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微型小说 >> 【回归】午夜谁敲门(微型小说)

精品 【回归】午夜谁敲门(微型小说)


作者:山西唐风 白丁,32.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34发表时间:2019-06-24 07:07:22
摘要:一颗压抑的心,心底渴盼阳光爱情,看似误会,实则是心在变化,有了涟漪的心,这世界都在荡漾。

【回归】午夜谁敲门(微型小说)
   林艳睁开眼已是上午十点,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慌忙起床洗漱,心里暗暗埋怨,都是昨夜那神秘的敲门害的。
   昨天晚上跳完广场舞,林艳早早就睡了。
   咚咚咚,咚咚咚,林艳惊醒,翻身坐起,摸出手机,午夜十二点!拉亮灯,大声问:谁呀?没有回答,再问一声,依然寂静。
   林艳穿睡衣,迷迷瞪瞪来到门前,猫眼望出去,楼道感应灯还亮着,什么也没有,屏神静气没听到丝毫动静,林艳满腹狐疑躺下。
   这半夜三更,会是谁呢?
   调皮的孩子?不会!这大半夜的。
   不会是居委会收水费电费的,更不会是送小广告的。
   老公去世三年,只有晚自习回来忘带钥匙的儿子偶尔敲门,如今孩子外出读大学一个月了,谁还会来家里,更别说半夜敲门。
   绞尽脑汁,辗转反侧,林艳把身边的人过了一遍。
   楼上老廖?退休干部,跳广场舞的时候喜欢在自己身边,见面嘴里一个劲夸,妹子身材好,妹子舞姿美,两只眼睛也乘机吃个饱。听说当官的都花心,是不是老伴去照顾姑娘坐月子,这家伙想入非非?
   对门老李?单身作家,进出电梯谦恭礼让,大件东西主动搭手帮忙,时不时送几本有自己文章的杂志,莫非他对自己有意,自己可得小心观察,听说古来文人最是好色无义。
   楼下老王?高中教师,高考前给孩子辅导过数学,那会儿倒是每个周末来家里两天,却从来都是温文尔雅,打个招呼就去了孩子书房。难不成妻子刚刚去世月余,就春情萌动了?
   会不会是歹徒色狼,专找单身女性,一开门就……林艳一个寒颤,忽然恐惧起来。
   万千稀奇古怪的想法拼组成了当夜的失眠。
  
