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红尘】我们都是姐(小说)

精品 【看点·红尘】我们都是姐(小说)


作者:王能伟 举人,5669.8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719发表时间:2019-09-23 17:23:44
摘要: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贫困的山村引来四位仙女般的姐姐,这是刘老爹与柯站长、李副镇长斡旋的结果。发生在牛头包这个不毛之地的几件小事儿,平淡中显现着人间真情,有悲有喜,更是他们前进的动力。在含泪的微笑中,他们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一定要改变牛头包的满后面貌,把牛头包建设成最美丽的乡村。

【看点·红尘】我们都是姐(小说) 刘老爹这几天着急上火,嘴巴里拢起了脓泡,他是个急性子,吃饭不能狼吞虎咽了,得耐着性子,心里急得如猫挠痒,两片厚嘴唇上,左嘴角的脓泡刚结痂,右嘴角又起了一个白白的脓泡。他让婆娘杨莲花拿出一枚头号针戳脓泡。莲花,把俺的脓泡戳破,放放血,降降火。
   杨莲花从针线篮子寻出一枚头号钱递给他,没好气地说,要戳自己戳,俺懒得戳,恶心死了,一张臭嘴巴,不让你干那个破支书,偏要干,事儿来了吧,活该!
   你晓得个鸡巴毛,真是个婆娘,头发长见识短,俺这是为牛头包的人服务。他有些气愤,回应着莲花。哎哟——他的嘴巴张得有些过大,嘴角的脓泡狠狠地惩罚了他一下,他痛得咧着嘴巴。
   好,这就是你服务的结果,你给牛头包的人服务,让俺给你服务,没门儿,嘴巴痛掉了牙齿,别让俺挑戳脓泡,俺五脏弱,会吐。说着,她呵呵地笑着,同时,递给刘老爹一面镜子。年轻的时候她事事顺着他,伺候他,如今上年纪了,老头子该伺候她了,少时夫妻老来伴,伴儿是啥?有付出才有所得,这才是白头偕老的伴儿。
   莲花,别拗了,这照镜子挑戳脓泡,外面的还行,里面的咋挑戳?晚上,俺给你烧洗脚水,给你搓脚,该行了吧?老小老小,老了还撒起娇来了?
   刘老爹从兜里摸出火机,他是个“烟囱”,有三大喜好,烟、酒、茶。他有句口头禅:男人不抽烟,对不起老祖仙;男人不喝酒,对不起老先祖;男人不喝茶,活得很邋遢。他打着了火机,把大头针放在火焰上燎燎,这是消毒。他把消过毒的大头针递给了莲花。
   忍着点儿,别叫出声。莲花接过大头针就开始动作起来。
   哎哟,你轻点儿,莲花。
   不痛能好吗?扎脓泡还得扎深点儿,脓出来了,还得见血,这样好得快一些。
   莲花,你的手真重,扎到俺心头里了。
   老头子,俺问你个事儿,这牛头包小学老师的事儿与你球相干?那是包外面公家人操心的事儿,你在这里唉声叹气的,吃萝卜淡操心,包里的公办老师都不愿来俺们牛头包,说穿了,还是俺们牛头包穷,穷得鸟不拉屎、鬼不下蛋,这穷不说,公办老师吃的是皇粮,不会饿肚子,关键是俺们包内走的是山路,包外的公办老师穿着皮鞋、高跟鞋上不来这山路,也是的,你不操行不行,牛头包的娃儿要上学,上学就得有老师,还有些娃儿路途远,在学校住宿,张口要吃饭,还得有人做饭,做饭这个事儿,俺们都能干,你不是给娃儿做了很多年的饭了吗?也不差这几年,关键是教娃儿们知识,这事儿俺们都干不来,俺们没得文化、没得知识,咋教呢?让你教,那是一句空话,会害了娃儿们,眨巴眼生瞎子,你教出的娃儿肯定都个睁眼瞎,这老师是牛头包的一块心病,公办老师不来,来的都是你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代理老师,而这些代课老师都是些初中或高中毕业的牛头包周遭的年轻人,工钱少,和包外有着天壤之别,呆不安心,三两天,又都跑了,你又急得扭扭转,到处找人,每年开学的时候,你都着急上火,不像今年这么狠烈,急得晚上睡不着觉,白天不想吃饭,嘴巴都烂了……好了,挑戳好了,过两天就会好的。她拍了一下刘老爹的肩头,俺的医术咋样?一点儿都不痛吧?她啰嗦了半天,是为了转移刘老爹的注意力,免得他哎哟哎哟地叫着。
