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被劝进来的病人(散文)

精品 【流年】被劝进来的病人(散文)


作者:干亚群 童生,833.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3发表时间:2019-09-11 16:34:52


   自我来了后,童医生休息的日子一下子多了起来。隔几天,她就休息一天。数天后,她又跑到内科,往贴在墙上的出勤表上画几个圈,圈所对应的是她的名字。一个圈休一天,但童医生总止步于奥林匹克环前——最多不超过五天。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奥林匹克总被她念成“奥乱劈开”,引起同事一阵又一阵快活的笑声,而童医生自己一脸庄严相,认认真真地看着一帮笑成歪瓜裂枣的同事,等他们笑够了,平静地问他们“奥乱劈开”什么时候举行。医院的屋檐下,笑声再次爆炸,把树上的麻雀惊到屋脊,也不叽叽喳喳,然后飞向天空,可能也是被惊飞的。
   逢三与逢七,是小镇的市日,类似于我老家的赶集。这天,医院相对比较忙,病人把集赶了,顺带把自己的病也看了。童医生是没办法休息的。
   后来,这条原本针对她个人的要求,变成了全院医生的纪律。我上班后童医生既像叮嘱,又似提醒,告诉我除了市日与集中绝育外(镇上每年会组织几次符合绝育条件的妇女进行集中结扎),随时可以调休。童医生还特意给我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压了一张宣传计划生育的年画,上面画着一位梳扎蝴蝶结的母亲,左手拿烫红独生证,右手抱着小女孩,在一排“生儿生女一个样”的下面印着日历,每一个阳历对应着一个阴历,前者粗粗壮壮,似乎抱了一个冬瓜,而后者瘦瘦小小,跟头上顶着花的小茄子似的。
   小茄子似的三与七把人们赶到了镇上,在几乎毫无遮拦的市场里,村民们与人讨价还价,用盯惯了鸡鸭屁股的目光挑肥拣瘦,掂斤捻两,最后以惊人的耐心杀价掐价。市场上的果蔬大多是自产自销,所以,他们买卖人的身份一个月里经常在换,轮到别人向自己砍价时,嘴上吵吵嚷嚷,但手上的秤早已捏了起来,秤尾往上一翘,顾客的头随之一歪,一桩生意就完成了。
   太阳跳上树梢,把市场照得像块煎饼时,人们才各自完成买与卖,像是做完了填空题,然后周围的声音慢慢浅下去,摊位上的东西也渐渐薄起来,零乱的脚印,散落的垃圾,以及花花绿绿的鸡屎,跟灵感跑了一半的画似的。
   仿佛是照应,市日把一撮人劝进了医院。他们带着集市的痕迹,来看病。他们把拖拉机的突突声拐进了医院的大门,手拉车咕噜咕噜,一个侧身依在墙角,自行车前架后搁,心事重重似的靠过来。医院的天井一点点被它们拥塞,似乎是它们逼着他们来的。
   清洁工阿德挥舞着扫帚,指挥着拖拉机停这边,手拉车放那边,至于自行车,一律摆到车棚。似乎容不得商量,一旦有人把车放错了位置,阿德就提着扫帚跑过去,如果来人不配合,阿德的脸就开始涨红,话也结巴,好像血脉贲张。来看病的人都知道阿德,阿德在医院里已经扫了十多年的地,可他的癫痫一直没有治好,隔一段时间都会抽几下,抽前没什么预兆,突然间就倒地,口吐白沫,四肢僵硬。所以,大家对他都很小心,他怎么说就怎么做。如果有人来看病找不到医生,他会满医院地帮忙去找,一边找,一边大声咳嗽,似乎在打暗号。有时值班医生溜出去跑回家,阿德也装作不知道,仍从一个科室找到另一个科室,嘴里咳咳咳。
