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轻舞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轻舞•秋韵】秋伏进行时(散文)

编辑推荐 【轻舞•秋韵】秋伏进行时(散文)


作者:陈友 童生,709.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7发表时间:2019-08-23 00:11:34
摘要: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

耕种“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
   三伏,将一年中的炎热推向高潮,“秋老虎”更是伏中之王,也是这高潮中的顶点。这时节,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天空,像是在满世界下火;知了躲在树丛里,被滚滚热浪炙烤得“吱吱吱”呻吟不已;树叶们贯经风雨,面对这样蛮横的“老虎”,也是难以招架,只能集体背过身去,用蜷曲的方式自我安慰。
   没有人敢轻易出门,一出门,浑身上下就会火烧火燎地冒油。
   然而就是在这样伏天的午后,隔壁幼儿园那边“噗、噗、噗”气锤冲击的声音却在加强。这种冲击声,规模不是很大,从一大早就开始了。
   从楼上远远地看去,一老一少两位匠人站在那棵柳树下,在空中手舞足蹈地忙碌着。柳荫很侷促,几乎与柳树垂直,根本无法荫庇匠人,匠人就那样顶着烈日,望梅止渴般依偎着“莫须有”的树荫,不停地挺身、弯腰、又转身,拉开阵势,跟一些木头条子较劲,“噗、噗、噗”气锤冲击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
   可以想象,匠人身上的汗水都是怎样地在朝外喷射。
   “噗、噗、噗”的声音有条不紊,快速、沉稳的节奏让人想到挖地播种的锄头。难不成,匠人们是要在空中种下些什么?莫非横架在他们面前的天空,也能像泥土一样,种出些粮食和蔬菜!
   匠人们的动作充满力量也充满未知,令人忍不住想要探个水落石出。
   旁边的另外一个匠人又递过一些木条子,随着匠人们的奔忙,渐渐看清楚,他们是在钉制一种几何图形。这样的图形连铁钉也不用,应该是不具备牢固性的。
   应该也没有什么看头,也真的种不出什么东西来。现在是和谐社会、和谐乡村,在这样暴戾的烈日下挥汗,看上去真是令人惊心动魄。
   过了一阵,“噗、噗、噗”耕种的声音,在一段低回、间歇之后,又再次急促、快速地高昂起来。眨眼之间,匠人们在完成了的、由几根木条子构成的几何图形上,已经蒙好了一层黑纱。现在,匠人们依偎在“几何图”的身边,正围着柳树转圈,“锄头”热烈耕种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再次奏响。
   已经蒙好了的几何图,如影随形地,被匠人们拥在身边,像撑起的一把伞,在骄阳下,为匠人们提供着不离不弃的关爱。
   我恍然大悟,匠人们是要为那棵柳树作装饰,绕其根部做一大圈木坐椅,一来保护基树,二来为观赏提供方便;匠人们起初在空中种下的几何图,是一种为在烈日下劳动而提供的流动遮阳器具。
   遮阳器具与足球赛场上的进球网大小相似,不同的只是它的形状呈长方形且轻巧方便。这样的形状能够保证,无论日照怎样移动,匠人们都能够随机移动网具,遮挡来自不同方向的强光,并在网影保护的范围之内,继续从容地进行劳动和耕种。
   有了这个小巧的流动装置,原本在秋伏的烈日下无法完成、或完成起来十分艰难的事,一下子,就变得容易操作,也变得轻松了。
   这可真是一朵在劳动中绽开的智慧之花;它能够以最小的成本,实现价值的最大化。
   “噗、噗、噗。”
   播种的旋律在炽烈的阳光下,像一队士兵,继续向前、向前挺进着。
   长长的柳枝被“士兵”们高涨的战斗力所鼓舞,纷纷左右披拂起来,似在尽力地,为匠人们送上丝丝凉爽。
   披挂黑色遮阳纱的流动装置,像一只小船,被匠人们划着,在流火的海洋里轻轻地起伏、摇曳。
   望着眼前柳枝婆娑,小船荡漾的风景,我想,当初匠人们在空中不停地耕种,收获了花朵、价值、风景以及和谐,可谓硕果累累,这说明他们的汗水没有白流。
  
