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迁庙(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迁庙(小说)


作者:聪一聪 白丁,1.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211发表时间:2019-10-16 14:00:38

我的家乡——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偏僻的东海小镇。镇子规模虽不十分大,但各类庙宇教堂倒有十来处之多。眼下,位于城东的财神庙的存废问题,一时间便成了小镇居民街头巷尾、茶前饭后谈论的主要话题。因为财神庙的位置阻碍了小镇东扩的步伐。
   镇上大多数居民不赞同拆除或迁址财神庙。理由嘛?我们大伙都知道(更使小镇居民依恋不舍的),是它见证了小镇的历史兴衰。十年前一派荒芜的财神庙,而今香火旺盛,信众盈门。原先空瘪瘪的口袋子现在都塞满了钱;一个又一个信徒举着高香顶着托盘,毕恭毕敬求财神,发大财,果然都应验了。现如今,闻说政府要动一动“关老爷”,岂不伤了小镇的和气?这万万使不得,使不得!弄不好会出人命大事的。
   镇上只有极小数人赞同动迁财神庙,主要任务自然落在小镇两位大人物身上。一位是小镇新上任的镇长,另一位是财神庙所在村的村长。镇长在一次全镇大会上提议拆除影响小镇发展及镇容的财神庙。(我们换位思考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虽然从情感上不大乐意。)然村主任的理由就近乎匪夷所思,竟然是“财神爷”的红火,给他家的安全带来了威胁。村长说,财神庙背靠一座低矮的小山,现在围绕小山成了外来人口的聚集地。我们村委会这么赶也赶不走他们。他家就在庙旁,虽隔了一堵墙,但还是成了化斋和小偷常光顾落脚的地方,岂有不搬之理。
   我们大伙都明白,村长这几年借着村长这个职务发了,在自己老宅上面盖起了洋房别院。村长当然认为他的发达和财神庙无关。为此,他和财神庙之间建造了一道墙,隔开了他和关公之间的一切来往,只在晚辈间说三国故事时才不得不提到关羽这个人。村长早先砌的是一垛一人高些的矮墙,目的是为了挡住财神庙的荒凉和财神爷的寂寞。如今财神爷借着改革的东风终于大显身手,招来大批善男信女,生意红火,这使村长心生烦闷,于是一年加高一点、一年加高一点,终于成了一垛酷似紫金城的皇家大院。可是,无论这道墙砌得如何结实雄壮、高耸挺拔,总隔不断财神庙袅娜的音乐和缠绵的香火。这倒成了村长的一块心病,担心自己有朝一日被财神爷的侍女挟持着送进地牢。
   小镇自建城以来,一直生活着两大宗族,一处在城东,一处在城西。无论在拓荒年代、战争年代、动乱年代还是当下的改革年代,两股势力始终存在并交融着,虽经天翻地覆的移风易俗,但不同派别的矛盾始终存在。当下在关于财神庙的存废问题上,这股舆论之水终于朝着镇长相反的方向流去,镇长为此整日愁眉苦脸。
   一日,镇长如往常一样,站在新建的政府十六层会议室里眺望小镇,小镇尽收眼底。午后的阳光格外宁静,似乎还没有从午觉中醒来,镇长却早早醒来。马路上飞驰的小车如黄牛在走,不紧不慢地向前跑着,镇长这样看着,也这样想着。忽然,镇长回过神来,点燃了一根烟,朝财神庙的方向望去。他望见财神庙在低矮的癞头山旁分外醒目。财神庙虽几经修复和扩建,目前已初具规模,然而财神爷一直在非法经营着自己的营生——政府一直没给发合法的执照。拆了它于理于法都合规,于情就有点不好说了。情是个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情不能左右我,——组织派我来干什么的?在市里他不是以改革少壮派著称的吗?在以前任职的贫困乡,他不是以大刀阔斧、脱贫致富而得到市委的肯定和信任吗?眼下这小山小庙怎能阻挡得了小镇改革开放的大潮?在灿烂日光照耀下的癞头山如一个土包子,财神庙就如土包子上流出来的黄色红馅,两者和周边的环境多么不协调啊!镇长首次为自己这一惊人的发现而震惊不已,决计一并予以铲除。东扩战略对小镇发展至关重要——那里直达港口和海滩,更重要的是还有养人的新鲜空气。
   然而如何移除这肉瘤呢?镇长环视会议室,看了看表,掐灭了烟蒂。他在心中盘算着,如何给小镇掀起一场“革命”,终于,在经历了反复的斟酌后,他决定以一场对小镇居民闻所未闻的全民公决来决定和小镇不相称的“土包子”的命运。
   镇政府的这一决定当然甚合村长的胃口,村长有句口头禅:“天大地大不如政府大”,政府想干的事,哪个能挡住?现在镇长还政于民,引导舆论,尊重民意,说不定对他不利的因素会有所转机。这样一想,村长觉得镇长实在高明,难怪自己是老长不大的“毛草”村长。
   于是乎,村长就积极支持配合全民公决并迅速行动起来。
   隔日,村长大清早便去拜访平时老死不相往来的财神庙的当家人。此人不是和尚,曾是农场的一个老场长,后信佛。改革开放初期,他接手了破败不堪的财神庙,十几年下来,居然在其手上起死回生,熠熠生辉,成为小镇一大名人。
   “稀客,稀客!”老场长一看到老村长提着袋子跨进庙门,便迎着他提前喊出来,“老村长,今日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是茶风,龙井风。”村长扬起手中的袋子高声说,“上等的西湖龙井,上次出差杭州买的,咱俩学学关老爷的样子对酌对酌如何。”
   “难得,难得!”
