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清风书苑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清风】与众不同的哲学家(随笔)

编辑推荐 【清风】与众不同的哲学家(随笔)


作者:孙鹤 举人,5117.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34发表时间:2019-09-28 09:02:41

【清风】与众不同的哲学家(随笔) 之前补上了一篇名曰《时间就是生命》的文章,里面的主人翁无疑是久已不见的“红眼病”老哥。还记得在我再度回到北京,回到幼儿园时,曾跟老李大哥去过一次育荣学校,在那里见到了“红眼病”老哥。我从那里的保安口中了解到,他还那样,特能吃,特能溜达闲逛,特能贪小便宜,凡是不花钱的,什么都拿,什么都吃,凡是花钱的,哪怕花一分钱,他也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嘴上还不忘感慨一句,“咋这么贵呀”。而且区别于其他保安,他被特殊照顾了,住着单间,好不宽敞,好不舒服,好不惬意。他之所以如此受领导照顾,如此受同事嫉恨,原因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仗义,多么舍得,多么会来事,多么讨领导欢心,跟领导的关系有多么好,仅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非比常人的邋遢、脏乱,近乎于病态似的生物钟。
   相信常读我之文章的人一定晓得我上一段里对于“红眼病”老哥的一些阐述,一些评价根本就不是在夸他。当然不是,特殊照顾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极好的特殊,一种是极差的特殊,显然,“红眼病”老哥所遭受的就是极差的特殊。床在大厅,睡在大厅,床铺对面就是锅台,锅台下面一道大约一扎长的走泔水的地沟,门口就是垃圾桶。这地方我知道,夏热冬冷,夏天蚊蝇乱舞,鼠虫逛街,冬天风声凄厉,满地冰霜,环境可谓极其恶劣。我虽然没去过监狱,但总感觉监狱的单间应该要比这里强多了吧。
   之所以“红眼病”老哥会遭受如此待遇,归根结底,全因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那天是老李大哥骑摩托带着我去的,见到他,我很奇怪,我本以为他早就被当时的张队给踢走了呢,不成想,张队居然把他留了下来。既然是老熟人,自然要与之打声招呼,他的回复仍同在幼儿园认识的他一模一样,呆头呆脑,傻里傻气。其实我心里面清楚得很,他既不呆,更不傻,只是仿佛哲学家的思维,一根筋串起来的数以亿计的脑细胞实难叫人接受,三言两语间,便会蹦出一句惊人之语,令人极其不解,亦令人甚是难堪。
   于是乎,我也只是跟他打声招呼,再不聊其它的话题,我想他也不敢主动找我闲扯闲聊吧,否则我还会像去年似的“练”他。所谓的“练”,他应该心知肚明,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吧,就是当我觉得他讲的话趋于病态,就会把他当作沙袋来照顾,“练”上一阵,既锻炼了我的身体,也帮他锻炼了身体。当然,力道很轻,而且只限于脖子以下,肚子以上的部位,以免造成严重后果,我也赔不起呀。
   在此,我必须要承认一点,我可不是一个具备同情心的人,我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声明过了,我从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我的心眼很窄小,很狭隘,我只是心性大了些罢了。当面对“红眼病”老哥因离开幼儿园项目,原张队不得不把他调到育荣学校这块根据地值班,且之后他所遭受之种种,我丝毫不以为然,不觉惊奇,说句冷血无情的话,这本该是他应得的,只是幼儿园项目的包括我在内的保安心没那么狠,那么黑便是了。
   我极其讨厌那些不明其所以然,却整天高挂道德标准,立起道德标杆之只管哓哓吠叫之辈。好像他们真的如此之伟大,如此之圣德,如此之高洁,如此之贞贤,别人的一切都能够予以宽恕,予以帮衬,予以默许,予以接受。说句心里话,如此之人我活这么久了压根就没见过,除非对方是单一的自己的子女或父母。大众?不存在的。
   试问,谁能忍受跟自己在一个寝室居住的人每天晚出早归,扰乱正常情况下的生物钟?一个礼拜不洗一次脚,十天不洗一次衣服,半个月不洗一次澡,甚至一个月不晒一次被子和褥子,每天不得不叠被子以示内务之整洁时,一团沙尘似的尘灰便会升腾,看上去可谓别开生面,震惊不已。而且他每天还要将不知从何处捡来的诸如手纸,小日用品,小玩具,小点心,甚至于连人家用过的卫生巾、避孕套都要捡回来,还要把这些东西藏在枕头下面?这不是病态又是什么呢。
   我想,把这些加在一起,作为寝室的一员,相信没有谁能受得了吧。恐怕甭说加在一起了,单抽出一样来,都没有人受得了吧,谁要是敢于承认能自己受得了,我佩服之至,并由衷承认他是最伟大的人,因为在我心里,还不曾有过如此伟大之人。
   正因为育荣学校那帮保安没有一个能受得了“红眼病”老哥的这种病态般的怪癖,所以他才会被特殊照顾,且即便是领导也对此无能为力,劝过,说过,甚至骂过他,可他还是一如既往,我行我素,无动于衷,领导自然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得罪整个项目的员工吧,那么再看他的特殊待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和老李大哥与育荣学校项目的很多保安都很熟,由于熟,便会畅聊,聊着聊着,就不自觉地聊到了“红眼病”老哥,他们对他无不气恼,无不厌恶。我也讲了我的心里话,他就是这样的人,只是睡在大厅,是否会损害他的身体啊,可别大半夜的被冻坏了,被蚊子咬惨了,真出了儿,可不好交代呀。
   可寝室中的所有人竟众口一词,讲出“活该”二字,还说“我们并没有欺负他,并没有羞辱他,都是他自找的。小鹤啊,要是你跟他睡一间屋子,你乐意不?”
   “……”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可不想把自己扔进那堆名义上的道德君子,实际上的自私小人圈里,一个换位思考,我就被换傻了。
   他们见我再不吭声,想必也都对我的想法了然了。
   没有纯粹自私自利的人,即便装,也要装出一副相对慷慨大方的姿态出来才好。只不过当对方不尊重自己时,自己又何必过分尊重对方,顾及对方,跟对方慷慨大方呢?更何况对如此之对方友好,势必会遭受来自多方面的反对,甚至是攻击。
   在我和老李大哥离开育荣学校的路上,老李大哥问我,“他是怎么去的幼儿园?”
   “张队派来的呗。”我回答说。
   “他又是怎么被调走的呢?”
   “我走了呗。”
   “啥意思?”
   “没啥意思。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不是看前岗嘛,他看中岗,一点儿责任也没有。可我一走,他作为‘老人’,自然要看前岗,结果呢,出事儿了,我听老韩(幼儿园项目保安班长,现在也是)说幼儿园后勤领导直接就给张队打电话了,立即把‘红眼病’调走,不然就换保安公司。”
   “这么狠?”
   “可不嘛。”
  

共 234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哲学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与众不同。在其他的文章里写过的内容,再一次提出来,给读者一种回忆的感觉。身边的故事娓娓道来,抓住读者的视线,充满生活的热情。一个生活中不注意自己的人很难被大家喜欢,但是种种原因,成为了另一类人,归根结底是由自己造成的。好文章,人物形象丰满,刻画生动,描写独特,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彩云伴海鸥】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彩云伴海鸥        2019-09-28 09:03:09
  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问候作者。
彩云伴海鸥
回复1 楼        文友:孙鹤        2019-09-28 18:23:49
  感谢编辑辛苦编按,遥祝,敬茶,秋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