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渔舟】猪贩子大祥哥(散文)

精品 【渔舟】猪贩子大祥哥(散文)


作者:舒乐夫子 白丁,49.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75发表时间:2019-06-23 22:35:12
摘要:大祥哥是远近闻名的猪贩子。四十年来,不断地从陇东高原拉上一汽车猪娃销往陇中靖远会宁及宁夏同心等县区。大祥哥有他的营销绝招:赊欠与保活。改革开放时,他已二十五岁,当了七年副队长了。选他当副队长的社员会上,大叔大婶们并不放心,但他站起来一番表态,赢得了选票。当选后带领十人副业队为队里挣来了不少钱。他还是手扶拖拉机手,技术精湛,一次路遇,帮助了一位修车小伙。


   水滩镇出了个人物,人称大祥哥。他既不是中高干又不是大老板,既不是影视明星,又不是体育健将,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他一直活跃于农村集贸市场。说透了,他专心致志干了一件事,就是贩猪。
   大祥哥,一米七八的个头,黧黑的脸庞,笔直的身段。时常穿一身灰色或蓝色制服,外套一件大儿子“退役”下来的陆军迷彩夹克,头戴迷彩平顶军帽。冬季来临,裹上一件军大衣,走起路来,虎虎生威。
   其实,大祥哥早已不是哥,而是叔,而是爷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稳健行走于花甲奔古稀的人生之路了。他俩儿四孙。既然儿孙绕膝,理应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了,但是,大祥哥至今开着一辆白色农用车,从五百公里外的陇东高原拉上几十个猪娃,呼啦啦销往陇中靖远县会宁县榆中县安定区及宁夏同心县等。
   他几十年如一日,不吸烟,不饮酒,坚持每天黎明即起,先熬罐罐茶。几杯清茶,一块油馍馍,两个荷包蛋下肚,大手一挥,“出车!”等于自己给自己下命令,揭起门帘,登上汽车,便开始了一天的赶集或走乡串户之旅。这个沟岔里进去,那个山梁上下来,这个大川里过去,那个平原上过来。陇中与宁夏这几个县区的沟沟岔岔山山峁峁,没有他不知道名字的,哪个村在东头,哪个村在西端,没有他不知道方位的。张三家弟兄几人,李四家姊妹几个,没有他不知道乳名的。谁家的大门朝南面,谁家的上房是北主,没有他不知道坐山向山的。
   他和这里的千家万户不仅成了生意场上的老伙伴,也成了无所不谈的至交好友。乡亲们老远看见他,就“大祥哥”“大祥叔”“大祥爷”地喊上了。
   每年的八月开始,到翻年的五月结束,是大祥的生意期。拿猪娃的人们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在这一时段拿上自己喜欢的猪娃。大的四五十斤,小的二三十斤,大有大的价格,小有小的价格,旺季有旺季的价格,淡季有淡季的价格。品种上乘有品种上乘的价格,次品有次品的价格。
   每年四五月是他专门买卖猪条子的两个月。何谓猪条子?就是七八十斤重的半大生猪,陇上人家统称猪条子。有些人多劳少的家庭,对于猪条子情有独钟。为什么呢?饲养周期短。一般半年多点时间即可出栏。自己喂,自己屠宰,自家人吃,算得上称心如意的放心肉。
   为了推动生意,大祥哥也有自己的营销绝招。比如,赊欠。“毛爷爷”一时不便的乡邻,完全可以赊欠。说定付款时限,到时上门收取或主动交来。再比如,保活。这么遥远的路途,猪娃一般有个“换水土”的问题。为此,他预备了专门的药物与饲料。药物饲料不零卖,跟着猪娃一起走。买卖达成时,买主付款,大祥哥即不厌其烦地叮嘱“换水土”期的药物搭配与饲料喂养。
   有时,猪娃拿去三两天甚至十天半月了,都会出现拉稀或发烧现象。买主即打电话来,大祥哥便一一耐心指导,祛病消灾。假使真的病入膏肓无法挽救了,大祥哥通常会做出合情合理的处置,一人担一半直至全额赔付,依情况具体而定,绝不失信。
   羊群大了有馋羊,人多了也有形形色色的人。赊欠猪娃的人中偶尔也会遇到一个“老赖”。一两百,两三百,横挑鼻子竖挑眼,赖账不给的。大祥哥嘻嘻哈哈,或则减半,或则全免,绝不因小失大,破坏乡邻情感。
   远远近近的乡亲们调侃他,咱这几个县区的老百姓不认识县长市长,但都认识你大祥。不知道县长市长的尊姓大名,但你大祥的名讳如雷贯耳。有心人用民谣的方式总结他的贩猪经,说:“拿两个,赊一个,保活保换,不杀不死。”呵呵,诙谐有趣,颇具韵味。