   到了医院,买卖人变成了病人。只是,他们的病痛似乎是被医生唤醒的,或是回忆起来的。对他们而言,医院跟集市无非是换了个场景,仍用刚才吵吵嚷嚷的声音陈述自己身上的某个痛点。医生当然不会仅限于病人一句肚痛头晕就开方子,肯定要问清肚痛的来龙去脉、前因诱因。而病人翻来覆去跟烙饼似的停留在自己的痛点上,医生需要的信息仍云遮雾绕。于是,医生换个角度,从他市日的买卖聊起,俩人像是街头偶遇的老朋友拉起了家常,饮食咸淡,起居习惯,病人渐渐进入角色,一股脑儿地把自己最近的生活史复习了一遍。就在病人絮絮叨叨时,医生的问话戛然而止,一张处方已递到病人面前。
   像是积攒口袋中的钱,他们看过内科看外科,看过外科看牙科,一次次把自己劝到医生面前。临近中午,有人忽然想起闷在编织袋里的两只鸡还没喂过水,于是,赶紧跑到注射室讨了一只空盐水瓶,灌了水,三步并作两步,心急忙慌地解开尼龙绳,一把捏住鸡脖子,掰开鸡的尖嘴巴,往里灌水。事毕,才踱到挂号室,付款,取药,然后跟给自己看过病的医生一一招呼,把车推出来时,冲阿德摇摇手,走了。
   而她们,闪进了右侧的诊室。她们进来时不像是看病,倒像探病,一身花衣服,而且花得很彻底,甚至有时会花得一模一样,并迅速在同一个价格上绽开满意的笑容。她们手里提着七七八八的东西,声音也是七七八八,似乎集市的热闹仍然悬在舌头上。作为一个外乡人,她们的方言有时听勿清楚,只感觉她们的叽叽喳喳像池塘里的涟漪,一圈圈往外扩散,那些泛着泡沫的词汇在小小的诊室里荡漾。我和童医生似乎坐在波浪里,全靠一身白大褂系在桌前。但童医生看上去很惬意,看见病人既不问病史,也不作检查,而是先笑嘻嘻地问病人今天市日又买了啥,然后夸病人会买东西,价格实惠。病人听了,似乎觉得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语气开始亲切起来,甚至掀开篮子给童医生看自己买的东西,童医生侧过身,极认真地看了看病人的篮子,再次夸病人会买东西。之后,童医生的询问把病人劝进了角色,三言两语就把病史病情问了个明明白白,仿佛是市日里的一杆秤。
   我坐在童医生对面,彼此是同事,但在劝病人这件事上,她是我老师。病人一坐到我前面,我根本不会像童医生那样转弯抹角地先跟病人温习市日,而是直截了当地开启病人与医生的模式。
   她们的病痛大多是积累起来的,问她们为什么不早点来看,回答几乎是一模一样,等市日时来看,似乎特意来看病觉得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尤其是说到妇科方面的疾病,声音一点点低下去,眼睑也跟着垂下来,像一道窗帘似的,只差“啪嗒”一下。诊室里突然变得很寂静,寂静得过于清晰。
   不过,这种尴尬很快因旁边几个人的附和而消退。一个说我也是这样,另一个说我比你还结棍,坐着看病的人不时把脖子拧给站着等看病的人,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还互相补充。俩人的话似乎清理出了一片园地,哪里有犄角旮旯,哪里适合种瓜点豆,我一脚踏进园子时手上该提什么农具,一点不含糊。
   当然,她们也不含糊,有时等我给病人做好检查出来时,发现突然少了几个人,原来是跑到院子里做生意去了,她买她的花裤子,她买她的红番茄,然后,俩人你提着我的花裤子,我拎着你的红番茄再次进入诊室,脸上荡漾着番茄红。还好,她俩的病情不一样,否则我真怀疑她们刚才把病也交易了。
   市日上的事,像边角余料似的被病人带进了医院。有人说今天卖老鼠药的真有意思,带来一只白老鼠,自己坐在摊边上听滩簧,让白老鼠不停地在转盘上奔跑,而老鼠药不叫老鼠药,叫“绵绵绝期二十一”。我问他这是啥意思,卖老鼠药的说是文艺。也不知是文艺,还是混艺,或者是昏艺,我听不拎清,总之这卖老鼠药的其他没什么特别,就是说起话来眼睛滴溜溜转,跟老鼠精似的。
   有人接着说市场的西北角支了一个魔术摊,进出看一次两块钱。有一个女孩长在花瓶里,只有头,没有身子,能跟人说话,但不准走到她跟前,后面有一块黑黑的布遮在那里。
