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星月】远村(电影剧本)

精品 【星月】远村(电影剧本)


作者:李海楫 童生,827.3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94发表时间:2019-08-18 16:31:29

【星月】远村(电影剧本) 故事梗概:
   1985年,农民钱旺,因为承包地被水淹,种的玉米颗粒不收,钱旺卖白菜到县城,偶遇本村早搬到市里的胖三,萌生了搬家到锦州的想法。在搬家途中,车翻,妻子秀兰车祸成为植物人,经治疗康复,得到补偿款六万元,钱旺用这钱买三间平房。钱旺在建筑队打工当工长,结识了巧姑,产生爱情,但钱旺没有背叛家庭,最后保媒给了一个胖子。其间本家兄弟钱兴也发生婚变,钱旺的一句:“人就这一辈子,不能活的太窝囊。”说出了最早一批从农村到城市的农民的心声,钱旺的房子就要搬迁了,幸福的明天在等待他。当前,城镇化,去库存,已是中国的主流。
    
   主要人物表
   时间:1985年
   地点:辽宁西部,阳村
   人物:钱旺,男,45岁
   秀兰,女,43岁
   钱兴,男,35岁
   翠花,女,32岁
   二叔,男,60岁
   钱旺爹,65岁 
   钱龙,男,39岁
   小新,男,16岁(钱旺儿子)
   小凤,女,14岁(钱旺女儿)
   小强,男,12岁(钱兴儿子)
   巧姑:女30岁,建筑队保管员
   队长:男,35岁(巧姑舅舅)
   胖子:男,35岁,建筑队工人
   光棍刘:男,59岁,阳村村民
   司机:男,40岁
   地痞:男,35岁
   二毛:男(翠花情夫)40岁
   小芹:女 25岁
   香子:女 23岁
    
   第一幕
   1
    
   室外,日
    
   阳村。(一块大石碑,正楷)盛夏,地里有玉米。一座桥,长三十米 。水泥桥,两边有护栏,桥下有水。桥南,桥北,各有村落,都是阳村。雨后,地面泥泞,桥北一片洼地。
   水深一尺,远望,白茫茫一片。
    
   近景外
    
   钱旺家。村头一座三间砖房,门前一棵柳树。院墙雨后倒塌,铁管焊的大门半开着,院内猪圈,一只狗。鸡鸭鹅若干。
    
   室内日
    
   室内有立柜,缝纫机,板柜,柜上行李被褥,用花布遮住,土炕,地面水泥地,炕上是一病重老人,是钱旺爹,头前一个櫈子,有一碗汤药,冒热气。
   钱旺:(手端起汤药,用匙搅动,吹了吹,放下,将老人扶起,用被拥好,端起药碗,用匙舀起一匙)爹,你老喝药吧。
   钱旺爹:(声音微弱。咳了一会)唉,喝能咋的啊,我这病啊,是没救了,白花那钱。
   钱旺:(将药喂到父亲嘴里)你别这么说,爹,大夫说了,能治好,等喝了这疗程,就好了。
   钱旺爹:我喝了就是。为我的病,花不少钱了啊。
   钱旺:看爹你这话说的,养儿防备老啊,要不都生儿女干啥,不都怕有这一天吗。就是卖了房子地,也得给爹看病啊。
    
   (近景)钱旺爹喝过药,钱旺扶着躺下,盖好。
   钱旺:秀兰,我到咱承包田看看,你照顾好爹。有事找我去。
   秀兰:(手在围裙上擦)唉,你去看看吧,咱那块地叫大洼子,这会儿说不定都泡上了,昨晚的雨下得太大了。
   钱旺:可不咋的,这不爹病这样,我也离不开啊,那我去了。
    
