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大地的声音(散文)

精品 【晓荷】大地的声音(散文)


作者:大路白杨 进士,8771.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21发表时间:2019-07-25 17:06:17
摘要:声音,又一次构成了生命的始终。比如歌声,比如笑声,比如惊喜,比如牙牙学语,都会在岁月转折的节点里,控制人们欢乐与否的每一天。人从一无所有的来到人间,然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地离开世界,只有他的声音用种种不同的方式留存下来。

【晓荷】大地的声音(散文)
   1
   那一天,正是阿尔泰山的秋季,此时,万物置身于黄昏之间。
   红色的摩托车停放在山腰的洼地里,随行的头盔、落满尘埃的行囊、背包,还有被草丛掩没从而消失的山路,都在我的脚下,安静地享受着时间的抚摸。
   坐在一座高高的山坡上,我俯瞰着四下的荒野,大地寂静。凉风从头顶的空气里袭来,暖意却从脚下的草丛里慢慢涌起,一段段地温情了全身。我的心境沉谧无染,犹如盘涅中轻盈的老僧。
   蓝得逼人心魂的天空,透着苍老、缈茫,而且深远、洁净的蕴意,浮动着一种美得阻断呼吸的窒息感;成堆、成垛的白色云团,山峦一般低矮压人,迟缓地移动着,沿山峰的半腰流浮而来,宛如置身于仙境中央。金黄色的桦林白里透红,一动不动静享四野的安静,像一位散发着香溢的美丽处子。遍体绿意的松针林,彤红色的欧洲胡杨,用齐整整的树梢,惬意地享受着时光的快意。阳光用耐心而亲密的营养汁液,喂养着成长为粗壮浮糙的躯干。
   我看到远处的溪流,落日里闪着亮光的小河,还有雪线下滴着水珠的融冰,在穿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里,顿时失去激情的喧哗。它们携伴地蜿蜒着柔软的腰肢绕山前行,汇入注定远行他乡的西方大河。
   脚下深深的草丛里,我感受着万千种昆虫,激情时刻的到来。爬动着、颠趾着,它们正穿行在杂乱密致的草棵间。相会、相遇、相爱,它们唱着细碎的歌曲,数亿年不变的歌;此时,无人能够听到,它们发出的私声低语。
   此刻,大地无声!
  
   2
   这是中国版图上,斜布西列的弧形,标出最西北角的一座山脉。
   日悬山巅,大地鲜红,层层山峦披挂着落日的余晖,将山阴处的浑然黑影,印成一条条有规律排布的梳状。淡紫色的月光下,耸入云端的冰川,居然红艳如唇,用最后一抹的明亮,告别灿烂疲惫的又一天。
   松涛声从远方轰然而来,响彻了空旷无人的山峦。
   红叶树、山杨树、毛榉树、桎柳树、白杨树,还有叫不上名字的无数树群,漫山遍野,竞相释放着多姿的生命;迎和着山涧的清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颠狂起舞。高于草丛的空间中,充满着声音的实体,相互间拍着细碎的掌声,迎接这一天的结束。
   涛声沿着山谷喧响而来。风把所有的松林都叫醒了,然后用力地推上岸畔,奋力地拍打着,让它们全体碎在山崖般的海滩是。你听听,这就是涛声,是随战鼓一起前冲的庄重、闻号角共同赴死的激昂、令人陶醉于激情间而不能自拔的涛声。涛声阵阵,撕裂了死寂的大片时间,你会看到汇聚一体,望不见边涯的军队,正踏着共同齐整的步伐,从远方袭来。大地在訇然的坍塌中,不停地震颤,依然是余音袅袅、期盼无绝。
   涛声,让这座年轻的山脉,具备了成年的凶杀和气势,它摆脱幼稚,充满力量,直抵内心。
   你听到过,如此涤荡心灵的涛声吗?
   我的眼前,是一座年轻的山脉,它流淌着洁白的乳汁,正处生长的青年,正在隆起的高度,具备着哺育万物度过童年的母山。即使如此,它的生命长度和厚重,足以让人类的五千年历史,在此显得苍白短促,不能自持,甚至轻薄如一张空白的纸页。
   我知道,在我具有生命之前,在我感觉到此刻之前,数万年前,世界就已经如此热烈地生长着了。大地上的万物也一样,用人类世界之外的仪式,以自我庆贺的方式,用落叶纷纷的姿态礼赞着生命的辉煌。
   大地,又是如此浑厚!
  
