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人赏江山文】心灵的洗礼(柳岸)

精品 【江山人赏江山文】心灵的洗礼(柳岸) ——读木春绝品微小说《砸荒者》


作者:菁茵 秀才,1924.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90发表时间:2019-07-29 19:47:05
摘要: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恶的横行,而是善的沉没。善念需要守护,即使被质疑,也不要对此丧失信心。作者也是一位砸荒者,他希望用笔砸开世人心上包裹着的那层麻木冷漠的泥衣,让纯粹干净的灵魂破土而出。

【江山人赏江山文】心灵的洗礼(柳岸) 小小说,又称微型小说,曾被人形容为“螺狮壳里做道场”。短小,是其主要特点,它以小见大,以微显著,在方寸之间展现丰富的内涵。有人说,微小说好写,因其字数少、篇幅短。也有人说,微小说是训练写作最好的学校。近年来,随着快餐式阅读的盛行,尝试微小说写作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包括我。以我多年尝试的经验来看,平庸的微小说容易,一天一篇也不是不可能,但精彩的微小说,却极其难得。它的视角要独特,结构要奇巧,情节要引人,立意要深远,它不仅需要灵光乍现,更需要深厚的积淀,要求写作者需同时具备一颗敏感的心、一双善于捕捉的眼、一支能深入挖掘的笔。木春老师的这篇《砸荒者》,篇幅虽短,以上特色兼具,迸发出强劲的艺术张力,为我们带来酣畅的审美阅读的同时,也经历了一场心灵上的震撼与洗礼,是一篇上乘之作。
  
   一、聚焦底层,视角温暖
   作者将视角投向社会的底层弱势群体,描述了以“老黄”为代表的一群砸荒者的生活现状及精神品质。作品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代入感很强,仿佛身临其境。文中,对砸荒者的劳动环境、品貌特征皆有放大式的特写,如同一个个聚焦的镜头:“脏兮兮的身影在残垣断壁上蠕动,铁锤上下挥舞”“稀稀拉拉的几根胡子卷曲得像长在沙丘地上的枯草,头发蓬乱,颧骨高凸,脸颊塌陷,一件分不清颜色的夹袄敞着胸,翘起的锁骨暴露在外,嘴里吁吁地吐着白气,满脸凝聚诧异。”这些特写,运用修辞,动静结合,栩栩如生,刻画出底层人物的相貌特征,反映出他们的无奈与辛酸,极具画面感,富有很强的感染力。
   文章运用了欲扬先抑的手法。起初,“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砸荒者这一类群体带有明显的偏见,看不起他们的劳作,厌恶他们身上的味道,觉得他们都是唯利是图的家伙,“脏兮兮”“穷鬼”,这是“我”的口头禅,并由此臆想他们视钱如命,不讲诚信,不会兑现赔偿。但结果却是,老黄不但兑现了赔偿,还增加了一百元失信费。这一反转,颠覆了“我”的认知,老黄这一形象瞬间“立”了起来。“我”由起初的反感与鄙视,转变为对老黄的敬佩与愧疚。此时,我们才明白,作者不是要描述底层人物的不堪,恰恰相反,他是在为弱势群体呐喊,旨在通过这种揭示,引起人们对底层弱势群体的关注,但这种关注,不是丑化,更不是歧视,作者不惜用灵魂叩问人性,把笔触探伸到忏悔这一层,这是一种悲悯情怀,这也是一个作家的良知所在。
   标题名为《砸荒者》,一语双关,既指老黄为代表的这一职业群体,又暗示作者也是一位砸荒者,他希望用笔砸开世人心上包裹着的那层麻木冷漠的泥衣,让纯粹干净的灵魂破土而出。
  
