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风掌握生长秘密(散文)

精品 【流年】风掌握生长秘密(散文)


作者:干亚群 童生,87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0发表时间:2019-10-07 21:56:06

【流年】风掌握生长秘密(散文) 村庄的迹象在风中。春风浩荡,把一件件农具荡下墙,它们被人赶进了庄稼地里。锋利的犁铧插进大地,褪色的泥块一床床翻身,散发出浓郁的气息,吸引翅膀与羽翼不停地颤抖。锃亮的锄头咬住了杂草,它们匍匐于泥土,把自己交了出去,荒芜的概念慢慢得到清理。一把化肥,小把种子,从风里挤身而去,卧在了刚翻好的泥上,像完成庄严的孕育仪式。
   人们在地上卑躬屈膝,极力讨好种子,还悄悄念叨,念出一片红晕,叨出一些往事,迎着春风披挂上阵。风把那些话那些事吹进地下,在湿润的泥里反复酝酿。种子坚硬的外壳,被一点一点顶出缝隙,再慢慢长出一片芽。油菜开花,桃花含苞,风在它们中间捻出一个个动作,引来蜜蜂义无反顾地吮吸。风笑了,扇出一朵朵鲜花来,香甜的气息沉醉着村庄里的男男女女,好像有一个个民间故事在村庄上空铺开辽阔的情节。
   风在村里飘一阵,歇一脚,在张三门口听听,也到王五窗前停停,红尘滚滚的细节被风截在了村庄深处。那里狗追着鸡跑,鸡跳着上树,唯独猫躲在灶膛里打盹,它对白天的欢娱打不起精神。
   一把柴火,惊吓到了猫。猫呜呜啊啊地逃出了灶间,蜷缩在柴堆里惊魂未定,风把它的毛吹成一团球。猫叫着叫着,把春天叫来了。每晚在春风沉醉的时候快刀斩乱麻似的忙碌,且一直忙到天亮才一身疲倦地回来,后面吊着一根尾巴,像是给风做个样子。
   炊烟,袅袅起身,顺带着锅碗瓢盆的声音,站到了屋脊,风忙不迭地在半路接住,青烟负责捎带消息,余下的把生活分量埋进地里,继续人间烟火,夯实日子的底部。如果冰灶冷窠,风也跟着呜呜,一副枯瘦的骨架,怎么也撑不起生活的外衣。
   生活的起承转合,付诸给了风,有时是冷风,有时是暖风。风碰见一个老人的离世,他的故事,他的经历,还有他的秘密,风送给他烟消云散。风也遇见一个新生命的降临,把婴儿的啼哭传给村庄,在每一扇木门前结一个风铃。风由东南西北坐了一圈,婴儿长了一大茬。风不停转换位置,婴儿变成小孩,在村庄里跑的面积越来越大。每个孩子都是见风大。老人坐在屋檐下总结村里孩子长大的原因,她们的话里漏着风,充满了岁月的骨感。
   谁也不知道医院里扬起的那阵风,是从哪里启程的,一路上又挟来了多少孕育的秘密。虫欢虫爱的声音被风推起一丈高,呢喃喘息的声息在风里打转。村庄像一只丰满的口袋,装了许多隐密的事,可风却恣意地跑进跑出,逢人便呼呼,似乎它最忙碌。
   也是,风最懂大地的心思。小草睁开惺忪的眼眸,风快活地忙着暖床。还有地里的作物,眼看着一天比一天精神,风把僵硬的泥块刮松了。夏天,风摇晃着抽穗的水稻,留下一路的哗啦啦,像是合不拢嘴,但又管不住嘴。秋天,风的事情多了起来,树要换衣,山要染色,果子要熟,风像中年人,不停地吹,各个角落要吹一遍,似乎收集一切欢娱的信息。撞上风的更年期是冬天,情绪阴晴不定,时而冷若冰霜,时而又喋喋不休,在大地上絮絮叨叨,只是大地沉默不语。
   自然,没有风不知道的事,也没有风不知道生长的规律。
   有人用大棚骗了种子,种子心急慌忙地抽芽,长叶,开花。蜜蜂在白色的塑料布下撞一下,磕一下,夜深了它们中有的还在找路。风在棚外徘徊,一次次离去又一次次回去,却始终无法把消息带给棚里的种子。
   有人把鸡鸭圈在一间屋子里,每天用别样的饲料喂养它们,一排排密集的大支光灯照着,它们光吃不睡,吃了蹲,蹲了吃,身上的肉肉越来越多。它们亢奋的叫声被风带到了村外,可没有人管。