   刘老爹这会儿也说不成话,只有竖着耳朵听着婆娘不停地“放屁”,终于放完了,嘴巴里的脓泡也挑破完了。他把嘴巴鼓起来,咕隆咕隆地把舌头打着转儿,呸,吐出了一满口脓水和血混合物,同时,也喷出了一口恶臭。
   你恶不恶心,也不吐到茅坑里,吐在地上。莲花被熏得把头扭向了一边。
   那口浓痰如一朵红白相间的花朵绽放在地面上。
   莲花,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的真好,说到俺的心口窝上了,俺们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娃们儿,就算是俺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俺们牛头包就像你说的,得有好老师,去年好说歹说把刚毕业的春妮和桃花留住了,昨天,我找到两个小丫头再支持牛头包学校一年,你猜两个小丫头咋说?她俩一个鼻孔出气,牛老爹(牛头包的人都叫他“牛老爹”),不是俺不想在学校呆,而是呆在学校里,四门不出,想谈个包外及城里的对象都没有,你不可能让俺们就窝在包里嫁在包里吧。你看,两个小丫头这话说的,俺若再强行把她俩留在牛头包,俺不就成了罪人了?耽搁了她们的前程,俩丫头心大着呢,瞅着的是包外的花花世界,俺也没办法,眼看着就要开学了,学校的老师还没有着落,这咋办呢?他的嘴巴里又流出了些血水,狠命地吐了出去。
   老头子,依俺看,俺们包里的学校也是公办的学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老师的事儿不应该你来操心,应由街上的文管站操心,派公办老师来教娃儿。
   莲花,你说的这些俺都懂,可街上文管站的柯站长是个圆滑的老油条,每次找他,他都口头上承诺今年一定派人来,可到了最后,柯站长一句话,我给你两个代课老师的指标,你聘请代课老师。俺问他为啥?他说,不为啥,牛头包是个掉野的地方,交通不便,老师都不愿意去,他也没办法,能给两个代课老师的指标,还是他苦口婆心地向乡上管教育的李副镇长求来的,还要俺坚持坚持,说不定来年情况就有好转。这话说了上千遍,年年如此,到头来没派一个公办老师来,今年还是这种情况,俺不操心,行吗?
   柯站长把皮球踢给你了,请个代课老师,给的钱又少,一年的工资不如在外一个月挣的工资,春妮和桃花呆不住也在情理之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活着,毕竟要吃饭、穿衣和住行。
   今个儿,俺还得厚着脸皮,凭俺这张臭嘴到街上去找柯站长说道说道,要请人也得他去请,凭啥要俺请?
   老头子,这挑子你是撂不掉的,谁让你要管着牛头包大大小小的事儿?
   那你说咋办?总不能让娃儿个个成了睁眼瞎?柯站长不给人,俺就赖在文管站不走了,俺给他来现买现卖。
   你那副德性俺还不了解,年年如此,人家给你几杯猫尿灌下,再递上几支好烟,你就放软蛋了,管用吗?
   这回俺要来真格的,酒不喝,烟不抽,好茶也不呷,俺就板着脸坐在文管站的大门口。
   依俺看,你不如直接去乡政府找李副镇长,官大一级压死人,俺就不相信柯站长还敢耍滑头。
   你说得有道理,没看出来,俺家的老太婆也长见识了。
   去的时候,你还得烧一把火。
   一把火?要个人还得烧把火。
   对,就得烧一把火,这把火就是俺们牛头包的娃儿们。
   这火咋烧?
   雇辆车,把牛头包的娃儿们都拉到乡政府,李副镇长什么时候不给老师,你和娃儿们什么时候就不回。
   这个法子好,比俺这张臭嘴、老脸管用。
   俺这就去给各家各户的娃儿们说,明早儿跟俺一起去街上,莲花,还要不要带些干粮?
