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飞向她灵魂的家园(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飞向她灵魂的家园(小说)


作者:华夏子民 举人,5533.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40发表时间:2019-07-05 23:06:59


   一
   在一个风轻月静的夜晚,在网络的朗读时空里,云认识了风的声音。
   大千世界就是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巧合,就如风和云的相知一样,就是源于一句对话。
   风说:“风助云势。”
   云说:“云随风走。”
   看看,这不是巧合的巧合,就这样促成了一个佳话,一段网络世界里的缠绵故事。然而人类那种潜藏在每个人心底的羞涩,使云和风谁都没有向对方吐露那三个字——我爱你。
   唉!人啊,就是这么奇怪,本来是相互爱着的,却说是彼此欣赏,换了一个词汇,就隔了一堵墙,含蓄了情感,美丽了文字,却多了一份伤感。云在想念中拾起菊花瓣,她把凋落的菊花瓣贴在脸上,许一个愿,她竟然忘了落花的惆怅。在这满含思念的花丛中,云等待一场相约的遇见。
  
   云对风的爱,爱之深、爱之切,让云常常情不自禁的产生想要飞向风的冲动。
   深夜,网络世界里,她常常守候在星月之下,一遍一遍的聆听风的诵读,在聆听中描绘着风的音容笑貌。那郎朗的诵读声为她们架起了爱的桥梁。
   日复一日,云常常痴狂的自语:“我深爱的你,你不懂我的思念。无奈的我,无法让时间停留,也无让笔墨酣畅,更无法让时间加快,但我却可以让我的思念停留在你的声音世界里。你好吗?我好想去见你,你是否也如我想你一样的想我?有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思念,因为不能见,只能念。”
   ……
   春天去了,夏天走了,很快,天凉了,下雪了,菊花枯萎了,梅花绽放了,绽放在风雪中。
   风雪中的梅花,摇曳他的影子,云看见了,看见了她的他含笑站在梅花丛中向她招手,云忘掉了一切向他奔去。
   云的他啊好像在跟她做迷藏一样,消失了。
   云跑累了,她孤寂的伫立在风雪中,对着一树梅花说:“风啊!我记性不好,忘了我们见面的时间,是今生,却不是今天。唉!朦胧意境如花树,半掩琴书忆旧情,寒蕊不知春颜色,化作冬魂舞芳情。我的你呀!人生哪有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半称心。风,让我早些拥有你把!我不要等待,不要来世……”
  
