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荷塘】磨子坪 (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磨子坪 (小说)


作者:清泉石 秀才,1097.1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546发表时间:2019-10-23 21:20:37
摘要:磨子坪发生了奇怪的事,村民们十分恐慌。小学生张可欣睡梦中被人唤醒,跟着那人来到磨子坪密林深处,看见了外星人……与外星人小朋友成了朋友,并在外星人小朋友受到威胁时,毅然挺身相助。

拂晓时分,放了暑假的张可欣和奶奶在地里摘茄子豇豆,突然看见磨房背后的山沟沟红光闪闪,张可欣惊叫起来:奶奶,你看!是不是起山火了?奶奶抬头看看,一个哆嗦,招呼孙子:快收拾好,我们走!祖孙两慌慌张张背上背篼匆匆忙忙地往家赶。路上张可欣不住地问,奶奶一个劲叨念菩萨保佑。
   吃过早饭祖孙两人一人背一背自家种的茄子豇豆出门了去赶场卖菜。他们家在磨子坪,离乡场有十里路,去迟了散场了菜不好卖。这十里路全是羊肠小道爬坡上坎不好走。
   磨子坪是个夹在大山中的小山村,一条小溪叫磨子溪。溪水钻出山沟,穿过磨子坪,祖辈们在溪水刚出山沟湍急处打造了一盘大石磨,从奔涌的溪水引出一股水冲动石磨下带叶片的大木轮,木轮带动磨子转动碾磨粮食,不用时放下挡板切断水流磨子自动停转。小村子因它而得名——磨子坪。磨子坪处在两座大山之中,这儿零散地居住着二十几户人家,青壮年人几乎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孩子。
   小村子里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孩子都在乡场上的小学上学。每天早晨孩子们互相呼唤在磨房那里聚齐,然后一块儿爬山上公路,赶第一班公交车去乡场上学。张可欣的父母姐姐在外打工,他如今小学毕业了,下学期开学就要到县城上中学了。今天恰逢赶场,就和奶奶一道去卖菜,顺便去学校领通知书。
   他和奶奶走到乡场时,乡场上已有了不少人。今天逢场又是星期六,县城里的人也来赶场采购山里的山货,山货不论是粮食蔬菜水果肉类都很受城里人喜爱,祖孙两刚放下背篼立刻有人上前问价,奶奶报价,张可欣提着称称好顾客选中的茄子一口报出重量算出价钱,然后把茄子放入塑料袋,收钱找钱一气呵成。招呼完这两顾客后他告诉奶奶去领通知书了。话音刚落,人就像泥鳅钻泥一样不见了。
   山里的孩子有个明显的特点就是灵活,这会儿乡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他人在人群里左穿右穿。正当他在人群中钻得兴起,突然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臂,一个恶狠狠的声音灌进耳朵:你找死啊,小毛孩?!旁边又一个声音响起:这小毛孩没有用。走,进去商量我们的正事!一声哼,张可欣被推倒在地。他迅速爬起,冲前两步对准抓他的人猛踢一脚,那人啊一声一个趔趄,待他起身回看小毛孩不见了踪影。
   张可欣乱穿吃了亏规矩了一些,不一会儿像条鱼一样在人流中疾游着,忽然又被人抓住了衣角。他恼怒地回身举手挥拳欲打,拳头在空中停下了,有人问:你去哪儿?
   张可欣收回拳头,劈开那抓住衣角的手,桀骜不驯地回答:管我去哪儿!
   我跟你一起去!抓他的人是李晓勇,比他小一岁,也是磨子坪的留守儿童,和弟弟一起与爷爷奶奶生活。
   两人一前一后在人群中乱穿,学校门口也站了好些人,他两不管不顾从人缝中往学校里钻。突然一条手臂横在眼前,一个浑厚的声音说:张可欣,蹿啥子蹿,追兵来了?哦,还有你。走,跟我到办公室!
   刚开始被人拦住去路,张可欣往旁边一闪,准备躲过去再冲进校门,听清了是老师的声音后立刻站下来,喊声老师,然后规规矩矩跟在老师身后进了校门。听了老师的教诲和鼓励后,他拿着通知书和李晓勇高高兴兴走出学校。现在他不急了,随着人流耐心地往回走,这时奶奶的菜也卖光了,接过孙子的通知书细细一瞧,惊讶地说:要这么多伙食费啊!
