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银灰色的青春(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银灰色的青春(短篇小说)


作者:张海峰 秀才,2674.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33发表时间:2019-09-14 21:16:29


   高林和我算半拉子老乡,都来自于偏远宁南山区,都是抓住勤奋读书这颗救命稻草才考上省城的一所工业学校,所不同的是我比他早两年上的工业学校,也理所当然比他早两年分配到这家大型企业,还有一点就是我前脚跨出这所学校校门,他后脚跟着进来,属于同校不同级的老乡加校友。
   与高林相识还是在单身宿舍,当时我有事去找同事,恰好他与我同事住在了一个宿舍,就这样一来二去,相互间便熟络起来。后来,各自成家,搬出了单身宿舍,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
   和我预想的一样,高林一毕业,便进了谁都不愿去的电解车间。比起那些有关系的同学,人生地不熟的高林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只能依靠自己去改变在人生起点上已经落后同学的现实。
   既然命运这样安排,只有努力去适应。高林这样想着,不由得又让他想到前不久从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是啊,路是人走出来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谁能预见将来的命运会是怎样的情况呢?
   就这样,高林在流火的七月,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电解车间,来到他人生的第一个驿站。
   第一天上班,正值烈日炎炎的七月,高大狭长的电解厂房内,电解铝热而又腥红的火光与厂房外刺眼的烈日遥相呼应,将厂房变味蒸笼般闷热而又窒息。透过厂房敞开的窗户望去,烟气升腾。而电解工们头戴披肩帽,面罩,防护罩,身穿亚麻布工作服,脚穿长隔热靴,全副武装成骑士般打扮。他们提着碓子,在喷着火舌的电解糟旁加工,打小头,平整壳面,这是他们每天所必须做的工作,否则会发生跑槽,后果不堪设想。
   七月的厂房内,表面温度至少60摄氏度。没有在此环境下工作的人,想象不出电解工在这样高的温度下是怎么工作的,假如挥着膀子干,一定会挥汗如雨,汗流浃背。但在安全第一的电解车间,决不允许袒胸露背,否则被定性外严重违章。盔甲般的石棉布工作服穿在电解工身上,潮热而又不透气。即使挥汗如雨,汗流浃背都得自己去默默承受,汗水粘在身上,让那些新来的工人感到极不适应,有些新入职的抱怨道,电解工这工作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高林虽心里也暗暗叫苦,怎么分到这么个单位,如果不是个铁饭碗的工作,真没法呆下去。他心里这么想着,埋怨着,但仍咬着牙坚持着。他给自己鼓劲,合同工能干,我为什么不能干?比起从小在老家所经历的缺衣少穿,比起穿着单薄的衣服,冒着严冬去村庄附近的沟沟坎坎扫毛衣,手脚冻得溃烂,奇痒难忍,热怕什么?再说又热不死人,挺着吧,会适应的。
   此时此刻的我,坐在空调吹着的净化值班室,凝神望着两边的电解厂房里,清一色身穿盔甲的电解工正跟外面的炎热天气斗,跟厂房内的高温,磁场斗。还要跟缺员造成的不利条件斗,这工作环境太艰苦了,不能吃苦耐劳的人是坚持不下来的。
