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最后一个猎手(小说)

绝品 【看点】最后一个猎手(小说)


作者:孔雀河 秀才,2837.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647发表时间:2019-10-11 16:16:03
摘要:当金山最后一名猎手,在最后一次狩猎白狐时,发生了意外……

【看点】最后一个猎手(小说)
   从青海回来的老刘,一看到皑皑白雪,心里就忍不住“咯噔”一下,脑袋嗡嗡作响,耳朵里传来“吱吱”的白狐叫声,和那“嘭”的一声沉闷的枪响,眼前闪现着从雪堆里溢出的那一滩殷红的鲜血。
   当金山是老刘生活的地方,位于祁连山与阿尔金山的结合部位,层峦叠嶂,山势陡峻,植被稀疏,地表风化严重,岩体破碎。即便在炎热的夏天,当金山垭口也是积雪覆盖,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倒成了最好的天然猎场。
   艾尔特五十壮岁,五大三粗,是当地闻名的猎手,也是当金山最后一位猎手了。他有三把猎枪,一把是爷爷用过的,一把是阿爸用过的,一把是自己用打到的猎物换来的新猎枪。他一年四季都住在当金山山脚下,靠打猎为生,对当金山的雪山十分敬畏。
   冬天的当金山,雪大,猎物还是很多。根据多年的经验,一大早艾尔特就扛着猎枪带着干粮上山了。白雪皑皑,当金山十分寂静,只能听到从垭口吹来的嗖嗖的雪风声。大雪淹没了上山的路,艾尔特在齐腰深的雪道上艰难地前行。他知道,这样的天气,是猎取大货的最佳时机。那些隐藏在深山密林里的大货们,会耐不住饥饿,出来寻觅食物。这正如蹲守了好几天没有开枪的自己,铆足劲,准备在最寒冷最难捱的时候,扣动猎枪的扳机,听到猎物中枪倒地的那一声惨叫。
   天晴了,阳光很足,雪山清冷,雪地反射的阳光有些刺眼。一切都保持着缄默,孤寂在连绵的当金山雪野里凝固,生命仿佛在此时此刻窒息了一般。这是一个猎物与猎手暗自较劲的时候,艾尔特凭借自己的感觉,今天必定能遇见大货。
   从山底一路走来,他已经在雪地里发现了白狐的足痕,不是一只,应该是两三只。野生的白狐是难得的上等货,那柔软的毛皮能卖上大价钱。虽然当金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但也是上等猎物们出没的地方,更是艾尔特发财的好地方。一想到白狐那纯白的柔软的毛皮,艾尔特的心里就有一股暖流缓缓地生发出来,那是一种诱惑,美丽而幸福的自豪的诱惑。每当遇到这样的美丽诱惑,艾尔特都很虔诚地跪拜苍天,他要求自己要虔诚地在心里念上一百遍祖传的当金山经,感谢苍天对自己的恩赐,祈求猎物们对自己下手的理解与宽恕。
   艾尔特选择了一个绝佳的狙击地点,打开猎物袋里白狐最喜欢的猎物鲜血,涂抹在自己蓬乱的头发上,翻着白毛的毛皮衣领上,三支猎枪上,让血腥味在阳光下慢慢地融化开来,借助雪风散发出去。他有的是耐心,有的是自信,有的是让子弹飞一会儿的绝活。
   艾尔特趴在雪地上,眼睛死死地盯住远方,枪口冷冷地等待随时出现的白狐,屏声息气,耐着性子等。他心里很清楚,这几天,那几只狡猾的白狐被自己一步步逼上了半山腰,他与白狐们彼此消磨着智慧与耐性,进退步步为营,在安全的范围内彼此试探着,挑逗着。
   自从发现了山里有白狐,艾尔特心里就痒痒的,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狩猎几十年,他已养成了做事沉稳的习惯。尽管爹死的时候叮嘱他见到白狐要绕开走,可是他不相信白狐的智慧能比好的猎手强。他承认白狐有灵性,但他觉得好的猎手的灵性比所有猎物的灵性更高。据说白狐的那双棕色眼睛是深邃的,是一片汪洋大海,所有的智慧都汇集在那里,尽管那只是一片海,但无比深邃,深到用肉眼无法探及至底。这就是白狐的高明之处,秉承了狐狸的精明与算计,但又不乏温情脉脉,那迸射出的温柔一瞥,猎杀了许多猎人的心。艾尔特的爷爷、阿爸的心都曾经被白狐的温情眼神给俘虏过,以至于他们把白狐视为当金山的守护神,遇着就躲。可是,艾尔特不相信这一点,他觉得自己既然是猎手,就要有一颗冰冷的心,靠水吃水,靠山吃山。苍天既然选定了你,你就要依从天意,与猎物们斗智斗勇斗狠,不需要有怜悯之心。否则,你可怜了猎物,老天就会惩罚你,让你饿肚子。
   几只雪兔从艾尔特的视野里闪出,艾尔特心动了一下,喉结蠕动了几次,轻声咽下有些发苦的唾液,但他没有扣动冰冷的扳机,任由雪兔在雪地里玩耍。几只肥硕的山鸡大摇大摆地闯入猎枪的射程,艾尔特的心被雪风揪扯得生疼,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囊中之物在眼前蹦跶。他心中满满都是白狐,那温情的眼神,温软雪白的毛皮,还有白狐的智慧。此生遇到,艾尔特不愿放弃,尽管这是他最后一次狩猎。