   带个啥?你只管把娃儿们带去,到时娃儿们饿了,会有人管饭的。
   第二天一大早的,刘老爹召集了十来个大小不一的娃儿,去包外的公路上雇了一辆面包车,一溜烟地把一伙娃儿拉到了乡政府大院里。机关里的人都还没上班。娃儿们就把大院当学校操场,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机关的人陆陆续续上班了,个个好奇地问,牛书记,今天咋当起孩子王来了。
   刘老爹呵呵地笑着,娃儿们在牛头包呆久了,带到街上见见世面。那些干部都逗着娃儿玩玩,然后各自去了各自的办公室。
   李副镇长是七点半到大院的。刘老爹忙迎了上去。
   李镇长,你好。刘老爹边打着招呼边伸出手去跟李副镇长握手。李副镇长没在意他伸出的手,眼睛倒是盯着场子上的每一个娃儿,以至于他的手扑了个空。
   李副镇长说,牛支书,你真牛,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咋把乡政府的院子当成学校的操场了?
   刘老爹摸摸脑袋,嘿嘿一笑,嘴巴上的脓泡消去了不少,也不痛了,说话很利落,李镇长,俺们牛头包的乡亲们很勤劳、厚道,把学校给盖起来了,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没有老师也不成。
   牛支书,没老师去文管站找柯站长,跑到这里来干啥?乡政府也没有老师,还带着一群娃蛋子,这影响办公。
   李镇长,俺也是没办法,年年去找柯站长,文管站的门槛儿让俺快踏断了,结果还是没去一个老师,俺这也是没法子才来求你的。
   牛支书,真有你的,咋想起这个馊主意?像是逼宫。李副镇长又好气又好笑。
   李镇长,俺求你了,你给柯站长说说,俺的千言万语顶不了你的一个屁。
   李副镇长这下子真的被逗乐了,捂着腆起的肚子呵呵地笑着,牛支书,你还真会拍马屁,快成马屁精了,山里老师奇缺,这是事实,不过,冲你这马屁精,我今年也得给柯站长下死任务,其它学校可以缺老师,也要保证牛头包小学不缺老师。
   李镇长,你的话在俺这儿就是圣旨,你可得说话算数。说着,刘老爹又朝那些正玩开心的娃儿们望了一眼,意思是说,李镇长,你要是说话不算数,下次俺就带着这些娃儿不走了。
   李副镇长早就瞧出了他心里的那个“小九九”,拍拍他的肩膀说,牛支书,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可以唬弄别人,也不可能糊弄您牛支书这个老同志,早上天没亮就来的吧,娃儿们肯定饿了吧,今早儿我请客,你带娃儿们去吃冰糖葫芦、炸油条,说着,从兜里掏出两百元票子,硬塞到他的手里。
   李镇长,这咋好意思?还让你掏腰包。
   娃儿们饿了,快带娃儿们去吃饭。
   刘老爹明白李副镇长的心思,这娃儿们赖在乡政府要老师,无形地在他脸上扇了一个耳刮子,他是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无疑给他脸上抹了黑。既然李副镇长答应话了,他得见好就收,免得影响不好,于是,他紧紧握住李副镇长的手说,李镇长,今秋牛头包的娃儿若真有了好老师,你就是娃儿们的大恩人。说着,手一招,娃儿们都来到了他周围,他带着娃儿们去吃炸油条、冰糖葫芦去了。
   李副镇长对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牛支书比我这个副镇长还牛。随即,他拨通了柯站长的电话。
   刘老爹在进包的路上,问,大柱子,今个儿油条好吃不?
   大柱子生得胖,他摸摸自己的肚子,舔了舔嘴巴,把嘴巴四周的油水舔了个干净,嘟着嘴巴说,老爹爷爷,油条太好吃了,俺把小石头的那半根吃了,肚子还是瘪瘪的,不饱圆。
   刘老爹敲了一下他的脑壳,成天只知道吃,今年开学后来了好老师,你要是不好好学习,考个一百分,俺把你肚子里的油条抠出来。
   大柱子吓得捂住了胖乎乎的嘴巴。
   小石头,今个儿冰糖葫芦好吃吗?