   看着奶奶的眉头皱成一疙瘩,他心焦地问:奶奶,我们的钱够不够?
   够了,走,回去了,时候不早了。奶奶催促道。
   回家的路上张可欣告诉李晓勇一大早看见火烧天,火烧天该在天上的。说是起山火,又没有烟子,反正怪得很。
   说不定是烧房子呢?李晓勇提出自己猜想。
   你脑壳有包儿啊?过了磨房就没得房子了,两边的大山快挤到一起了,林子又密,哪个有病在那里修房子!哦,除非你长大了娶媳妇在那儿修房子。说完张可欣哈哈一笑。
   你才在那修房子,张可欣要娶媳妇咯!李晓勇大喊一声拔腿就跑。
   张可欣在后面追,两孩子一前一后在弯弯的山路上追追打打的,喊声在山沟里撞来撞去回响着。
   中午他们回到了磨子坪,这时的磨子坪气氛有些凝重。老人小孩都聚在小村子文化新闻中心,村里开会的大坝子上大人们三五成堆脸色神秘,神秘中带着胆怯和担心,不时互相小声打听述说几句,小孩子们则兴奋地在人群里追逐嬉戏。张可欣奶奶刚踏上这文化新闻中心时,大人们把复杂的目光都投到她的脸上,传递给她一个不可知且奇怪的信息,令她不由自主地站下,承受着这些复杂的目光,同时她也用狐疑的目光回问。有人开口了:二嫂晓得不,石磨今天又开转了。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一个寒颤。原以为磨房可以镇邪的,哪晓得它到先被邪侵了。
   这磨房自打村子通电后没有蓄水不转了停了好些年,村子里的人都习惯了它不转,认为它不转是正常的,转起来反而不正常。因为不指望它碾米磨面了人们很少去磨房,磨房的房破败不堪,门掉了,柱子朽了,屋脊折了,椽子断了,瓦片掉了,带动石磨转动的大木轮老掉牙了。这些都向人述说它老了,将要消失。生活向前,人们不再关注过去,过去便在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中消失沉淀。只是偶尔有小孩去到磨房玩耍,捉小鱼小虾,惊扰一下过去。可是今天不同昨天,石磨居然自己转了,转得呼啦啦,好像回到年轻时候。
   啊!张可欣奶奶惊叹一声,神情忽然变得和其他人一样,脸色蜡黄带着青。
   接着人们把已经说了若干次的话又提出来,似乎再说一次后,情况就会明了了。
   是啊,磨子转了,现在还在转。
   洗衣机洗衣服,洗得好好的停电了。
   手机信号没有了。
   要天亮我起夜,看见磨房那边红彤彤一片。
   啊!张可欣奶奶见也有人看见了那红光吓得后退一步,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清早在地里摘茄子豇豆也看见了。
   此刻呆在文化新闻中心的大人全是六十以上的老人,最老的有九十岁,有男有女,就是没有青壮年人。大家心中都无数不知该如何应对,害怕磨子坪今后不太平了,最终一致同意众人出资整修保全磨房。磨房应该存在,不然咋叫磨子坪?
   听了大人们的话张可欣对李晓勇一努嘴,两人一块儿往前跑,跑了一段路张可欣说:我们去磨房看看。
   磨房好比一名忠诚的卫士,多少年来一直守在两座大山相夹的山沟口。磨子溪冲出山沟,地势忽然平坦了,于是形成了一个水氹,水势减缓后再从容地往山外流淌。眼前的石磨确实在转,原先的挡板早烂了,木轮的叶片只剩下三两片了,溪水就哗哗地从缺牙的木轮上流走,木轮没转,石磨却在呼呼地转。
   张可欣李晓勇傻愣愣地看着,突然李晓勇惊呼一声:鬼推磨?!吓得两人一个哆嗦,李晓勇转身开跑,张可欣再瞅一眼磨房,跟着跑了两步停下来,想想,给自己打气,否定了李晓勇的话,因为没人给鬼发钱,鬼是不会推磨的,可是这石磨为啥要转呢?
