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红尘】外婆的“治度”(散文)

精品 【看点•红尘】外婆的“治度”(散文)


作者:湖北武戈 进士,9918.4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28发表时间:2019-07-23 13:09:48
摘要:一位民间老中医解释说,农村老年人所说的“治度”,其实是一种带有偏方性质的民间巫术。

【看点•红尘】外婆的“治度”(散文)
   外婆在世的时候,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治度”,不过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治度”是个什么玩意,每当我想问外婆的时候,外婆总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把食指放到嘴边“嘘”一声,然后弓起两到三根手指敲着我的小脑门:“小娃子别瞎问也别瞎说。”
  
   一、立筷子
   后来我才知道,外婆的那些“治度”实际上是一些生活小窍门,只是被外婆弄得神神秘秘的,让人感觉到像是巫术一样。
   比方说“立筷子”吧,每当家里某个人身体有什么不适的时候,外婆总会从筷子篓里抽出十几根筷子,首先将筷子沾上清水,然后虔诚地站立在灶头,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那十几根筷子便稳稳地立在灶头。筷子立稳后,外婆又从神龛上抽出几张火纸,划着火柴点燃,在立着的筷子前绕几圈,然后一面往灶房外走,一面厉声说:“还不快走?还不快走??还不快走???!”外婆刚走到灶房门外,灶头上的筷子也顺势倒下。这就表示附着在病人身上的邪崇已经走了,病人很快就会康复。
   我们那时候家里特穷,有个三病两痛的,没有钱去看医生,也没有钱抓药吃,因此便全靠外婆那些神秘的“治度”。
   记得有一次我在房前大沟里捉鱼玩,回家后便乍寒乍热地病倒在床,外婆便说“小五这是被哪个‘说’了”,于是便开始“立筷子”,就如我之前所看到的那样,外婆把筷子立稳后,一边到神龛上抽火纸一边跟我娘说:“小五这是被王家庄那个多嘴的桂婆子‘说了’,我烧几张纸送送就好了。”我当时侧身躺在灶后的床上看着外婆给我“立筷子”,当外婆点燃火纸在筷子前绕两圈儿,然后往灶房外走去时,我立马睁大眼睛盯着灶头上的筷子,不一会儿,筷子朝灶房门口倒下。筷子刚倒下,我就从床上一纵而起,大声喊道:“外婆,外婆,筷子倒了。”
   外婆在外面刚好把火纸烧完,一边拍着手上的灰一边说:“桂婆子还是蛮通情达理的嘛,这么快就走了。”
   外婆回到灶房,看我从床上已经坐起来了,便笑呵呵地说:“小五子,你这是在大沟里捉鱼时惊动了桂婆子,桂婆子怕你掉进深水潭里,因此多了个嘴,叨咕了两句,现在已经被我送走了。”
   桂婆子是我们村王家庄上的人,在世的时候非常慈善,特别是对我们小娃子非常爱护,但有时候也很严厉,碰上我们爬树或下水潭玩的时候,她就会非常严厉地批评我们。
  
   二、打草人
   “打草人”又是外婆的另外一个古怪的“治度”,不过我没见过,只听娘和大哥说过几次。
   大哥说,那是二哥五岁的时候,不知道得了个啥病,才几天时间就跟死了一样,我爸在坡上挖好坑正准备掩埋二哥时,外婆来了,她从我娘的怀里接过二哥看了一看,然后将二哥递到我娘的怀里,问好了我爸在哪挖坑后,跑到房当头喊我爸回来,让我爸赶紧从床上抽出一把稻草扎个草人,然后把草人提到场院边,抽出一根棍子狠力抽打草人,反复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然后让我爸把草人倒提到挖好的那个土坑中埋掉。
   我爸埋掉草人刚回到家中,我二哥就在我娘的怀中醒了过来,他在娘的怀里动了一下,然后睁大眼睛说:“娘,我饿了。”我娘原本为二哥的“死”悲伤的不得了,眼泪都快哭干了,突然听到怀中“死了”几天的儿子喊“饿”,当时喜极而泣。因为我娘自从大哥的父亲过世而改嫁给我爸后,二哥是她给老余家生的第一个孩子,孩子突然“死”了,娘当然比谁都伤心难过了。
   二哥“死”而复生后,外婆给我爸和娘解释说:“银娃这是他婆(我们余家把奶奶叫婆)给咕叨了,他婆怪你们在银娃周岁时没有请她看银娃抓周,就怪到银娃的头上。我这‘打草人’的治度就是做给银娃他婆看的,她见我把银娃打‘死’了而且埋了,便心肠一软放过了银娃。”
   如今,二哥已经六十八岁了,每每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死”过一回的经历,对外婆的思念便增添了几分。如果不是外婆“打草人”的那个古怪“治度”,这个世上恐怕早就不会有他余秀银这个人了。
  