   艾尔特的妻子和孩子都已经搬离了当金山,去了镇子上过舒适的生活,他们不愿意守着这清贫的日子,更不愿意过血腥的屠杀生活。靠天吃饭不再是年轻人的选择。艾尔特已经答应来年开春就回到镇上,过太平日子。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但谁让命运让自己是一个猎手呢?猎手就要围猎,就要凭借胆识与技术,猎取老天爷赐予自己的猎物,这是顺应天意。让艾尔特感到不解的是,最近晚上总是梦见爷爷和阿爸,还有那些已经过世的猎户们,他们总是闯入自己的梦境,对自己只笑不语。
   他曾在一个漆黑的晚上,与在当金山值守的老刘推心置腹地聊过这些梦。
   老刘是个汉人,比艾尔特小了十几岁,精瘦却精明,但比较好酒,有事没事就拎着酒来蹭他的猎物肉,属于大口吃肉的汉子。上山前的那天晚上,老刘与艾尔特大醉一场。几杯酒下肚后,艾尔特有些困惑地对老刘说:“刘,我们交往了几十年了,虽然我们称不上亲兄弟,但你也没少钻我的土窝窝,我有一事不太明白,想请教请教你,你一定要说实话。”
   老刘眯缝着醉眼,哈哈一笑说:“请说请说,我们兄弟一场,没啥请教的。”
   “依照你们汉人的智慧,晚上经常梦见过世的亲人该怎样解梦?”
   “啊?”老刘很吃惊地叫了一声,醉眼迷离地望着艾尔特一会,端起一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没有言语。
   “怎么?不能说?”艾尔特有些郁闷。
   “艾尔特,你果真开春后去镇子上过太平的日子?”老刘问道。
   “是的,这么多年也赚足了,年龄也越来越老了,总不能老死在深山老林里吧。杀孽太重,我想金盆洗手,不再上山了。”艾尔特有些伤感与不舍。
   “艾尔特,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告诉你,依照我们汉人的传统,你这种情况属于托梦,有些不吉祥啊。”老刘神色凝重地说。
   “是吗?有那么严重?”艾尔特有些好奇。
   “是的,艾尔特,你看你这土窝窝里的猎物皮子也不少了,抓紧时间卖了,揣着钱去镇子里过太平生活吧。”老刘说完,喝了最后一杯酒,摇摇晃晃地走出了艾尔特的土窝窝,丢下艾尔特在他的土窝窝里发愣。
   一阵雪风吹来,艾尔特打了一个冷战,他迅速地裹了裹翻毛大衣,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泛着冷光的雪地,被风吹得雪花飞扬,阳光四溢。突然,吱吱叫的三只白狐出现在艾尔特的视野里,它们蹑手蹑脚,十分机警。看起来,那应该是一家子,走在前面的体型较大,大约是父亲,中间的小白狐被父母护持着。艾尔特的心狂跳了起来,谢天谢地,盼望已久的大货终于出现了。白狐棕色温情的眼睛,闪射着一波又一波的诱惑,艾尔特有些把持不住,但他咬紧牙关,将浑身发抖的身体竭力平静下来,嘴里不停地祷告。近点,再近点。准星已经瞄准了那只走在前面的白狐,艾尔特仿佛看见子弹射中白狐脑门一刹那飞溅的血色。扣动扳机的手发烫起来,艾尔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与白狐的呼吸。“砰”地一声枪响,走在最前面的那只白狐应声躺下,脑门瞬间飞溅出鲜红的血花。又是一声枪响,那只小一点的白狐应声倒地,剩下的那只白狐,被瞬间的猩红与枪声震住了,艾尔特分明看到那白狐眼中迸射的愤怒和凄凉来,然而他无暇去想,他还沉浸在捕获白狐的狂喜中。一瞬间,最后一只白狐迅速地转身后退几步,凄厉地长叫几声,撒开腿,向山上的一块巨石跑去。
   艾尔特迅速向前移动身体,保持着与白狐的射程距离。在艾尔特与白狐之间,两只白狐的鲜血把雪地染红了,那血色猩红,仿佛是当金山春天鲜艳的山花。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不知为何,那只白狐站立在巨石上不动了,棕色的温情的眼睛闪烁着凄迷的泪花,呆望着巨石前面躺在血泊里的家人。雪风怒吼,被卷起的雪花四溢,巨石上的白狐犹如一尊雕塑,在雪风里纹丝不动,任由雪风将自己纯白色的毛吹动。艾尔特趴在雪地上,他能听到巨石上白狐的愤怒与悲伤,自己的心跳反而更加急剧减速。艾尔特的目光和白狐相处,他觉得自己出了问题,他被那巨大的哀伤击中了心灵,手指开始发烫、发抖。四周寂静得很,当金山的雪风怒号着。瞄准,再瞄准。艾尔特不停地提醒着自己,发烫的手开始接触到冰冷的扳机,艾尔特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自信,那是一种骄傲,那是一种好猎手的自豪。他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好猎手怎么能赢不了猎物呢?
