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散落(散文)

精品 【流年】散落(散文)


作者:指尖 举人,403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5发表时间:2019-10-20 09:42:26

我一直记得他从崖畔落下去的姿势,像一只大鸟,张着翅膀,奋力地向前滑翔。山间阴柔的风翻起他灰色的衣襟,他漆黑的头发也掀起一个极妙的造型,只是,他无法把握风和速度之间的平衡,尽管张着翅膀,却依旧无法自如地飞翔。这样,他飞翔的姿势便有些歪斜,有些滑稽。
   在后来的许多个日子里,我不断地为他可以面对深壑而依然表现出来的勇敢所折服。尽管他最终落入谷底,并从此未能生还,把生命华年定格在十八岁那个春末的俏枝上。但那个午间,我根本无法读懂死亡真正来临之时,人的肢体语言所包含和传达出来的具体含义。彼时的我,随便对一朵花、对一棵草就可落下泪来。但未来,对我毫无意义,甚至,很近的明天,都不知自己将身向何方。我在夜晚不停写着最后的书信,却无法寄出。我一直在寻找一个适当的契机,来毫无破绽地结束生命,但一直没有。在他散落的那瞬间,我很生出模仿他潇洒的姿势来结束短暂人生的强烈愿望。那愿望强烈到我趔趄地向着山崖走去,但很快被人强硬地制止了。我站在那些伸出来的臂膀后面,心情复杂地注视着空无人迹的对面山脊。我无法靠近他,也无法站在他的位置,若他一般做出一个飞翔的姿势来与死亡会面。我咬着嘴唇,为自己的胆怯和懦弱感觉羞耻。
   当时,并不知道那群人中间姿势最完美的飞翔者,是他。那些纷纷散落的生命在短暂的几分钟之内便荡然无存。山间的喧哗瞬间消失,只有风,掠过暮春茂密的树丛,吹乱我和我身边许多人的头发。那些表情恐惧、行为慌张的人发出来的零乱的尖叫声,依旧回荡在山谷,被渐渐锋利起来的山风所挟裹,向着山外迅速传递。
   这是我亲眼目睹过的死亡。它发生在我十八岁那个暮春。
   那个春天,我每天都从山上折一枝粉桃回来,插在床头的花瓶里。那些花,在夜里会悄悄地散落下来,落在掀开的书页间,或者未写完的一篇日记中间,带着微微的暗香,隐隐地徘徊在我的梦外。在梦里,我依旧是悲愤的,忧伤的,我常常在哭喊声中醒来,眼角有残留的泪渍。白天的我,去看那满山满坡开得热烈的山桃花,绽着粉嘟嘟的笑脸,我会拿一本书,貌似刻苦又浪漫地坐在它们中间。那是我最低沉的一段时光,刚经历过一些事,体味过一些东西,表面上是风光的,并有些傲慢和凛然,但内心却伤痕累累,痛得不可触及。许多人羡慕着我,他们不知道那道光环是我用谎言和笑脸装扮起来的,但他们的谄媚在某种程度上成全了我的虚荣,于是我愈发张狂起来。一个人的时候,会感觉到疼,一种钻心的无法驱散的疼痛让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将何去何从。一个人,当他失去方向,是最可怜的。我在最可怜的时候,用别人的讨好来过活,可怜到珍惜一些虚假的笑脸和情意。
   知道那场事故中飞得最高的人是他,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那次我有事去往另一地方,在那个地方,有人说起了他。才知道那个我认识许多年的人,跟我同龄的人,在那次事故中,曾经若大鸟一般地飞翔起来,他是想让生命以飞翔的姿势存留下来,但因为这个姿势,使他过早地跌落下去,之后被后面散落下来的人一层层压到土层里,直到血肉模糊。我有时会想,或许这也是他愿望里的事吧,年纪太轻,无法满足和成全一些人事,那么在临了前,以自己稚嫩之躯来烘托他人的生命长久。
   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我是个不喜欢养花的人。美丽并无过错,也无人与美结怨,但因花的生长期太短、太易凋零,而使我将它们剔除出局。看花,赏花,听花,谈花,唯独不养花。其实我是个懦弱的人,一直惧怕着生命的散落,连一枚花的散落都要触动敏锐惶遽的神经。那些年里,我只关注着常青的树木,关注着长流的河水,关注着沉默的山峰,我希望生活成为一滩不动的死水,所有的情谊和表情凝固不动,连同我们的日岁,我们的身体,都永不朝前,停留在时间的某一个点上。我甚至可以付出不吃饭不呼吸的承诺来实现这愿望,但这只是一个愿望而已,所有的愿望都只能是愿望,可想,可说,但不可实现。所以,我会奢望时光停在此刻,哪怕停滞一秒钟,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某一个瞬间里停留,让欢爱停留,让满足停留,让青春停留,让亲昵停留。
   许多人也跟我说起过这样的奢望,但我们都笑着说,生命跟时间对抗,胜利的永远是后者。
   树叶注定会飘落,花朵注定会凋零,青春注定会消逝,人注定会老去,不变的,是时间。时间是一种幻象,那么这又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仍然必须生活在一个完全由时间控制的世界里。