   大祥哥家里建了个大猪圈,虽算不上现代化养猪场,也是砖混墙玻璃窗,专用食槽,定时清理粪便,按时分槽喂养。大猪圈可同时容纳一百多头猪娃“进餐”。
   大祥哥的猪生意越做越红火,除了他自身的精明能干外,少不了老伴儿的得力配合。他在外面买卖,老伴儿在家里潜心饲养。大儿子两口子公干在外,小儿子两口子与其共同生活。小儿媳专心拉扯孩子,小儿子给大祥哥当助手。当然,小儿子给大祥哥当助手才是近几年的事。老子儿子各有各的车,各干各的事。儿子往来拉,老子负责出。老子往来拉,儿子负责出。相互配合,互不干扰。
   亲戚邻居们形容,大祥这家人分工明确,各负其责。生意红红火火,后勤保障得力。娃娃专人管护,家务绝不耽搁。
   大祥哥贩猪,遵法守纪。该交的税收一点不含糊,触犯法律的事多小都不干。
   今年初,不是闹腾了一阵子猪瘟疫嘛。大祥哥事先不知情形,一汽车猪娃拉到大沟镇被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生生挡住了。按规定,得就地销毁。一整车啊,五十来个猪娃啊,两万多块的本钱啊,别提心里有多疼!
   可是,听了执法人员的解释,大祥哥右脚着地,使劲一跺,似乎地球都打颤颤:“行,执行政策!”
   不一会,猪娃销毁了,大祥哥耷拉着脑袋回家了。
   老伴儿一看空车回来,一连串的疑惑袭上心头:“猪呢?卖完了?不可能吧?”
   大祥哥没精打采说:“完了。”
   “今天怎么这么顺当,卖完了?”老伴儿还是疑惑不解。
   “呵呵,不是卖完了,是销毁了,完了。”大祥哥故意迷惑老伴儿。
   “怎么个销毁完了?”老伴儿又问。
   “这瓜婆娘,不知道啥叫销毁,是吧?”大祥哥似乎在卖关子。
    老伴儿不明白他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只是傻傻地站着。
   “我给你演示一下。”他一面说一面顺手拿起一根木棍,说,“这就是电棒。电棒,知道吗?”
   老伴儿点了点头,说:“知道。那年到大儿子家去,大城市里的警察手里拿着的就是电棒。”
   “对,就是它。”他头一扬,又问,“咱们家的猪娃在咱们家的汽车上,对不?”
   “对。没卖出去肯定在汽车上,还能到哪里去。”老伴儿一边点头一边说。
   “这就对了。”大祥哥两手一拍,说。
   “啊呀,什么事儿啥,赶快说,把人都急死了,卖什么关子。”老伴儿急得直跺脚,说。
   “这不就说到跟前了吗?”大祥哥嘻嘻哈哈道。
   “哎,老不死的,就会欺负人。”老伴儿一把掐了他的大腿,“狠狠”说。
   “我啥时候欺负你了?你把话说明白。”大祥哥抚摸着大腿面,“不依不饶”。
   “哎,不说算了,我还拾柴的陪不住放羊的。”说罢,老伴儿转身,准备离去。
   “一电棒一个,一电棒一个,五十几电棒,五十几个。”大祥哥说快板似的,说道。
   “怎么了?”老伴儿已经预感不妙,火急火燎问。
   “电死了。”大祥哥两手一摊,眼睛一闭,佯装跌倒状。
   “啊,猪娃犯什么王法了,全都电死了?”老伴儿似乎神经错乱了,走上前去,推了大祥哥一把,问。
   “猪娃没犯什么王法,我差点犯王法了。”大祥哥站直了身子,说。
   “哎,五十几个猪娃啊,活生生的,怎么下得了手啊!”老伴儿西惶道。
   “这就叫该出手时就出手嘛!”大祥哥又两手向上扬起,调皮捣蛋说。
   “你一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挣点钱容易吗?你还笑,笑个屁!”老伴儿摸了摸掉在下眼皮上热乎乎的泪珠,一边“骂”着粗话,一边愤愤离去。
   “让我哭啊?我才不哭来。”大祥哥朝着远去的老伴儿提高了声音,喊道。
    大祥哥稳重干练的作风,吃苦耐劳的精神,豁达开朗的性格,与人为善的态度,自小就招人喜欢。
   包产到户那年,大祥哥二十五岁,已经担任生产队副队长七年了。选他当副队长的社员会上,好多大叔大婶提出异议,总觉得他还是个愣头青,不可靠。但他倔犟地站起来,说:“如果大家信任我,就选我吧。假如我当选,我一定好好干,绝不辜负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的希望。”听了他的话,大家对他的信任感噌噌地上去了。尤其是极力推举他的老队长摸着钢针般的胡茬子,兴奋地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就选他!就选他!”