   老爹爷爷,太好吃了,可俺只吃了一串。他咂了咂小嘴巴说。老爹爷爷,俺要是今年考试考了100分,你能奖赏俺一串冰糖葫芦吗?
   好好好,只要你能考得“一根扁担两个箩筐(意为100分)”,俺就奖你五串冰糖葫芦。
   老爹爷爷,俺俩拉勾儿,你若说话不算数,就变成小狗。
   好好好,刘老爹伸出他那铁耙般的指头跟小石头纤细、瘦弱的小指头拉了勾。
   刘老爹和娃娃蛋蛋们不知不觉中回到牛头包。
   老头子,今个儿收获咋样?李副镇长答应话了?他前脚刚踏进屋里,莲花就问了起来。
   莲花婆娘,还是你出的点子得当,李镇长答应话了,不怕柯站长不分派人,俺想这一炮一定打得响。
   若打不响咋办?
   这离开学也就四五天的时间了,若打不响,俺就带娃儿们住在乡政府大院,把大院当学校。
   看不出俺家老刘还真成了“老牛”,来真格的,不过,你放心,开学一定有老师来的。
   老师没来,俺这心里还真不踏实。
   吃你的饭,睡你的觉,一辈子操心的命。
   不觉不知中,刘老爹已经忙累了一天,上床便进入梦乡,梦中,牛头包果真来了一大群新老师,她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娃儿们围着新老师转,脸上流淌的是美好的憧憬与希望。
   开学头一天,天刚麻麻亮,刘老爹把莲花叫醒了。莲花,今个儿没事儿,俺俩去学校,把学校打扫打扫,拾掇拾掇,让新老师来了住着舒服。
   你想得周到,新老师来了,新学校也得有个新面貌。
   老俩口匆匆地起了床,又小跑着去了学校。
   太阳从东边的山坳间升起来了,露出红红的笑脸,朝气蓬勃,迎接着新的一天。刘老爹的老人机响了,喂,你找谁?
   我找你老不死的老牛。对方说。
   嘿嘿嘿,是柯站长呀,一大早的,咒俺死啊。
   老不死的老牛,今个儿快到文管站来领人,来晚了,被别人领走了,我可管不了。
   领啥人?
   新来的老师,我对你,这几个新老师可是省城招聘下来的大学生,李镇长去城里厚着脸皮坐在局长办公室赖着不走才要来的,来晚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到时没人了可别怪我。
   柯站长,你把人给俺关在屋子里,俺这就来,若没人了,俺把娃儿带到你们文管站读书,反正俺老牛就是这个犟脾气,嘿嘿。
   老牛啊老牛,俺真服了你了,逼宫逼到李镇长那儿去了,我再说一句,来晚了,没人了,你自己嚼碎牙齿往肚里咽。
   刘老爹丢掉手中的扫把就往包外跑。

共 24203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阳光明媚的小说。小说中的牛头包本来是一个交通偏僻,信息闭塞的穷山村。外面的教育资源进不了牛头包,本地的文化人又向往着包外的花花世界。因此,牛头包的教育成了个大问题。但是,乡政府分管教育工作的李副镇长经不住村支书刘老爹的软磨硬缠,最终给牛头包争取到四名支教大学生。四名美女大学生给牛头包带来了一片明媚的阳光。而后在抢救生病学生的过程中惊动了新闻媒体,从而给牛头包带来新的希望。读者也有理由相信,牛头包会在知识的带动下建设成中国最美丽的乡村。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24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9-23 17:26:08
  四位美女大学生就如同四束金灿灿的阳光,不仅照亮了牛头包的山野,也照亮了牛头包的希望。欣赏佳作,问候王能伟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王能伟        2019-09-23 17:32:24
  感谢武戈老师的辛勤付出。
3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09-23 20:45:44
  我们都是中国人!嘿嘿,兄弟姐们一家人!问好秋安~!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4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9-25 09:51:11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王能伟老师再创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