   3
   大地之上,万物虽独立,犹然独喧响;舞台中央,人类以生命的优越,始终弹奏着永不停歇的乐章。声音构筑着人类的生命,音乐构成着欢乐的起源。谁不是啼哭着来到世界,历经一番之后,带着安息的躯体回归泥土的小小生命?
   听到大山传递而来的声音,就像听到大地的声音,我一样听到了人类的声音。群山层层,居人聚物,山间的村庄,以山峦为界,彼此的往来,系于一条一条细如发丝的小路。若将村庄状如乐器,小路就是弦丝,弦丝牵动着乐器,然后成为一曲拨动之后、不再由我控制的乐奏。行于小路之上,人马牛羊,风雨雷雪,就是一只手,上天的手,生命的手,不甘寂寞的手。
   松涛谷涧,草鸣枝摇,寄生着万物的温床。穿透厚厚的阳光,我依然能听到村庄传来的声音。禾稼拔节树木成长,田园四旁鸡鸣犬吠,邻前居后锅碗瓢盆,人畜纷争夫妻吵架,所有能够发生的撞冲打击,都已经成为大地上幸福的声音。
   我看到院落前劈柴的小男孩扬起胳膊,就可以听到短柄斧头从高处落下的声音;我看到年轻情侣溜出毡房,就可以听到草丛深处他们卿卿我我的声音;我看到年迈的胖妇人端着菜盆蹒跚走进厨房,就可以听到炒菜做饭锅铲刀叉发出的声音;我看到芦花母鸡扑楞着翅膀从干草堆里飞出,就可以听到它生蛋后喜悦的声音;我看到骑马的哈萨克男人走进村庄,就可以听到一群男人喝酒抽烟跳舞唱歌的声音;我看到骑着摩托车卖货的小贩子冲进村子,就可以听到他摆摊叫卖售货数钱兴奋叫春的声音;我看到每一家夜间的房灯被手啪达拉灭,就可以听到夫妻之间含着奶水一般的声音……
   包括村庄上空淡蓝色的炊烟,笔直的烟柱群团升起,又在半空中被一一折断,成为一片片疏密有致的云层;包括黄昏里归巢的乌鸦,成群地盘旋半日,最后落入村庄四周稠密的林间,加入了村庄的合唱;包括牧归的畜群,停住幸福的步伐,让欢快的满意,成为村庄里小号手才有的强劲声调。
   谁又不是世界的一根手指,不是被上天宠爱的掌心。
   声音是人类的另一种阳光,世界上所有的声音,就像生病咳嗽、贫穷无依一样,谁都无力加以隐瞒。
   大地的声音里,始终能容纳着万物的声音。
  
   4
   那段日子里,有时间就喜欢独自一人看山看水,看落日,看村庄。其实,就是想听一听秋季大地上发出的各种声音,听一听自己心灵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安静。
   每年秋季结束前,每家每户长大成年的羊群就得离开山区牧场。它们在主人的驱赶和引领下,兄弟相伴、母子相随,夫妻相偕,簇拥着涌挤着,欢呼雀跃地奔跑着,奔向数百公里以外的山下村庄。羊群以旅游者的心情,带着强烈的回家渴望,争先恐后奋力向前。阵阵巨大的轰响声,遮天蔽日的尘土飞扬,制造了本世纪最后一幕哈萨克人游牧转场的情形。叫声一片的雄性羊只,羊哥哥、羊弟弟、羊儿子、羊孙子、羊丈夫、羊舅舅们,它们根本就不知道,到达平原就是生死分别,就是夫妻分离,就是兄妹永别,就是各自天涯。在惊天地泣鬼神的喧响里,被主人和羊贩子合力塞进货车,经过长途运输分送到各个城市的屠宰场,成为千家万户精美的餐食。它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抵达平原、成长成熟就意味着死亡。可是,我还会被它们急于回归家乡的幸福喊叫声所感动,毕竟,这是大地上真正具备生命象征意义的声音,也是众多的弱势生命,留在人世间为数不多的最后声音。
   我绝对不曾想到,自己会在某一天,被身后的巨大声响所惊吓、所震憾。那一天,回头遁声望去,我愣了!大约五六平方公里的草甸平台上,遍布的全是走动吃草、奔跑嬉戏马匹,如同群蚁越聚越多。黑色、棕色、枣红、灰褐色、骝红色、黄膘色、白花色、银色的纯白马,只要人类能够想到颜色的马匹,这里肯定全有。马群会从每一座你意料不到的山谷里流出,从开始时的三五百匹,渐渐地越聚越多,滚滚流淌的泉水般涌来的马群,居然聚集和占满了整个山谷的大草甸平台,我根本就数不清马匹的数量。马匹的嘶鸣声、马群的撕咬声、马蹄的踏地声、群马啃食野草声,还有马群在牧人的驱赶下,缓缓走过、消失在远方的群山后,依然留给大地的巨大轰响声,都让我终生难忘。事后打听县畜牧局,才知道是附近几个乡的牧民集体赶马群下山回村庄,大约有6000多匹,相当于现代军队的半个骑兵师建制,接近成吉思汗6个骑兵纵队的配置。要知道,蒙古人大军在征服欧洲列强的路途上,飓风一般横扫欧亚草原诸国仅仅动用2万左右的骑兵。在眼前这座山谷里聚焦的马群数量,还有理论上应当配置的兵力数量,当然还包括6000把锋利的蒙古军刀,让你充分相信,这支征服欧亚的大军,它们每发出的一次杀声,足以震慑住任何阻挡在前方的对手。
   与雄性的成年羊只相比,马匹不论雄雌,不论年长年幼,都要幸福很多。它们中间的绝大多数,绝对不会被人类随意地宰杀,很多马匹因为主人的功勋卓著,从而享受人类的待遇得以颐养天年。
   大地总有偏爱之分,虽然同属生命,最终的境遇却相距悬殊。
  
