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戒尺(散文)

编辑推荐 【看点】戒尺(散文)


作者:一匹懒马 白丁,9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8发表时间:2019-06-25 21:49:14

那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
   她叫王桂花,一个大山里的姑娘,嫁到我们家属院里。她来的那天,大院里甬道两旁的喇叭花开得正艳,她呢,身材苗条,两条溜光水滑的麻花辫子垂在胸前,黑黝黝的醒目。一双眼睛清澈透亮,见人未语,抿嘴先笑,白皙的脸颊上印出来两个酒窝,像开了两朵喇叭花。院里人围着仔细端详,笑着跟她男人说,真有福气啊,说了个这么俊的媳妇儿。
   她男人呢,生得矮胖,跟她一般高,似乎没有脖子,头颅和肩膀很结实地连在了一起。络腮胡子刚刚刮净,露出一脸的坑坑洼洼。男人对众人的夸赞没有兴奋,也没有热烈的回应,他简单地咧咧嘴,例行公事一样招呼大家去喝酒,仿佛他不是一个新郎官,是个来帮忙的外人。
   宴席设在厂子的食堂里,她男人是厂里的正式职工。席间,人们吃着,喝着,笑着,眼睛也没有闲着,从上到下打量着王桂花。王桂花一个人腼腆地杵在那里,抿着嘴,酒窝深深的,两手紧张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会儿交叉在一起胡乱搅着,一会儿又放进上衣口袋里。她和家属院里的女人不一样,她就像泉眼里汩汩新冒出来的泉水,清洌洌的,眼睛里有未谙世事的纯真,她的到来无疑成了众人的谈资。有人说她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也有人说她心眼儿不少,好赖嫁了个工人,衣食无忧了。
   不管怎么样,日子就这样过起来了。王桂花有着山里人的勤劳,她托人从老家捎来两只山鸡,买了一个鸡笼,在自家门前养起鸡来。她还寻摸了一块空地,撒上一些青菜种子,每日精心侍弄着。家里的门窗,里外被她擦洗得一尘不染,她男人的衣褂更是整整洁洁,光鲜得很。她不上班,却并不比上班的人闲多少,她针线活好,四邻八舍谁家需要帮忙,只需大声喊一嗓子,王桂花。她准保立即回一声“哎”,小跑着跑进邻居的家里去帮忙拆被子、缝被子、补衣服等等。她整日里出出进进,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她和邻居婆娘们打交道,从不闲谈,一律抿着嘴儿听她们唠家常,两个酒窝深深,手里忙着活计。有人问她,王桂花,你也说两句啊。她抬起脸来笑笑,说着一口的山里话,说什么呀,俺没有文化,不如你们会说。婆娘们轰然大笑,继续眉飞色舞地拉呱,把王桂花当使唤丫头一样使唤着。
   渐渐地,王桂花的贤惠、热心肠成为大家的共识。家属院里的男人女人们都对她竖起大拇指。
   一天夜里,家属院里人们都安睡了,喇叭花闭合了,月亮躲到了云层后面,似乎也闭上了眼睛。小虫鸣唱的声音越来越弱。突然,“啪”地一声响,像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传递到空气中,惊醒了刚入睡的人们,紧接着,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飘荡在大院里,伴随着一个男人粗粗的大嗓音,还有脸哭,给我滚!
   人们有些发懵,这声音是王桂花男人的,王桂花是公认的好媳妇儿,她到底咋了?夜幕下星星也眨着疑惑的眼,潮湿的风吹过来,又黏又热,搅得人心烦。
   第二天,人们去上班,看到王桂花早早起了床,脸上蒙着纱巾,在那块小菜地上手脚麻利地忙活着。人们更不解了,这么能干的小媳妇儿,为什么男人要打她呢?喇叭花迎着朝阳吹起了一个个紫色的小喇叭,似乎也在一遍遍发问,为什么?