   二、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全文围绕“我”和砸荒者因为一个眼镜片被砸坏引发的纠葛为主线,以点带面,以小见大,牵引出人们对体面与卑微、诚信与狡黠、威严与懦弱等人性问题的思索,见微知著、意义深远。
   作者非常注重人物心理的刻画与细节的描写,运用了大量的烘托与衬托。这些手法的运用,或暗示主题,或渲染气氛,或烘托人物。
   烘托的手法,一般是通过侧面描写,使所要表现的对象更为鲜明突出。文中通过对周围环境的描写,“尘烟飘荡的废墟”、“灰头灰脸的样子像从硝烟弥漫的战壕里刚爬出来”烘托出砸荒者生活环境的恶劣及生存的不易,也渲染了故事气氛。通过老黄工友及邻居的描述,“他过于憨实,被人戏称黄憨二……挣的钱都散借给亲朋了……被两个女人骗钱……四十多岁时,摔断了腿,在老板软硬兼施地唬弄下,他只得了五万元……不得不靠拾荒和砸荒来养活自己,石粒迸瞎了他的右眼,可他却没有怪罪那个砸起石粒的同伴……再后来生了急病就走了……”这段描述,信息量巨大,概括了老黄的一生,描绘了老黄的种种不幸遭遇,从侧面烘托出老黄的善良与憨厚,塑造出一个丰满的底层人物形象。
   说到这儿,我认为有一处或可再推敲一下。老黄被第一个女人骗,情有可原,我们可以理解。可被另外一个女人再次以类似的伎俩骗,概率应该不大。毕竟再老实善良的人,也不应该被同样的石头绊倒两次,也该擦亮眼睛辨别女人,不应该“饥不择食”(原谅我不厚道地用了这个词),否则老黄便不单单是“憨”,而是“愚”了。第二个女人文中虽只提了一句,但如同鸡肋,可有可无,还有弱化老黄形象的感觉,在我看来是个微瑕。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孔之见,也算是鸡蛋里挑骨头,不当不妥还请批评指正。
   瑕不掩瑜,言归正传,继续说烘托。如果说“烘托”是通过别的事物把想要表达的事物表现出来,而衬托则是以次要事物为陪衬突出一个主要事物,一方是工具,一方是目的,二者主次分明。这篇小说,虽然以“我”开篇,“我”这个人物贯穿始终,但老黄才是主角,“我”只是一个衬托的工具。我轻闲漫步老黄忙碌劳作,我一尘不染老黄衣衫褴褛,我趾高气昂老黄卑微谦恭,我恶语相向老黄低声道歉,我狡黠虚伪老黄淳朴善良……通过“我”与老黄反差强烈的对比,老黄的优秀品格渐渐凸显叠加,老黄的形象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第一人称的好处,是在心理描述方面会更逼真一些。起初“我”是这样想老黄的:一个不敢担当的王八蛋,一个瘪三,一个无赖,一个视钱如命可又穷得叮当响的可悲混蛋……后来的“我”拿着赔偿款,却觉越来越沉重,夜不能眠,开始到处寻找老黄。由开始的厌恶到最后的敬重,这种心理转变随情节的反转刻画得细致入微又合情合理。
   通过对比和衬托,两个人物的美与丑、善与恶跃然纸上,“我”的阴暗与主角的明朗形成鲜明对比,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而在现实生活中,如“我”这般外表看似体面、实则精神龌龊的人大有所在,像老黄这般灰头土脸内心憨厚老实的人,反倒成了频频上当的傻瓜,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更是对人性、对社会良知的拷问。
  
