到楼下去。
   老人的年岁很大了,时常半清醒半糊涂着。有时她能不休不止地讲上半天话,声音很大,震得整个楼道都是嗡嗡的回音。停下来细听,她说的是一种土语,一句也难以让人听懂。但从语气上能听出来,她正在教训着别人。
   老人早已行动不便,她每天还要扶着拐棍颤颤巍巍地来到楼下。有时,她会自个跑到小区的门外去买菜。好半天才挪动一下脚步,几百米的行程,常人几分钟就能走完的路,她走走停停地能走上大半天。走起路来,那摇晃的样子让人担心一阵风便能吹到天上去。这让我想起了我那死去的外婆,外婆去世前也瘦得像张纸。
   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正赶上老人也走回家,她一手扶着拐,枯瘦的手像是树根紧抓在拐杖上。另一只手里拎着一袋青菜。见了我像见了救星,把手里的青菜交给了我,让我捎到她的家里去。“就吃这个?”青菜看上去还算鲜嫩,但营养能跟上?我的话说了也是白说,老太太的耳朵聋了,声音小了她就听不到。
   “俺在等儿子。”老人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没有电话吗?”我问道,现在的手机早已普及,老人也该有老年机。或许是没有听清我的话,她的表情茫然,一直没有回答我。
   等我走回来时,在暗淡的灯光下见到有个人在整理着放在楼下的三轮车。那辆破旧的三轮车上装满了捡来的垃圾,大多是些饮料瓶,还有破旧的电脑,风扇等,摆在最上面是一个塑料模特,光裸着的身子正反射着幽光。
   “饮料,饮料……”那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见了我憨声憨气地叫起来,他就是老人在等的儿子阿成。一个智障人,天天会跑出去捡垃圾。有时也会他追在漂亮的女人身后憨笑着,饮料,饮料。这常惹来人们的一顿喝斥。有时,不放心跟在后面的老太太看了会解释道,阿成从不会伤人的,他想要饮料瓶。
   憨子阿成每天都能捡回来一车垃圾换钱补贴家用。我也突然明白了老人没有回答我给她儿子打电话的原因。这样的憨儿,能知道捡垃圾换钱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会打电话?
   最终,老楼里好多老人都搬走了,搬去和他们的儿女住在了一起。老常坐到儿子的轿车里后,憨子阿成居然没有像往常那样喊叫着,饮料,饮料。而是跟在小车的后面跑着。“阿成,回去吧,我会回来看你的。”老常不忍地从车里探出头来大喊道。阿成没有听他的,仍是跟在小车后跑着,跑到小区的门口后,阿成呆呆的眼光向马路上搜寻着,那辆小车早已消失不见了……阿成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人像老常这样的老头,能把捡来的饮料瓶送给他。
   老楼里换上了许多年轻的新面孔后,那诡异的死亡气息也就消散了。
   “我要好好活下去,陪着俺憨儿多过几年。”老太太的家门时常闪着一条缝,声音就是从那道门缝里传出来的,这是老太太在安慰她的憨儿,如母亲哄着婴儿……

共 41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其实很多事情的发生有时根本是无法左右的,很多不好的事情一连串发生了,人们就会心生很多疑惑。就如作者笔下的这老楼里发生的接二连三老人们相继去世的事情。人们本来平静的生活却被老人们的死亡打乱了。生老病死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却被人们想象成鬼怪在捣乱。当很多老人由于惧怕死亡而相继离开了老楼之后,随着很多年轻人住进新楼,原先存在的那让人恐怖的死亡气息也就消失了。其实,很多事情是由于人们自己想象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鬼怪在作乱。本文叙述流畅,环境描写到位,人物形象鲜明,是篇正能量的佳作。感谢您对晓荷社团的支持和厚爱,祝创作愉快!佳作推荐赏读,欢迎续投稿!【编辑:张爱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4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6-23 15:42:45
  学习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风土人情        2019-06-23 15:58:44
  感谢张老师的辛苦编辑,点评!遥祝老师夏安!
2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6-23 15:45:10
  这是篇充满正能量的佳作,叙述流畅,环境描写到位,推荐赏读!
3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6-23 16:35:06
  水平有限,编得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4 楼        文友:劳英        2019-06-25 09:31:27
  楼旧人老处温暖,老人去世正常事。不要自己吓自己,日新月异有温情。
相信自己的努力
5 楼        文友:双头狼        2019-06-27 08:07:01
  文章朴实,亮点突出。佳作!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