   在几个婆娘一再追问下,终于知道了原因。王桂花肿胀着半边脸,泪水涟涟,断断续续地说,她平日里闲来无事纳了很多鞋垫,住在单元楼里的邻居们她都送了。鞋垫的事几个婆娘是知道的,她们也收到过,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偏偏不知谁转送给了厂子里一个单身汉。王桂花的男人跟工友们喝酒时,恰巧看到单身汉脱下鞋子里露出来的鞋垫儿,那种花布料他男人认的,是王桂花从娘家带来的。
   男人喷着酒气,气呼呼揪住单身汉的衣领子,质问鞋垫儿的来历。单身汉喝酒喝得脑袋有些发晕,支支吾吾的,一会儿说大街上捡的,一会儿说想错了,是自己娘给纳的。男人自然不信,他认准了是自己女人送给单身汉的,他的脸面掉了一地。红着两双眼睛,回家厉声呵斥王桂花。王桂花没有想太多,她还不明白在一个醉汉面前讲道理是徒劳的事情,鞋垫儿怎么到了单身汉那里,她列举了好几种可能。她越是解释,男人怒火越是往上窜。男人看着王桂花粉面一样的脸,想起往日里众人对她的称赞,愤愤地抡起了手掌。
   婆娘们听了,唏嘘不已。轮番找男人理论。理论一次,男人就觉得丢一次人,王桂花就再挨一次打。男人叫骂着,说出比脏水还难听的话,捶头暴雨般砸在王桂花头上,肩上,背上。于是,邻居们都不敢上前了。
   王桂花这个女人,这个柔弱得如同软体动物的女人,被他男人三天两头任意践踏。王桂花往脸上擦雪花膏,她男人劈手就是一掌,王桂花梳辫子,她男人揪住辫子拿剪刀乱剪一通。她男人就是见不得她好,不许她打扮,不许她串门子玩。王桂花被他男人折磨得老了很多。嘴角下坠,再也不抿嘴了,再也现不出酒窝深深了。
   婆娘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去厂子里找领导,让领导管管。领导训了男人一通,说给你女人安排个工作吧,省得她在家你不放心。
   王桂花去厂子里当临时工了,负责在车棚里看管自行车。她现在是短发,也不梳头,只用手拢一拢,她不敢打扮,每天穿工装,认认真真看管车辆。她男人终于消停了,不找她茬,也不打她了。日子又趋于正常化,让人充满了憧憬。
   王桂花又开始抿嘴笑了,酒窝深深的,像两朵喇叭花。她把车棚打扫得很整洁,车子一辆辆整整齐齐排列着,值班的小屋里收拾得光可鉴人。她待人热情,工人们上下班,从她手里取车牌,她总是双手奉送,笑脸相迎。她并没觉察出,他那小心眼的男人正在暗处,用一双喷着火的眼睛监视着她。
   一个雨天里,工人们陆陆续续领车子回家了。一个大学生没带雨衣,家又远,他站在车棚门口望着乌云密布的天,不住地叹气。好心的王桂花把自己的雨衣借给了他。就是这一件人之常情的小事情,把王桂花再一次推入到黑暗的深渊中。
   他男人怒目圆睁,眼睛里好像窜出来两把剑,直直刺向王桂花。他骂骂咧咧,上前一把揪住王桂花的头发,像提着一篮子菜,迈着大步子往家生拽。王桂花脸朝下,弓着腰,踉踉跄跄的。天阴暗极了,雨哗哗下着,雨点儿噼噼啪啪敲打在王桂花身上,把王桂花的心敲碎了。王桂花是有身孕的,还没来得及跟她男人说啊。
   王桂花哭着求她男人放手,说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男人闻听,一下子松了手,站在雨里愣怔了好一片刻,王桂花倒退几步,直起身子,还没站稳,他男人飞起一脚竟踹向王桂花的肚子。王桂花一个趔趄,仰躺在雨水中,下腹一阵阵钻心地痛,身子下面血水混合着雨水洇了一大片,王桂花像躺在一朵凄凉的红花上。她男人龇着牙,骂一句,杂种!扬长而去。
   自那之后,王桂花鸡不养了,小菜地不侍弄了,每天穿着工作服一脸呆滞去车棚里,活照样干,但是不跟任何人说话了,酒窝再也没出现过。她成了一个木偶。
   一天,她偷偷串门子找婆娘们了,大家都劝她,你男人是个醋缸子,你别惹他。王桂花眯着眼睛,像能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她幽幽说了句,我会惩罚他的。
   几天之后,人们在车棚的值班室里发现喝了药的,身体已经僵硬的,死了的王桂花。
   这个傻女人,不懂法的傻女人,以为用自己的死可以去惩罚男人,她错了,她男人不会因为她的死亡承担什么责任,因为她是自杀。像他那样的渣男,更不会因为王桂花的死而受到良心的谴责,背上良心的债。她死了,死得太贱,她本不应该死的。是她的愚昧纵容了她男人一次又一次对她精神以及肉体上的凌辱,且变本加厉。她应该在她男人第一次冲她扇巴掌的时候,就勇敢的,理直气壮的捍卫自己的权益,而不应是呜呜哭泣,弱小得像秋风中瑟瑟的稻草。
