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红尘】盼(小说)

精品 【看点·红尘】盼(小说)


作者:小民西安 秀才,1196.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36发表时间:2019-07-05 10:01:54
摘要:红色的钞票漫天飞舞,回旋徘徊,仿佛梦中那一大片纷飞的黑色的蝴蝶……

【看点·红尘】盼(小说)
   过了晌午刚几个钟点,村巷里便逐渐热闹了起来,毕竟是农历除夕。斜对面人家的院门打开了,疯出来几个早早穿好新衣的顽童,点燃了炮仗,把喜悦轰上了天。随后,又走出了几个成年人,搬梯拽椅地贴起了春联。炳德老汉听到了声响,也拄着拐棍出了院门。远处的鞭炮声隐约传来,炳德老汉的白胡子撅了几撅,皱纹堆累的脸上漾起了一丝笑容。炳德老汉特意换上了外甥女一大早送来的新装,千层底的布鞋,显得格外精神矍铄。
   “我孙孙浩浩今天就该回来了吧?大前天不是还打过来电话,念叨的吗?”炳德老汉思想着,迈步走出了村巷,绕过漫坡,站在过村的公路边。对面的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黛山,冻雪的白色痕迹在冬日阳光地照耀下,闪着冰冷的光。绕着黛山山根,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沁河,河面已经封冻,沁河与山根斜斜地形成的一大片三角状开阔地,那是村人的祖坟所在。
   炳德老汉手搭凉棚,往那个方向极目望望,一片雾状的白,迷茫而又辽远。炳德老汉的眼睛湿润了。
   “老伴啊、浩浩妈、浩浩爸、淑云……你们在那边还好吗?”二十几年前那场车祸的惨景又一次劈面撞了过来,还有妙龄正在大学就读的女儿淑云,美丽的面庞,袅娜的身姿……为什么她非要和我们一起乘班车回家呢?天啊!我能承受多少啊?一退休,我就带着你们回到了家乡……炳德老汉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扶住了路旁的一棵柳树,稳了稳心神。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炳德老汉睁开了眼睛,时光仿佛在这一瞬间流逝了千百年。他抹了抹泪眼,又突然责怪起自己来,大过年的,想这些伤心事干嘛?浩浩今天不就回来了吗?想起浩浩,炳德老汉似乎在炎热的夏季里喝了一大杯掺了蜂蜜的冰水,沁凉与甜蜜一直流到了心坎里。孙子打小就失去了父母,娘舅家的人来要,炳德老汉不愿意剜掉心头肉,硬是一肩挑起了父母的责任。炳德老汉在县城退休后,高中毕业的浩浩也跟着他一起回到了家乡。开始时,搞了些狗兔养殖,前年头里,浩浩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去南方打工了。临行前,对炳德老汉讲,一定吃苦耐劳,挣了钱回来创业,还要给炳德老汉娶上孙媳妇。
   想到这里,炳德老汉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远远的,一辆长途客车绝尘而来。炳德老汉的拐杖在地上急速地点了起来,近乎小跑着来到客车门前。旅客们开始从车上鱼贯而下,炳德老汉的目光如同雷达般逡巡着,没有发现浩浩。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眼帘,是同村的顺子——他可是和浩浩一起出去打工的小伙伴啊!炳德老汉一步上前,拉住了顺子,急切地问道:“顺子,我们家浩浩回来了吗?”顺子被这一抓,先是一惊,看了一眼炳德老汉,立即回过神来。开口说道:“是爷啊!我上车的时候,看见浩浩在等车呢!”炳德老汉一颗悬着的心“通”地一声落了地。顺子回家穿了一身蓝色旧羽绒衣,八九个小时的车辆颠簸,年轻的面庞上显得风尘仆仆,右手拉着旅行箱。刚才回话时,炳德老汉发现顺子眼光里闪过一瞬间的迟疑和躲闪,但是,浩浩即将回来的喜悦,迅疾冲走了心底的电光火石一样短暂的怀疑。
   顺子道了一声别,向村巷走去。炳德老汉也紧随其后。踏进村巷口的时候,各家的鞭炮次第响了起来,辞旧迎新的欢喜荡漾开来。鞭炮炸出的红色纸屑,如同朵朵盛开的花儿,镶嵌在路面上。炳德老汉受到了感染,脚步也轻快了起来。推开自家院子的大门,走进了厅房,炳德老汉开始准备张罗年夜饭了。
