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荷塘】古董花瓶(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古董花瓶(小说)


作者:守望的天使 进士,10117.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56发表时间:2019-09-05 11:37:28
摘要:前世今生,孽债情伤,该来的早晚会来……

【荷塘】古董花瓶(小说) 穆强特别喜欢收集古董,对于古董的热情已经超出了一个业余爱好者的范畴,父母留给他的财产大多用来收集古董了。他的妻子也是个古董爱好者,俩人情趣相投。
   这一天穆强兴高采烈地捧着一个古董花瓶回来,献宝一样拿给妻子苏亚看。苏亚双手捧住认真地瞧了瞧,脸上露出了喜色,问道:“这宝贝哪来的?这可是宋代的东西,值不少钱的啊!”
   “你也看出来了?哈哈,猜猜我花多少钱买来的?”
   苏亚想了想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她的意思是一万块。
   “我才花一千块,怎么样,我有眼光吧?”
   “一千块?怎么可能?”苏亚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卖家根本不懂,给他一千块乐得屁颠屁颠的啊!”穆强乐得合不拢嘴,捧着花瓶看了又看,最后摆在了古董架上。
   突然他发现花瓶一侧有一个脏点,他连忙用手去擦,脏点擦掉了,苏亚叫他去吃饭,他手也没洗就坐在了餐桌上拿起了筷子。
   “咦?你的手怎么了?”苏亚指着他的手问道。
   他这才看见自己的手指尖上竟然全是血迹,他只是用这手擦了一下花瓶,可是花瓶上怎么会有新鲜的血迹?
   他摇了摇头走进洗手间,把手洗净后仔细地看了看并没有伤口,他好奇地问:“苏亚,是不是你手上出血了?”
   苏亚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确定自己的手掌没出血,“我没受伤呀,这血好奇怪啊!”
   “算了,别为了这些小事费心思了。不知道这个花瓶能值多少钱,你说要不要找人估算一下?”穆强一边吃饭一边兴奋地说。
   “今天太晚了,明天我陪你去。”苏亚笑呵呵地答道。
   “好好,亲爱的最懂我的心啊!”
   俩人说说笑笑吃完了晚饭,睡觉时穆强把古董花瓶拿到了卧室,捧着细细地瞧着,越瞧越喜欢,忍不住用手指细细地抚摸上面的花纹,那专注的样子就像抚摸着女人的胴体。
   苏亚有些酸酸地嘟囔说:“瞧你摸花瓶的兴奋样,比摸我还兴奋。要是在我和花瓶之间让你选择的话,你一定选花瓶而不要我。”可是穆强竟然装作没听见,还在专注地摸着花瓶细细地瞧着。
   苏亚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快,闷闷地躺在床上,背对着穆强很快就睡着了。睡到半夜,她突然被琐琐碎碎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看见穆强正背着她穿衣服,她以为是天亮了,拿起手机一瞧,才午夜十二点,这个时辰他干嘛去?没等她说话,穆强已经走出了卧室,她连忙跟了出去,夜幕下穆强走得极快,她小跑着跟在他的后面。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她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公墓,眼前是一排排黑色的墓碑,隐约透着一股邪气,眼看着穆强走得更快了,他一转眼就消失了。
   此时“呼啦”一阵妖异的冷风吹过,带着阴冷的感觉,吹得她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她又看见了穆强的身影,她快速跑了过去,见他正趴在一座墓碑后抱住一个女尸的身体细细地抚摸着亲吻着,那个样子让她感觉到特别恶心。她正想叫他时,看见女尸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恶狠狠地看着自己,那神情像是要把自己活吞了一般。
   她吓得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满脸是汗水。
   “怎么了,你做恶梦了?”穆强的声音清脆地响起,他的双手还捧着瓶子。
   “嗯,做了个恶梦。”她看了穆强一眼,突然觉得他抚摸花瓶的样子就像是抚摸那具女尸,让她感到恶心,她慌忙捂住嘴跑进了卫生间,穆强的声音追着问:“你怎么了?不会是怀孕了吧?”
