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约见周末(散文)

编辑推荐 【时光】约见周末(散文)


作者:青李子 布衣,237.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4发表时间:2019-10-24 16:41:05

寿江老师说本周日来燕山,让我喜出望外。这是我盼望了近两个月之久的喜事。我乃是“小心眼”之人,如果有事,无论大小,只要约定好了,在兑现之前心里总会惦记着。今年中秋节前,在“薆来小院书画迎中秋”活动中,偶然见到老师一面,结下良缘,约定再见面时,我请老师吃一顿牛肉面。今天便可圆了我的心事。
   我住在燕山前进副食车站附近,出家门左手是“大宽”牛肉面馆,右手是“魏家”牛肉面馆。这两家面馆,在燕山还算是比较有名的。
   今天还约了其他两位朋友:小杰和志芳,他们两位和寿江老师是多年的好朋友。小杰曾答应过给老师买2斤瓜子,今天见面打过招呼后便直接去了干果店。志芳在家辅导孩子写作业,约好11点半直接到面馆见面。
   趁此机会,寿江老师又跟我说起关于我写的《管窥汪兆骞先生》的修改意见,这次主要提到两条,一条是关于舒乙对父亲态度的事。对当年在老舍被批斗回家后是否被儿子打了耳光,我说汪先生在讲座中确是如此讲的。但寿江老师说小讲座中可以这样说,但若是公开发表,这样说就不合适了,毕竟谁也没当面看到。舒乙的女儿是个爱较真的人,若是看到刊物上如此写,较起真来,恐怕会给汪老先生带来麻烦。原来老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听取老师提出的修改意见,改为:舒乙对回家的父亲,态度极为冷淡。这样既不会给汪先生惹麻烦,也可以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
   昨天刚跟张骥良老师见了面,与他聊天时,我问他是否听到过张寿江这个名字。张老师说知道呀,他表情严肃地跟我说:张寿江可是一位名人,他兴趣广得很,人脉也广得很。你若有跟他见面的机会,必须得非常尊重张老师。不用骥良老师嘱咐,初次见面,寿江老师带给我的那股莫名的信任感和依赖感,由不得我不尊重。从上面“较真”两个字可以透露出,他是熟悉舒乙和舒乙家人的,并深知他们的脾气秉性。我为及时吸取了老师提出的修改意见而庆幸。
   另一条是在说到散文大家时,他又说起余秋雨和李国文两位,他明确地说他就是喜欢余秋雨,喜欢余秋雨的散文,并从几个方面说出喜欢他和他的作品的理由。最后他说:汪先生那样说,是汪先生的观点,我这样说是我的观点,每个人因为自己的喜恶,对同样的一个人或同一件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和观点,简而言之,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老师最后强调说无论谁说谁的散文好,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最为关键的是,为文之人,不要武断地给读者摆明立场,明确态度,并再次重申要留有让读者自己充分想象的空间。重申的这句话,看似简单,却说出了一个非常道理。作者对文中的一个人或一件事,武断地下结论,这应该是为文之人的最大忌讳。这让我一下子有了拨云见日的豁然开朗。
   天公作美,今天一扫前几天的阴冷,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小杰和志芳去收拾薆来小院里的绿萝,我和老师被门外的一颗柿子树吸引。曾经鲜绿的叶子已被寒霜打得枯干、斑驳,枝条间稀落落的叶子,已然挡不住橙黄或橙红的累累硕果。
   房山的磨盘柿子是很有名的,果实扁圆,腰部有一圈明显缢痕,将果实分为上下两部分,形似磨盘,体大皮薄。据明万历年间编修的《房山县志》记载:“柿为本镜出产之大宗,西北河套沟,西南张坊沟,无村不有,售出北京者,房山最居多数,其大如拳,其甘如蜜。”
   这棵柿子树不高,橙黄或橙红的柿子沉甸甸地挂满枝头,其中一枝上有五六个大柿子,坠的枝条几乎要垂到地面上了。看着这满树硕果,让我垂涎欲滴,也引起我拍照的欲望。选中一对局部晒着阳光的柿子,找准一个合适的角度,低头猫腰钻进去拍摄,拍好后,兴奋地拿到老师跟前:老师您看,柿子被阳光这么一照,看起来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的通透感?连里面的果肉都清晰可见了。老师可能被我说的产生了兴趣,走上前去,弯下身子,探头看藏在枝叶间的一对背靠背的大柿子,按下了快门。
   “老师,我产生了一个臆想,仿佛看到了您已经画好的一幅画:一对大磨盘柿子,黄橙橙的诱人。您说有意思不?”在他拍照时,我的眼睛的确是“看”到了老师的一幅画。老师扭头看看我,没说什么,只是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常似含笑的嘴角更加上翘。