   因此,神明替代了风。一个掌管心思,一个掌管事物。看得见的风在村庄里飘荡,看不见的神明坐在位置上,有的被称为寺庙,有的被叫成神龛,有的甚至绘成图像贴在墙上,或灶前。恭奉迎请者是她们,跪拜祈祷者也是她们,在香烟缭绕中合掌恭敬,俯身说出一个个秘密,许下一个个愿,用响亮的磕头以恳求神明在天保佑。似乎只有神明,才能守口如瓶。
   我有时搞不清神、仙与佛的区别,也弄不清楚这些神仙与佛的人称代词,不知道用“她”,还是“他”,至于“它”,肯定不行。比如观音是男的,但法相是女的,乡村称观世音菩萨,也称观音大士,没有性别色彩。在乡村人的心里观音大慈大悲,也救苦救难,用千种化身普渡着众生。笃信者有之,临时抱佛脚有之。
   我认识一个老的接生婆,她是跟她母亲学的接生技术,没经过什么正规培训,仅有的一点助产知识无非拼接了她母亲的经验和她自己的接生经历。她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殖解剖结构都不太清楚,却接了很多小生命。她随身携带一个小产包,里面的器械极其简单,似乎提醒着村里人生孩子很简单。固然有简单的分娩,孩子顺顺利利娩出,母亲也没什么大碍,她这一趟很轻松。别人给的报酬也是五花八门,条件好的,给她两块钱,外送些鸡蛋,或糖果,条件差的,可能也就一包枣子或几只鸡蛋,她也不计较。
   也遇上过难产,胎儿久久无法娩出,产妇的身体越来越弱,家人焦急万分,她的内心更是充满不安。她把自己的恐惧与焦虑归结于不够虔诚,于是,她供了一尊瓷观音,每次接生前她会沐手洗脸梳头,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在观音像前点燃三支清香,然后在蒲团上默默地跪上片刻。袅袅青烟拂过瓷观音后,再拂过她的头,似乎隔着青烟,观音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有时接一次产,膝盖上要淤积很大一块乌青,就像胎儿身上的胎记。
   我到镇上时她已不再接生了,主要是不允许她再接生了。她看上去慈眉善目,手软软的,声音也是柔柔的,看你的目光含着慈祥,像个观音。只是,她有个很大的遗憾,她本想跟同齡的老太一起去寺庙念佛拜佛,可那些老太不愿意接纳她,嫌她原来是个接生婆,双手沾满了血污,包括原来曾请求她去家里接过生的老太太,她们都嫌弃她暗房里待得太长,身上有秽气。她郁闷难当,但又很无奈,索性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念佛,坐在观音像的下面默默念诵,仿佛她还要去接生。
   观音是村里最具人缘的菩萨,不仅仅住家里,也住在庙里,既被人求平安,也被人求子。尤其是婚后一直没有孕育的,隔三差五把送子观音面前的香炉旺起来。只是,这个香烧得有点偷偷摸摸,没有人愿意被人看到自己在求子。但人只要进了庙里,还没开口许愿,人的心思其实全泄漏了。
   她们怀揣着希望与煎熬从一家医院奔赴另一家医院,在医生的问讯里重复着自己的隐情,而医生对既往病史的追溯像锋利的刀子切开她们内心的伤痛。她们的矜持与羞怯在诊断面前荡然无存。她们一次次揭开自己的私密,接受各个医生的检查,去做各种各样的检查。无人知晓她们躺在手术床上时心里在念想什么,她们的目光里留存着什么,只看到她们卑微的笑容里堆满忽闪的渴望,怀上成了她们生活里的关键词。
   尽管医生的字像天书,估计任何人都看不出病历上的诊断是什么,但不孕不育仍像利剑一般刺向她们的神经,以至于过度敏感,听到有人说不下蛋的母鸡诸如此类的话也会让她们掩面哭泣。她们小心谨慎,她们惶恐不安,在村庄里尽量让自己变得无声无息。即使一趟一趟跑医院也是避开耳目,似乎不能生育是她们的原罪。只是,忏悔的心声在她们心底成了一个结。