   夏季是电解厂房的炼狱,更是电解工的地狱。这时正赶上农村夏收,一些家在厂附近农民合同工借回家收拾庄稼为由,纷纷请假,有的假都不请便擅自离开,单位对这种情况也是无能为力。生产一线每年这个时候都出现严重缺员现象。面对这种缺员局面,生产单位的领导总是焦头烂额,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无奈之下,厂里只好让在岗的正式工硬挺着,答应增加奖金,加班加点的工时另外补偿,以期望大家尽快熬过这高温季节,熬到合同工夏粮收割后尽快回归岗位。
   在电解槽旁炙烤了整整一上午的电解工,个个像水笼头上淋过一般,拖着疲敝的身躯,迈着迟缓的步伐,缓缓走出厂房,去职工食堂吃午饭。他们有的左手提着披肩帽和大面罩,右手拿着饭盒。此时的他们,脸上除了劳累带来倦容,再也看不出那黑乎乎的脸上有什么表情。
   仔细瞧这帮衣服褴褛精神极度疲惫的电解工,都有着一个模样,一样的姿态。一脸氧化铝粉尘和着汗水涂抹成的花脸,黑眼圈,黑鼻孔,白牙齿。他们顾不上洗漱洗漱,就去吃饭食堂了,附属单位的工人看到这帮电解工这样围在打饭口,个个都离得远远的,生怕将粉尘蹭到自己身上,一些女职工捂着鼻子,用手扇着,以驱赶着难闻的汗臭味,而在窗口打饭的电解工,对于他们旁边打饭的工人矫情的举止好像没看似的。
   和我一起打饭的净化工王小宝忍不住吐出这样一句话,给这帮跟叫花子一样的电解工另开一个食堂多好,免得看到他们那样子吃不下饭。我白了王小宝一眼。说,把这些电解工中的任何一位换成是你,你也一样。没有这些电解工,你还有机会坐在空调吹着的房子里上班?忍着吧!听了我的话,王小宝撇嘴不再言语。
   不仅仅王小宝说这话,这些年来,其它兄弟单位的员工一直对生产一线员工存在着偏见,他们只看到一线工人的工资高,奖金高,没看到此时的电解工的这些福利待遇是建立在酷热难耐的高温环境,建立在谁也不愿去的电解一线,他们甘愿少拿点,轻松点,也不愿去那样艰苦的环境。
   在与窗外炎热的天气,电解厂房内高温环境双重夹击了八个多小时之后,疲惫不堪的电解工也该结束他们当天的工作。此时,火球般的太阳才慢悠悠极不情愿地落下了西山,厂房内温度才开始有所回落,空气里也终于有了丝丝的凉意,黄昏这时也不失时机从四周拢了过来。
   在净化值班室无所事事的我,也终于熬到下班的时间点。于是,锁好工具柜,收拾好自带的东西。沿着通廊走出了净化车间那低矮的几间旧房子,穿过电解厂房通廊,来到马路上,正和刚吃饭回来的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电解工迎了个正着。
   那些吃饱饭,一边抱着披肩帽大面罩,一边拿着范饭盒。三摇大摆,旁若无人地向厂房走去的模样,让我暗自发笑。敞开的工作服衣襟,清晰看到那绘着地图般的棉质内衣,与汗迹斑驳的工作服一样,相得益彰。有的毫无遮拦竟撩起内衣衣襟擦还擦了擦脸上的汗。撩起秋衣衣襟擦汗的刹那,男人特有的健硕的肌肉充分暴露出来。只是这肌肤被汗水浸润得异常发白显眼。看见我看他们,慌忙用秋衣遮住露出的肌肤,然后憨憨地朝我一笑,似乎觉得自己这副模样在一个不相识的人面前有失尊严。
   就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面孔,朝我这边走来,所不同的是以往走路总背着手,而这次却与其他电解工一样。虽然衣服盔甲一般,至少衣服纽扣是系着的,披肩帽戴在头上,大面罩顶在头顶上。仍然是原来在单身宿舍时认识的模样,只是,这时眉宇间透着一份成熟与稳重,到底是校门里走出来的,举止投足与那些合同工有着天壤之别。。
   老乡,真没想到,离得这么近,今天竟然在这遇到你,如果不是你今天加班,还真见不到你。看你穿这身皮,与你手下的兵有什么两样,如果我车子不骑得快点,或者迟出来几分钟,还真是就这样错走过了。
   怎么,还好吗?最近很热,工作一定很难干吧?