   在楼梯上跳“芭蕾”
   “平分天四序,最苦是炎蒸。”
   在这四面下火的时节,我的洗衣机闹起了罢工。我住在五楼,修理它事小,将它搬上搬下却是件大事。
   在秋伏进行时,一个不慎,我的内心就被自然、也被生活的热流灼伤。
   我试着从阳台将机器搬到屋内。阳台向南,日照强烈,机器已被烘烤得发烫,我抱着洗衣机,就像是抱着一只正在燃烧的大火炉。分分钟,我的前心后背就喷起了汗水,不用说,这时节要请来人,将这具火炉子从五楼搬上搬下,完全等同于在狭窄、陡峭的楼道里跳“芭蕾”,估计会很尴尬。
   谁会愿意与我,来共舞这一曲尴尬,而又蹩脚的“芭蕾”呢。
   这类力气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乡镇还是只有请三轮。我骑着我的三轮,一路找。最好还是年纪能轻点的,五十左右的最好。经营三轮这活,不需要多少技术,也不需多大的力气,大都是些老弱病残及妇女在从事,五十岁左右,身体健康的男性,那是人材,在三轮丛中已经是鹤立鸡群了,如凤毛麟角,年龄再小的就没有了。
   要找到理想的人选,很难,只好求其次。
   在几个“其次”、闲谝的三轮车面前,我试探着询问。一位六十岁左右,精瘦,敞胸的三轮听我稍作介绍,便满口应承了下来,我的眼里立刻放射出激动的光芒。一路上,想到他陈旧撒开的蓝色短袖衫、想到他黢黑脸上绽开的笑容、想到他浑身肌肉裸露出来的油亮的阳光,我想,终于有一把大伞,在骄阳肆虐的伏中靠近了我,他,就将是与我共舞“芭蕾”的拍档了。
   请来的师傅姓董。上楼后,一看我那小号双缸的老式机器,就来了个语出不凡,说我一个人还是可以将机器搬下楼,可以用背的方法。老董的点子令我大吃一惊,这玩意这么大,怎么背,又怎样绑背带?忽而又反应过来,只有像老董那样饱经生活磨砺的人,才会自然地说出背洗衣机下楼上楼的话。不得不佩服老董敏锐的观察能力以及敢想敢为的作风。
   开始跳“芭蕾”。抬左抬右、抬前抬后地试了几次,试得上气不接下气,试得衣服粘在了身上,因其没有抓手,“芭蕾”跳得是极其不顺。最后搂底,才将其轻松地抬了起来。
   其实东西并不重,就像是拧了两只大公鸡,然而要紧的是体积毕竟有那么大。两人只能一前一后,身体无法随意扭动,也不能准确地看清要走的路,必须得像芭蕾舞演员那样,一步一步地,用脚尖,也用感觉摸索着下楼梯,加之与我共舞的拍档又是老人,需要兼顾他的安全,因此,我俩的这一曲“芭蕾舞”,跳得实在是“精致”,也实在是沉重。当我从楼上跳到楼下,已是臭汗淋漓,衣衫拧得出水了。
   我和老董约定,机器修好后,还请他帮我抬上楼去。
   老董再次赴约。我亮开阵势,正要准备朝陡峭的楼上“芭蕾”的时候,他却又来了个意想不到的惊人之举。
   老董从三轮车里取出了几根,与他短袖衫相同颜色的旧布条,动作舒缓、从容,就像是取出了他人生中的秘密,也取出了他生活中的宝藏。
   很快,老董就将布条拧成了布绳子,他说就用两根布绳抬。看着他麻利地将布带,穿过洗衣机下的底脚,两手一抖,竟然就找到了着力面;布带再挽到合适的长度,一前一后,明显,就具有了扛杆的作用。
   朴素的智慧,高深的学问。我忽然觉得,老董就是一位,贯经风浪的魔法师。
   老董的方法果然奏效。这回向上跳“芭蕾”比朝下跳时要轻松多了,布带柔软不伤手,一前一后,身姿都能摆得很正,我们有说有笑,这“芭蕾”并没有被狭窄陡峭的楼道所限制,跳得出奇的顺畅,仿佛我们一路上抬起的,并非烫人的火炉子,而是一朵轻盈、晶莹的浪花,感觉很清爽。
   没想到,这一曲楼道上的“芭蕾”,真还跳出了艺术性。

共 27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开篇诗句华美登场,秋伏时令,依旧高温横行。一老一少匠人身上的汗水此刻朝外喷射,只剩噗噗的声音可以释怀。一篇歌颂平凡社会底层人士的佳作,此文可推精品!感谢来稿支持轻舞征文,期待下一次 的精彩!【轻舞编辑:月漾】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漾        2019-08-23 00:12:51
  问好作者,预祝征文取得佳绩!
2 楼        文友:陈友        2019-08-23 06:06:19
  感谢老师辛苦编辑,老师过誉了,向老师学习,争取进步。
3 楼        文友:玉美人        2019-08-23 06:28:23
  问候作者写作辛苦。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皆是日积月累辛苦劳作所得,学习文中匠人精神,像匠人致敬。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4 楼        文友:陈友        2019-08-23 11:08:06
  英雄不问来路,这人间,真是英雄辈出,令人感叹!感谢老师留言,向老师学习。
5 楼        文友:金陵倦客        2019-08-23 17:27:37
  一段观看匠人空中播种智慧,一段与“其次”的“三轮”共舞“芭蕾”构成了一篇精彩叙事散文。形散神聚敛,一曲为底层劳动者的不畏辛苦和朴素的智慧而谱写的赞歌。观察细致,描述风趣,修辞手法娴熟,引领读者身临其境,感受其空中之舞的酷热和楼道芭蕾的艰难。欣赏佳作,预祝征文佳绩!
方向既定,蠕行也能到达终点
6 楼        文友:陈友        2019-08-23 19:21:02
  社长过誉了,感谢社长百忙之中青睐拙作,我将以社长及老师们的鼓励为动力,争取进步。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