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红尘】他乡长和贾书记(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红尘】他乡长和贾书记(小说)


作者:聪一聪 白丁,1.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13发表时间:2019-09-07 19:31:16

【看点·红尘】他乡长和贾书记(小说)
   三十年后,当我在车站偶遇老他乡长时,他乡长仍喜眯着眼睛,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和我寒喧起来。他刚从西藏游玩回来,手机里贮存的高原独特的圣洁雪景,霎时就把我的思绪拉回到遥远的三十年前的过去……
   那晚,我打电话给他乡长,询问明天早上是否还要去全乡唯——家出口欧盟的企业检查工作。当然要去,这是他乡长平时的一贯作风。他调到山海乡任乡长已有三年了。三年里他使该乡户户冒烟,村村开花,上级也频频点头。
   山海乡背山面海,经济发达,老百姓既有山民的坚韧又有大海的豪爽。请客喝酒乃是地主之举。他乡长也不能免俗,成天里和乡民们饮酒作乐,开怀畅饮:有时也忘了工作和开会。每逢这时,他就红着脸,喜眯着本来就小而亮的眼睛,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大秘书,你和办公室交待下,我下乡工作回不去,派个人去开会。”他的这种派头作法,乡村两级干部都知晓。在他偶尔不喝酒或清醒的时候,他便说,我醉也就是我醒,我的醉不在酒醉,而在醉意。懂吗?那个醉意,不可捉摸,不可言传,就是醉意那股劲,感觉超乎山水之间,也不同于摸着年轻情人的手……不明就里的群众还以为他乡长是好酒好色之徒呢。酒是他的酷爱,色却不曾沾边。
   关于他乡长的故事就这样在山海乡流传着。当然,流传最广最引人发笑的还是他的“神来之笔”。乡一级作为一级财政,在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们都是知道的。他乡长有权有笔,找他签字报销拨款的人当然一拨接一拨,致使他没有空闲静下来思考思路出路。有时一上午或一整天被“客人”围攻缠绕,他总是眯缝着眼睛,耐心地解答或劝导,自己是银行就Ok了。时间久了,乡村两级干部就戏谑他:“乡长一来就签字,一下去便吃酒。”于是他乡长常常不来办公室,直接下乡工作去了。这日,他下乡和我很早便跑到一家出口虾仁的加工厂,检查该厂绿霉素是否超标。虾仁里怎么会有绿霉素呢?原来当地的老妇人为防止指甲糜烂而涂上的,在剥虾过程中无意渗漏进去的。他之所以这么早下村,因为下午回来还要应付市里的海产品质量检查,晚上还要开民主生活会。他向来重视上级工作检查和民主生活会。这是他工作的态度和坚持的原则,但既然下乡了,饭总要吃的罢。他想尽量控制点,少喝些酒,然往往酒不随人;东道主殷勤备至,能喝的他不免也掌握不了分寸,就如厨师烹饪最难把握的就是火候,他深有同感。他的可敬可佩可爱之处,便在喝酒的时候酒桌上的酒一定自己喝,绝不允许旁人或秘书代替(这也该他赢得不少好口碑)。这一回主人玩起了“鸡尾酒”,啤的喝了,还喝黄的红的,最后还拿出珍藏三十年的茅台酒。他乡长一般开“三中全会”问题不大,四马并驱他也骑过,结果栽倒进田里,因此内心里,他对这瓶可人的茅台酒有恐惧,似乎这酒会伸出獠牙吃了他。然那场合和气氛,又使他挡不住那弥漫全屋的醇香……也仅仅这一回,当主人的女秘书双手捧着满满一杯白酒敬他时,他喜眯着更小的眼,轻轻呡了一口,说了句笑话,随手递给身旁双手来接的大秘书。他要的是醉意而不是酒醉……