   巨石上的白狐开始抖了抖身子,那飞扬的雪一样的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嘭”地一声枪响,子弹将巨石上的雪花撞击得四处飞扬,雪花如同在夜空中炸开的烟花,碎雪流星雨般飞舞了起来。巨石上的白狐跳动着身体,如同一位美丽的仙女,用她美丽的舞姿挑战着艾尔特的枪法。一枪不中,艾尔特连开数枪,巨石上的白狐还在忘情地舞蹈,那舞姿真的非常漂亮。三只猎枪,都装满了子弹。突然,只见那只巨石上的白狐停了下来,朝着雪地上的丈夫和孩子双膝下跪,眼里流淌着眼泪,艾尔特的心被重重一击,眼睛有点模糊。可是,手里的扳机已经习惯性地扣动,连发的出膛子弹带着呼啸声向前飞去。艾尔特忽然站起身,对着巨石上的白狐大声喊道:“走开啊!快走开!快走开啊!”巨石上的白狐一阵犹豫,子弹在巨石上绽开了花,白狐迅速站起身,一个跳跃,躲开了艾尔特密集的子弹。撞击在巨石上的子弹,被巨石反弹回来,“噗噗噗!”正在站着喊叫的艾尔特应声倒地,一缕缕殷红的血从艾尔特的脑门里、胸膛上流淌了出来,睁着惊恐眼睛的艾尔特倒下了。
   巨石上的白狐吱吱地叫了几声,转身跑进了当金山的深处。深深浅浅的爪印,写满了悲伤。
   当老刘与几个同事找到倒地的艾尔特时,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看着躺在血泊里的艾尔特与白狐,他们虔诚地用雪埋葬了两只白狐,又把艾尔特的尸体抬回了他的土窝窝里。当金山最后一位猎手走了,当金山又恢复了寂静。
   处理完艾尔特的后事,老刘每天都做噩梦。没过一年,他申请回到了老家,但每次看到皑皑白雪,心里就忍不住“咯噔”一下,溢满了悲伤。

共 391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当金山最后一位猎手艾尔特,没能忍住猎物的诱惑,最后一次上山捕猎,射杀了两只白狐,却又被最后一只白狐的悲伤打动,在提醒白狐躲避子弹的时候,自己被石头反射过来的子弹击中,意外身亡。小说似乎是有一些宿命论和因果循环,然而,正是通过这种朴素的认识观,引导人们敬畏自然,尊重生命,是在警示人类爱护动物,保护好动物,保护好生命共同赖以生存的地球,我们美丽的家园。全文浑然一体,完美无瑕,细节和悬念描写得相当生动传神,强悍地彰显了作者出神入化驾驭文字,以及构思的能力。好文章,倾力推荐共赏!【编辑:小金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130005】【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1218第012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11 16:19:14
  感谢老师盛情投稿看点!看点因您的到来更加精彩!遥祝您创作愉快,佳作不断!并祝您阖家幸福!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2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11 16:20:42
  十分精彩,寓意深刻的一篇好小说!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3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11 19:06:24
  心中有爱处处皆爱,心中有恨处处皆恨。爱屋及乌,兔死狐悲,自然之法,和谐之道。问好作者,秋安万福!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回复3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1 23:41:47
  谢谢您的鼓励!握手遥祝秋安。
4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1 23:40:36
  谢谢金子老师美言推荐,辛苦了,遥祝秋安!
5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1 23:43:06
  感谢若海若蓝老师鼓励支持,遥祝秋安。
6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12 19:56:11
  恭喜小雀拿狐,摘得小金,期待更多精彩闪现看点,握手,秋祺!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7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3 22:20:27
  感谢小金子老师,感谢若海若蓝老师,感谢的鼓励,邀握问安!
8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14 09:21:0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孔雀河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9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4 19:57:54
  感谢武戈老师鼓励,遥问秋安!
10 楼        文友:史岩        2019-10-15 11:10:44
  好一篇精彩微小说,好一篇美文!笔触细腻如目睹如眼见!拜读学习了!问好作者!握手!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0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5 16:50:18
  谢谢鼓励,遥问秋安!
回复10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10-19 20:19:23
  感谢史岩老师鼓励。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