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荷塘】布偶(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布偶(小说)


作者:守望的天使 进士,10117.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35发表时间:2019-08-05 10:56:07
摘要:找到了失踪的九个孩子,闫晓光一点都没感觉到轻松,他发誓一定要找到最先丢失那个孩子!

早晨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张裕从床上爬起来,他懒洋洋地打开了电视,正是早间新闻时间,美女主播正认真严肃地播报着一起儿童失踪案。又一儿童失踪了,累计这半年里已经有十个孩子先后失踪了,十个孩子就代表着十个破碎的家庭……他听到这里,痛苦地捂住耳朵。他的家因为丢了孩子而解体了,因为工作上的疏忽而被降了职,从管理上的精英降到一名普通工人。
   这样的天气他不想起,可又不能不起,工厂的监工是个尖酸刻薄的老女人,经常找他的麻烦,不去只能自讨苦吃。雨不大不小毫无规则地飘落着,他没有打伞,衣服很快就湿透了,一丝冷意从衣服传到了身体,他微微一颤走进了工厂,刚走进去就听见一声接一声凄惨的哭声,这声音透着绝望的痛苦。他走了过去,发现监工那个老女人坐在地上呜呜痛哭着,工人们都围在她身边安慰着。
   “怎么了这是?”他轻声问了一句,离他最近的一个胖女人小声回道:“陆姐家的孩子失踪了,她正难过着呢。”
   “哦。”他轻声答应了一声,嘴角微扬,有点幸灾乐祸。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了工作。随着缝纫机的哒哒声,一个布偶很快做好了,他拿起了看了看,很满意地笑了。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大吼:“张裕,你还是人吗?我孩子失踪了,你还有心思工作?”不远处陆美凤冲着他大喊大叫。
   他拿着那个布偶仔细端详着,头也不抬地问:“你的孩子失踪和我有关系吗?我为什么没心思工作?”
   “没人性,怪不得你的孩子失踪了!”陆美凤恶毒地嚷嚷着,他猛地站起来,恶狠狠地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陆美凤被他的眼神吓得浑身一抖,再不敢吱声了。
   那晚别人都下班了,只有他还没走,他坐在昏暗的灯光下,脚下轻踏缝纫机的哒哒哒声在空旷的工厂里显得特别响亮。他正在缝制最后一个布偶,每一针每一线都非常小心,好像它并不是一个布偶,而是一个孩子,一个让他疼爱的孩子。
   午夜时分他走出了工厂,天黑如墨,他站在厂房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厂房外的路不好,坑坑洼洼的地方积满了雨水,一条人工的水渠,就像一条尖头尖脑的蛇扭曲着身体向前缓缓地移动着,而他正踩在这条蛇的身上,带着一种快感,他一步步走回了家——那座冰冷的城堡。
   次日他依旧起得很早,早早就来到工厂,刚要走进去,突然里面传来一声惊悚的尖叫,收拾卫生的大嫂惊慌地跑了出来,嘴里大叫着“死人啦!死人啦!”他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她惊慌失措地用哭腔不断地说:“死尸……死尸……她吓死了……她吓死了……”
   他安慰了她几句走了进去,因为阴天厂房里很暗,一排排缝纫机就像排列整齐的士兵,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一排排的寻找,找遍了工厂的每个角落,没有发现恐怖变形的尸体,他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往回走,突然发现工厂的门上似乎趴着什么东西,因为光线很弱,黑乎乎的看不清,轮廓像是一个不大的孩子,他的心“咯噔”一声猛跳了一下,震得胸腔几乎要爆裂开。他想撒腿逃跑,但腿不自觉地打着哆嗦。这时,门上的那个东西突然动了,头微微转过来,一双死鱼眼凶狠地瞪着他。
   他尖叫了一声跑出了厂房,重重地撞在了陆美凤身上,俩人同时跌倒了,随即陆美凤的怒骂声排山倒海地向他涌来。
   他发怒了,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大叫“老子不干了!”说着抬腿就走,走了几步他突然折了回来,瞪了陆美凤一眼走进了厂房,拿出了一个布偶,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一路上他走得很急,红灯都没看见,突然一声尖锐的急刹车在他身旁响起,他猛然回头,看见一辆车子与他只有很短的距离,车里一个男人伸出了头,愤怒地喊道:“怎么走路的,不要命了啊?!”
   他没敢回答,突然把手中的布偶往车里一扔,颤声说道:“对不起,这娃娃送你了。”说着撒腿就跑。
   车里的人一愣,拿起布偶刚想下车追出去,可是车后门传来一阵车笛声,他不好堵住路,只好启动了车子。
   开车的人名叫闫晓光,他是刑警队的大队长,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回家了。这一个月市里丢了十个孩子,他这个刑警队长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刚刚妻子打来了电话说女儿病了,现在正送往医院,他这才急急忙忙赶去医院。
   医院里病人很多,他一边打电话询问妻子在哪个病房,一边无头苍蝇般在医院里乱窜,终于找到了妻子说的那间病房,推门走了进去,只见妻子两眼哭得红肿,床上五岁的女儿脸色惨白正吊着吊瓶,他紧张地问:“怎么回事?”
   还没等妻子开口,女儿突然睁开了双眼,激动地喊了一声:“爸爸!你来了?咦,你怀里的布偶是送我的吗?”
   闫晓光尴尬地点点头,走到女儿面前把布偶递给了她,她开心地笑着,搂着布偶说:“爸爸,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我真高兴!”说着在他的脸上“啪嗒”亲了一口。
   女儿没什么大病,只是病毒性感冒,输了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闫晓光把她们娘俩送回了家,他想去警局的时候,女儿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撅着嘴小声说:“爸爸,在家陪陪我们好吗?我和妈妈在家好害怕啊!”
   闫晓光有些不忍,看了一眼妻子笑着说:“今天我就不出去了,留在家里陪我闺女。”