   “还行。”高林坚定的语气里多少透着一丝无助,也许干累了话说得有些有气无力。
   家里怎么样?成了家也不来单身楼看看老乡,下班了忙什么?我关切地继续问道。
   “还忙什么,补觉,老觉得困,连看书的时间都没有,孩子老婆看着。”
   奥,那可要注意点,身体要紧,工作上没少受气吧?新工人进去后都要遇到这样的问题。
   “还行吧,就是有些事让人匪夷所思,难以捉摸,也许是我太天真了,把事想得太简单,遇到事却束手无策。”高林坚定的语气里多少透着对人生的迷茫。
   “苦和累不算啥,最郁闷是挨大组长的训,简直一点情面都不给!”高林说这话的时候,他极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又像刚出校门稚气未脱的学生,说完后又腼腆地笑了。我从他那充满阳刚的脸上多少看到工作给他带来的变化,我数不清这变化是来自他一贯乐观向上的性格,还是电解改变以往的他。
   高林的话也不难理解。那些经验丰富,技术过硬,脾气有些暴躁的大组长,哪个不是从电解工中从优胜劣汰选出来的电解精英?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们具备了一般工人难以涉及过硬的技术本领,电解槽的一些规律与习性,他们早已了如指掌,成竹在胸。日常工作中一丝的马虎与疏忽都难瞒天过海。就是平日最基本的作业前的准备工作,预热铁制工具这道工序,都要按安全操作规程去完成。高林有次由于忘记工具事先预热,结果在使用时由于潮湿而发生爆炸,险些发生烫人事故,眼尖的大组长迅速跑过来,看到人没事,随机对他进行了近半小时的批评与教育。
   作为进厂时间不长的新工人,高林说这话的时候显然底气不足,耷拉着脑袋,似乎还沉浸在自己所犯的错误之中,以及大组长的批评教育之中。
   与高林简单话别后,我骑着自行车,心事重重地行进在宽阔厂区的大道上,脑海里全是高林迷茫的神情与低落的情绪,从前校时那个见人就笑,遇事随和的高林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沉默与迷茫的高林。
   对于高林的处境,我报以同情态度的同时,也始终忌惮那恶劣生产环境条件。假如我当初被分配在电解工作,我估计我呆不了多久,更不会撑到像高林这么久,在这点上,高林比我坚强比我有恒心。
   暮色渐渐西沉,厂房上空高耸如云的大烟筒越发巍峨挺拔,顶端缭绕的烟气,也似乎减弱了许多,朦胧了许多。
   吃完饭的电解工们继续进行他们的作业程序,食堂也在最后一名吃饭者走后也关门了,服务人员在打扫完卫生后,准备换衣下班,骄阳似火的一天就这样在工人的忙碌中结束了。
   自从马路上与高林偶尔相遇后,再也没有碰到过他。闲暇时与同事聊天,谈起高林,我顺便问了问高林近况怎样。同事说,在菜市场见过一次,情况还那样。你知道,我与他在宿舍住过几年,这人平时你一说,他一笑的,实际上比你我都能忍,似乎有种干不出名堂不罢休的倔劲,你有时从表情看不出他什么,他也从不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但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气概。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电解电话打到值班室,反映电解厂房的烟管衔接处密封不严,往外冒烟现象,要求净化工前去解决。班长考虑再三,决定让我和王小宝前去查看烟管并带上工具随机处理解决。我是新手,对处理冒烟办法不多,还得靠王小宝。我虽然他与同岁,但比他少干几年。在故障处理方面,他早已是车间的骨干了。我跟他说:我只能给你充当下手,一切听你安排,你可不能拿技术欺人啊,王小宝笑了笑,没说什么。
   刚步入电解厂房,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本能地往厂房外闪了闪,然后横下心,进入了电解厂房。一台台电解槽,如长龙般静静地卧在厂房里。槽上部阳极框套里阳极糊冒着青烟。槽下部的氧化铝壳面被电解工打了个洞,一个电解工用大耙在那扒沉淀,烧红的大耙扒出了红亮亮的沉淀,电解工还在那继续扒着,扒出来的沉淀在离他不远的槽沿板边,红热的沉淀炙烤对电解工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一会儿,一小堆红色沉淀如小山似的堆在槽沿板上。随后,电解工将烧红的大耙拿到窗户边的墙角下冷却,又从墙边拿起铁锹将沉淀搓到了槽子的小头。接着又选了个地方,重新扒起沉淀来。听人说,电解厂房扒沉淀作业,一般是由技术最好,资历最老的电解工来操作,一般电解工扒不出来。因此,看专职槽的电解工奖金最高,待遇最好。一旦评上红旗槽,还要带红花,发奖品,还要推广成功经验呢!
