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军警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散文·家园】山水知音

编辑推荐 【散文·家园】山水知音


作者:陈惠方 布衣,195.6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05发表时间:2010-01-18 23:50:00

一篇小说《受戒》,使汪曾祺誉满中国文坛,而一句“我可以负责地向全世界宣告,楠溪江是很美的”激情呼喊,顿使楠溪江山水美名天下扬!但我绝不是说,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位大师,汪老曾祺的名作仅此一篇,赞颂楠溪江的名言仅此一句,而实际上,汪老著作等身,名篇累累;而他留给楠溪江的诗文也是数以十计,且篇篇脍炙人口、光彩夺目!我这样说的意思是,对楠溪江的赞美词,由这样一位重量级的文化名家口中说出,也就使楠溪江这个“藏在深山人未识”的美娇娘,从此身价倍增了!
  
   今年5月16日,是汪曾祺先生去世10周年忌日,再过6个月,就是汪曾祺先生和一班文化名家来楠溪江采风16周年了。上个月中国作协和北京作协为了纪念汪曾祺先生逝世10周年,在鲁迅博物馆联合举办了“汪曾祺的一生”的展览,笔者怀着崇敬的心情,专程前往参观。那天,当我来到展览室门口时,迎面就见到了安放在门口的汪老的巨幅半身像,只见老人左手支颐,头脸略偏一边,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淡定而沉稳地凝视前方。呵呵,这身影,这姿势,这神态,这目光,是那样亲切,那样熟悉,仿佛是当年到楠溪江采风时的汪老又来到我们面前!在我看来,这是一位山水知音者的睿智多思的目光,仿佛依然在向人们讲述楠溪江山水的美妙,楠溪江山水的神韵,楠溪江山水的情致,楠溪江山水的奥秘!
  
   那是1991年的金秋季节,由林斤澜先生和我共同倡议,并应温州市政府和永嘉县政府之邀,北京的一批“窃景者”飘然而至,汪曾祺、林斤澜、邵燕祥、从维熙、刘心武众名家,亚赛兰亭聚会,顿使楠溪江熠熠生辉。这些文化名人一投入楠溪江的怀抱,便立即被这“秀绝江南第一溪”的纤尘不染、野趣天然所陶醉、所倾倒!童心未泯的汪老竟作癫狂状乃至欢呼雀跃,在山涧空谷中,他扬臂疾呼:“我可以负责地向全世界宣告:楠溪江是很美的!”并将此话写进他后来发表的散文名篇《初识楠溪江》中。
  
   当时我作为土生土长的永嘉人和永嘉籍北京作家这样双重身份参加采风团来楠溪江采风时,对年愈七十的汪老的安全和健康,自然不敢掉以半点轻心。在楠溪江采风的半个多月里,为了便于照顾他,我自始至终陪伴在他身边,同他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他幽默机智的谈吐,通古博今的学识,出口成章的文思,即席成诵的敏捷,钟情山水的癖好,都令人叹为观止,都时时感染着我,启发着我,也使我对楠溪山水多了一份感悟。我虽然少年时,曾在楠溪江的山冈上打过柴,在楠溪江的河畔放过牛,但恰如“身居幽兰之室,久闻不知其香”一样,对楠溪江的美景,反而有些熟视无睹、感觉麻木了。因此每到一个景点,我总是以主人翁的身份,忐忑不安地问汪老:“怎么样,好不好?”或问:“怎么样,美不美?”汪老总是连连点头:“美,美!”或是“好,好!”
  