   我常想起那个在生命最后时刻飞起来的人,我甚至觉得他的离去也是一种幸运,起码,他冲破了时间的阻挠,把生命从时间的桎梏里解脱出来,从此,不必为繁复的帐单而担忧,也不必为父母老去和子女成熟、还有自己被忽视而心生烦恼。他是个不必为散落付出代价的人,虽然他不曾享受生命的全过程。其实,这不过某些瞬间的话题和想法而已,如今要我选择,我可能宁愿一点点凋零,一点点枯萎,一点点散落,也不要在年华初绽时死去,不要我的父母因我的年少凋零而极速地衰老,不要我的兄弟因为我的消失而承担更多的责任,也不要让那个刚刚懂得情爱的女孩因我的溘然离去而厌世。我要供养我的父母,一直到他们的天年;我要爱护我的兄弟,一直到生命的极限;我要亲爱我的妻儿,让他们因我的存在而平安快乐。我要老到安葬了我的父母,送走了我的兄弟,安排好我的孩子之后,看看老家的古槐,听听那些熟悉鸟语,抚摸着那些即将衰败的花瓣,然后,再散落,消失。
   跟人说起,我们都是幸福的人,所有亲人的生命依旧跟我们的生命紧密地贴在一起,有挂念和被挂念,有关心和被关心,有可探望和被探望的理由,多好!虽然我们在一年年老去,身边的亲人也在慢慢老去,有一天,我们会发觉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已越来越少了,就像花到了寒冷的季节,慢慢从枯萎的枝尖散落下来。我们的生命最终也会如此。我们已经度完了生命的春天、夏天,走进了繁茂的秋天,这时候,总有些花是要先被寒冷所侵袭的。我们没办法改变季节、气候和时间,但我们有能力享受因亲人的存在而该享受的快乐,也还算有机会给亲人快乐和幸福的理由。
   我已经活到可以从容面对任何事情的年龄了。也可坦然面对一些熟悉的人在突然间的消逝,我参加他们的葬礼,并为他们祈福,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能长久而永恒地存在。甚至对待一些年纪尚轻的人故去,我都不再惊讶。所有的人,都会体会到活着的幸福,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离去,莫若如花,花若离枝,或许来年,生命勃发,只不过,我们看不见罢了。
   我在母亲的床上睡觉的时候,小心翼翼,总是装着睡着了的样子,听到母亲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给我的身上搭上毯子,然后在我身边轻轻地躺下。这时候,总会感觉到心底里的潮湿将整张身体浸润,湿漉漉的滋味让人难以想象。我翻身背向母亲,我还是不够从容,不够勇敢,年轻时的懦弱还暗藏在身体的某一部位,我提醒着自己,却无法坚强。我看到整个自己,因为靠近母亲而被温情和悲痛淹没了。我越来越珍惜这样的午后,珍惜跟母亲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我依旧惧怕着这样的离散,惧怕着真正的散落。这成为生命中的担忧和隐痛,我不知道,真到了那一天,会以怎样的方式来告诫自己勇敢地面对生活。
   散,散落,那些忽而现又有时隐而不见的飞;散,散落,那些忽而亮转而模糊隐隐约约的飘落。
   生命如此短暂,散落,也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不过迟与早的问题。散落,多美丽的词汇。带着飘逸和洒脱。世界就是如此,我们不过一些花瓣而已。若你像我,请闭上眼睛,你会看到许多许多或洁白或粉红或淡紫或浅黄的花瓣在时光深蓝的长河中,缓慢而持续地散落着,是那么美丽,那么安静,那么壮观。

共 29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生命如花,绚丽而短暂;生命逝去,又似花朵离枝,袅袅散落。我们曾希望生活成为一滩不动的死水,所有的情谊和表情凝固不动,连同我们的日岁,我们的身体,都永不朝前,停留在时间的某一个点上。这样,就能“让欢爱停留,让满足停留,让青春停留,让亲昵停留。”然而,这无非只是一个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就像花到了寒冷的季节,必然会慢慢从枯萎的枝尖散落下来。这篇文字,作者以其一贯冷峻的审美风格,重新审视生命,重新审视生命的逝去,将生命喻为一场美丽的花事,将生命的终结喻为飘逸洒脱的花之散落,从而深刻地揭示出了生命的本质。整篇作品,笔调唯美伤感、略显消沉,但又不乏温情,所带给人的,是对生命的深沉思索。佳作,流年倾力推荐赏阅。【编辑:思绪飞扬淡墨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025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9-10-20 09:46:20
  好久不曾阅读指尖老师的文字,今日读来,依然心生震撼。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散落,恐怕就是最为形象的比喻。感谢指尖老师赐稿,并顺祝安好。
思绪飞扬淡墨痕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10-27 16:12:0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