   室外,日
    
   钱旺手拿铁锹,穿长筒靴,往田地走。两边玉米地,刚抽穗,被风刮倒在路上,钱旺趟水往自家地走。来到地头,五亩地都是水,钱旺看看天,长叹一声,铁锹拄地,难过地低下头。
    
   室外 黄昏
    
   钱旺到邻村借来柴油机泵,管子,用手推车往地里推。汗水泥水,艰难行近。
   光棍刘:(歪戴瓜皮帽,一边走一边剔牙,哼着小曲,看见钱旺,帮着推,公鸭嗓)我说兄弟,你累的呼呼的,你这是要干啥啊。
   钱旺:(停下,擦汗)大哥,我还能干啥啊,地让水泡了,我抽水排涝呗。
   光棍刘:(摇着头,哧着牙)这哪抽的完啊,这满地是水,你抽那点管屁用啊。算了吧,爱啥样吧,白搭油钱。
   钱旺:(苦笑)话是这样说,可咱是庄稼人,看地让水泡了不管,总说不过去吧,抽点少点,总比干泡着强得多。
   光棍刘:我啊,说不过你,可这天就要黑了,蚊子多,遭罪啊。再说,您爹病那样,万一走了,你连个活口都看不到,多遗憾啊,你自己想想。
   钱旺:(笑一笑)这我都想过了,但水火无情啊,我也没啥办法,到啥时说啥时吧。
    
   室外 夜
    
   柴油机轰鸣声,钱旺脚站泥水里,水管顺进河里。钱旺抽着烟,想着心事,烟头一灭一亮。
   光棍刘:(慌张的,喊)兄弟,兄弟。
   钱旺:(猛的站起,预感有事,差点摔倒,)咋的了,大哥?
   光棍刘:别抽水了,你爹走了。
   钱旺听后差点晕倒,光棍刘紧紧抱住,同时将柴油机关闭。 
    
   2
    
   室外夜
    
   钱旺家,院子里站满人,灯将院子照得雪亮,门左边挂者黄纸剪的锅头,在夜风里飘摇。大门左侧搭鼓乐棚,吹鼓手五名,打鼓打钵的两名,弹电子琴的一名。正在吹着哀乐《八条龙》,桌上摆着茶水,香烟。
    
   (近景)室外夜
    
   老黄:(快步上前,拉着钱旺手)你可回来了,兄弟。你不不在家,我做的主,请的鼓乐,厨师,你看行吗。
   钱旺:(握住老黄手)咋不行呢,太谢谢了。这你说了算,我不懂这里的规矩,缺啥你吱声就是。
   老黄:没说的,咱平素都不外道,该花花,该省省,活人还得过啊。
    
   室内夜
    
   屋地一张床,钱旺爹穿着寿衣,停在屋地中间。身上有白布两条,上有十个字“舍布不舍衣,留衣遮身体。”脚东头西,脚心贴两朵粉色纸剪的莲花,头前有供桌上供三样水果,豆腐,瓷碗有豆油灯,另有一碗米饭,秫秸缠的棉花的,三个“打狗棒”,一个碗里燃着三柱香,亡人脸蒙白布,脖上一捆香,肚脐处一个酒盅,内有高梁,手心握两个馒头,用纸包着。
   土炕上有几个妇女,做头上的包头,孝衫。
   钱旺:(跪地磕头)爹啊,儿子不孝啊,你老走了我都没看到活口。(泪落,哭)
   老黄:别哭了兄弟,忠孝难两全,你的孝敬大伙都知道,这不赶上发水吗。再说,人生死天定,你是这一家之主,还是想着安排老人后事吧。
   二叔:(手握烟袋)大侄啊,你爹走了,也享福了,你起来到这屋,叔和你说点事。
    
   (内景)东屋夜
    
   屋内有柜,被褥放柜上,土炕有炕席,墙上老式挂钟。
   二叔:(回手关门)旺啊,你爹走了,按说家不富裕,丧事从简些好,但您爹这辈子不容易啊,你妈死得早,从小拉巴你长大,怕你受气,也没说人。这死了,我寻思着叫拨鼓乐,花点钱,走得风光点,别让屯里人笑话咱老钱家。水过地皮湿,别太小气了。
   钱旺:叔说的在理,咱家的事,你做主,我都听你的。
   二叔:旺啊,这办丧事是花钱的事,接点礼也不多,你手还有多少钱啊,和叔说实话。
   钱旺:(低头),不瞒叔你说,我手还真没多少钱了,我爹这一病,我瓦匠活干的也少,还买药,有点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我算算,还有不到一千块钱。
   二叔:那哪够啊,一口棺材就得三四百。(摸兜,拿钱)这两千块钱是我这些年攒的,你先拿去用,不够再张罗。
   钱旺:(用手推托)这哪行啊,叔攒点钱也不易,你拿回去,我自己再想法。
   二叔:傻孩子,钱那么好借啊,一分钱憋倒英雄汉,没钱哪行啊。拿着吧,要不叔生气了。
   钱旺:(接钱,手颤抖)那好,谢谢叔,我有钱先还你。
   二叔:外道了不是,不沾亲,不惹乱,一家人咋说两家话。死的是我亲哥,别人看笑话,我可不能。
    