   又有人说有一个老头,每次市日摆旧书摊,可等他把书摆好,市日就散了,于是他又把书一本本收起来,几乎没有做过一笔生意,看上去像来晒书的。
   我置身在她们的闲谈中,有要没紧地听几句,也不插嘴。但听到卖旧书的老人时,还是忍不住地问,他是卖的,还是租的?说话的人摇摇头,然后一屁股坐到童医生那儿,似乎把老人旧书摊这件事压了下去。
   虽然,市日是医院看病最忙的时间,但病人看病的时间都不长,大多病人出去时手里只不过多了一张方子,有的甚至方子都没有。童医生见到熟人,如果是一般性的妇科疾病,就给她们倒些高锰酸钾粉,病人问她怎么用,她就说一脸盆的水,往里撒上一些些,跟平时炒菜放盐差不多量。
   童医生的医嘱,我活学活用,有时借盐,有时像芝麻,病人一听就明白。如果用克的剂量,估计病人听了跟刚才那个卖老鼠药的药名一样无法理解。“绵绵绝期二十一”,无非是套用了老鼠怀孕二十一天就生产这个道理。不过,我开处方的时候还是遵行教科书上的用法。
   医院到了十点半后,重新空荡荡的,却留下了一堆堆的花花绿绿,上面弥漫着经过肠胃的气味,已经分不清是鸡屎盖着鸭屎,还是鸭屎压着鹅屎,唯一可以辨别的是羊粪,院长戏称是“六味地黄丸”。
   阿德站在院子里咳咳咳。不一会儿,大家从科室里出来,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而手里提着扫帚、冲水器,听从阿德的指挥,开始清扫院子,仿佛走的是客人。

共 33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本文从一个医生的眼光描摹乡村市井图,也写乡村医院的人情风味。写赶集看病的农民,着眼于群体,写他们在市集上买卖的热闹和在医院看病时的率意而为,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挥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彰显他们的淳朴、简单、率意,粗犷。写乡村医院的医生们,在群体背景衬托下,重点写童医生和我。童医生,不但业务娴熟,而且,摸熟了农民的心理和习性,用他们容易接受的方式和语言与他们沟通,给她们看病。而我,是新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医生,一切都是生疏的,甚至是不太适应的。但是,在亲眼目睹童医生的一言一行之后,也在慢慢进步。不管是群体形象,还是个体形象,都栩栩如生,如在眼前。作者很善于捕捉生活细节,写人物,抓住行为动作细节,例如清洁工阿德,挥舞扫帚的细节,脸红的表情,一连串的咳嗽声,整个人物就立体化起来。写景也是如此,市集上,医院里,散乱的垃圾,花花绿绿的鸡屎等,都展现出农民们不讲卫生的不良习惯。这一切,都构成了生活的真实和具象。作者的语言,老到,活跃,灵动,每每有新奇之处,例如,农村市场像“煎饼”,农民完成买卖像“做完了填空题”,读到这样的句子,总让人眼前一亮。佳作,倾情推荐赏读。【编辑:快乐一轻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13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9-09-11 16:36:54
  佩服您老到灵动的语言表达能力,更佩服您的生活剪裁能力,欢迎继续赐稿流年!
2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15 14:40:3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