   女儿开心地咯咯直笑,妻子的脸色也缓和了一点,可是他却无法笑出来,他心里正想那些丢失的孩子,多等一个时辰对于这些孩子来说都是危险的,都是致命的。
   女儿靠在他身上摆弄着那个布偶,突然“咦”了一声,指着布偶的胸口说:“爸爸,你看,布偶脏了,我可以给他洗洗吗?”
   闫晓光点点头,瞧着女儿一蹦一跳走进了浴室,他瞧了一眼表,走向妻子,从背后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的脖颈中。
   妻子说:“要走就走吧,我和孩子说。”
   “你不怪我?”
   “去吧,我知道你的。”妻子的理解让他的心里一暖,趁着孩子没有走出浴室时,他走出了房门上了车子,觉得有些不对,瞧了一眼副驾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见了那个布偶,那个女儿抱在怀里的布偶,浑身湿漉漉的。他拿起了那个布偶,布偶的嘴微微一动,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浑身一颤赶忙把布偶扔到了一边。
   接着他听见屋里传来了女儿的痛哭声,他立刻跳下车跑进屋子,妻子正抱着大哭的女儿迎出来,见到他,慌张地说:“布偶不见了……它突然从孩子的手中消失了。”
   “啊?!”闫晓光吃惊地叫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车说:“布偶……在车里……”
   女儿一听找到了布偶,呜呜咽咽地说:“爸爸,那个布偶很奇怪……她会说话的……她让我跟她去……”
   闫晓光很是吃惊,打开车拿出了布偶,她静静地并没有一点奇怪之处,刚才扬起的嘴角也恢复了原样。他摇晃了一下,突然闻道了一股血腥味,他拿开手,见手掌上粘了少许血迹,再看布偶的身上暗红的血迹已经渗透了出来。
   他大吃一惊,冲着女儿说:“这个布偶确实很奇怪,爸爸现在要把她带回警局去调查,你在家等着爸爸好吗?”
   女儿天真地点点头,还冲着他摆了摆手。
   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刑警队,立刻把布偶拿到了检验科,布偶被拨开了,里面有很多沾了血迹的棉絮,经法医检验,这血液是属于一名最近失踪的孩子,根据报案人留下的地址,他找到了陆美凤。她没在家,在工厂里,她正利用她监工的职权让工人们帮她找孩子。闫晓光走向她时,她正不耐烦地挥舞着手臂大吼道:“继续找,我一定要自己找到孩子!”
   “你是刘浩的妈妈陆美凤女士?”闫晓光走了过去,眼睛瞥见了厂房里堆放的布偶。
   “是的,你哪位呀?”
   “我是刑警队的。”
   “有我儿子的消息了?”随着她的高分贝,好多人围了上来。
   “这个还没有得到证实,这些布偶都是你们这里生产的吗?”
   “是的。”
   “你们这里的工人都来了吗?”
   “没有,今天走了一个,他刚和我吵了一架。”
   “他叫什么?”
   “张裕。”
   “有他的照片吗?”
   陆美凤点点头,拿出了工人的记录,指着一张照片给他看,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他今天差点撞到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把布偶扔在了他的车上。
   他什么也没说,立刻赶回了刑警队,队里的人正聚集在一起好像在讨论着什么,他走了过去,听见他们说那个布偶不见了,他的心咯噔一下,赶紧带人去抓张裕。
   张裕家的门大开着,屋子里传出一声声的尖叫,他第一个冲进去,看见布偶紧紧地咬住了张裕的脖子,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大喝一声:“别咬死他,我要问他其他的孩子在哪里!”
   布偶听话地住了口,被他摔了出去,正好撞在了一间卧室的门上,门被撞开了,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入口。他连忙控制住张裕,然后走到门口,里面传来一阵虚弱的哭声,他连忙拿着手电筒走下了楼梯,在手电筒照射下,他发现被捆绑的九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受了伤,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急忙拨打了120。
   九个孩子被送到了医院,八个孩子只是受了惊吓,受伤那个孩子比较严重,经过抢救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少了一个孩子,这孩子名叫张赫,是第一个失踪的,他的父亲就是张裕。
   张裕被捕之后,闫晓光问他张赫在哪里,他哭着说:“我的孩子丢了……我的孩子丢了……”不管问什么,他只有这一句话,看来是傻了。
   找到了失踪的九个孩子,闫晓光一点都没感觉到轻松,他发誓一定要找到丢失的那几个孩子!

共 34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富有传奇色彩的悬疑侦察小说以布偶为线索,反映了社会上的儿童失踪问题。一个孩子的失踪,会给家庭带来巨大的悲痛,张裕就是事例。他的孩子丢了,夫妻离婚,他被降职,心理因此变得压抑、黑暗。因张裕将布偶扔进刑警闫晓光的车里,牵出闫晓光要侦破本市十个孩子的失踪案。赞扬了警察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最终案子侦破,九个孩子平安回家,幕后真凶竟然是受害者张裕!情节一波三折,结尾出人意料,十分吸引人,倾情推荐共赏!【编辑:莫道不消魂】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8-05 12:01:13
  布偶在小说中既是线索,又是令故事充满鬼魅色彩的道具。在惊险、刺激中探寻答案,引人入胜。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8-05 13:47:57
  老师的小说总是聚焦弱势群体,受害的女性及儿童出现较多,能引起大家的关注。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3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8-05 13:52:31
  从闫晓光身上闪耀出警察的光芒,結尾一句表明了闫晓光破案的决心。给读者想像的空间。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