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妈妈的菜园(散文)

精品 【星月】妈妈的菜园(散文)


作者:榕书 白丁,4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6发表时间:2019-08-12 17:38:04


   妈妈的菜园子有上十处。
   沟渠的斜坡,宽阔点的田埂,甚至用枯树枝加上细铁丝粗略的围上一小块地便是一个小小的菜园子。这菜园子不能围太大了,因为其他的乡邻也需要。几十户人家,就这么点地,哪家不想开点荒,种点菜。实在没地方,有时几棵泡桐树下埋下几粒丝瓜籽或鹅眉豆,等它们发芽,长大,青藤爬满树,碧绿如条玉的丝瓜,弯弯如鹅眉的扁豆在轻风下含笑荡秋干时,俨然也是一个小小的菜园子。
   但这些都是边角零星之地,不入主流,虽然妈妈也宝贝似的浇水,施肥,除草,不断兼顾,在我却是不喜欢的,一是地势太窄,不利于我快乐的奔饱,二是这些菜园子周围野草丛生,荊棘密布。更有甚者,杂草丛中有马蜂窝,荊棘下面有蜷曲的菜花蛇,我对它们畏惧的很,也就很少去。
   幸好妈妈还有一大块菜园子,四周也没有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枯树枝,围着菜园的是仅一脚宽的平平整整光秃秃的浅浅的小沟,也好迈过。菜地天然的袒露,和菜园相接的是夏大娘、张二婆、李大嫂的菜地,一如妈妈的菜园一样不设防。这是生产队分给各家各户的自留地,每家也就几分地,所以家家户户都种菜,我们家人多,差不多有一亩,算是最大的一块菜地。
   冬至一到,便开始数九了,一九二九冰刀上走,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寒。我的小手背在凛冽的北风中早已沟壑纵横,四分五裂的裂开了一道道小口,露出猩红的肉,在一块块完整的皮肤上也没有闲着,长了许多红色的小山丘,硬硬的耸立在沟壑旁边。脚倒好一些,只有少数红点子。整个冬天我是睡得早,起得晚的,爱偎被子,根本懒得起床,但爸爸是不允许赖床的,八点一过是毫不怜惜的掀掉被子。爸爸喜欢我和哥哥姐姐们满屋子乱跑,满地里去撒野,觉得这样孩子们身体才健康。这时候,妈妈总爱说“让孩子多睡会吧,手脚都冻得裂口子了。”可爸爸不同意,说慈母多败儿,吃得苦中苦,日后方成人。
   爸爸是严厉的,总是妈妈让步,这我太熟悉了,所以早早断了耍赖的念想。不过让我知道冬天的天大多数时候是灰濛濛的,阴惨惨的,大地也一片凋敞,而唯有妈妈的菜园子却青翠碧绿,一派欣欣向荣。小白菜如琉璃,如翡翠一颗颗你挨着我,我挨着你铺成碧玉似的锦缎,红菜苔已抽苔,便有着健壮的胳膊和腰脚,迎着寒风挺立着,像边疆身着绿军装持枪一动不动站岗的士兵;白萝卜也挺了挺身子,把头钻出泥土,不忘戴上草绿色的高高的帽子,伪装成上前线的侦察兵,还有纤纤玉手般的青葱,莹润的韭菜………妈妈的菜园子也有它的关系网,一片片的青翠接着青翠,温润的延伸开处,形成一条绿玉似的河流,使大地不致于在那寂寥的冬天太过寒碜。
   我便最爱往菜园子跑,去拨大白萝卜,剥了皮迎着风啃着;也爱拗断红菜苔,刻去绿里透红的外皮,咂着嘴,嚼那莹润泛青的肉,如嚼甘蔗似的。
   妈妈是有一双巧手的,萝卜按着不同做法做成好几种咸菜:萝卜丝,萝卜干,泡萝卜;还有雪蕻红咸菜,黄豆酱,臭豆腐,洋姜片等,而我最喜欢的是细长的辣椒剁成小块,配上生姜,大蒜,花生米做的辣椒酱。冬天,一碗饭里来上一小匙,吃到嘴里辣乎乎的,落到心里热乎乎的,正好迎着风儿跑,感觉不冷了,到池塘边拾着冰到处乱扔,把烦恼扔出去,也把快乐扔出去,直到小手冻得发红发胀打哆嗦再跑回家,而那些咸菜便等着我似的用手去抓,再把它们又像咬冰块似的咬的脆嘣脆嘣响,感觉一口一口咬下去的是温暖,是幸福,而这些品种繁复的咸菜全部来自妈妈的菜园子。