   回到乡政府时,离下午上班还有点时间,他想打个盹眯一会,醒醒一下自己。毕竟“三中全会”并不是容易应付的,更何况“四驾齐驱”,他只在背上蹭了蹭没骑也不敢骑——不能出洋相,特别在乡人有身份人眼里……今天没人签字,没到点吧,不会,往常早在门口排队等了——是自己太官僚了?不会,鄙人还是亲民的。天太热了吧,六月黄天,日头毒死人,老百姓怕日头也怕打扰……唉!难为他们了。酒真也不是个好东西,误事乱性,误国殃民——哪里,哪里。我怕不喝酒,真的会误事,市里的这帮老爷,下乡来吃饱喝足了还给土特产。我下乡只喝不带,清高?假正经?也不是有人送土特产到你家里吗?!盛情难却,装什么牛架子。呵呵!自己是老长不大的老乡长,七八年来,这乡那乡陀螺似地原地打转,嘿嘿!——不跑不送原地不动,此乃实情世情真情耶。真性情,那个女秘书长得雪花标致,眼睛会说话,会蜇人,蛰人身上还觉得蜜样甜。小蜜蜂配大秘书,绝配。哈哈!居然做起媒来了……哈哈!有何不可,大秘书跟着我也辛苦,帮得上忙就得帮——他毕竟年轻,来日方长……咚、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打破了他短暂的休憩。乡长揉揉眼,下意识地抖动了一下手臂,抬头看到文书拿着一摞文件进来。他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睡梦中,随着酒精还在酒海里畅游,不想上岸。他乡长拢过文书才刚放着的一叠文件,抓起桌上的一支钢笔,眯缝着眼刷刷地一页一页草签着,速度很快,这是他早就练就好的——张旭的狂草,乡民看不懂,不认识却值钱。
   当文书把他乡长签署的文件拿回去时,却发现不对劲。比如市委市政府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干部廉政纪律工作的指导意见》,再比如市政府单独发文的《关于做好当前安全生产的紧急通知》及市委单独下文的《关于选拔年轻优秀干部的实施方案》,等等,等等。他乡长都在阅签栏的空白处下方(上面有乡其它领导阅签过),签上自己飞舞的“同意支付”几个龙字,再署上线团似的大名。乡文书哭笑不得,但他理解他乡长是错把上级来文当成了他要报销的报销单,想也没想看也没看;以为这时候来找他的除了签字,还会有什么?谁知他有一个月没看文件了——这次,他乡长似乎确实真的醉了……
   第二天,关于他乡长的奇闻逸事又多了这么一桩。乡民们听闻了并没显得多少激动,只私底下喊他“酒糊涂”乡长;几乎没人喊他“糊涂蛋”或“酒鬼”,可见乡民心中自有一杆秤的。也有极少的溜须拍马者在酒桌上尊称他为“酒仙”。他听了也只淡淡一笑:“成不了仙,还是糊涂点好。”这些都是山海乡的“政治轶事”,乡民们听过了,传过了,说过了,也就忘掉了。并时只在这笑悠悠的氛围中,一天天照样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后来他乡长离开了山海乡,也在别的乡当过几任乡长……
   三十年了,当我再次碰到他乡长时,他早已在乡长位置上退下来了。酒还是照样喝,没人请的时候自己掏腰包喝。不过和他合作过的几位书记,不是在乡书记位置上栽倒,就是在局长县长市长位置上栽倒,这令他暗自庆幸和欣慰,却也滋生一丝惋惜。我想他乡长一定会喜眯着小而沉郁的眼,低沉地说:“大秘书,酒虽害了我一辈子仕途,却没能害死我;还是雪域风光好。”
  
   二
   贾庆功升任希望乡党委书记已一个多月了。他希望自己的“虎”年虎虎有生气,很想出个金点子在希望乡站稳脚跟、施展拳脚、大展鸿图,并赢得上下一片称颂。
   有一天,贾书记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点子、点子、点子,好黄金不如好点子”,贾庆功一边漱洗,一边听早间新闻,心中默想,“金融海啸算啥,点子风暴方能掀起一场革命。头脑、头脑、头脑……”末了,去上班的途中在专车里也在认真地听着广播。忽然,一个神启打开了他的思路,一个别致的名字在脑壳里形成,隐隐在嘴角蹦出——“三同”。他轻轻地在嘴里默念了一遍:“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他为自己这个精妙的点子暗暗叫好:应当在全乡上下大力推广。诚然,当务之急自己理应亲身践行,积累第一手资料,最好的办法是简政下村,微服“三同”,贾书记确实没有惊动大家,更没有扰民。他只在出发前半刻钟叫秘书打电话给团结村的书记,交待贾书记到他们村“三同”,特别点到以十足的“农民礼”接待,一切从简。去团结村的路上,他叫乡司机把他扔在通往团结村的城乡公路路口,自己和秘书则沿着水泥地面从容地走着。