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火焰(散文)

精品 【流年】火焰(散文)


作者:指尖 举人,401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3发表时间:2019-07-31 19:14:40


   温河南岸的人,揶揄或背地里骂别人,最喜欢说两句话,一句是家运赖,一句是没火焰。印象里,这两句不像其他骂人话,似乎并不具有特别大的威力,乃至有人当面说出时,被奚落的那个人,也并不生气。但遇见胆子大、敢在夜里进山、做事从不含糊的人,人们夸他“火焰高”时,被夸的人涨着一张红脸,两眼发光,倒是极其兴奋,充满豪气。
   我小时候一直以为,每个人头顶之上,都有一团火焰,仿佛灶火,红艳艳燃着。为此,曾无数次踮着脚尖,从高高的窗台上将那面小镜子拿下来,并试图透过霉锈斑斑的镜面,看到自己头顶那团火焰。当然,所有这些,都是背着大人们做的。祖母每次用完镜子,总是习惯将镜子扣在窗台上。并反复告诫我,夜里千万不要照镜子。我听话地点点头,并未表达自己的疑惑。直到那年冬天,看了电影《画皮》,我对镜子的恐惧才真正开始。我所理解的不该看到的东西,就是一张人皮,或者血淋淋的人心。但如果一个人的“火焰高”,会不会,并不能看到这些令人恐惧的东西呢?
   村里人说,12岁之前的小孩,并不算真正成人,所以用各种理由阻止着小孩的行止。不让小孩到庙里,因为小孩能看见庙里仙家活生生的样子。不让小孩上祖坟,怕小孩撞见小鬼,被小鬼瞄上。似乎小孩也颇不争气,动不动就生病了,高烧,胡言乱语。一次高烧,我就亲眼目睹了脱落的墙皮变成一个白胡子老汉,他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我,一个小童手提茶壶,正在给他斟茶。我哭喊着,心里的恐惧仿佛江河,要将幼小的身体淹没。大人们也被吓得不轻,他们慌忙到庙里求药。夜里,将我的衣服拿到磨道里去叫魂。据说小孩病了,就是因为肩头没火焰,动不动就把自己的灵魂丢在外面。河边、井边、场院,但磨道好像是最容易丢失魂魄的地方。我每次生病,祖母总是去磨道里替我叫魂,而我喜欢游荡的魂灵,每次都乖乖地跟着她回家,借助我衣服和鞋子铺路搭桥,蹑手蹑脚回到我的身体之中。
   大人们说,人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另外两盏在左右肩。这三盏灯,就是人的火焰,鬼怪只要看见它们的光,就会自动躲避。倘若走夜路,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张望,如果不小心,将肩头的灯吹灭了,鬼就将你的魂灵招去了。黄昏来临,小孩陆陆续续回家。那时肚子饿了,咕咕乱叫,急需补充能量。但最主要的是,我们天生有对黑夜的骇怕,特别是通过玻璃和镜子呈现出来的人影,更有一种被夸大的惊悚感。小孩作为半个人,还没有长出,长全,他的身上尚没有三盏灯的护佑。不止如此,中午我们也不敢出去,乖乖地躺在炕上,睡觉。听说邻村的小孩中午到河里玩耍,遇到一个人,朝他的头上一拍,他就跟人家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如果再翻来覆去不睡觉,大人们就会拿这个事来提醒你,说拍花的跟鬼一样,只要在你没火焰的童年,都会不择手段、不择时间地将你带走。直到长大,才知道,这不过是大人们用来吓唬小孩编出的无中生有的故事。但的确有人在中午无缘无故消失,比如二林的哥哥。他在某个中午,谎称去外婆家。因为家里孩子多,都是男孩,他妈管不过来,且二林外婆家就离我们村不到一里的路程,站在他家门口,能望见外婆家村子,于是,就允准他去了。到了晚上他也没回来,直到第二天上午,邻村的人在水库里发现了他的尸体,家里人才知道,他是贪玩去水库边了。他的死,让村里所有的小孩再不敢轻举妄动,循规蹈矩地慢慢长着。有段时间,我急迫地渴望长到12岁,渴望到那一天,突然就清晰无比地看到了大人们身上的三团火焰,远不止如此,还能看到我的。为此,我常常不经意地用眼光朝左右肩瞥,并在幻想中,期待看见那里的亮光。