   张可欣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当然文化新闻中心的那些老人同样想不明白,于是统统归罪于早晨那团红光,并且认定那肯定不是好兆头。
   张可欣奶奶也确实认为这不是好兆头。可不晚上虽然还是有电,可电视没有信号,偶尔出现的信号也模模糊糊的,多数时候屏幕只有一个扁圆的东西,不时有人影晃动。她招呼孙子仔细关好门窗,说今晚上可能要出怪事,然后叨念着“菩萨保佑”把门窗反复检查了几遍,吩咐孙子晚上睡觉警醒一点,有啥事大声喊,让四邻都听到,大家相互有个帮衬。
   看着奶奶战战兢兢吓昏了头的样子,张可欣也有些胆怯了,可转念一想磨房也没啥变化,只是磨子又转了。要转就转嘛,本身就是该转的,转和不转都是磨子自己的事,于是他安慰奶奶:奶奶,那磨子本身就该转的。前两天不是下了场大雨涨水了水冲转了磨子,我觉得不会有事的。
   奶奶一怔,点点头说:是,是下了一场大雨……好了,快去睡。
   张可欣躺床上想着这些怪事,可仅凭他的知识想破脑袋也不会有结果的。
   今晚磨子坪的老人们都被未知的恐惧折磨着,难以入眠,扯起耳朵听,生怕听到狗叫,怕有啥事发生,真心期待着啥事都不发生的好。
   夜十分静谧,虫鸣蛙鸣一如既往,繁星在空中闪烁着。星光下磨房上游的密林中走出一个人,此人手握一支细长的金属棒,身穿灰色连体衣裤,头颅硕大,眼睛又大又圆,嘴似一条直线,鼻孔仅仅是两个比豌豆稍大的孔。高大的他穿过磨房站下了,打量一番磨子坪,身体发出轻微的蜂鸣声。少顷,蜂鸣声消失,他继续往前,步幅大且坚定,下脚稍显沉重。他再次停下步子,转动一下硕大的头颅,然后再次开步走。这次他下脚轻了许多,没有了刚才咚咚的脚步声。
   此人不是漫无目的地走,他有了目标,就在刚才第一次停步时他便确定了目标。这个目标很重要,如果判断正确,目标能帮助他们摆脱眼下的困境。他绕过两栋已无人居住的农房,径直前往张可欣家。他选中了张可欣,希望这孩子能帮他们,因为他是这里的人是不太小的小孩,不是成人,这样好交往。
   张可欣家是一栋二层水泥小楼,楼下是客厅厨房、堆放农具杂物的房间以及厕所。楼梯在屋内,二楼住人,并排四个房间由走廊连通。走廊面对楼前的院坝,就是说在走廊上可以俯看院坝,小楼旁边搭建了一间偏房,养着十几只鸡。
   此人站在张可欣家的院坝上,蹲在房檐下的看家狗是一只黄色的中华田园犬,它起身欢快地摇着尾巴奔向来人,迎接主人一般。此人一挥手,狗乖乖地回到原处趴下,那双兴奋的狗眼充满善意地看着来人。
   二楼的一间房间门开了,张可欣站在二楼走廊上俯看楼下的人,问:你哪个,喊我做啥子?
   楼下的人冲张可欣招招手,张可欣哦一声,转身下楼开门出来,跟着那人走了。看家狗欲跟随,又被那人挥手示意乖乖地回到原处。
   我们去哪里?张可欣尽可能加快自己的步伐跟上他的步子。
   我的小朋友需要你,他不舒服,我叫山拉,你叫我山拉叔叔好了。
   哦,可我不是医生,我带你去找医生,张可欣停下脚步欲转身。
   不用,我想你去了,他会舒服些。
   这个自称山拉的人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张可欣,张可欣斜仰着脖子看他。这会儿才看清了他,吓得他回头便跑,刚跑两步被山拉拉住。张可欣拼命挣扎拳打脚踢,你不是人,放开我!喊着喊着低头欲咬他,可被控制住了,不甘心地瞪着他。
   早晨的红光都看见了吧,那是我们的飞船出故障了,不得已停在了你们这儿,我们需要时间修理,可是我的小朋友射敛不舒服了,他很需要你,张可欣小朋友,山拉的大眼充满了真诚。
   听了山拉的话,张可欣的抗拒心理减轻了,但白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出现在脑海里。红光闪现那会儿和奶奶一起慌慌张张地逃跑,奶奶吓得脸青面黑,不住地念菩萨保佑。磨子坪的人都吓得六神无主。能镇邪的磨房反被邪侵了,祖辈的人都不知所措认为要大祸临头了。往后磨子坪还能叫磨子坪吗?还有清静日子过吗?在学校接受了六年教育的张可欣虽不太认可祖辈们的话,可对于出现的怪事又道不出个理由说服自己和他人。奇怪的是这个人说红光是他放的,那他就是那个“邪”了?壮大胆子瞧着他问:你们要干啥子?