   或许正是楠溪江“天然去雕饰”的景观特色,恰好暗合汪老的人品和文品,因此,汪老对楠溪江兴趣盎然、情有独钟。他每到一个景点,总是像读一部书或读一首诗一样,慢慢地品尝,细细地琢磨,而且总是要发表一些真知灼见,或当场留下诗文墨宝。如在看大若岩的“九级瀑”时,那回儿这个景点还没有定名,导游同志希望作家起个名字,我征求汪老的意见,他想了想,说:“就叫‘九叠飞漈’吧。”中午吃了饭,就在早已铺好的宣纸上挥笔写下了《九漈歌》;参观了石桅岩,他即作了《水仙洞歌》、《石桅铭》;在溪上坐了竹排,他便写了《楠溪水之清》;访了古村落,就写了古村落的赞美诗。多才多艺的汪老不仅诗文熠熠,而且字画出众,采风期间,乡亲们纷纷慕名而来向他求字求画,他无分官民,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我的弟弟和侄女均是文学爱好者,也是汪老的慕拜者,他们家新居落成不久,特意从温州赶来向他求字,希望汪老给其新居题写几句吉祥话。汪老二话不说,稍一凝神,挥笔题写了“春风入户美,富贵逼人来”的条幅,我弟弟捧着透着墨香的条幅爱不释手,向他连连道谢,并说:“汪老的字,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汪老却连连摆手:“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汪老热爱大自然,尤喜山中的花草。他见楠溪江的村落,村外,路边的茶亭边,到处都是一蓬蓬的芙蓉花,他总是盯着看,仿佛看不够似的。我记得那天是11月3日早晨,尚未吃早饭,我陪着汪老从我们下榻的永嘉县政府招待所出来到街上溜弯儿,汪老拉了拉我的手,说:“看芙蓉花去!”我笑说:“这街上哪有芙蓉花?”他说:“有,你跟我来!”我跟着他穿过招待所东边的十字路口,走不多远的一条街边,果然有一棵蓬蓬勃勃的芙蓉花,原来那一次从山里游览归来途经县城时,被坐在车上的汪老用两眼“扫描”到了,只是还没有细看罢了。我们走近这棵芙蓉,只见它粗如电线杆,高近二层楼,花多而大,且红白相间。汪老告诉我:“这种芙蓉叫木芙蓉,既是树也是花,它的花期较长,初开白花,渐渐一边变红,终至整个花都是桃红的。”我细观之,只见有一部分尚未完全变红的和大部分透红的花朵,掩映于手掌大的浓绿的叶丛中,欣然有生意。后来,汪老把在楠溪江观察到的芙蓉花,绘声绘色地写在了他的一篇题为《草木春秋》的散文里(此文发表于《收获》1997年第1期)。
  
   汪老是性情中人。他说:“楠溪江山美,水美,人更美,楠溪江的姑娘尤其美!”他认为楠溪姑娘的美,既有山野的质朴,又有清溪的灵秀。他还美滋滋地告诉我:“我在你们家乡认了一个干闺女!”我问:“你认的干闺女多大啦?”他说:“十八。”我说:“汪老,你都七十有一了,你还是认她为干孙女好!”汪老认真地说:“不,还是叫干闺女亲切!”原来这位窈窕淑女,在县广播电视局工作,是位文学爱好者,她对汪老十分崇敬,自从被汪老认作干闺女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喜滋滋地对我说:“汪老能认我这样一个小萝卜头作干闺女,那是我的福分!”自此之后,那段时间,只要她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她就一定会送到招待所请汪老品尝,采风结束我们就要离开县城时,汪老的干闺女赶来送行,这位姑娘还按家乡的习俗,煮了8个红鸡蛋,炒了一小红布袋花生送给汪老,汪老郑重其事地收下了这些礼物。我到他房间叫他上车时,他刚收拾完这些礼物,他说:“我要把鸡蛋花生带到北京,让我的老太太,她的干妈也尝尝!”说完,在这姑娘的脸蛋上,轻轻地亲了一口,那天真无邪的样子真像个老顽童!
  
   楠溪江采风结束后,汪老最关心的就是把作家们采写的文章尽快结集出版。当时,按原计划,由林斤澜和我负责这本集子的文章的收集、编辑和校勘,汪老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先后两次给我来信督促和指点,在1月10日的来信中说:“我希望文集早日编出,拖得太久,热和气就过去了。这本书宜图文并茂。”紧接着2月18日的来信,更是透着对楠溪江的关切和挂牵:“寄上《初识楠溪江》的剪报……永嘉和乐清的雁荡通公路了吗,两县不知能否达成协议。”在他的关心和督促下,一年后这本集子出版了,书名就用了汪老那篇文章的题目:《初识楠溪江》。
  
   ——该文2007年06月22日发表于《温州日报》

共 278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小说《受戒》,使汪曾祺誉满中国文坛,而一句“我可以负责地向全世界宣告,楠溪江是很美的”激情呼喊,顿使楠溪江山水美名天下扬!而实际上,汪老著作等身,名篇累累;而他留给楠溪江的诗文也是数以十计,且篇篇脍炙人口、光彩夺目!在一次“汪曾祺的一生”的展览,让作者想起了跟汪老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汪老对大自然的热爱和为人的随性温和以及对文化事业的重视,也让他的个人魅力无穷,作者用倒叙讲汪老其人其事铺陈开来,使读者看到了一位书画老人传奇的一生!【编辑:江南雨竹】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江南雨竹        2010-01-19 00:06:51
  有此山水知音,人生就多了一抹瑰丽!
永远的绿色
2 楼        文友:冷月        2010-01-19 19:10:40
  可爱的老人,他的文字与他的品格都在文中散发出灿然光华,令人敬仰。
3 楼        文友:齐牛        2010-01-19 20:21:21
  文章写出了汪老的可贵人品、文品,值得永远学习!
淡薄名利,快乐人生。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