   她没有寻求娘家人的帮助,没有主动寻求厂领导的帮助,更没有寻求当地居委会,市妇联等的帮助,更没有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只会一味地忍让,把自己一步步逼向了死亡。
   1992年10月1日,《妇女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其中第七章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家庭暴力。国家采取措施,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公安、民政、司法行政等部门以及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会团体,应当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依法为受害妇女提供救助。
   我们应该庆幸生活在依法治国的新时代,铺天盖地的法制宣传,通过电视、广播、报刊等传统媒体,和网络杂志、博客、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以及丰富多彩的演讲、征文、讲座、动漫等展现形式,已然深入到老百姓心中,广大人民群众的法律意识和法制观念得到不断增强。
   试想,再碰到诸如此类的事情,还会有扬手打女人的暴力男人吗?还会有服药自杀的愚蠢女人吗?暴力男人或许仍会有的,但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法律是悬在人们头顶上的一把戒尺,时时刻刻提醒人们不能僭越。服药自杀的王桂花不会再有了,这样的悲剧只会发生在过去,现在不会有,将来更不会有。因为,新时代的女性已经懂得该怎样保护自己,方法有很多种。而为了一个施暴男人去死,死得不值!
  

共 34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大山里朴实纯净的漂亮姑娘嫁给了城里当工人的平平男,这在八十年代“跳农门”的思想支配下,是当时许多人眼中,尤其外貌不般配的婚姻中的常态。虽然有人说“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但主人公王桂花却很知足,她用自己的勤劳、热心、贤惠和古道热肠,打动了院里的一群女人。虽然不上班,但闲不住的她比上班人还忙,乐施好善,邻里相助,让善良之花每天绽放在她美丽的脸庞上。谁料,“鞋垫”事件让小心眼的男人借着酒劲第一次对女主人公动了手,此后每一次好心的邻居女人解释,换来的都是丈夫对她的拳脚相加,她脸上喇叭花一样的笑容没有了,再也不抿嘴笑了。后来,女人们实在看不过眼,一起找厂领导给她安排了一份看自行车的临时工工作,她脸上的喇叭花又绽放了,又开始抿嘴笑了。然而,“雨衣”事件再次把已有身孕遭遇暴打流产的她推向了绝路,最终,她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了心胸狭窄的法盲丈夫,真是愚昧无知!由此警醒所用的女人,当遭遇家庭暴力,第一次就要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一味地忍让,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的侵害。一个人心中没有了戒尺,就会得寸进尺,即使你再善良,也会被他推入黑暗的深渊,甚至失去生命,正如作者所感叹的一样:死不足惜!文章语言平实,叙述节奏舒缓平稳,却让读者内心沉重,唏嘘不止。【编辑:王菊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王菊梅        2019-06-25 21:51:29
  感谢老师赐稿看点,编辑不到之处,敬请海涵!
天上的星星之所以遥远,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的私生活!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