   3 
   室内夜
    
   按辽西风俗,人死要有看尸的,香,油灯,在出殡前不能灭,意为不能断了香火。看尸人是本村的光棍刘。
   光棍刘:(往油灯里添点豆油,有点着三柱香,在灵前拜过)大叔啊,你活着时我陪你唠嗑,死了我给你看尸,到那头别舍不得花钱了,我再给你烧几张纸。
   钱旺:(头戴包头圈,身穿重孝,对光棍刘说)大哥,累歇会吧,我看一会儿。
   光棍刘:(公鸭嗓)兄弟,那哪行啊,那我以后传出去,还干不干这行了,花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还是歇着吧,明天都指你张罗呢。
   钱旺:(在灵前烧了些纸)大哥那你就受累了,我真困了,这就睡会儿。
   光棍刘:等等兄弟,这给死人看尸可是有规矩的,你看这就半夜了。看尸的不能饿肚子,这样就是饿死鬼,对你家可不好啊。
   钱旺:那咋办啊,你说需要啥。
   光棍刘:你去拿一瓶白酒,两根香肠,一盒罐头,一斤蛋糕,我垫补垫补就行了。
   钱旺:(去取这些食物,厨房还有咸菜,也端过来)大哥,这半夜三更的,你就将就吃点,我明天晚上多给你预备点。
   光棍刘:行了,兄弟,这就挺好了,我这是替死鬼吃的啊,他吃饱了就不折腾你家人了。
   钱旺:谢谢大哥;过后我请你喝酒。
    
   4
    
   室外日下午
    
   钱旺家院子。院子左面搭好灵棚,一口大棺材用红漆漆得很亮。鼓乐声,人声吵杂。乡亲来往,搭的厨房冒着热气。棺材边摆着纸扎的驴,摇钱树,聚宝盆,金山银山,花圈,亲友里晚辈的戴白色包头,飘带在左。(意为男左女右)
   支客:(瘦小,尖下颏)孝家的都听着,一会过两点,咱要给亡人拉锅头,大家都准备好,按我的安排做。驴四人抬着,别的纸活一人拿一件,花圈不拿。
   支客:(又对钱旺说)你一会拉时倒退着走。两个人架着,道可不近啊,要拉到村西小庙。驾你的,半道不行再换人,其他亲友,男女各一排,一人手拿三根香,香灭了,半道有人换。(低头,看看表)现在时辰差不多了,开拉,鼓乐跟在后面。
  
   (旁白)所谓锅头,就是用黄纸剪的,死着65岁,就要65张再加两张,67张,寓意为天一张,地一张。拉时,将死着衬衣与锅头,一起绑在晒干的扫帚菜上,孝子躬身倒走,有两人搀扶,辽西盛行此举。
  
   鼓乐声起,钱旺躬身拿起绑好的锅头,两个人搀起他,倒退着向西走。亲友拿香随行,秀兰哭道儿,一直向西边小庙。走到村头卖店,鼓乐停下,意为打个场,只见一个年轻的吹鼓手光着膀子,来到前面一抱拳:诸位乡亲,兄弟今天到阳村上买卖(吹鼓乐的行话),老人没了我很悲痛,这回我来个绝活,我不用嘴吹鼓乐,我用鼻子吹。(随手把一个听诊器拿掉头,一面塞进鼓乐嘴,另两根塞进两个鼻子孔)鼓足气,手按孔,哀乐真的吹得很响,看热闹的给掌声,叫好声。
   支客:好好好,活不错啊,孝家有赏。(随手拿出五十元钱,塞给领桌的鼓乐队的领导)
   钱旺一直躬着身子,保持拉的状态。半小时之后,才结束。
   支客:走了。慢点啊,至少两个点。在村子里要绕一圈才行。我们在送老人的灵魂啊,老人一辈子在村里住,他要最后看看这里。
    
   5
    
   室外,夜
    
   灯火通明,戴孝的,和帮忙的乡亲,在喝酒吃饭钱旺拿着酒瓶给大家敬酒。
   支客:(起身抱拳)大家喝完酒都别走啊,今晚七点开始,哭十八场,也叫十八层地狱,给老人超度亡魂,让他早登极乐世界,早见我佛如来。(一指身边一个年轻女人)这事应该闺女来哭,可老人没闺女,这是我请来的哭十八场的师傅,代替闺女尽孝。
   女子一鞠躬:多谢,我一会多尽力,为老人送行。
   晚七点,女子戴孝跪在地上,面前一个沙盘,身边十八根蜡烛,每哭一关点一根蜡烛。戴孝的都跪在地上,哭了近两小时,才结束,支客拿一百块钱给女子,人散。
    