   三、结构紧凑,情节引人
   汪曾祺先生曾将短篇小说和微小说作过一个比较,说二者的关系更像是散文与诗。这个比喻很形象。微小说因为其短小的篇幅,更需要在“点”上下功夫,它惜墨如金,不能像短篇小说那样,作线上和面上的延伸与拓展,与内容无关的闲笔如同蛇足只能砍不能留,因此文字的精炼和结构的紧凑,显得尤为关键。作者显然深谙微小说创作的要领,文字简洁凝炼,精炼到一字一义,结构严谨紧凑,做到了缩龙成寸、丝丝入扣。
   元代范德玑曾云:“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起承转合,原为诗文写作结构章法方面的术语,后广泛用于文章甚至音乐中。我的理解是:“起”是开端起因;“承”是承接发展;“转”是转折变化;“合”是结束收尾。作为微小说,该文的起承转合颇具匠心。
   “起”时开门见山:像往常一样,我漫步在上班路上……一粒飞石溅到眼镜上,致一只镜片绽出了“花”。我扭过头,见一个龌龊的身影在一堆残垣断壁上蠕动,他手中的那只铁锤还在上下舞动。我认定这飞石就来自于那锤子。寥寥数语,笔锋犀利,对事件的起因做了交代,“我”与老黄有了交集,纠葛开始,可谓简洁明快。
   “承”接自然紧凑:他赶忙招呼同伴,向他们借钱。几个精瘦的灰头土脸的半老男人凑过来,问明情况后,都傻了,翻出衣角,每人只带几块够吃碗面的钱……围观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上班时间快到了,我要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于众人面前尽情地泼洒威严。这一段既是承接,又是过渡。扩大了事件的影响,渲染了故事气氛,推动了情节发展。
   “转”得恰是时候:“三个月后,我在下班的路上被一个人拦住。他满身浮尘,灰头灰脸的样子像从硝烟弥漫的战壕里刚爬出来。”“计科长,这是赔你的钱,六百,你数数。”正当作者认为老黄溜之大吉、赔钱无望时,事情出现了翻转。这个转折,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转得恰到好处,既解开了“我”和读者的心结,又从侧面印证了老黄不是“言而无信”的人,故事出现高潮。
   “合”得耐人寻味:这六百元,我放了半年也没动。眼前老晃动那个“龌龊的身影”,有时竟不能入眠。按说,老黄赔了钱,还多加了一百,事情得以圆满解决,“我”与老黄的纠葛,到这里本该尘埃落定,结束了。但作者并未止笔,“空闲时,“我”不由自主地跑各个拆迁工地,去寻那个‘龌龊的身影’。几个月都没结果。”这一段,既是赔钱这一事件的结束,也是心理救赎的开始,为后面老黄工友及邻居的再次出现埋下伏笔,做了必要而合理的铺垫。
   纵观全文,老黄出现的场景只在开头部分,后面都是通过老黄的工友及邻居对老黄这一形象进行再次塑造,作者将“包袱”巧妙地潜藏在他们身上。老黄的死,是一个痛点,随着老黄的死,包袱也被彻底打开。到这里,我们会恍然大悟,老黄与“我”发生纠葛,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因为老黄的过于憨厚,他注定要被周围狡黠奸诈的人频频算计。这让“我”弄不清,憨是好还是坏,是对还是错,是褒还是贬了。文中将描写、叙述、抒情、议论结合运用,化境入微,情思并至地推动情节,令故事波澜迭现,为我们的心灵带来一波波冲撞。
   巴尔扎克说过:“艺术就是用最小的面积,惊人地集中了最大量的思想。”这篇不足三千字的微小说,达到了增一字则多减一字则少的境界,写得一波几折,读来荡气回肠,可谓是四两拨千斤,但作者运用的不是蛮力,而是巧劲,充分展现了微小说“小而巧”的艺术魅力。
  