   二
   乌镇的白墙黛瓦把云引进了巷口,那一块块青石板,仿佛印记这古镇的历史。一个个游人都在感叹和购物中擦肩而过,唯有云在等待着风的到来,她滞留在巷口,透视着青石板历经的故事。
   这是一段凄凉的故事,凄凉的约定,早已经过期了,花还在,情还在,人却不在了,多少的往事又涌上心头,却偏偏随风吹落了的情,拍打着云的心头,她无奈的翻开思绪地另一页。
   哦!那是一个小院儿,小院里有个菜园,瓜果茂盛景色迷人,云不由自主的走进去。
   忽然,云听到他的风在朗读:“这是我春夏的生活,没有几亩地,只是那么一小片,这院子中间的一小片菜园,被我营造得很精致,很美丽,就像一件艺术品,你看那红砖垒起来的花墙,把绿绿的蔬菜映衬得更加碧绿了。清晨就着一杯清茶,摘几根黄瓜,掐几叶生菜,煮上一碗鸡蛋面,在聆听鸟与风的唱和中完成我的早餐……”
   “风,是你吗?你让我等得好苦啊!”
   云寻着风的朗读声大喊,并且加快了脚步。奇怪的是,风好像并没有听见云的喊声,那美妙的朗读声仍然在继续。
   “……篱笆墙上爬满藤蔓似的丝瓜、南瓜、苦瓜,它们正惬意的开着,那黄色的花瓣,很像金菊;梧桐树下的葡萄正在结果,一串串的由小及大的自由排列着,很诱人。我时常在那里读书或赏花。其实我最喜欢的花还是菊花,虽然还不到它开放的时候,但是我知道它的花期,我会等,等它轰轰烈烈的绽放……”
   “风,我是云,我来看你了,你听见我在喊你吗?风,我知道,是你,就是你在朗读,你那磁性的音质一直在吸引着我,我爱你、爱你!”
   含蓄了很久的‘我爱你’三个字终于在云的口中喊出。
   “云,你在对谁说话?”
   云木讷的看着眼前站立的哥哥,再看一眼那飘落的梅花瓣,好像是回答哥哥,又像是自言自语说:“怎么是冬天,刚才我分明在乌镇,还听到他在朗读《菜园》。”
   云的哥哥问:“你说你在乌镇?你不是说梦话吧!你说的他又是谁?云,你是不是病了?”
   “哎呀,哥哥!我没有病,他就是风啊!”
   “啊?风会朗读?”
   哥哥口中的“风”和云口中的“风”不是一回事,一个是自然事物,一个是鲜活的人。
   云又说:“哎呀我的哥哥呀,不给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云的哥哥再次说:“你不说明白,我怎么懂?看你整天痴痴呆呆的,大冷的天,快进屋吧,别冻感冒了。”
   云在哥哥的催逼下不得不跟随哥哥进屋,她人是进屋了,可是她的心依然停留在那个美丽的声音世界里。
   云突然对哥哥说:“哥哥你听,风朗读的多好啊!我听了好几遍,都能背下来了。”
   云一边如梦如痴的说着,一边悠悠的背诵起来:“蔬菜也会开花,虽然不如观赏的花那样大方,那样美丽,但是在它们开放的时候也很值得欣赏。比如西红柿的小黄花,像星星一样的小巧,其色、娇若蛋黄;空心菜喇叭形状的白花,不香却很亮眼;芸豆花,紫色,也有粉色和白色的,一簇簇,一串串的开着,悠闲自得;茄子花、黄瓜花、韭菜花、辣椒花,各有特色,却各有各的美丽。但是,这些蔬菜开的花要属秋葵的花最漂亮,黄色花瓣黑色底心,略带绒毛,美到蔬菜花的极致。秋葵最可贵的是绝没有谎花,每一朵花凋谢,定有一个果实,像辣椒一样的竖立的果实,向上挺立,棱角分明,傲傲然,很独特。据说它营养价值很高,黏黏的汁液还有美容价值。秋葵的每一朵花都开在叶片与枝干的叶柄夹角处,英姿勃勃,很有值得观赏……”
   “好了好了,你别背了!这篇文章你都给我背诵好几十遍了,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唉!你诗呀文呀的,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爸妈不在了,你整天做白日梦,我真是担心你。”
   “哥哥,有人说写诗文的人就是长不大的孩子,那么哥哥你说读诗文的人呢?是不是也长不大?我真的希望读诗文的人也不要长大,就年轻在诗文的国度里,那里是生机勃勃的童话世界,我在那世界里聆听风朗读诗文的声音,非常幸福。哥哥就让我陶醉在诗文的国度里,陶醉在我的风的声音里吧,那样我就会和我的风融为一体……”
   “啊!好累呀!”云吃力的翻了个身,她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夜很静,室内漆黑一片。原来是梦中梦,没有哥哥也没有她的风。
   云多么希望那不是梦啊!她断断续续的在记忆里重复着风的音容。
  