   我的小朋友射敛有你陪伴他一会儿,我想他会好多了。
   张可欣人小力气小不情愿地被山拉拉着往前走,心中害怕却又不敢表现出来,想喊附近没有人家,很后悔从家里糊里糊涂地走了出来。山拉觉察到了他心中的抵触情绪,安慰他:张可欣,我想你结交了射敛这个朋友,你会喜欢他的。用你们地球人的话来说,他很聪明,人也善良,你们在一起会互相有所启迪的。
   “启迪”这个词对张可欣来说还有点生疏,但他从山拉话语的意思中大概明白了,就是可以互相学习进步,但是被强迫着前行心中别扭,闷声不吭拖着脚步往前。
   夜深人静,小溪依然叮咚流淌,叮咚声格外悦耳。张可欣感受到了温馨,想起了与小伙伴们在磨房的嬉戏。那时磨子在为大家碾磨粮食,大人小孩都喜欢在这里聚集说笑,即使磨子不转了,小孩还是喜欢来这里玩耍,把这儿当作了乐园。
   尽管不知道将要遇到啥,那射敛是个啥子东西,但张可欣清楚地感受到快乐,磨房传递给他的快乐,忍不住说:山拉叔叔,这磨子好多年不转了,坏了,你们来了,红光一闪,磨子又开转了。
   山拉转头看看转动的磨子:你们的磨子是两块含铁丰富的石头,受到飞船强大电磁干扰,它不得不转动了。
   船在水里开的,你们的船开错了地方。
   山拉呵呵一笑:你不懂,你们地球人还没有这样先进的船。
   他再次提到地球人,令张可欣有些奇怪。老师上课讲过,中国在地球的北半球,学校老师的办公室就有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地图上有很多国家,于是问:你是那个国家的?
   山拉又呵呵一笑:我们不是地球人!
   啊!张可心十分惊讶,接着又十分恐惧,结结巴巴地语无伦次地说:不……鬼?是……邪……

共 1467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充满神奇色彩的科幻小学。主人公张可欣是一个机灵的少年,偶尔发现磨子坪来了外星人山拉和他的儿子射敛,因为外星人的到来,他们的飞船磁场很大,村子旁边的磨开始自己转了起来。不明真相的磨子坪人感到非常恐慌,怕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张可欣却被山拉叔叔拉去,让他和外星孩子射敛玩耍。在这个过程中,张可欣把自己的好朋友李晓勇一同叫来,三个人成了好朋友,正在这时,射敛遇到了坏人,他们想抓住他就可以发财了。张可欣和李晓勇决定保护自己的伙伴,他们同坏人展开了机智的斗争,成功地保护了外星伙伴射敛。最后,飞船飞趣闻 ,他们依依不舍地惜别。小说构思巧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个性鲜明,具有传奇色彩。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10-23 21:24:22
  感谢清泉石老师带来的科幻小说~!引人入胜~!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1 楼        文友:清泉石        2019-10-26 13:09:42
  谢谢阿巧老师。
2 楼        文友:阿巧        2019-10-23 21:27:51
  这篇小说构思巧妙,想象丰富,人物语言符合人物的年龄性格特点,充满了传奇色彩。表达了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与信任的主题。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2 楼        文友:清泉石        2019-10-26 13:11:23
  谢谢鼓励。问好阿巧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