贾书记穿着一件有点儿破旧的灰色夹克外套,脚穿一双新的军用球鞋;秘书则提着一只略显褪色的军用旅行包。不明就里的村民们还以为是外出打工回来的乡邻右舍呢,只是那副金边眼睛告诉他们——不是。此时,三月的油菜花迎风摇曳,开得正旺,惹得贾书记诗兴大发:“胜日寻芳团结滨,无边光景无限新。为君识得‘三同’面,天南地北一家亲。”他和秘书则抬头四顾,不禁哈哈大笑。在书记一行还沉浸在春日美景的熙和阳光里的时候,早有村书记一班人在村口恭候迎接。贾书记嗔怪了一下,一行人便快步向村部走去。团结村素以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的山野渔村闻名。全村村民亦农亦渔,因靠山面海这几年发展神速。因书记大人第一次微临寒村,设宴款待乃礼义之举,虽说贾书记叫他们极简易简,不要铺张,但村两委还是置办了一桌十分丰盛的家常午宴;鸡鸭鱼肉全有,不过全是土生土长的。贾书记在一片赞誉声中喝了几杯小酒,口口声称:“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村书记也在几杯黄汤灌肚之后,高谈阔论,大献殷勤:他吞掉了贾字,直呼书记或庆功书记。众人也效仿。席间,庆功书记似怨非怨地责怪村书记不该兴师动众,村两委齐簇簇一个不摞地陪同,好像早有准备似的,似乎有损这次“三同”的初衷和目的。“你们怎么知道我微服‘三同’呢?”
   “臭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承蒙书记瞧得起咱村,第一炮就落脚本村,本村有福了!”小书记笑咪咪地应道。
   大书记猛然记起,从点子生根落地到召开乡党委紧急扩大会议,再到只带秘书一人陪同“微服”,前前后后仅仅一个小时不到。在扩大会上,他明确提出在下半年基本路线教育开始之前,全乡这大半年空档要以“三同”为抓手,推进农村各项事业顺利开展。当贾书记确定以距离乡政府最僻远的团结村作为此次微行“三同”的行政村时,要求各班子成员严守秘密,自己轻车就简,勤政便民;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想到这,大书记拿起酒杯敬小书记及其余各位,代表乡党委政府祝团结村如村名所示“团结向上,欣欣向荣!”
   酒足饭饱之后,书记提议出去走走,摸摸底细,熟悉下村容村貌。他们一行就出村部南大门,向左沿着大路蹒跚起来,路上不时指指点点,有说有笑。尔顷,他们便到了一排排长蛇阵似的二层檐房面前:一些房子因年久失修已坍塌,一些窗破瓦飞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一些显然主人在家,房子被加固整修粉刷一新。
   村书记说:“这些房子叫大寨屋,是学大寨时硬移植过来的,简单倒简单,但不实用。现在,我们开始旧村改造了。”
   贾书记说:“这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现在重要的是因地制宜.,科学规划。所以乡党委提出……”
   “要实施‘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与民同乐,为民造福!这确实是个金点子、福点子!眼下,我们村缺的就是好点子、金点子!此次书记首选我村蹲点搞‘三同’,我们村真是抱了个金元宝啊!”小书记抹抹嘴插口说。
   大小书记哈哈大笑,继续信步前往,众人跟着。
   在一个小岔口,遇上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农。老农迎着陌生面孔,笑喜喜伸出双手,躬身问道:“您就是新来的贾书记吧?”书记上前握住老农的手,温和地回道:“老农伯伯有何指教?这次我是专门向农渔民兄弟学习取经来的。”“哦!哪……-哪能……-哪敢呢!我在想书记如果不嫌弃咱的话就住到咱家来;我会像招待亲娘舅一样款待您的……眼下正是布谷鸟打鸣的季节……”老农边说两眼边不停地在大小书记间游移。