   刚刚从冰箱里拿出腊肉来,院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炳德老汉的心头,真个犹如开了一扇窗,透着清凉和惬意。他拐棍不拿,三步迈成两步地走到院门口,打开来,却是外甥女淑芬和外甥女婿刘闯。炳德老汉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一丝失望游到心头。只见外甥女穿了一身深红色喜气的羽绒服,新烫的头发卷儿,稍稍涂了些腮红。外甥女婿是一个精明而深沉的包工头,当年,炳德老汉让浩浩跟着他出去闯闯,也好有个照应。可是,倔强的浩浩却选择单立门户。
   “舅!我们来看你了,咋还让我们站在门口啊?”淑芬把手上的两个大包包交到刘闯手里,搀住了炳德老汉,就往厅房里走,刘闯关了院门,紧随其后。
   一向寂静的房屋,瞬间热闹了起来。淑芬夫妻两个带来了不少吃食,客厅里撑起了圆桌,二人在厨房与屋子间忙碌着,炒菜的香气,杯盘错落之声,不绝于耳。炳德老汉在院子中抽了一锅旱烟,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闻着飘渺而至的硝烟味,突然又感到像是堵了一大团棉花,丝丝地把心朝下拉。“浩浩怎么还不回来,该不是路上出啥事了吧?”想到这里,炳德老汉站不住了,他快步走进厅房,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浩浩的手机号码。“嘟……嘟……”声牵动起额头皱纹下轻跳的神经,炳德老汉感到有种微微的眩晕。电话那头终于开腔了,“爷……”是浩浩的声音。
   “浩浩,你在哪里?”炳德老汉冲着手机喊。
   “在……在……路……路上……晚上……八……九……点钟……到……”跳动的信号几字一顿,可是又挂断了。
   如同吃了一粒定心丸,炳德老汉重重地坐在沙发上。刚在屋外的炕洞里添了几把柴火的刘闯刚好走进厅房大门,提高嗓门说道:“舅!看把你急的,浩浩又不是三岁孩子,他懂得照顾自己。也是的,那时候,给我一起到工程队,让他管个啥的,还不去。犟啊!”说着,端起韭菜盆,就往厨房走。淑芬劈手一把夺过,白了刘闯一眼,小声说:“大过年的,提那事干嘛?快!跟我和饺子馅去。”刘闯吓得吐吐舌头。
   天刚擦黑,厅房的餐桌上便摆满了饭食,中间的大盘里,热腾腾的饺子勾着人的食欲。淑芬和刘闯疲惫地靠在椅子上,炳德老汉提醒似地说道:“你们两个先吃点吧,吃完回去,你们那里还有一大家子人呢!我候着浩浩,他回来我们爷俩个热热,也就是个年夜饭。”说罢,夹起一只饺子,吃了下去。
   院子里的寒气逐渐上升了起来,向四处弥漫。看着外甥女俩口吃饭的炳德老汉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卧室烧炕的热气受到抵抗,扩散的速度减慢了,厅房里的土暖气也消减了威力。炳德老汉来到院子中,星辰业已闪烁在清冷的夜空中。远处和近处的鞭炮声减弱了很多,透过夜暗黑的幕帘,炳德老汉好像看到每一个院墙包裹着的厅房里,村人们在推杯换盏,互道新年的祝福。
   “浩浩也该到家了啊?该打回来个电话,真不懂事!他说八九点钟到!”炳德老汉抱了一捆干柴,塞进了屋角的炕洞里。火受到了鼓舞,缭乱了起来,燃烧的灰烬被寒风直吹向半空,翩翩飞起,这不正是一只只飞舞的黑蝴蝶吗?炳德老汉的心猛地一沉。
   转进厅房,炳德老汉拿起手机,给浩浩拨起了电话。这一回,清晰的女声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他一边催促着淑芬夫妻赶紧回家,一边自己也加了一件外套,拄着拐杖送出了家门。外甥女淑芬劝慰着给炳德老汉宽心,又很奇怪地问:“舅!这么晚了,您出门干什么去啊?对了,舅!有事打电话!”淑芬在耳朵上比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去顺子家问问情况。”炳德老汉的拐杖点着地。
   到了村东头顺子家的门首,炳德老汉拿起拐杖在大门上拍了起来。不大一会儿,门里传来人声,大门“哗”地打开了,顺子妈站在门里。当看清是炳德老汉,顺子妈抚抚胸口,自言自语道:“我当是谁呢?是炳德叔啊!”