   “霜后的白菜,雪后的红菜苔”,白菜要披过霜衣才有味,菜苔要盖过雪被后才分外甜。我也喜欢跟在妈妈身后,迎着风雪去摘菜。
   出门前,妈妈先将我全副武装一番,找来爸爸的白羊皮袄让我穿上,然后拿一根草绳围着腰绕两圈,扎得紧紧的,戴上黑缎镶边的棉帽,找来一双大雨靴,让我的脚连棉靴一起套进去,拿着祖母的竹拐杖,上下左右仔细地看,满意了,感觉呼呼的北风纷纷的雪花也找不出空隙来,才放心地领着我出门去。
   那雪一下也是好多天,纷纷扬扬的白天夜晚就没停歇过。出门时,天空是看不清楚的,只有满天飞舞的雪花,大地一色的白,只有旷野的树,黑黝黝孤零零地零星点点地站在风雪里,站成一个个高大的雪人。去菜园的小径根本看不见,只能凭着记忆一拐一拐的深一脚浅一脚往前探。好不容易挨到菜园,却是不见菜的,只有雪,几天来,地上的雪要快一尺厚了,菜园的雪是更厚了,蔬菜都被压在深深的雪下了。
   我用两手帮妈妈刨白菜上的雪,不一会儿两手通红,手也冷得钻心的痛,赶紧从雪里抽出手,放到棉裤口袋里暖和。再看妈妈佝偻着背,双手努力的刨着雪,把露出的白菜一片片的折断放到菜篮里。细看妈妈的双手,冒着缕缕水气,一摸,还热乎手的。妈妈双手居然不冷,真是神奇!我心想“要是我也有一双妈妈那样不怕冷的手多好啊!”这样想着,妈妈的头上,背上已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妈妈,干嘛不等雪化后再来摘菜?”看到雪中摘菜如此麻烦,我问。
   “雪下的小白菜好吃些。”我觉得妈妈言不由衷。因为昨天我偷听到祖母对爸爸的责怪,说妈妈太懒了,好多天都是咸菜、臭豆腐,都吃腻了,地里的菜旺盛着呢,也不去摘回来炒。我想爸爸一定是给妈妈说了什么,今天妈妈才冒着风雪往菜园跑。但是我不会说穿,妈妈是好强的,权当是我的秘密,我只是用我的小手拍打着妈妈背上的积雪。
   只是妈妈的头发在雪的映衬下愈加花白了!
   对我来说,冬天的菜园实在无趣得很,除了有大白萝卜啃,实在再找不出什么能直接吃的东西,即使我像馋猫一样,把红菜苔也拿来生吃。我还是喜欢初夏时妈妈的菜园。
   初夏的菜园是最热闹的:黄瓜、菜瓜、苦瓜、丝瓜争相挤出小脑袋,伸展着腰脚,像十三四岁的少女,荡着秋千,迎风招展。黄瓜是害羞的,藏在浓浓的肥大的绿叶中,不细看,很难发现,苦瓜倒是挺大方的,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沟沟壑壑满身皱皮肤的丑,自信的很,坦然的挂在青藤下,大有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气慨,菜瓜实在,诚诚恳恳地吸收养料,长得最大也最壮,丝瓜最淘气,喜欢爬树,树有多高,他便有多高,而这些瓜我最爱的是黄瓜,青脆爽口。
   我的小眼睛也不会专门盯着黄瓜,在一畦黄瓜的旁边还有番茄呢,番茄的味道又比黄瓜好多了。等到青色的番茄有妈妈拳头大时,我天天一大清早就往菜园跑,跑去看番茄是不是像初升的红日一样红,而越着急越心焦,番茄好似越沉得住气,就那样从早到晚一直铁青着不变脸,这让我等得不耐烦,便赶最大个的番茄摘下来咬,一吃又吐了出来,小牙齿恨不得都被它酸掉了,放在菜篮里不吃了,休息一会,又去摘,想着有一个会不一样,妈妈看见了,总爱摸着我小脑袋说“不要瞎摘了,都一样的青涩,没长熟呢!”,然后把那像狗啃了一口的青番茄拿回家煮鸡蛋汤,爸爸和着二锅头总是喝得津津有味,而我是不喝的,汤都快酸掉牙了。心想爸爸牙齿真好,耐酸吧,长大了我也要有爸爸的一口好牙。