    结果,他顺利当选了。         
   当选后,生产队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让他率领十个人的副业队赴白银火车站干搬运。他真还没有辜负大伙儿的希望,几年里,给生产队挣来了不少钱。    
   这时,他还是生产队首个手扶拖拉机手。只上过初小的他,受训后,刻苦钻研驾驶与修理技术。不到半年,驾驶技术熟练,修理技术精湛,深受同行赞叹。
    一次,一辆手扶拖拉机抛锚在韩家砭,远道而来的师傅拉着一车煤炭。眼看天黑下来了,大冷的冬天,爬在车底下,手冻僵了,人在那里打哆嗦,急得眼泪巴巴的。大祥哥路过,立马停了车,蹲下去,瞅了片刻,果决说:“出来,我给你修。”
   那小伙有些激动,颤巍巍从车里钻出来,裹紧了棉大衣,蹲下去,只是看。
   大祥哥三下五除二,起身,说:“电路断了,接好了,走吧!”
   那小伙一时间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自觉不自觉爬到了驾驶室。
   大祥哥挥着手,说:“走吧!走吧!”小伙终于以两颗滚烫的泪珠报答了大祥哥。
   大祥哥的吃饭也很“讲究”:一天一顿馓饭,一天一顿浆水面,几十年形成了习惯。要么中午浆水面,晚上馓饭。要么晚上馓饭,中午浆水面。但是,顿顿得有肉菜下饭。猪贩子最喜欢猪肉,一顿不吃馋得慌。他戏称,我这辈子就是与猪有缘。
   大祥哥还有个绝活,就是板胡演奏技艺。他父亲目不识丁,无师自通,是十里八乡社戏的压台板胡演奏家。他完完全全继承了父亲的演奏艺术。和父亲一样,只要有社戏,就上台演奏,无社戏,闲暇时,自娱自乐。悠扬嘹亮的板胡响起来,听的人如痴如醉,无不翘起大拇指,啧啧赞叹!
   今日清晨,我因事也起了个大早。出得门去,远远望见大祥哥披着霞光,迎着朝阳,开着他的专用车,又呼呼上路了。祝愿大祥哥一路顺风,日子蒸蒸日上。         

共 36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人物的散文,作者文字功底扎实,把一个质朴热情,勤劳,有责任心的大祥哥写得真实,亲切。小人物,大精神。在作者的陈述中,让我看清楚了一个遵纪守法的猪贩大祥哥,在他的语言和行动中去感受一个温暖如春的大祥哥。发生在大祥哥身上的事情,看上去都是一些平常小事,但是,正是在这种平常中,一个心怀他人,豁达开朗的人物立了起来。好文,推荐阅读!【编辑:回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4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回味        2019-06-23 22:39:57
  问好,沈老师!感谢赐稿!编辑迟了,见谅!
回味
2 楼        文友:回味        2019-06-23 22:41:54
  一篇成功描写人物的散文,语言贴切生动,真正体现了小人物,大精神的宗旨。是一篇故事性比较强的散文,值得一读!
回味
3 楼        文友:舒乐夫子        2019-06-24 06:53:57
  谢谢编辑的辛勤劳动!
4 楼        文友:劳英        2019-06-25 09:00:21
  大祥哥是小太阳,营销就有好绝招,赊欠不究还包活,为队挣钱人称赞。
相信自己的努力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