  
   三
   初夏的天气因为干燥,有些闷热。云今天一直没有在群里看见风,她心里没着没落的。想起自己与风的对话,便放下手机,强打精神打开电脑,隔着屏幕对风说:“弟弟,风弟弟,你在吗?”
   很快,屏幕的那头说话了:“姐姐,云姐姐,我在。姐姐有事吗?”
   云用吞吞吐吐的语气说:“弟弟,你还记得你曾经说‘风助云势’这句话吗?”
   “姐姐,我怎么会不记得呢?你当时还说‘云随风走’。”
   “哦,记得就好。我现在的这片云已经老迈,再也落不下一滴雨,不能缓解这干燥的旱情,我只剩下薄薄的一片,随风游动,随时都有散尽的可能。”
   屏幕那头的风弟弟,似乎听出了云姐姐语句中的双重含义,他沉思片刻回说:“姐姐不要这样说,姐姐是祥云,永远不会消散。若姐姐愿意,就来乌镇吧!我想、我想早日见到姐姐。”
   云听到风的话,爽朗的笑着说:“呵呵,好好好!我去乌镇,去给我的风弟弟做我们北方的莜面吃。”
   “好!姐姐真好,我期待着姐姐的到来。”
   风打完字,发来一个拥抱的图片。云看到这个图片,仿佛躺在风的怀抱里,她微闭双目静静的享受着这份幸福。
   其实,云与风的相识是源于十年前风写的一篇解剖大白兔的文章,文章的主要内涵是风在这次解剖中对大白兔的怜悯之心。
   当时云不以为然的留言说:“不就是一只兔子吗?做个解剖实验而已,何必这么煽情呢!
   风却回复说;“老师您认为我在煽情吗?人的生命是命,兔子的生命也是鲜活的啊!我们生存的地球不只是属于人类,是万物共有的,人类没有权利残杀异类。”
   云看到这些回复,哑言了。她从此对风刮目相看,她开始默默的关注风的动态,留意风的喜怒哀乐,但却没有再给风的作品留下只言片语。一晃十年过去了,一直到开通微信,风主建了心语朗读群,邀请云加入,云才在心语朗读群里发声。当云和风在心语朗读群里第一次聆听彼此的声音时,她们被彼此的音质深深吸引着,虽然相识十年之久,他们却一直保持着距离,从未语音聊过天,他们的情感在声音世界里升华了。
   云每天去心语朗读群,不为别的,只为听到风的声音。走进心语朗读群,她仿佛走进了诗语殿堂,又仿佛飞升成仙,她每日沉浸在心语时空里,品味着来自风的心灵鸡汤,她常常迫切的希望能一睹风的真容,甚至有投怀入抱的冲动,然而也只是想一想的冲动而已。好几次,她想与她的风视频聊天都忍住了。尽管风不止一次的邀请她,最终云的理智战胜了自己的理欲。
   一天,云写了一篇烟雨江南的短文,风读完这段文字的注解后,知道云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风便主动要求拜见云,同时道出自己十年来对云的崇拜和敬慕,云听出了风言辞间的寓意,云知道了风对自己的爱慕,这是云所期望的,她欣喜万分,便有了‘风助云势,云随风走’的对话。但是,云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尽管她非常喜欢风,她却不忍心让风知道自己的现状,更不想让风为她的逝去而悲痛,便婉言拒绝了风的邀约。然而,风并不知道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云经历了丧偶的打击和病痛的折磨,更不知道云近况如何,只看见云每天坚守在群里,每次只要自己朗读,云都会聆听、点赞。而每次看到云的点赞,风也非常开心,他仿佛只是为他的云姐姐一个人朗读,他们虽然如其他人一样相会在微信群里,却拥有其他人所没有的情感,若是一天不见面,彼此会如隔三秋,其牵念之情会使彼此入梦,这也许就是真爱吧
   昨夜,云的梦中梦已经让云疲惫不堪,在思念已故的亲人的同时,也切切的想要看到风的真身,她在见与不见的矛盾中徘徊着、煎熬着。刚才风发来的拥抱图片,让云再次坠入爱河,云的心随风的动态飞扬了,她又进入幻觉。
  