   顺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炳德老汉进来了,马上起身调小了声音。炳德老汉焦急地问:“顺子,浩浩咋还没到家啊?你是真看到他上车了。”
   顺子道:“爷!我看到他等车呢,一大堆人。肯定上去了。爷!咋说呢?浩浩是好样的!”
   炳德老汉盯着顺子,顺子妈朝顺子努了努嘴。
   顺子妈插上了话:“顺子,别咋说咋说的,给炳德大爷说清楚。”
   顺子沉吟了片刻,接着说:“爷!要不是浩浩,我们春节就回不来家了。工厂亏损,欠了大家伙几个月的工资,是浩浩带着工友们找老板,找劳动监察……浩浩是好样的。”说到这里,顺子冲着炳德老汉深深鞠了一躬。
   宽慰瞬间袭上心头,炳德老汉想:“到底是我的孙子啊!不赖!”
   夜似乎已经很深了,从顺子家回来,房间里立刻沉入一种可怕的寂静中。炳德老汉没有开电视,在这寂静中,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一会儿在厅房的沙发上略坐片刻,一会儿又走进卧室。卧室的一角摆着老伴的遗照,炳德老汉在它的前面伫立好久,默默地祈祷保佑浩浩平安归来。炳德老汉又在炕洞里添了两次柴,每次火舌舔起的灰烬,都像黑色的蝴蝶在飞舞。炳德老汉揉揉眼睛:那不是真的!
   再一次坐在厅房的沙发上,炳德老汉感到一阵倦意袭来。他拨通了浩浩的手机,电话无法接通。矇眬中,炳德老汉走入了一片桃花林,粉色的花瓣如同云朵般一望无际。一颗粗大的桃树的树杈中,浩浩竟然飘飘地出现了,他微笑着,轻盈地越过树杈,平直着放开了双手。轰隆巨响传来,炳德老汉的眼前突然出现无数黑色的蝴蝶,那蝴蝶龙卷风般旋起,劈面打来……炳德老汉大口喘着气,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十一点四十分。浩浩怎么还没回来?炳德老汉的心擂鼓般跳动了起来,身子也哆嗦了起来。他摸来棉衣穿上,用力撑起拐杖,蹒跚着走到院子里。炳德老汉的腿颤抖着。一切还是如此的清凉安静,鞭炮声没有了,远近传来了几声犬吠。炳德老汉在院子里颤颤地踱着步,他思考着,一个个想法念头飘浮上脑际。
   “肯定出事了,啊呀!啊呀……”
   “一会儿去外甥女家,连夜叫人去找。”
   门外由远及近传来了脚步声,在暗夜里特别得清晰。炳德老汉尖起耳朵,冲着院门。脚步声在院门前停了下来,“笃笃”的敲门声随即传来。炳德老汉一把拉开了院门。
   是浩浩,借着月光,只见浩浩右手拉着拉杆箱,脸上写满了倦意,炳德老汉又是一把拉住浩浩的衣袖,往厅房里拽。在厅房明亮的灯光下,炳德老汉看得更清楚了:浩浩瘦了,高了,头发长了,眼睛更大了。炳德老汉眼里闪起了泪花。
   浩浩放下拉杆箱,急急说道:“爷!路上车坏了,我步行了十几里路回来的。爷!我饿了!”话音刚落,他右手拿起盛满饺子的一个盘子,向厨房快步走去。
   乍燃的欢欣如同火焰般包裹着炳德老汉,恐慌立刻被抛在了九霄云外。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厨房那里传来饺子的香气,碗筷碰撞的声音。炳德老汉又奇怪了,孙子浩浩进门只是用右手放下的拉杆箱,只是用右手端的盘子……炳德老汉缓步悄悄走进厨房,明亮的灯光下,浩浩右手拿着筷子,吃着饺子,左手掌扶着碗,赫然的,左手的四根手指不见了,断茬那里峥嵘着骨头的痕迹。
   “咣当”一声,炳德老汉的拐杖掉到了地上。他愣愣地望着浩浩的左手,老僧入定了一般。浩浩也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走到炳德老汉面前,带着哭腔地嗫喏着:“爷!爷!半年前,工厂加班,我的手掌骨折受了伤。老板垫了一点医疗费,就不想管了。这回欠薪,我带领大家讨公道,不仅要回了工资,工厂还给了我一笔赔偿。”
   “爷……你怎么了?我怕您担心,不敢给您说!爷……没事的,咱们有了钱,我就可以创业了,我不是还有右手吗?没事的……爷。”浩浩抹了一把眼泪,从羽绒服的兜里掏出一摞子钞票,递了上来。
   震惊,伤心,失落,如一个个晴天里的霹雳打了下来。炳德老汉的身子突突地如同打摆子一样颤抖了起来。訇然,远近的鞭炮声响了起来,震得大地也要倾斜了,新年的零点到来了。炳德老汉感觉胸口翻腾了起来,一股甜腻的液体向喉头窜来。接过浩浩递来的钞票,他一把扔上了厨房的半空。红色的钞票漫天飞舞,回旋徘徊,仿佛梦中那一大片纷飞的黑色的蝴蝶……