   村书记一跨步横在老农跟前,转身对书记说:“这是本村的种植能手,几年下来还算风调雨顺,也没遭天灾人祸,但就是赚不了钱;加之儿孙满堂一家子只够省吃俭用。两个儿子呢,以讨海为生,日子凑合着过,并不宽裕。”
   小书记顿了顿,回头对老农大声说:“现你叫书记住你家,你像亲娘舅似地接待书记,书记没意见,我们村的脸往哪搁啊!若被邻村知道了,非骂死咱村不可!改天叫书记给你规划规划,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时,贾书记抬眼了望山脚下那片茂盛的油菜花,油菜花一直延伸到半山岗,黄灿灿的花蕊在晴空下似在掩面浅笑、低头吟唱;在这浅笑吟唱中,似乎有一阵鸟鸣传来,随之传来的也有从山凹里升腾而起的一股浓烟,夹杂着米饭烧焦的气味。老农指着黑烟说:“这是村民们在焚烧洋垃圾,变废为宝,却害苦了我的庄稼!水污染了、地烧黄了!人愁死了……”
   “这就是我此次‘三同’的目的。”贾书记对着众人说,“发展经济也不能牺牲环境。眼下正是春播时节……-何况——”但转而一想,自己这次下村蹲点,小到一个礼拜,多则半个月,生活方面也不能太随意马虎;虽不似市里那样舒坦,也应当像住宾馆那样便捷。和农民打成一片不是叫你穿草鞋、住茅屋、吃糙米,而主要是指精神方面的;农民兄弟需要的是精神食粮,温饱已不成问题。然而,从贾书记嘴上脱出的却是:“我是客人,随乡入俗,一切听从主人安排。”
   “是。是。书记讲得在理,你还是种你的田吧。书记我们会安排的,瞎操心不是?!”
   于是,书记一行撇下老农继续往前漫行,老农傻傻地站着,一时不知所措。当他们行至一大三岔路口时,见有一座钢筋混凝土石桥。贾书记驻足桥上,注视着桥下缓缓流淌的河水——绿波中泛起黄光,一堆堆垃圾顺流而下,遇上桥墩便不肯离去,死死缠住并卷起一串串白色泡沫;午后的日头正热烈地晒在上面,水花晶莹剔透,风吹过来似有几分凉意。村书记指着一条坑坑洼洼的土石路说:“这条土路,一直延伸到出海口,是乡民们出海打鱼的必经之路;这条宽宽的,有点发臭的河流,叫纳潮河——意为海淡水交汇之处。早年,此时正是海鲫鲈鱼最肥美的季节。在闸口,农渔民们一捞,鲜活的海鱼就能捞上一大筐,如今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想吃的话还要到海里去捞呢。在这条土路的尽头,是本乡最大的出港口。那里建有几个码头,能停几百条渔船,不光本村,兄弟村也来停靠。台风季时,不时有广东阳江、福建连江等地的渔民在此避风,人来人往,热闹繁忙,号有‘小香港’之称。我们想争取在此建个避风港,希望书记大人鼎力相助。”

共 795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几乎所有官僚都不是空穴来风,都是有根有源的。小说中他乡长和贾书记就是官僚主义的代言人之一。他乡长一生爱酒,而且逢酒必醉,但是他很意那种醉意,并且美其名曰“不是酒醉而是心醉”,醉后的他乡长把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也当作签字报销的凭证大笔一挥:“同意支付”。贾书记更是官僚得出类拔萃,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三同”的金点子,便大张旗鼓地“三同”到团结村,在享受了村两委的热情招待后,到村各处去了解民情,但不解决农民反映的环境污染问题,只是为他的“三同”秀出一片风采。很有讽刺意义的小说,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聪一聪        2019-09-07 19:57:57
  这是两篇小说,自己贴的时候不知连在一起了。烦请大家注意。
2 楼        文友:官平        2019-12-14 10:08:53
  这两篇小说可以粘贴在一起,而且还非常和谐,里面内容也可以相互照应,这种写作方法值得我学习。
万里江山美如画
回复2 楼        文友:聪一聪        2019-12-15 21:11:25
  谢谢!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