   镜子前端详自己,秀发如瀑,皮肤白皙,明眸皓齿,不用化妆单就这素颜,也端庄漂亮,哪像一个五十出头的人。
   丈夫刚去世那会儿就有人上门说媒,其时孩子刚进高中,公公婆婆时不时过来帮帮忙,新房刚刚过户到自己名下,这可是丈夫病重时力排众议决定的,尽管还落着一些饥荒,那时候自己哪怕有一点点另嫁的想法,都觉得愧对丈夫,于情于理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林艳边化妆边寻思,
   精心化妆完毕,镜子里的明艳让自己都吓一跳,翻出参加单位旗袍秀的旗袍,华丽丽转一圈,信心满满。今天参加侄女的婚礼,可得给娘家人长长脸,眼看时间不早了,林艳匆匆出了门。
   乘电梯,下楼,出单元,居然没遇见楼里一个熟人,林艳心里失落落的,拦出租车奔了城东。
   忙乱一天,又被大嫂盛情挽留,林艳吃完晚饭才动身回家,下出租车就远远看见要去跳舞的老廖,老廖瞥一眼,眼睛一下子晶晶亮,见四下里有人,眼睛故意望向别处,余光却再也没有离开美女,走到碰面了,才猛然认出来是熟人,一脸尴尬:“呵,是林老师啊!年轻漂亮得不敢认了。”
   林艳问候一声:“去跳舞啊?”
   “是啊,一起去吧?”
   不了,不了,林艳急忙向小区里走,心里责怪:这老廖也不想想,广场舞穿旗袍怎么个跳法!
   单元门口和老王父子撞了个满怀,“阿姨,您今天真漂亮!”小王的嘴比老王还甜,林艳感觉老王的眼都直了,好像还咕咚咽了口吐沫。
   林艳脚步轻盈滑进电梯,口里哼着:“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眼看着电梯数字不停地变换。
   咯噔,咯噔,过道里高跟鞋声音格外清脆。拿钥匙开房门的时候,背后老李开门了,“林老师,回来了?请等一下!”说着话,返身进屋,拿出一本新书,“这是我的新作品《梅开二度》,请多指教!”林艳匆匆接了,能感觉到一双目光盯着自己的后背,直到被防盗门啪地一声截断。
   靠在门上,林艳耳边响起大嫂的声音:“哎吆吆,看咱家妹子,吃了老君的仙丹了,总这么漂亮年轻,啧啧啧,婚礼上和你家侄女站一块像姐妹,怎么样,孩子读大学后找了个没有?”
   “你还没有找?那赶紧找啊,再拖延,这人生第二春就过了,来,大嫂帮你介绍几个。”早有准备的大嫂拿出一叠照片!
   穿上拖鞋,换下旗袍,林艳犹豫了,要不要下楼去跳舞呢?思来想去,不能去,老廖不邀请倒是能去,邀请了反而不能去,女人缺啥也不能缺矜持。
   忙碌的生活早已让林艳远离了追剧,一部老手机用了六年,QQ、微信早卸载了,却依然卡顿得厉害。打开电脑,浏览“知性女人”论坛,丈夫走后自己再也没有进来过,柴米油盐的生活总能击败花前月下的浪漫,心灵的鸡汤在生活的鸡汤面前,寡淡如水。
   登陆进去,“杨柳读风”的旁边闪烁着红色的提醒,有三十九个未读信息,林艳忘了当初为啥要起这么个网名,漫无目的胡乱浏览一通,起身倒了杯奶茶,寂静和聊赖把几句诗挤进脑海。
   水镜里,谁家女儿倾国倾城
   蜻蜓这莫奈的画笔
   轻轻一点,散乱了胭脂
   一池静水,藏多少秘密
   一只蜻蜓,动多少心事
   敲到论坛里,不等有人回复,就退出来,和儿子视频,却久久没有回音,呷一口奶茶,愣愣地坐了几分钟,关了电脑,给儿子拨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听。敷面膜的时候孩子打来电话,电话里嘈杂纷乱,似乎在参加派对,简单问候几句也就挂了。
   林艳躺到床上,在梦与醒的边缘徘徊了很久,终于得到一个沉睡的自己。
   咚咚咚,咚咚咚,惊醒的林艳迷茫了一瞬,按亮屏幕,手机显示十二点,一边穿衣服一边答应着,门外似乎有动静。透过猫眼,对门刚好轻轻闭上,咔哒一声,屋里灯还亮着。门开条缝林艳探出身去,空无一人,空气中有酒味,电梯闪着箭头在上行。
   林艳关门,锁死。
   难道真是对门李作家?门堪堪才关闭,这可是眼睁睁看见的,傍晚的巧遇也多半是老李有意为之,送本书的书名都是“梅开二度”,这文化人就是道道多。书里会不会夹封情书,或者在哪句话做个记号?念及此,林艳拿起下午随手放在茶几上的书,哗啦啦翻动一遍,没有情书,连纸条也没找见一个,至于做记号的句子只能以后找找看了。
   也可能是楼上老廖,下午的自己堪称惊艳,瞧他下午先是装作视而不见一本正经,又偷偷看个没完,还急急邀请自己跳舞的样子,一切都像是表演。一定是没见我去跳舞,才壮着胆子,半夜无人时来敲门,见先惊动了老李就仓惶逃走了。
   楼下老王也有嫌疑,仨人就数他胆子小,半夜来敲门,如果不喝几两,估计是万难有这个胆的,要知道昨晚楼道里确实是有酒味的。
   林艳躺在床上,翻个身蒙住头,想让自己尽快睡去,脑细胞却固执地选择了兴奋。
   老廖身材高挑,舞跳得真棒!两次合作参加比赛,都得了奖,不知情的夸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惜,人家有老伴,也就只能作个邻居加舞伴!自己真要找一个的话,恐怕舞伴也难作成。
   按说老李温文尔雅,又是真真正正的“门当户对”。想到这儿,黑暗中林艳都笑了。可是老李黑黢黢的面孔,倒个垃圾都抽着烟,林艳皱皱眉,再说就凭几本书、几次帮忙,这能说明啥,别说刚搬来半年,有的几十年的邻居,对门是个杀人犯都还不知道呢。
   到过家里也接触最多的是王老师,相貌学识都没得说,虽然胆小点,胆小也好免得到外面沾花惹草,最主要的是:儿子好像也对王老师也有好感!林艳感觉脸热热的。王老师的儿子会同意吗?会是王老师敲门吗?
   脑细胞极度劳累的时候,林艳有了一个沉睡的凌晨。
   咚咚咚,咚咚咚,林艳不情愿地摸出手机,一瞧,上午九点,“谁啊?”“请开门!”
   透过猫眼望出去,居然是警察,急忙打开门。“怎么了?”
   “是这样,我们根据举报,抓获了本单元一个扰民的租客,送快递的,喝多了就习惯性爬楼梯敲门,第二天还啥也不记得,这几天你是否受到惊扰,我们向你核实一下,也请你晚间不要轻易开门,注意安全!”
   “怎么会这样!”
   林艳关上门,一切都仿佛安静下来。
  

共 28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唐风真是一个鬼才,居然能写出这等好文字。这可是一派冰泉,飞下仙山,字字珠玑,点点琅玕——费心费力的天才之作。俗语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或者说,酒不醉人人自醉,情不伤人人伤人。这里面的乖巧都让唐风在这篇微型小说里妙趣横生的呈现出来,让人拍案叫绝。这人心最是难捉摸,难捉摸的人心都是水中望月,镜中顾恋,一份自怨自怜的自作多情,就让人间充满了别样的乐趣。自古自作多情就多事,那许多风尘故事都是这般如此地写尽了人生。这篇文章的意义还不完全在于此,重要的是:作者告诉人们微型小说还可以这样写!作者用极少的文字组合就荡气回肠,千重百转的把一个故事写的精彩纷呈,夺人眼目,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如果说作者是写小说的高手是不够的,关键还是作者认真地做事,细心地安排,合理地布局和多才地想象。长短句的运用,声音的设置,思绪中的柔肠百转,故事中的曲折走向,都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确实是于精巧中见功夫。佳作,特此推荐!【编辑:策马南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5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9-06-24 07:09:50
  是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当最后的真相出现后,这世界就仿佛安静下来。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