   5
   时间的尾声,岁月的寂寞,悄然尾随而至,成为一切生命的主题。
   归巢的鸟群,渐渐安静了下来;隐藏的寂静,成为大地上洪流一般的低语。夜风被黑夜浸染的漆黑一团,茫然无着地四处乱撞,最终歇息在凝固的草叶上,停靠在夜幕里落下的第一滴露珠上,等待着下一个黎明的到来。
   一切归于宁静,这是宿命,也是启示。草木如此,河流如此,大地如此,生命亦是如此。
   在我生活的城市里,黑夜和楼群成为朋友,疾病的冷漠结为同盟,张力十足却颇有节奏地掩隐或扬起着涌动的人潮人海。每一天新的生命都在诞生,每一天老去的人群都在死亡。我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已经开始演绎死亡;我熟悉的事情、陌生的事物,按部就班地开始着结束自我的句号。每一次的诞生,每一次的开始,都会带来相同的喜悦和欢呼;每一次的死亡,每一次的结束,同样都在引来海水般的哭泣。
   每一次隔窗望去,看着大地的万物在起伏摇曳间呐喊发声,我都不会被嘈杂尖厉的声音所欺骗。你看风在树中,树在风中;你看风在麦田里,麦浪在起伏,它们谁在摇动,谁在努力让自己悄无声息,都已尼变得无关紧要。树和麦穗都在风中,动的是树、是麦穗,你看不到风,风在刻意地清扫掉自己的脚印。唯有亘古不变的声音,完整地泄露出它们之间的所有秘密,让你能沿着万物弯腰的方向,遁着声音远去后留下的痕迹,在空无一人的世界上最终找到它们。
   感谢金色的声音,感谢被大地秘存下来的声音,成为将自为摆在感恩台上的祭祀品。
   声音,又一次构成了生命的始终。比如歌声,比如笑声,比如惊喜,比如牙牙学语,都会在岁月转折的节点里,控制人们欢乐与否的每一天。人从一无所有的来到人间,然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地离开世界,只有他的声音用种种不同的方式留存下来。
   在这座人潮汹涌的城市里,每个人所发出的种种声音,均被别人巨大的喘息、它物用力呼吸的声音一一掩盖。我也发现,自己正随着声音的减弱,渐渐地消失了曾经的激情。
   大地之上,我们何尝不是风,不是一种未被发现的风,不是因为吹拂万物而发出的声音?
  
   6
   面对不愿平凡的愿望,置身于一个寂寥的空间,我无法学会去容忍一个无声无息的庞大世界,这样太过寂寞。
   我更愿以短促的人生,调动出全身器官的极限潜能,敏感地恩谢,大地发出的声音。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于乌鲁木齐市
  

共 410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了作者的这篇散文,让我想了很多。这个世界之所以如此美好,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各种声音的存在。如:人们的说活声、鸟儿的歌声以及大地上发出不同的声音,让这个世界增添了很多精彩。如果,人们整天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彼此无法交流,那将是一件多么冷人遗憾的事情啊!在某种意义讲:是大地上发出的各种不同的声音,让人们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我们应该感谢大地上的各种声音。此文表达了作者对大地声音的赞美。这篇散文,叙述流畅,感情真挚,推荐赏读!感谢您对晓荷社团的支持和厚爱,欢迎继续投稿。【编辑:张爱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28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7-25 17:09:24
  老师发文辛苦,问安!
回复1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1:34
  谢谢老师的编辑。问好!
2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7-25 17:11:52
  感情真挚,叙述流畅,从文中可以看出,作者有很好的文字功底!佳作推荐赏读!
回复2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2:20
  非常感谢你的鼓励,作品当以精为主。问好!
3 楼        文友:何叶        2019-07-28 16:08:13
  恭喜精品,问候大路哥。期待更多精彩!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回复3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7:47
  谢谢小何社长一直以来的鼓励,定当以好文章回报!
4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9-07-28 20:06:16
  欣赏大路先生讴歌大自然、流连山川大地的唯美散文。阅读过程中,我不时在琢磨您描绘的祖国最西北的山脉到底是哪?是不是阿尔泰山脉呀?
回复4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3:15
  谢谢老师的支持和阅读,我曾在这条山下生活过几十年。问好!
5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9-07-28 20:09:20
  发出这条跟评,猛地在这一美文开头发觉了“阿尔泰山”的字样。顿时给了自己一掌,自以为阅读还算认真的,怎么连开头的语句都给忽略掉了呢?真是马大哈呀。原来大路先生并没打算让读者猜谜哈。
回复5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4:16
  谢谢老船还行老师,希望得到你一直的支持,提出意见,帮我完善!
6 楼        文友:疯妹        2019-07-29 09:29:37
  《大地的声音》写得很好。是的,我们喜欢大地的声音,我们更需要人的声音,我们需要交流,我们需要有思想火花 的撞击。那样才能让生命更丰满,更具有活力。
回复6 楼        文友:大路白杨        2019-07-29 17:05:16
  谢谢疯妹文友的鼓励,多来往成朋友!问好!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