   她干呕了几声也没吐出什么,掬起一捧凉水泼到脸上,一丝冰凉瞬间钻入心里。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憔悴,眼里没有一丝神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这个噩梦,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问你哪,你……不会是怀孕了吧?”穆强皱着眉站在门口,一脸的不高兴,她没吭声,她知道和他的约定,结婚后不要孩子,他有自己的理由:“小孩子太淘气了,弄坏了古董怎么办?”
   此时她有些不高兴,冷冷地说:“没有,就是看你抱着花瓶觉得恶心。”
   “恶心什么呀?我又不是抱着别的女人。”
   “别说了。”苏亚听了他的话又想吐了。
   次日俩人找到了一位著名的考古学家严教授,他正在给学生上课,他们就坐在后面听着,严教授一脸严肃地说:“很多人只知道古董好看,看的也是它的外表、年代和价值,并不知道因为年代久远都是带有灵性的,有些甚至会带有凶灵。”他的话音刚落学生们一片哗然,他俩吓了一大跳。这时有学生问:“那么教授怎么区分古董上有没有凶灵呀?如果把有凶灵的古董带回家会不会招来横祸?”
   “这个同学的问题问得好,其实带有凶灵的古董并不是随便谁都能碰见的,即使恰巧买回了家,而这家和古董里带着的凶灵前世没有任何仇恨的话,凶灵仍然会处在沉睡的状态,但是一旦遇见前世的仇人,凶灵就像是被激活一样纠缠不休,不过这些都是民间的迷信,信则有不信则无。而在科学的论点上鬼怪是不存在的,所以这堂课同学们可以当成是我讲述的一个另类鬼故事。好了,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
   老教授的话音一落,安静的教室顿时变得吵闹了,这些学生们嘻嘻哈哈地鱼贯地走出了教室,苏亚和穆强来到了老教授面前,老教授没看他们,只是盯着那个花瓶,半晌没说出话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色,看上去有什么令他恐惧的东西。
   苏亚指着花瓶说:“拜托教授给看看,这东西值多少钱?”
   严教授这才如梦清醒地说:“这东西一文不值!”
   “什么?!”穆强不悦地吼道。
   “这东西从哪来送哪去,最好别留着,否则有血光之灾!”严教授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苏亚想跑过去叫住严教授被穆强一把抓住,咬着牙说:“叫他做什么,我不用他估价了,反正我也不卖!”说着抱着花瓶就往家走,苏亚只能跟在他身后,一路上不知道劝了他多少次让他把这个花瓶送回去,可是他只冷冷地回答:“这花瓶我绝不会送回去的,不管它值不值钱!”
   苏亚无奈地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到家后,穆强把花瓶放在了古董架上去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见苏亚正捧着他的花瓶看,他一下子扑了过去,从她手中夺过了瓶子,很严厉地说:“不许你碰我的花瓶!”
   苏亚被他吼得很委屈,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他抱着花瓶去了客房。苏亚很生气也没叫他出来吃饭,睡觉时特意把卧室的门弄得叮当响,可是他在客房里好像听不见一样。
   半夜时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破了夜的静寂,苏亚从床上猛然坐起来,那惊叫声是从客房传来的,她连忙跑进客房,看见穆强的嘴唇发抖,似乎还没从噩梦的恐惧中缓过神来,她摇了摇他的胳膊问:“穆强,你没事吧?”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极不耐烦地吼道:“滚出去,别来烦我!”
   他顺手拿起身边的枕头向苏亚扔去,苏亚缩头一躲,气呼呼地回了一句:“谁爱管你的闲事!”说着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卧室。冷静下来她觉得不对劲,老公平日是个性格温和的男人,现在他怎么变得如此暴躁,难道是花瓶在捣乱?
   她想到严教授说的血光之灾,心中有一股特别的恐惧感,她赶忙拿起电话打给严教授,电话响了半晌被人接起,有一个沙哑的声音问:“你找谁?”