   四
   云在梦幻的聆听中舒展双眉,祥和的笑容绽放在脸上,美在心里。
   “到了冬天,我因为生计,不舍的离开我的小院,来到我的另一个蜗居地,只有到了春天才能回去。蜗居地虽然有四季不败的温室花朵,但是我的记忆里还是那个故乡的小院。小院子里的菜园,都是无毒无害的有机食材,那儿才是我的家啊!”
   云在聆听中描绘着风的诗语中的美景,随着风的诵读,她在病床上开始了风一冬天的梦想,在诗语中,期盼属于风的春天的到来。云这样想着,就仿佛看到窗前有枯枝摇曳着,摇曳出绿肥红瘦的幻影,那幻影渐渐的变得清晰,变得光鲜动人。风春天的庭院便又再现在云的眼前了!
   是雾吧!阳光透过薄雾,半透明的景致正是幻想的好时刻,云徜徉在风的小院的薄雾里,不像是幻想。因为云清晰的看见几只鸭子在风的池塘里玩耍,她还仿佛听到它们嘎嘎的叫声;还看见菜叶上的蜗牛伴着一个很小的绿色精灵一起蠕动。
   云忘记了所有,兴奋的喊着:“喂!小鸡快跑,快去捉虫子吧!看它们肥肥嫩嫩的样子,一定很香。”
   小院里的一切随着云的叫喊声消散了,云在遗憾中回忆她幻境中的菜园和各色花卉。有迎春花,有杏花,有桃花,真的是鲜花烂漫啊!呵呵,好一个鸡鸣犬吠黄莺舞,好一个绿水亭台佳丽地,多么富有生机的江南美景啊!春天来了,风再也不用为生计奔忙,他终于又可以回家了。
   家,多么亲切的字眼啊,可是云的所谓的家,却只有她独自一人,现在她每天只有在风的声音里断断续续的描绘着自己的余生。她开始迷信了,她希望有来生,那样她就可以与她的风弟弟再续前缘,直到地老天荒。
   “姐姐,一整天没见你,你在忙什么?怎么不朗读?是哪里不舒服吗?要是不舒服一定要看医生啊!”
   风在屏幕那头担心而焦虑的问着,云深情的回答道:“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看见你也就好了,你就是我的药神,能治愈我所有的病痛。”
   “姐姐又开玩笑了,姐姐别取笑我好吗?我虽然曾经在部队穿过白大褂,可是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医生,一个志大才疏的修理工而已”
   “弟弟,若修理工都如你一样的高风亮节,我们的地球就没有雾霾和污染了。”
   云说到这里又说:“刚才我在你的《菜园》欣赏美景来着,你的《菜园》可真美啊!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姐姐,那你就来吧,我现在正在给菜园浇水。”
   风在他的菜园里再次向云发出邀请。《菜园》与菜园,两个完全相同的字,只是后者少了书名号。
   云听着风一声声甜甜的‘姐姐’的呼唤,她心醉了。

共 78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云与风的相知,在虚拟世界里轻轻相拥。心灵间唱和跨越了时空。只为了能给彼此一个安暖。云只有默默隔屏聆听,保持那份曾经的美好,渐行渐远,用心守护这份邂逅相遇。云与风的情早穿越了世俗,为爱而相拥,却已经是天人相隔,留下的是一场不绝于耳的吟诵,那曾经的刻骨铭心化为心音相伴,那江南于梦中萦绕。一段网络上的知音之曲将会留于心中。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华夏子民        2019-07-05 23:30:35
  谢谢枫魂帝星老师辛苦编辑,祝福快乐吉祥!
诗词小说创作
2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9-07-06 21:11:49
  这不是风花雪月的相恋,知音难寻。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夏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回复2 楼        文友:华夏子民        2019-07-06 22:59:09
  再次谢谢您读懂愚作的真意!他们的爱源于对美好的追求,最初的相识是因为风的善良,解剖大白兔的怜悯之心,到后来对人类自人之美的共鸣。祝福夏吉!
回复2 楼        文友:华夏子民        2019-07-06 23:43:07
   再次谢谢您读懂愚作的真意!他们的爱源于对美好的追求,最初的相识是因为风的善良,解剖大白兔的怜悯之心,到后来对人类自然之美(菜园)的共鸣,其实那菜园就是风雨云的世外桃源,也是我们共同向往的世外桃源。祝福夏吉!
   上一条我打错字了,见笑。
3 楼        文友:华夏子民        2019-07-11 21:40:01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是我的写作追求!谢谢大家鼓励支持!
诗词小说创作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