   其实,她们有的并非不孕,而是不育,停经四十多天开始见红,甚至更早的,想尽一切方法保胎,差不多医巫兼用,中西结合,哪怕不可信的偏方也宁肯信其有,不愿错过孕育的可能,但所有的努力仍没能留住孕育的希望,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性流产,其痛苦带有某种羞辱,也蒙着自卑。有的不是原发性不孕不育,因过多地流产导致子宫内膜越来越薄,孕育的土壤遭到严重破坏,就像一枚青果子,还顶着花蒂,就被风吹离了枝头。
   是的,风曾经住在村外不肯进来,村庄成了一只干瘪的布袋,盛不住年轻人的激情,也装不下中年人的心事,她们心有戚戚却躲闪着旁人的目光,用一个底气不足的理由把自己劝进医院。她们惊恐不安,为一桩意外的孕育。
   当我按下电动按钮,一场风就刮错了地方,它急吼吼地顺着引流管探入宫腔,热流贴着管子从我手心里一截一截地跑出去,下面有一只瓶子静静站在那里,热乎乎的液体被吸到瓶子,慢慢变成红色,像一只被榨汁的番茄。错误的风数次误入,引起数次的创伤,精美的种子从孕育的一开始就遭遇了搁浅。
   风一次次地刮,从天上刮到地上,刮起一阵阵的尘埃,空中的云层越来越薄,地上的种子把大地刮薄,种子的消息被带到了空中,如同在一次美丽谎言的笼罩下,生长的秘密瞬间暴露无遗。
   同样一阵风,我手中的风,却稀薄了孕育的希望。我懵懂过,以为自己在帮助她们过滤冲动的杂质,那些毛茸茸的心思从此不再幽微。所以,她们痛苦地呻吟,我变得很麻木。我偶尔劝慰,也只是浮皮潦草。
   有一天,我在车站偶遇她,她正拎着大包小包的药,看见我笑了笑,笑得很苦涩,一边还拼命想把药往包里塞。我咧了咧嘴,不知道有没有把笑表达出来。我心里正在措词时,她急匆匆地离开,走得像是被心事散漫了一身。我想起前几天她来看病,停经35天,以为自己怀上了,但一查仍没有。她不会掩藏失落,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发了阵呆,整个人的表情书写着失魂落魄四个字。我曾经开过一个方子,可我根本没有把握,后来我劝她去大的医院看看。
   那张方子被我揉成团。结果风把它衔到了花坛里,一株娇艳的大丽花照着它。许多天过去了,大丽花慢慢枯萎,一瓣瓣花凋零下来,落到处方上,上面的字迹已风化。风收罗了一切。

共 362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没有风的乡间是不存在的,风懂一切,知道一切秘密。风仿佛是主宰,主持天下一切,风有时温柔,有时暴露。风是生命的播撒者,风吹过,土地就醒了;风一吹,吹醒了万事万物,花开了,草绿了,树动了;风吹到村子,袅袅烟吹中,孩子降生了,生命轮回。风哗哗的声音,是大自然的音乐,世界翩翩起舞,舞出故事,舞出时间,宇宙,变换。全文形象,生动,充满了风的隐喻意义,富有哲理和某种禅味的表达,厚重,情细腻、真诚,语言活泼凝,练且极富张力。意象、意境、意韵,意味悠长。文还写出了乡间某种痛感,无奈,以及迎来的变迁,延伸,存在,和坚持,希望的坚守。佳作,喜欢,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09001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10-07 22:01:10
  风是精灵,唤来了希望;
   风有时很无情,种下了绝望……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10-07 22:01:35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节日快乐!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10-09 16:32:43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