   看过电解工扒沉淀后,我才去找王小宝。王小宝已经等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骂骂咧咧在那边看手机边对我发牢骚。牢骚话完后,便走向所要处理的烟管处。
   王小宝在查看烟管时,我踩着窗户的台子给王小宝递手电的刹那,我看到一台台电解槽如一片片火焰的海洋,鲜艳的火苗舔着壳面,舔着阳极框套下沿阳极体。电解工在电解槽旁忙碌着,加工,打壳,下料,平整壳面,在打壳机打开壳面的一瞬间,我看到红红的液体在向电解槽外飞溅着,那红红的液体仿佛要从壳面处流出来,几名电解工迅速地用氧化铝粉添堵着。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操作,那满槽的红色液体不见了,红亮亮的电解液又沉寂在庞大的电解槽内。展现面前的还是那洁白如雪的氧化铝壳面,还有刚打完壳停息的打壳机,以及在窗户边擦汗歇息的电解工们。
   也许我看过于专注了,以至于王小宝查看完烟管都没有察觉,王小宝提醒我时,我才回过神来。王小宝气得瞪着我:“干工作要专心,不能三心二意。你这样走神,万一我掉下来你负起责吗?那些破电解槽有什么好看的,真要想干,给车间说说报名去,工资又高。”我被王小宝说得哑口无言。
   经王小宝查看后,属于烟管开焊,要上报班长,班长上报车间,车间派焊工前去处理解决。
   王小宝与我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准备离开,刚才电解工作业场面看得我心动难仰,热心沸腾。我看了看槽上部团团烟雾升腾而起,在房顶缭绕片刻,渐渐地弥漫开来。对电解槽的了解,对电解作业有了大概的印象。
   在电解厂房处理设备故障,让我对厂房那烟尘弥漫的环境,以及电解工作业流程有了进一步了解,也让又一次想到在电解厂房煎熬的高林,不知他现在还在电解厂房否?如果在,他在哪个组,他是否知道我来厂房处理设备故障不?他现在在作业?还是在休息室休息?或者今天不在岗?我漫无边际的猜测着。

共 1844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工业题材的小说,主人公高林,不怕苦,不怕累,热爱电解事业。从工业学校毕业后,他被分到一个大型企业的电解车间。这里的环境最差,工作最辛苦,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去了也待不住。他从一个被大组长训斥的学徒到一位有些的电解管理者,其中的甘苦无以言表。他坚持下来了,为企业做出了贡献,自己也赢得了荣誉,成为企业的劳模。随着国家对高耗能企业的限制,电解行业面临生死存亡。高林身先士卒,参与到老系列技改中去。由于行业不景气,高林的生活处境越来越差,他依然没有放弃。由于一次生产事故,他的事业再次进入低谷。他还能东山再起吗?小说结尾的留白,没人能够回答。世事无常,人生无常,无论成功与失败,高林都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他是一个纯碎的人,一个对事业执着追求的人,为电解事业奉献了全部的青春和热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这确属难能可贵。小说脉络清晰,人物形象饱满,充满了时代气息。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燕剪春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920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9-14 21:19:17
  工业题材的小说难写,必须要有丰富的专业知识。
   看样子作者对工厂生活和电解技术非常熟悉。
   感谢赐稿流年!祝福秋安!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1 楼        文友:张海峰        2019-09-15 09:24:25
  谢谢老师审稿,谢谢老师支持与鼓励,老师费心了。
2 楼        文友:张海峰        2019-09-15 09:51:08
  工业题材的小说确实不好写,结构布局,脉络,人物等都需要去综合考虑。
因为文学,所以我们相识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20 16:04:0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