   黑渣坡的狼,在冬天极其猖狂,它们整夜整夜地嚎叫,让村里的人心悸。白天,人们会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去应付一只狼。据说用扁担和草筐,也可使狼无法近身。但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火。只要你点上一堆火,再凶再多的狼,也不敢靠近你。夜里,从矿上回来的人,每个人都提着矿石灯,散发出一股呛人的味道,但它的明亮程度,要高过煤油灯和火把。这盏灯,路过黑渣坡的时候,能吓退在暗处偷窥的狼。但外乡人并不知道。有个货郎,五更里路过黑渣坡,三只狼挡了道。他走南闯北,是见识过世面的人,当他看到前面蓝莹莹六只眼睛时,就知道,自己是遇上狼了。他放下货,将扁担从绳子中抽出来,握在手里,试图以此来唬住狼。但那些狼并不买账,而是慢慢地试探着逼近了他。他当然不能逃,两条腿跟四条腿去较量,输是必定无疑。除非,你长了双魏六的飞毛腿。可惜,货郎只长着跟我们一样的一双腿,平日里,被我们的心神指派,抬着沉重的肉身,到这里,去那里,而关键时候,它们会变得极其柔弱,怕死,心神根本无法指挥。所以,现在他的腿软得就要成一团棉花了。想到棉花,他有了个主意,用脚将地上的一些干草归拢到一处,缓缓地脱下棉袄,慢慢蹲下来,掏出贴身藏着的来自先祖传下来的火镰。这个年代用久远的取火器物,原本是他用来辟邪的。来自先祖的物件,携带着先祖赋予后人的恩赐和护佑,他熟悉它的每一构造,火钢,火绒,还有火石——一小块陨铁,一种非常坚硬而珍贵的物质。他哆哆嗦嗦地解开外面的皮质小口,摸索着拿出火石和火绒,猜测在此时此刻,自己能否将先祖的火焰点燃,仿佛赌徒般义无反顾。他一边看着步步逼近的狼,一边艰难地,一次一次地将火石在火钢上摩擦,一边心中暗自祈祷。此时,先祖的火焰显然是有灵气的,这把闲置了近百年的火镰,终于碰撞出明亮的火星,火绒连同干草开始冒烟,一阵风来,火焰出现,他将棉袄一点一点地引着。一团火在狼面前燃起。在一团微亮的光面前,狼有些骇怕,但它们并不撤退或逃散,而是蹲下来,远远地等待这朵火的熄灭。一直到天亮,它们才悻悻然离去。货郎这时全身上下的衣服只剩下了一条秋裤,连鞋都烧掉了,他瑟瑟地担着担子进村,惊遽和庆幸让他不知如何说起自己的遭遇。
   夏天,村人将河槽里的青石一车一车地拉到灰窑,堆起来用泥糊了,然后点燃下面的火。刚开始,空气中满是湿泥的味道,几天后,阳光下,你能看见石堆顶端,有隐隐约约闪烁的气体,透过气体,你看见天空和云彩以及远处的阁洞,在搖晃抖动并移离原位。大人们说,那是火焰。一直到泥烧干,渐渐脱落,那些无色的火焰,才缓慢熄灭。如果不巧遇到下雨,雨点落到火焰上,会有一股又一股的烟,那时,你能肯定,那白色的气体,真的是火焰。火焰让青石出现裂缝,每一块都布满绺裂,颜色黑青,像一朵一朵的毒蘑菇。这种带着溃烂暗喻和不祥的气息,传递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人们开始生病,多是上火了,看不见的火焰在隐秘处燃烧,但来自太阳和地下之火的烘烤,让人颇受煎熬。人们在地里锄地,累得直不起腰,这时有人提议,唱段戏歇歇吧。于是有人就毫不迟疑地唱一段晋剧:“年轻人一时火性起……”那时,阳光炙烤着大地,面前一望无际的庄稼一波一波地涌动着,仿佛一团一团地火焰,一点一点地燃到皮肤和肉体里。许多人的嘴角都起了泡,还有些人的舌头上布满溃点。有条件的人家,会将冰糖泡了水,凉透了喝,用来驱火。我妈将白糖撒到我的舌尖,疼得满眶热泪。也不行。后来医生开了冰硼散,那种贼疼,让人生无可恋。一直到现在,常常就有白色的溃疡坑被我秘密地藏在口中,来自医院的化验说,我的身体里缺一种叫叶酸的东西。祖母牙疼,左脸肿成一个大包,疼得整夜睡不着觉,我焦急地看着她,特别怕那个包再变大,变得跟村里左双爷爷腮边那个瘤子一样,难看不说,还碍事。祖母便把春天剜回来的没根窝从瓦罐里拿出来,洗净,用砂锅煎煮,每天喝三遍。她哄我也喝一口,那种又甜又苦的味道,让我干呕了半天。没根窝这种草,在此刻似乎并无多大用处,几天后祖母又在左脸上贴了块膏药,我用手碰她的左脸颊,热辣辣的,仿佛风中烈焰。