   “哪里,哪里。老早想过来和您对饮,无奈庙门太高,财气太冲,关爷太武,进不来。”
   “嗬!没有你家砖墙高吧。”
   “呵呵!老场长,您真会开玩笑。”
   “哟!老村长也谦虚起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公事还是私事。”
   “在老场长面前什么也瞒不过您。既公又私。”
   “此话怎讲!”
   “就是前些日子镇政府决定的关于贵庙的搬迁问题。于大于小、于公于私,贵庙搬迁对全镇的发展都是好事。这一点老场长不会不知道吧。”村长不再绕圈子,单刀直入。
   “老了,背了,跟不上时代了!我们一听政府的;二听群众的;三听……他们说要拆就拆,要迁就迁。”
   “您老的态度意见还是管用的。”
   “哪里!哪里!”
   “真的!真的!”
   二老就这样你来我往,好像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寒暄中透着躁气、闷气、闲气、怨气和霸气。二人在后厢房促膝长谈,半日不见村长出来,至于谈话的内容反成了小镇的秘密。
   从老场长那里出来后的第二天,村长便马不停蹄地召开了村民小组代表大会。在一间容纳五六十人的村会议室里,窗帘遮蔽着,吊扇如喝醉了酒的老头疯疯癫癫地转着。窗外红日头晒得灰瓦都起了皱褶,流过财神庙的镇级官河在此都绿得生锈了。天出奇的蓝,午后的街道阒寂无人,一只鸟儿也没飞过。村里每逢遇到重大事件,村长都要喊村民代表讨论,然而表决通过。乍一看挺民主公平的,其实不然。村长是村里的大姓宗族,从他爷爷的爷爷起就在城东颇有名望,所以村民表决对村长来说,只是形式,就如他到镇里选举镇长,也只是画个圈圈而已。但这次的戏有别以往,容易遭人误解,这一点村长比谁都明白。村长拿起早已放桌上的三条“软中华”香烟,撕开包装盒,取出一包一包扔给下面的代表们。村长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
   “这次把大伙叫来,啥事?我不说大伙也明白。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关键是这事对我们村里有什么好处?好处大还是好处小。我算过一笔帐,具体落实到每个村民手上,补偿金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也许大伙认为最大的受益者是我,那大伙就想错了。财神庙离我家仅一墙之隔,财神爷频频惠顾,我家才有今日,大伙说对不对?”
   村长话音刚落,一代表说:“村长言之有理!我们不能以小失大。”
   “对。我们不能错失良好的发展机遇。”另一代表接茬。
   接着,其他代表纷纷坦诚己见,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热闹。
   “把庙拆了,把山移了,我们叫镇里多赔些钱。”
   “拆庙移山并不是说拆就能拆的。当然,拆了好处还是显见的,可以直抵港口,不再绕道了,还可就近享受蓝天碧水金沙,何乐不为!”
   “把这庙迁了,听说政府考虑在海边山上建个大财神庙,是不是当真?不会哄小孩吧?”
   “这财神庙一二十年来一直保佑我们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发发达达;财神爷没来打扰我们,我们却要惊动他,恐怕不妥吧。”
   “政府是想把财神爷请到更好更美的地方去,去罩更多的人。”
   “镇长的提议,政府的决策,我看可行。”
   会议就这样持续讨论着直至日斜,最后茶水喝光了,烟也抽完了,决议也达成了,一致通过一项代表决议:废除财神庙,建议政府另择新址。同时村长分摊任务,要求每个代表分片分组包干落实,种好自己的责任田,做好村民的思想统一工作。此举得到了镇长的高度肯定和重视,并在全镇各村(居)厂矿企事业单位推广。值此,一台由政府牵头,镇长导演,各类生旦花脸参与的民间大戏,在那个夏日炎炎的闷热中粉墨登场了。
   经过近一个月的攻坚,小镇的舆论之潮居然开始逆溯,细细涓流汇成大河,涌向镇长这边。镇长也踌躇满志、满怀信心,迎接决定小镇未来走向的全民公决。
   世事有时也真难预料。
   就在全民公决日期的前三天,小镇忽然下起了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雷暴雨。奇怪的是,一夜之间,虽然农田淹没了,桥梁冲毁了,电线杆折断了,但全镇的民房居然全无倒塌。唯独财神庙的“财神”被雷神掳走,后院一排厢房被泥石流冲塌。村长的别院则被风神掀去一角,那垛高墙也被水怪砸得如打碎了的瓶子,满地狼藉,惨不忍睹。那雨足足下了七天七夜,全民公决自然也随着那场雷暴雨消失在茫茫雨天中。
   然而,小镇的舆论之波却水涨船高,一浪高过一浪,大有吞没小镇居民的架势——“关老爷真的发怒了!”
   不过舆论终归是舆论,终有平息的时候,就如那场暴雨也有放晴的时候,可村长的心一直不能放晴。
   三个月后,村长家贴出告示:此屋出售。
   半年后,镇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西进战略”。
   小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从容淡定。
   财神庙却在这场雷暴雨中变得满目疮痍、原气大伤。
   它是否在等待小镇下一轮“神人”的出现?以恢复其往日的尊容,——小镇没人知道也没人回答。
  