   当然,菜园里还有憨吃憨睡的东瓜,像大肥猪一样地卧在泥土上;不爱美容又不注意身材的矮胖胖的南瓜,像二楞子家流着鼻涕的小媳妇儿;还有整天一张圆圆的笑脸跟着对阳转个不停的向曰葵,娇小玲珑的青椒等等。
   妈妈的菜园除了我的经常光顾,还有小蜜蜂的观光。有一段时间我对小蜜蜂酿蜜着了魔,抓过好多小蜜蜂放在一个汽水瓶里,再放些花,然后静静地看它们怎么酿蜜,为了不让它们逃跑,我折断了它们的翅膀,没想到它们蜜没酿,在瓶子里左冲右突,不久就死去了,这让我很伤心,自责,以后便不抓小蜜蜂了,只是趴在花草旁静静的看。
   菜园子聚得最多的客人应该是蝴蝶和蜻蜓。蝴蝶又分好多种,一种像铜钱般大,浑身金黄,我给它取名金钱蝶,在菜园里是最常见也是数量最多的。一种全身雪白的,像桃树叶子般大的,我取名叫白粉蝶。还有一种像颜色像树干,不过翅膀差不多有我手掌大,我叫它枯叶蝶……我每天最大的兴趣是追着这些蝴蝶跑,当然是免不了摔跤的,而摔跤又怕什么呢,拍拍身上的泥土,我还是我,还是那个兴高彩烈追着蝴蝶跑的小男孩。
   抓蜻蜓就容易多了。菜园的蜻蜓以像红尖椒一样的红蜻蜓最多,偶尔也有蓝色的。我总是小心翼翼的,轻手轻脚地靠近它们栖息的草尖,树枝,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捉它们的翅膀,抓到了,一阵欣喜,把它们抛向空中,看它们惊慌失措的飞遁,我哈哈大笑不止,笑后又去抓,如此反复,乐此不彼,这时妈妈总爱轻声叱咤着,叫我珍爱它们的生命。
   在妈妈的菜园找菜花虫去池塘涮叨子鱼,挖蚯蚓去钓鲫鱼那又是一种乐趣了。
   妈妈的菜园就是这样似乎一年四季都是热闹的,我也一年四季是不安分的,是快乐的。
   只是现在虽然母亲还安静地躺在墓园里,守着菜园,但我多年未归,菜园应该荒芜了吧!不知道妈妈还会温声软语地责怪她粗心的儿子,没有管理好她最爱的菜园吗?
  

共 341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记事辅以写景的散文,线索自然是妈妈的菜园。妈妈的菜园多,而且好多是就地势而成,要多小有多小,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当时条件的艰苦,母亲的勤劳。母亲的勤劳令这些菜园姹紫嫣红,果实累累,这也给年幼的作者带来无穷的乐趣。当然,这乐趣更多来源于面积较大的那块菜园。百无聊赖的冬天,妈妈的菜园就成了作者最快乐的地方,于是就有了作者动情描写各色蔬菜的段落。平时还好说,雪后的菜园摘菜可就苦了妈妈,所以那一段雪后随母亲去菜园摘菜的描写更是从作者的视角写母亲的不易,不只是摘菜,更有平时在家中的生活,从中可见端倪。对于作者而言,冬天的菜园再有趣也比不过夏天,于是就有了作者对于夏日菜园的精彩描写,除了菜园里各色味道诱人的瓜果,作者还用了较多笔墨描写菜园中的蝴蝶、蜻蜓,甚至是自己捉蜻蜓的情节也写得那么有声有色。妈妈的菜园带给了自己一辈子忘不了记忆,其实,本文就是通过写妈妈的菜园,来表达对妈妈的怀念。这份深情藏在菜园的乐趣之中,是作者构思的精巧,更是作者的深深怀念。一篇生动感人的文字,推荐欣赏。【编辑:快乐永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14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9-08-12 17:38:41
  这篇文字好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榕书        2019-08-13 08:56:58
  谢谢社长的用心编辑和欣赏鼓励,辛苦了!问候秋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