   到了秋天,庄稼成熟,黄澄澄的色彩,就像一团一团的火,召唤着人们前来收割。温河发大水,流水的咆哮声打破人们的酣梦。从这天起,大人们便成天坐在河边,用自制的钩子,去钩木头、家畜尸体。场院里,砌一个湿泥火,白天黑夜,亮堂堂的火焰,闪耀着吉祥而喜庆味道。一个硕大的铁锅里,正炖着那些流水带来的猪、羊、牛们的嫩肉。福生竟然钩上一具发胀的女尸,据说人的尸体在水里有不同的姿态,男的是背朝上的,女的正好相反。当然,小孩是严禁去河边看尸体的,我们像一个个吃货,正贪着锅里的肉呢。奇怪的是,此后人们开始上火,头疼,惊天动地地咳嗽。这个时候,火罐就会登场,它仿佛救命器物,被每家每户的人们珍惜。大部分人家的火罐都是一个雪花膏瓶,白瓷的。也有少数人家有黑釉瓷的火罐,来自先祖的传袭部分。怎样形状的火罐,都是用来拔的,人们更在意功效,而非工具。先用呵气让火罐口微微湿润,擦着一根火柴,趁火旺时放到火罐里,然后快速将火罐放在额头。那是一个很吓人的过程,你能眼睁睁看着火焰烧灼你皮肤的样子,有时,还能闻到那种毛发烧燎的气味。似乎,原本在你头顶和双肩的火焰,因为大半年的挥霍和贪念,被你的肉身浊气所吸收遮挡,而火罐,就像提醒和告诫,拔出来,让它们重新归位的。隔天你看吧,许多人的额头都有一个黑红的火罐印,那时,他又生龙活虎,头顶火焰,肩托火焰,在人世,健康而快乐地活着。
   寒风吹来,老人们瞬间就老了,在时间的荒野,突兀地显出来,瑟瑟发抖,局促不安,不久,便在夜里死去。从他咽气的那一刻起,长明灯就在他的身边没日没夜地燃烧,有人专门负责添油,怕火焰变小、变没。人死如灯灭。现在,这盏灯,替代他的火,平安走完在人间的最后一段旅程。虽然,人们的哀伤也不长久,但也没人敢奚落说这个人没火焰了。对于真切发生在面前的事,人们总是三缄其口。这里面,既包涵了对生命的恭敬,也有无边的恐惧。这几天,仿佛寻常日子里的黑夜白天,大家在他身边走来走去,说说笑笑,吃吃喝喝,一直到出殡那天,悲伤突至。没有人看见过火焰熄灭的过程,但大地一片黑暗。
   唯一一个戴眼镜的人是阴阳先生,他喜欢晒书,一本一本散发着腐朽气味的纸张,在他手指下翻涌。我们坐在花架下,听他讲五行,金木水火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说得我们一头雾水。又叨古话:远古时有个叫燧人氏的人,偶然看见大鸟啄木出火,灵光一现,恍然大悟,原来木中藏着火焰,于是创造了人工钻木取火的方法。这就是木生火。恍然明白一些。小孩玩闹,回头又央求先生给我们示范怎样取火,但先生说,“取火有太多讲究,春天要用柳树,夏天要用枣树杏树和桑柘,秋天用柞树,冬天用槐树檀树,这样吧,我给你们变个戏法。”一听说他要变戏法,我们都无比兴奋,按他的要求,站到离他三尺的地方,看他从屋里取出一张粉连纸,放在阳光下,又将自己的眼镜摘下,轻手轻脚移动着眼镜,让阳光透过镜片,射到纸上。我们屏住呼吸,不敢眨眼,生怕错过火出现的那刻。那张粉连纸上,渐渐有了一个黑印子,慢慢地,那个印子周边微微地皱起来,突然,那张纸就冒烟了。我们兴奋地大喊起来,无限仰慕眼前的先生,仿佛他是神仙转世。
   后来上学了,才知道这是一种光学原理。古人没有玻璃,就用金锡铜镜等物品,让太阳光聚集,而使物体燃烧取火,烧水做饭。打一次火的过程很艰难,所以人类就想方设法保存火种,挖一个洞,不断丢入可燃物,来保留火。这是一段漫长的时间,历史记载,人类从烧烤土地变质中受到启示,而发明了陶器,于是制作出第一个可移动的火种器。后来,为携带方便,又发明了火折子,利用灰烬中的余火,保存火种,给人们夜晚出行,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我小时,跟大多数小孩一样,会将玉米秸秆在灶火上点燃,然后再吹灭,摇晃着火种,在磨道里跑来跑去。大人们总是会呵斥,说晚上要尿炕的。似乎真是这样,但尿炕也是小事,关键是在摇晃那些明明灭灭的火烬时,夜风吹来,一不小心,自己的魂灵就掉在了磨道上。《庄子·养生主》有“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人类或许天生便携带着保存和传递火种的特质,可惜,随着长大成人,被外环境所熏染,慢慢变少或者更加隐蔽。所以在小孩身上,能看到人天生对火的好奇、喜爱和珍惜。这里面既有某种传袭,也有某种冒险。
