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一只狗(散文)

编辑推荐 【浪花】一只狗(散文)


作者:陈友 童生,709.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30发表时间:2019-07-31 09:58:08
摘要:距离产生美。

狗不大,四十厘米左右长,高也不过二十多厘米,土黄色。就叫它阿黄好了。
   那时我从楼上下来,刚跨出楼道,阿黄就跟在身后,不停地嗅,真担心它会突然咬我一口。现在的狗人模狗样,能够闻出贫富贵贱。虽说大家都是廉租房的租户,但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租户们大都是老年人,有些老人的儿女都是商届精英,这样人家的狗咬我一口,可能会是白咬。咬一回是小事,关键是咬了头回有二回,可能永无宁日。
   其实我的欲望不大,信奉“归来饭饱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无贪无求的境界,但现实生活却提醒我要时刻留心保护自己。
   阿黄不怀好意地嗅我,令我毛骨悚然。想呵开它,不敢;想吓唬它,也不敢。令我十分尴尬。
   后来的日子,我看见阿黄总是小心地绕开,提防它突然间向我发难。后来发现它表面虽然冷酷,到底还是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发生突然咬我的事。
   阿黄的主人忙碌,对它是采取放任的管理模式。
   有段时间阿黄从我的视线消失了,再见已是春天。它会在大院阳光明媚的路边,绻成圆团,晒太阳。春阳均匀地洒在它身上,像在抚摸、梳理它松软的毛发。看见它沐浴阳光享受生活的样子,那么自在闲适,就有要按按三轮车的喇叭,逗它一下的冲动,想到当初后背发寒的感觉,按喇叭的手指还是缩了回来。
   下午,当我出门,会看见阿黄绻在二或三楼转角的地方。廉租房的楼道比较窄,它团身的样子十分奇怪且还霸道,绕不开,只能从它的趾间空白地方下脚,得十分地小心踩着它。我小心翼翼的时候,它依然享受着它的睡眠,并不睁眼,仿佛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
   很长的时间,相安无事。这期间,发现阿黄是只母狗。
   渐渐地,我感觉阿黄还是一只不一般的狗。天气已经不再寒冷,在“鸡鸣桑树颠,狗吠深巷里”的乡镇,所有的狗们,应该都在享受奔跑的自由,也在享受着恋爱的自由,它们每天都上演着千奇百怪的秒恋、秒婚故事。然而阿黄却一付淡定情怀,完全清心寡欲的样子。
   一个人能做到不近女色不难,一条健康的狗,能够不为凡尘所动,坐怀不乱,的确很少见。
   阿黄高冷的背后,我窥见了淡淡的忧郁。
   这让我不免产生猜测,阿黄是为爱所伤,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择偶标准太高?
   大约因为是单身,我开始对阿黄有了莫名其妙的敬重。
   不久,阿黄又颇为神秘地失踪。我不觉笑了起来,到底是狗,怎能禁得住色情诱惑,还是放纵本性,追逐欢爱去了。
   世事难料。又见阿黄,已是鲜血淋淋的样子,它躺在楼道,团身附近涂满了血迹,发现是腿和尾巴被撕咬过。动物间的竞争十分残酷,那是男性动物为交配权而发动的战争。阿黄是母狗,是受宠对象,只应公狗们为它而相互开战,它怎么也会受伤呢?
   也许,在狗的世界里,丛林法则不分公母。这会不会就是阿黄忧郁的原因!看来,人活着不易,狗的世界也是一样。
   之后,阿黄从以前团身的地方低调退避,躲到楼道的角落去了,我知道它在专心养伤,同时,也在对之前的江湖生涯,进行必要的梳理和反思。
   过了几个月,阿黄开始在楼栋里活动。它团身在不同楼层的楼道,我出去或回来,总是会很巧合地遇见它。
   我开始以欣赏的眼光看阿黄。不赏它的颜色,也不赏它的动作和姿态,而只是会心的看见它。出门或回来,我都会主动招呼阿黄:“哈罗!美女。”
   招呼归招呼,但我从来不出声,也从来不正眼看阿黄。不正眼看它,主要是网上专家的意见,据说常与动物眼光相对,会滋长它们的骄横习惯。虽然因主人没时间呵护,阿黄的身上并不十分爽利,但我一点歧视的意思也没有。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为苍狗”,人生充满无常,一个生命看另一个生命,本来就不应怀抱歧视和陈见。
   在贫穷的日常路上,有一只小狗可以欣赏;一只小狗,偶然间又成了他人欣赏的对象。久而久之,我与阿黄之间的友情、友谊,便顺理成章地建立了起来。
   距离产生美。
   我不想打破我们之间这种隐隐约约的关系,我跟阿黄打招呼,但却不出声,也基于这样的原因。
   距离也产生安全。就像行车,保持必要的距离,就减少了故事发生的几率。
   然而最近,情况有了改变。当我从外面回来,走在楼梯,抬头想常态地看见阿黄,看见它黄色的毛发,以及如墨般漆黑脚掌的时候,却扑了个空,它居然撑起前肢,从绻团的体位抬起头来,完全一付关切亲善的神态。
   我感觉到了阿黄邀宠的心情,它是想要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朝前进一歩。我立即转移开视线,不与它的眼神发生碰撞,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嘘”的一声,示意它放弃这种过分的念头,然后按常态,小心地从它的身边走过。
   从这以后,我欣赏阿黄,见到它就多了一个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发出“嘘”声的安抚动作。我想就这样地赏一只小动物,保持一定的距离,静静地,就像欣赏一朵花开,欣赏它随时而聚,也欣赏它随时地凋零。
   不久前,当我从阿黄的身边走过,兴冲冲走出楼栋的时候,听见从另一栋楼弯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于是一位正在走路的租户,㤞异地回头张望了一下。不料租户十分自然地一瞥,立刻招来了嚎叫者的雷霆之威,此人大声呵斥那位租户,问他看什么,并且张牙舞爪,作出就要扑撵殴打的架势,多亏租户明智,及时逃跑,不然就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明不白地惨遭一番羞辱。
   我不禁感慨万端,可叹一个说着人话,人模人样,还能直立行走的人,其德性,竟然会远不如一只说不出人话、四肢着地的狗。

共 20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从一只狗入手,看似在写狗的同时,也让读者从中品出不一样的情怀。文字遣词用句,形象贴切,显示出了作者文化底蕴别有的高度!文章语言平实晓畅,层次井然,结构严谨。问好作者,推荐阅读!【浪花诗语编辑:一江秋枫】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陈友        2019-07-31 11:07:41
  谢谢一江秋枫老师推荐。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