   四、善于留白,回味悠长
   留白最初是中国画的创作技法,指作画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给人以想像的空间。微小说,亦是如此,一些恰当好处的留白,让读者的想像起飞,令作品得以升华。这篇作品,处处留白。
   文中有多处细节,都是点到为止,却蕴含着深意。
   比如初次与老黄的相遇。“我”弹了弹似乎落有尘埃的大衣。一个“弹”字将我的优越感充分暴露,而“落有尘埃”又带有另一种暗示,读来令人回味。
   再有老黄工友描述老黄:攒仨月,凑够了这个数。他让我到银行把脏兮兮的零钱换成新一百的给你。手指碰破了,也不舍得去诊所花几块钱消毒。一个“攒”一个“凑”一个“脏兮兮”一个“不舍得”,简单的几个字,道出了老黄生活的艰难,同时折射出老黄习惯于为他人着想,却很少考虑自己的优良品德,仔细品砸,心酸之余令人心生敬意。
   还有文中多次提到“龌龊的身影”、“脏兮兮”两个词组,是有言外之意的。这个身影真的龌龊吗?随着阅读的深入,这个身影渐渐高大、光辉起来,相反“我”才是那个龌龊的人。“龌龊”二字在这里成了反讽。他们的手,他们的钱,真的脏兮兮吗?恰恰相反,他们的手,他们的钱更为干净,诚如作者所说:他们挣的每一分钱,都挣得有血有汗、踏踏实实、干干净净。
   还有一处:我已经把维修费揉进了科室的办公开支里。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实则暗藏玄机,揭露了“我”的身份和丑恶嘴脸。“我”在这里代表的是那些投机取巧、虚伪狡诈、肆意侵占公共利益的所谓聪明人。如果这些外表光鲜体面、内心阴暗龌龊的人成了社会的主流,那将是一种悲哀。
   而“我这个做宣传工作的科长,写的宣传诚信的稿件等身,但在他面前岂不是废纸一堆?”这是一个精妙的对比,也是一个透着讽意的反问?同样值得咀嚼,使我们警醒,我们究竟应该宣传什么?弘扬什么?言外之意、弦外之音便是:老黄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应该大力宣传的人,才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尽管他是一个砸荒者。劳动不分贵贱,踏踏实实、堂堂正正的劳动者才是我们应该推崇的人,这里有价值观的体现。
   留白的重要作用,就是令人回味。一篇成功的微小说,常常是余味无穷,余音袅袅。
   除了在细节处留白,作品结尾也是一个巧妙的留白:“从此,他的坟头逢年过节都会平添一个鲜艳的花环,迥异于周边疯长的野草。”这个结尾非常出彩,铿锵有力又耐人寻味。花环究竟是谁放的,作者只字不提,但我们却心知肚明。花环在这里有象征意义,可以有多种解读,它是“我”在经历心灵净化后,对老黄品格的一种肯定与敬仰,是“我”对老黄的一种怀念与忏悔,代表着灵魂的救赎。而疯长的野草,同样蕴含深意,它既代表泛滥的欲望,又代表随波逐流的芸芸众生。这个花环,早该献给老黄,老黄是卑微的,但他的人格煜煜生辉。鲜花就是鲜花,不会被疯长的野草埋没,善念就是善念,不会被丑恶淹没。正是这巨大的空白给了我们无尽的想象空间,带来心灵震憾的同时也引起我们的深度反思。
   文章读完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与其说善良憨厚是老黄的优良品格,不如说是老黄与生俱来的本性,但这何尝不应该是我们每个人应有的本性?我想起新闻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恶的横行,而是善的沉没。是的,善念需要守护,即使被质疑,也不要对此丧失信心。这是此文带给我的启迪。
   米兰昆德拉曾说,小说的内容永远是生活,但小说家的使命却不只需要对生活进行描绘、再现、加工和解释,而是要担当起认识生活真相的艰难使命。无疑,这篇微小说,也承担了这样的使命。
  
