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华文部落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华文】梦里父亲(散文)

编辑推荐 【华文】梦里父亲(散文)


作者:夜小愁 童生,731.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89发表时间:2019-07-03 16:25:14


   好长一段时间了,心里总想写点什么,把没好意思当面跟父亲说的话写下来,不管父亲能不能见到,也无所谓写了什么。但我相信父亲是不会读到的。
  
   父亲只念过小学。上学那时候要做家务又要赶着去学堂,走路到学堂都已经半天过去了,学不到知识,后来干脆不上学了。父亲没什么文化知识,但从来没吝啬让我们姐弟上学,父亲没有赚多少钱,但也从来没让我们一家饿着。
  
   就是这个父亲,最近病了。上一次回家,陪父亲去打银针,二十几根银针插在了他的腿上。我蹲在一旁看着,我问父亲痛嘛?父亲说一点点。
  
   都说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父亲,应该就是这阵子在心里时常念起他的缘故了。
  
   梦里,父亲变成了一棵松树,树皮老硬,千疮百孔,洞眼密集。他很痛。
  
   去年初冬,父亲在山上摔了一跤,额头重重的撞在了树上,当下子就天旋地转失去了知觉,父亲在树下坐了好半天才动了手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腿脚不便了,之后的几天更是两眼发黑,左半身不听使唤。父亲以为这不会是大事,自己擦了药酒,盘算着过些时间就好了。其实父亲也只是不想麻烦,偷偷瞒着我们。
  
   一直觉得父亲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这一家子兄弟姐妹都是在父亲硕大的保护伞下享受着安逸和幸福,我也一直都认为父亲的身子骨是最健朗的,是他用自己厚实的手和宽厚的肩膀支撑着我们这个家,几十年的风雨他都一个人扛住。
  
   可是在那次意外中,父亲被检查出了颈椎管狭窄症。因为一直擦药酒父亲也没觉得手脚消肿,后来才去的医院。医生做了检查,说是颈椎病,也安排了输液治疗,一个星期后出院,医生说慢慢调理恢复,这大半年都不可能做重活了。
  
   能不能做农活都无所谓,毕竟我们都已经长大,也该让父亲好好休息休息了,只要父亲的腿脚能协调走路,只要让他自己不埋怨自己是个残废……父亲受伤以后,看着自己走路没了从前的利索,他总是抱怨自己。
  
   每当有人问起父亲的病情,他都笑着跟人说,没用了,废了,他时常还会抬起左脚用力一跺,告诉人家,这样也不会痛,就是没有知觉。
  
   一只不听使唤的脚,让父亲好几次都走路摔倒了,平地也走不稳走不快,甚至追不上他两岁的孙子。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中用了,在他的眼眶里,我时常能看见些许的失落。其实,他心里的苦我们都清楚,却没能说服他。
  
   每每看见父亲想哭又勉强微笑的脸庞,我心里都会泛起轸恤。那是我的父亲,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的人,他的字典里,还没写上幸福二字。
  
   好多时候我都想对父亲说,父亲啊,您也年近花甲了,背了一辈子的重担,也是时候卸下来了。可从来没有勇气面对面和父亲说起这样的话题。
  
   医生说父亲身上的肌肉太结实了,那是在农村里,长期劳作留下的,没有油脂的肌肉如同死肉,木讷得很。恐怕父亲以后都将承受这一身的僵硬。也是父亲受伤之后,我们感觉他比从前更迟钝了,再没有了当年风雨无惧的魄力和雷厉风行的样子。
  
   父亲受伤后,他要买什么东西之前给我打了电话和我商量,父亲征求我的意见,在记忆里,我真找不到先例,家里曾经的大小事情都是父亲做主的。后来商量的事情多了,父亲连在药店买了几盒药也打了电话给我……我才发现,父亲突然老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很多人都在问的问题,和大多数人一样,在父亲这个世界里,我也找不到答案。他就这样老了,霜白的发丝,黝黑的脸庞,褶皱的额头,把他堆成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父亲真的老了,他再也没有当年护着我们成长的那份刚毅和坚强。
  
   那个梦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可我清楚地记着,他僵硬的身体,忍着疼痛不说。梦里,我泪眼婆娑,我多么希望,那棵老硬的松树,还能继续撑开茂盛的枝叶。

共 14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世界上最真实的爱就是父母亲,最伟大的爱也是父母亲的爱。父亲在孩子们的眼里这是多么高尚的人。父亲就是一个家的顶梁柱,一个家的主心骨,是撑起一个家的顶天立地的人,是孩子们的坚实温暖的港湾。因此作者把父亲的付出一点一滴地写下来,记着父亲的爱父亲的伟大。这些温情款款的文字令人感动,令人唏嘘,令人难忘。虽然文章在叙述中有些乱,排列也不够整齐,但文章故事真实,通俗易懂,值得欣赏涌读。感谢赐稿华文,祝福!【编辑:围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胥婉城        2019-07-06 10:34:14
  一字一句,充满血浓于水的深情!
婉若倾城。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