  
  
  

共 370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座财神庙的搬迁动议扰乱了好多人的心,人们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各有各的想法。作为一镇之长,他图谋的是镇子的长远发展和他自身的业绩;作为村长,他想的是,这财神庙的存在影响了他家的安全;而大部分的村民则认为这财神庙使得他们的发财梦有了实现的希望。最后当镇长定下全民公决决定财神庙是留还是搬的决定时,村长闻风而动,而一些代表们最后在利益驱使下同意了村长的意见。看起来,财神庙的搬迁已经成了必然,就等着全民公决这一道门槛了。谁知道就在公决前,一场雷暴雨打破了计划……小说农村气息浓郁,内容很切合社会现实。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10-16 14:01:53
  小说很接地气。符合社会现实。拜读。
回复1 楼        文友:聪一聪        2019-10-16 17:14:56
  编按辛苦了!谢谢!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11-01 17:09:26
  老师好,江山文学网新举措自十一月一日开始试行,非网络首发不参与评精,请您在网络投稿时首选江山,并在文末注明原创首发。不注明的按规定不再报精。感谢您支持。 
  
    另原创首发精品奖励也作了调整: 
   每位作者每季度原创首发精品达5篇就有奖励,奖励50V币,50名望积分。每增加一篇增加10VB奖励,名望积分也随之增加,上不封顶。欢迎您继续支持看点。
只留阳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