共 439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盼是一份希望,也是一份焦虑的等待。小说围绕炳德老汉在大年三十晚上盼着孙子浩浩归来的焦虑心境,展现了爷孙俩不同凡响的人生轨迹。首先是炳德老汉的儿子儿媳当年在车祸中丧生,只留下唯一的孙子浩浩,成为炳德老汉的全部希望所在。其次,炳德老汉在盼孙子浩浩归来的焦虑中,生怕孙子出现什么意外,开始是久等不见,后来是电话中断断续续的话语,再后来是电话打不通,最后倒是盼回了孙子浩浩,却看到浩浩残疾的左手。虽然孙子浩浩从老板那里要回了工伤补偿款,却再一次将炳德老汉心中希望敲得破碎不堪。小说在人物形象的刻画和心理刻画方面是成功的,文字也如一根看不见的丝线那样,时时牵扯着读者的心,时时陪着炳德老汉焦虑和担忧。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06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7-05 10:05:39
  这篇小说有着很强的代入感,让读者陪着小说中的主人公炳德老汉焦虑、忧心和喜乐。欣赏了,问候小民西安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5 10:15:24
  多谢总编精彩的编按。我写的很匆忙,肯定有不少疏漏之处,海涵。遥祝夏安!敬茶!
小民西安
3 楼        文友:邵建忠        2019-07-05 18:01:59
  西安老师这时获精的节奏嘛?欣赏佳作!
我与江山文学共同成长!!
回复3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5 18:08:54
  多谢老师,遥祝夏安!
4 楼        文友:小鹿纯子        2019-07-06 22:45:05
  小说选材紧紧围绕“盼”,故事也从“盼”展开,开头即设置了一个悬念,直到文末才解开,读来引人入胜,好极了!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尼采)
回复4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7 06:50:17
  多谢老师评价,夏安!
5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7-07 08:30:04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小民西安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5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7 11:05:45
  多谢主编,遥祝夏安。
6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7-07 08:48:53
  细节描写到位,人物心理刻画成功,一盼到底,终盼成空,令人慨而叹之。
只留阳光
回复6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7 09:11:22
  领导驾临,蓬荜生辉。夏安,问好!
7 楼        文友:奇异果        2019-07-07 10:43:47
  祝贺小民老师获得精品。拜读学习了。
   无论是环境的描写,还是人物心理的刻画都很成功。这篇文强调了小说写人的特点。向您学习。
回复7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07 10:45:14
  多谢助理光临指导,夏安。
8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19-07-10 21:52:49
  骨肉至亲,要久别重逢,那真是从早盼到晚,一盼孙子早早归来,二盼孙子平平安安。本已残缺的家庭经不起再出意外。可是企切、忧心、无比焦虑的盼望,却盼回来的是一个残缺不全的孙子,将炳德老汉最后希望的一根稻草也斩断了,读之真的让人揪心。向小说高手致敬,问好。
回复8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7-11 09:13:06
  多谢老师关注,遥祝夏安。
9 楼        文友:覃敏善        2019-07-14 11:28:09
  细节很独特有见地,字浅而“盼”情透纸背,引人入胜!抱拳致敬!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