   三、审灶王
   在外婆的所有“治度”中,“审灶王”是最有意思的一个“治度”。
   那是四哥身上长“龙须疮”时,外婆在家听说后,专程到我们家看他四外孙身上到底长的啥毒疮。
   外公去世后,小舅不成器,参加了铁厂的反革命暴动,被抓去坐了牢,外婆长年住在小姨家里,偶尔到我们家住一段时间,但是住的时间都不是很长,最多两个月。因为外婆是个小脚,每次来我们家都是我爸请人扎兜子抬来的。
   那次听我爸说,老四的腰上长了一圈毒疮,也不晓得是个啥毒疮,都半个月了,吃药打针总不见好。外婆听说后,连忙吩咐小姨父扎兜子,她要来我们家看她的四外孙到底长的啥毒疮。小姨父把兜子扎好后,她便催着俩女婿抬着她往我们家赶。
   到我们家一看,外婆说四哥身上的毒疮是灶王没长耳朵和眼睛,怪错了人,她要亲自审灶王,让灶王收回附着在四外孙身上的毒疮。外婆是个急性子人,说“审”就“审”,她让我爸把锅揭下来,反扣在铺在地上的那块白布上,外婆手上拿一根柳条,围着那口锅转圈儿抽打铁锅,而且一边抽打一边厉声说:“好你个没长耳朵没长眼睛的灶王,玉皇大帝让你监察人间善恶,你就是这么监察的?我四外孙才多大个孩子?他爸在灶门口烘了一下湿鞋子,你咋怪罪到孩子的身上?你今天得给我回个话,好好地把毒疮给我收回去,否则我饶不了你,小心我到玉帝面前告你一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审”完灶王后,外婆让我娘依然把铁锅架在灶上做饭,叫我爸去掰一片仙人掌来,然后把落在白布上的锅灰撮起来,和着仙人掌捣糊,用一节竹片把锅灰仙人掌敷在四哥腰上的毒疮处,然后用一条纱布缠上。大约第三天中午时分,四哥大叫着腰上好痒,痒得钻心,哭着让外婆揭下腰上的纱布,外婆一看是“时候”了,连忙让我爸揭下四哥腰上的纱布,纱布刚揭下,一圈恶臭的脓液往外直涌,外婆便用缠腰的纱布擦净后,让我爸到场院坎下扯了一把千里光放到嘴里嚼糊,匀匀地抹在擦净脓液的疮伤处。抹罢千里光的当天傍晚,四哥腰上的疮伤开始收口,疮口也不再发痒了,不到一个星期,腰上的毒疮已彻底痊愈。
   关于外婆的“治度”,我后来在百度上查过,只查到了这么两条有关的词条:“元•白朴《东墙记》第一折:‘似这等病,如何治度?’”“《封神演义》第九十回:‘既然如此,吾自有治度。’”一位民间老中医解释说,农村老年人所说的“治度”,其实是一种带有偏方性质的民间巫术。比方说那个锅灰捣仙人掌敷毒疮的“治度”,就是带有偏方性质的民间巫术,因为仙人掌就具有拔毒作用,锅灰具有愈合疮口的作用。至于“审”灶王,那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真正起作用的是仙人掌。关于“立筷子”的“治度”,也只不过是一种心理作用,筷子能立住是沾了水的原因,水汽一干,筷子自然就会倒下,哪有“故去的人念叨活着的人”一说?还有“打草人”的“治度”,那就纯属民间巫术手段了,主要是因为外婆看到我二哥还有微弱气息,其实人并没有死,只是一种虚弱性休克。“打草人”只是为了震动虚弱的患者,患者被震动惊醒后,自然就活过来了。
   外婆是在我参军走的那年冬天去世的,她去世后,只有我大哥、二哥、三哥陪着我爸我娘去吊唁送殡,我和四哥都是在二哥的来信中获悉的。
   如今,外婆离开我们已经三十七年了,但是外婆的音容笑貌会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外婆那些稀奇古怪的“治度”也已经成为一种神奇的传说,因为现在的医疗条件好了,有个头疼脑热的不适,几副药或几瓶点滴下去,很快就会康复如初。

共 28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透过这篇《外婆的治度》,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外婆一系列带着唯心意识的做法,比如“立筷子”“打草人”“审灶王”等,更多看到的是外婆对孩子们的一片慈爱之心。裹着小脚的外婆,每每听到外孙们不舒服了,总是会忘记自己的年老体衰,总是会亲力亲为。巧的是每一次还手到病除。其实究其根源还是像武总在文中所言的,外婆的这些“治度”都是带着一定偏方性质的民间巫术,其内在意义,正是藉着人们心理上的一些期望,加上病体原本就有的过程无巧不巧的就起到了恰到好处的作用。武总的这篇散文利用外婆“治度”的三两事,抒发了对外婆的缅怀之情。佳作拜读。极力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24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7-23 13:10:40
  为武总的高产高质量点赞。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
2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7-23 14:00:46
  感谢兰花副社的辛勒编辑和精彩点评!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