   2019年7月29日首发江山
  
   附:木春原作《砸荒者》http://www.vsread.com/article-820438.html

共 504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心灵的洗礼》是一篇作者对江山文友木春绝品微小说《砸荒者》的赏析文。作者用绮丽灵动的文笔,独到的见解,挖掘原作的精神和骨髓,从四个方面抒发了自己的赏析结果。 一、作者认为此微小说“聚焦底层,视角温暖”,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运用了欲扬先抑的手法,将视角投向社会的底层弱势群体,描述了以主人公“老黄”为代表的一群砸荒者的生活现状及精神品质。二、作者剖析出原作“以小见大,见微知著”的特色,全文围绕“我”和砸荒者因为一个眼镜片被砸坏引发的纠葛为主线,以点带面,以小见大,牵引出人们对体面与卑微、诚信与狡黠、威严与懦弱等人性问题的思索,见微知著、意义深远。 三、作者欣赏原作“结构紧凑,情节引人”的写作手法,将微小说的特点在故事里体现得很具体很到位,惜墨如金,情理交融,在短小的篇幅上完整地向读者说明了要表达的人物和故事。文字简洁凝炼,结构严谨紧凑,化境入微,情思并至地推进情节,令故事波澜迭现,为我们的心灵带来一波波冲撞。做到了缩龙成寸、丝丝入扣,让此篇微小说的起、承、转、合等方面颇具匠心。 四、点出原作具有“善于留白,回味悠长”的特点,营造了小说情节富有想像的空间,文中有多处细节,都是点到为止,却蕴含着深意,令读者深感原作回味无穷,余音袅袅。此篇赏析文章文脉清晰,构思严谨,才思敏捷,犀利精炼的语言,分析原作特点很到位很深刻,具有入木三分、画龙点睛的效果,总结阐述了自己对原作的心得体会,感悟到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恶的横行,而是善的沉没。作品寓意深奥,启迪人心,引人深思,值得文友们品读,彰显了江山文友之间的学习交流与美好互动。问候作者!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31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7-29 19:49:14
  拜读佳作,问候菁茵老师!分享您精美赏析文章,感悟您与文友之间的切磋与互动。感谢投稿柳岸,祝福写作快乐!一切美好!
回复1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3:47:26
  感谢安平老师的精彩编按,按语写得行云流水,为拙文增色,敬茶~~
2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9-07-29 21:33:52
  欣赏菁茵老师精彩的赏析。读到赏析开头,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看原文。原文并没有用精美的用词来烘托小说,而就像讲述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菁茵从这篇朴实而经典的微小说中,发现亮点,抽丝剥茧,层层剖析。让我们从平凡的故事里,读到不平凡的人性,欣赏到不平凡的赏析,这就是故事、人性和赏析的亮点。点赞菁茵,问好!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2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6:26:22
  多谢若尘老师鼓励,很欣赏你的赏析,篇篇角度都不一样,各具特色~~向你学习,敬茶哦~~
3 楼        文友:前进        2019-07-29 22:03:22
  语言朴实,赏析到位,通过赏析,更加深了我们对小说的深刻理解!及微小说的写作特点,层层递进,带领我们进入了小说的情节里,欣赏学习,问好老师!祝精彩不断!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3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6:27:20
  多谢前进老师一直以来的鼓励,这是我的动力,相互切磋,多交流~~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7-30 06:12:15
  这篇赏析,精粹精美。作者对微小说的研究深透,行笔就戳到关键点。文章引经据典,文学理论运用得当,投石击波。赏析语言,要言不烦,切中精髓。可以说,这篇对微小说的赏析是我们创作微小说的写作纲要。点赞。怀才抱器拜读留言,问候作者。
回复4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6:29:07
  怀才老师过誉,您写文快稳准,我可不行,得酝酿半天,笔力有限,请老师多多指教~~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7-30 06:25:05
  剖析解牛,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游刃有余地。对原作细节与结构的深度赏读,显示了相当的功夫。
回复5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7:11:42
  老师过奖,一直非常喜欢木春老师的这篇微小说,此次赏析,是一次细致解析、认真学习的机会。要感谢原作者为我带来的灵感~~
6 楼        文友:蓝色创想        2019-07-30 15:18:29
  好文章,值得学习!
回复6 楼        文友:菁茵        2019-07-30 16:30:20
  多谢文友留墨鼓励,也祝您写作愉快~~遥握
7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19-07-30 17:35:50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8 楼        文友:前进        2019-08-01 05:55:49
  祝贺老师的赏析佳作斩获精品!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