   6
    
   室内夜
    
   钱旺守着父亲的尸体,跪地烧纸。点香,续油。光棍刘坐在墙角打磕睡,喝的有点多了。
   支客:我下午就安排人把墓室打好了,罗卜也放里一个,农村风俗,头黑天前打墓室必须扔罗卜,一个罗卜顶个坑啊,明早就下葬出灵,你还有啥交代的吗。
   钱旺:(站起身)你多费心了大哥我对这啥都不懂,都你安排就行。
   支客:抬重是大事,我安排八个小伙子,四人一班,半道换杠,棺材不能落地,也不远,二里来地。其他的,按老礼办,不能太破费了,不离儿是了吧。
   钱旺:那谢谢大哥了,改天我请你喝酒。
   支客:这你说的哪的话,咱哥俩不差这个,当年我给儿子盖房子,你也没多要我钱啊,这人都有人情在,不然那还够人味吗。好了,我休息了,明早七点,辰时下葬,吉时我找人看了。
    
    7
    
   室内,晨
    
   六点刚过,帮忙的乡亲,院内人多,屋里站满了人。
   支客:外面的人听着,今天忌属四个,猪,狗,牛,羊,戴孝的不忌属。有属这四样的离尸首远点啊。现在孝子撬殃,支明路,大家后闪啊。
   钱旺:(拿来扁担,在父亲身下撬了三下,然后手搬上门槛喊道)爹啊,你要往西走啊,三条大道,走中间那条道。(连喊三声)
   支客:来四个不忌属的,抬尸体。到门外开眼光,孝子抱头。门外面去四个人,扯黑布遮光。

共 49967 字 11 页 首页1234...11
转到
【编者按】这样一部电影文学剧本,生动地再现了农民进城打工的不易,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本文讲述了一个身无分文的农民钱旺因为不屈服于命运给予的种种磨难,先是父亲身患重病,负债累累,而后加之田地让水浸泡,颗粒无收,又遇父亲亡固,借钱安葬,即使遭遇如此多的变故,并未让钱旺颓废。他反而在困境中寻找生机,发现种白菜要比种粮食挣钱,而后又遇胖三,发现城里的世界比乡下好,想方设法挤身城市。但事情又往往出乎意料,谁知祸不单行,妻子遭遇车祸,医生告知可能终身植物人,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钱旺不离不弃的陪伴下妻子终于奇迹般地好转了,而且在小城正式安家落户。钱旺的有情有义,勤劳肯干最终为钱旺带来了生活的转机,工作游刃有余,楼房拆迁有望,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进行。对于一个不甘于贫困,而又任劳任怨的农民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对于目前农村逐步靠近城市的社会现实反映深刻。本剧兼容社会性和现实性,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来自于现实,但语言与动作描写又高于现实,源于作者写作功力非凡,对于社会问题剖析深刻,好剧倾情推荐赏读!【编辑:红尘一莲】【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2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尘一莲        2019-08-18 16:39:03
  感谢李老师将如此精彩的电影剧本奉献给读者,对于目前农民不甘于贪困,而又吃苦耐劳的精神给予高度评价。剧本很有现实性和励志精神,拜读学习了!
2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9-08-18 17:10:07
  写得这么精彩还谦虚,倒是这格式,调了半个多小时。
3 楼        文友:李海楫        2019-08-18 19:18:59
  谢谢快乐老师,谢谢红尘一莲,写的差自己知道,发这里是因为热爱星月。这部作品,几年前所写,我写了几个月,虽丑,但也是心血。祝福星月,越来越好!握手
4 楼        文友:红尘有爱        2019-08-22 11:42:11
  李老师剧本写得比诗歌还好,膜拜,学习。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5 楼        文友:李海楫        2019-08-23 06:45:24
  深感意外!我的剧本本是没人买,发这里是因为热爱江山网,感谢星月,感谢精品组厚爱,太忙,以后有空再写剧本发这里,有一部已经构思很久,但没空写,我会努力,写出更好的剧本奉献大家,写出更好的诗歌,谢谢!祝星月更好!握手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