   说完这件事,就被我忘在了脑后。没想到老师回家后,当真给我发来一幅画稿:两个黄橙橙的大柿子,跟我刚“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在纸张的左下角,多出一个肥硕的蝈蝈。看来寿江老师比我想象中更富有童趣,当真是一位可爱的老人。正欣赏老师发给我的画作,老师又发来一张图片,竟然是我不顾淑女形象,蹲在地上收拾缠在枝条上的干枯藤草,准备拍照时的侧影。我的脸不禁一热,没想到那时蹲在地上拍照时的“不雅”形象,竟被老师悄悄摄入他的镜头之内。
   吃过午饭,去了志芳家。刚坐下,寿江老师从书包里掏出两幅小画,说是送给我的。我惊奇地瞪大眼睛,看看老师,又看看其他几位。今天不是正式活动,怎么还可以收到老师的礼物呢?我慌忙站起来,伸出双手,身子前倾,恭恭敬敬地去接,接到礼物的那一刻,只觉心里开了锅一样,扑通通一阵滚烫,一股股热流直涌上心头。一幅是B5开大小的纸上,画着一枝早春腊梅:两朵绽放,两朵蓓蕾,枝干遒劲有力,花朵、蓓蕾栩栩如生,尤其旁边两行文字:枝头见白玉,岁月逢早春,暗含我的名字。好细心的老师啊,好宝贵的墨宝。
   “有了常夏斋,就不会冷了吧?”老师眯起眼睛,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他的诗集:门外拾韵,笑着说。封面的左下角有老师的一幅小画,配有“常夏斋”三个字。
   我说过自己从小怕冷,那只是有一次跟他随意聊天时随口说的一句话,没想到他竟记在了心里。打开他的诗集,赵思敬老师作的序中有这样一句话:“……忽觉寿江虽为汉子,竟心细如发,过目之事皆有记录……”老师果真是心细如发。
   另一幅作品是在13公分左右见方的宣纸的中上方有一方印鉴:一面之缘,篆体。下方又用钢笔用普通字体写了一遍:李玉春女士雅属。在上次活动中,寿江老师带给我太多感动,留下的印象也太过深刻与美好,便写了一篇随记《我与寿江老师的一面之缘》,发给了寿江老师,以表我的谢意。没想到老师再一次记在心里,准备下如此宝贵的礼物,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捧着礼物的双手,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收好礼物,志芳请寿江老师去她的“寸心书屋”,对她的画进行指导。我和小杰也一同过去。寸心书屋不大,但很清净雅致。门左手靠墙是个跟墙同长的大木书柜,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大部头的书。最夺人眼球的是正对门墙壁前摆的一张古香古色的木桌,桌前一把同样古香古色的木椅。桌上放着一张山水画,正是志芳向寿江老师请教的习作。寿江老师说了一些专业术语,我是门外汉,根本听不懂,但从老师的评价中,我可以听出志芳的画画技术进步不小。当我把椅子旁茶几上厚厚的一摞习作捧到桌上时,寿江老师一边翻阅一边赞叹不已。虽说对画画一窍不通,但看到厚厚一摞的习作,看到每一页纸上一点一滴的细致勾描,仍是让我惊憾,从心里佩服志芳的耐心与毅力,心中隐秘的一角悠悠一动,忽也产生学习绘画的冲动。
   这么多年来,已习惯一个人独处,都不知道该怎么聊天了。寿江老师、秋叶大姐(后来才来的)、小杰姐、志芳,围坐在大客厅的茶几旁,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聊写字,聊画画,聊写作,他们无话不谈,聊得热火朝天。我却是插不上嘴,只是静静地坐在透窗而进的阳光里,静静地倾听,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美好的时光,总是疏忽而过,不知不觉,已到寿江老师回家的时间了。老师家远在青龙湖,途中需要倒两趟车才能到。虽然心有不舍,也不得不与老师告别。怀抱着老师送我的礼物,望着老师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难舍。感谢老师和朋友们,让我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周末,盼望着下次再见。

共 30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三五好友,一方雅居,论诗赠画品茶畅聊,作者在这样一个周末,和师者、友者约见,倾谈甚欢,受益匪浅。这篇散文中,作者以朴实的描写,以时间为基线,把对师者的尊敬之意,对友人的真诚之心浓缩于薆来小院这样的场景中,有人、有事、有画,动静结合,辅以生动的语言,连同摘柿子之乐娓娓道来,呈现给读者的仿佛是一幅画,可观可赏,既有文艺的雅致之气,又有孩童般的笑乐。这样的周末时光,于外在于心灵都是充实丰盈的。推荐品读。【编辑:一朵回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10-24 16:43:25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样的周末时光,着实让人羡慕呢。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1 楼        文友:青李子        2019-10-25 06:11:50
  非常感谢朵朵老师!辛苦了!恭祝安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