   在铁匠铺里,我学到了“火候”一词,凡事都有一个度,在火中成型的镰刀、斧头、铁锹等农具,就是刚刚好的样子,不可多一秒,不可少一分。所以,合适的火,能带来温暖,带来机遇,带来幸运。而大火,便会带来灾祸。所有战火,都有倾灭城池倾灭国家的危险,比如历史上著名的烽火戏诸侯。火在这里,成为一个国家灭亡的引子,所谓的导火线,会引燃一些不详之事的快速反应,这点上,周幽王并没有想到,他只是单纯地想得到心爱女人的一朵微笑,仅此而已。他的温暖和热情,不足以点燃她,只有更大的火,才可使她燃烧。爱情其实也就是火焰从燃烧至熄灭的过程吧,差不多每对男女都会经历这样一场燃烧,傻傻地亮着自己,将自己燃尽也毫无悔意。直到城池失尽,国灭亡,被后人耻笑,唾骂。《孽海记·思凡》是一出活泼的折子戏,小尼姑有青春的轻浮和胆大,将爱情的火焰燃到了极致,“……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碾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则见那活人受罪,哪曾见死鬼带枷?啊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焰熊熊,都烧到了眉毛,都不管了,更不怕肩上的火焰熄灭,被鬼逮了去,做了阎王的随从。

共 822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火焰,是光和暖,是视觉与感觉的共同体。在作者的笔下,火焰不仅仅存在于现实中,还在于人们的意念中。小时候大人们口中,人身自带的三朵火焰,自然是用来辟邪的;货郎的火镰产生的火花,是传承,也是救命的;灰窑里燃烧的青石的火焰,是带着死亡和不祥的气息的;火罐里微小的火焰,是健康的火焰;临死之人身边的长明灯,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对将故之人的短暂挽留;爱情的火焰,是一种看不到却能感知到的精神支柱;民间流传的火焰,是喜庆的火焰,也是希望的火焰;夜空里燃起的烟火,是穿过迷雾后光明在前的梦想;三味真火则是一种禅意……水火无情,“我”见过的大火,差点燃烧生命,同时也燃烧了爱情。一篇耐人寻味的散文,作者用细节复原了曾经出现在我们童年里的某一段旧时光,某一种传承和几味“真”火的存在,意在告诉读者,“这世上的每个人,都身藏火焰、心怀明月,虔诚而笃定地相信火焰的力量,并在熊熊燃烧的同时,向往拥有、爱和长久。”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临风听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02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9-07-31 19:17:12
  问好指尖老师,拜读你的大作,就是在吸食精神大餐,学习了!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更多精彩,祝创作愉快!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2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8-03 21:35:5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