   “我找严教授。”对方沉默了好一会才带着哭腔说:“严教授今天早上去学校讲课的路上出了车祸,人已经去世了……”
   听到这话,她的手一抖电话“啪嗒”掉在了地上,早上去学校讲课的路上出了车祸,也就是说严教授并没有到学校,那么他们在学校里见到的人谁?她猛地打了个激灵。突然,客房里又传出一声尖叫,这一声极其恐怖,她不顾一切地冲进了客房,她看见了穆强仰面倒在床上,一个古装少女衣衫不整,身上布满了一条条丑陋的伤疤,正用手狠狠地掐着穆强的脖子。
   “不要哇!”她跑过去想要制止,那女孩突然回过头,那是一张冰冷苍白的脸,脸上没有鼻子和眼,嘴被撕裂开了裂到了耳边,她吓得“啊”一声晕了过去……
   她是被女孩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惊醒的,睁开眼睛她看见自己站在一个小屋子的门口,透过小门的缝隙她看见穆强穿着古代的衣服,正一脸淫笑地扑向一个女孩,女孩奋力地挣扎着,可最终没有逃脱他的魔掌。凌辱完女孩之后,他拿着皮鞭一鞭一鞭地抽打着女孩裸露的身体,女孩的尖叫声渐渐地变得沙哑了,最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求助:“峰哥……救命啊……”
   听到这里她的浑身一颤,脚下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接着从屋子里传来一声怒吼:“谁在外面?!”她看见穆强拿着一把刀追了出来,她没命似的疯跑,突然脚下一顿,她猛然惊醒了,张开眼睛的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张没有眼睛和鼻子的脸正对着自己看,那双冰冷的手摸着自己的脸痛苦地说:“峰哥……你为什么不救我……”
   她吓得赶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听不见任何动静,她怯怯地睁开了眼睛,透过手指间看去,那女孩不见了。
   这时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她愣住了,直到手铐铐在她的双手上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警察严肃地说,你杀了你的丈夫!她发誓:“我什么也没做过!”不过她的誓言毫无用处,警察已经在穆强的脖子上找到了她的指纹,还有她打电话时的录音,那确确实实是她颤抖的声音:“我……杀了我老公……”

共 34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惊悚的小说开头就奠定了全文的主旨:前世今生,孽债情伤,该来的早晚会来……向我们诉说了一个前世的冤魂复仇的故事。穆强喜欢收集古董,妻子苏亚与他志趣相投。有一天,穆强兴高采烈地捧着一个古董花瓶回来,这是宋代的花瓶,他却花了少量的钱买来。然而怪异的事情在家里发生了,穆强摸着花瓶像抚摸一个女人,对妻子态度恶劣。穆强的手指上出现了新鲜的血迹,他没在意,全身心地将精力投入花瓶中。穆强梦游般来到墓地,苏亚看见他和一个女尸抚摸亲吻,原来是苏亚的恶梦。第二天,俩人找到考古学家严教授,听他上课时讲到了有凶灵的古董,教授奉劝穆强别留这个花瓶,会有血光之灾。可是顽固的穆强不听,仍然抱着花瓶睡觉。当苏亚被穆强房间的惨叫惊醒时,她看到穆强的前世凌辱了一个女孩,还凶残地毁掉她的容貌。此时,那个女孩正在向穆强复仇,她掐着穆强的脖子。当苏亚从惊悚中清醒过来时,警察说她杀了丈夫并打电话自首,铁证如山,苏亚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小说情节离奇吸引人,富有悬案色彩,告诉人们:前世的受害者,迟早会寻机报仇,不要作恶多端。【编辑:莫道不销魂】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9-05 11:39:35
  老师的每篇小说都很精彩,富有惊悚的味道,像一部电视剧,十分吸引人。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9-05 11:42:09
  文中的几处伏笔,对情节的发展有铺垫作用。如开头,还有教授说的话,血光之灾果然应验了。但真的教授死了,那个上课的教授会是谁呢?是女鬼吗?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3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9-05 11:44:30
  女鬼口中的“峰哥”难道是苏亚?峰哥没有救她,前世的“峰哥”投胎成苏亚,所以苏亚成了受害者。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