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采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文采故乡】浅笑安然(散文)

编辑推荐 【文采故乡】浅笑安然(散文)


作者:如梦月 白丁,0.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70发表时间:2019-10-25 09:24:39
摘要:一生都在逃离故土,最美莫过于路上的风景,却又总在回忆里求得心安和温暖。

那些年,这座城市工厂很多,粉尘漂浮在空气中,空气中老有一股臭鸡蛋味,不过呆长了就习惯了。一座与铁路相伴相生的城市,至今铁路依然是这个城市涂抹不去的印迹。
   那一年快到三十岁还未结婚的父亲,本来准备和奶奶坐火车到四川找媳妇,他的好朋友却特意为他在当地安排一场相亲,文质彬彬的父亲遇到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母亲,年轻的母亲很漂亮,纯净的瞳孔带着若有若无清冷的眼神,有一种莫名韵味。父亲带着幅圆框的眼镜,长得深秀,确实有才气,能说会写。外婆对母亲说,这人有文化,虽说比你大的多,可会疼人、也显年轻。母亲默许了,当时母亲不懂,嫁给这样男人很辛苦,因为他的心高气傲、恃才傲物;后来的外婆是明了,已是后话。
   遇见谁、离开谁都不是偶然,父亲和奶奶留在这座城市,从此故园东望路漫漫,奶奶再也没能回老家了。我和弟弟在这座城市出生、长大,那时路边有一种树每到夏天会开金黄花,一串串很甜,树很高,我和弟弟都不敢爬树,只有抬头望着树上小伙伴什么时候丢下一根两根来,也有可能是他们已经咂过一次的,我和弟弟还是非常开心。年幼弟弟喜欢在铁路上轧钉子,呼啸而至火车开过之后钉子变成剑的模样,不知道当时弟弟是否害怕,但记得母亲把弟弟打了很多次,即使这样小小的宝剑也成为弟弟童年最刺激的事。当时部队大院我们小孩是可以出进的,一排的攀枝花树最显著,火红的攀枝花开满枝头,抬头仰望千花万花却没有绿叶配,树下谢了一地的芬芳依然是那么壮丽,那冷艳的攀枝花正如我童年的记忆。
   每到星期六下午不上课,中午外公就会在学校门口等我们,一见到外公,飞奔过去,书包甩给外公背着,来到冷饮店就上冰琪琳、雪花冰,用不锈钢小勺一点点吃,那香甜绵密味道让整个夏天都有清凉、快乐感觉;冬天外公会带我们到越南人开咖啡店,在老旧的街道小巷里里,她们上身穿着无领无袖白色或黑色短布褂子,底下穿很肥的裤子,店里有咖啡、牛奶、烤面包混合的香味,浓郁的咖啡从滴漏杯里地漏入玻璃杯,外公只替我们点牛奶、法式小面包。耳边是她们叮叮咣咣的声音,冬日阳光暖暖的,时光缓缓,外公话不多,我们也很乖,慢慢的等着时间像咖啡一样一滴一滴的流逝,如繁华流水。
   从这小巷子走出来就是青年路,在很多城市都有的街名,父母分的第一套房子就在青年路上一幢红砖筒子楼,我们住在四楼,奶奶喜欢让二岁的我坐在写字桌上看风景,外面正在拆老房子。手里的玩具掉到地下了,奶奶低头去捡,抬头时我不见了。后来隔壁家男孩对母亲说,阿姨我看见小妹妹是坐的飞机下来。地面一片狼藉,破旧木头上还残留大钉子,而我竟然落在狭小空地上,冥冥之中是否真有一个真空地带?不过奶奶和父亲的是淡定、从容的,奶奶在废墟里找到了我,背起我来到铁路机关办公室找父亲。送到医院里,父亲只说一句话,老人家呀,她妈妈还不知道。夏天太阳很辣,奶奶打着伞来到服装厂告知母亲说我生病,说完转身就走,母亲不信,跑上前追问,奶奶才说是从四楼上掉下来的。年轻的母亲崩溃了,发疯似的在地上打滚,她能想的就是女儿四楼掉下来,非死即残,街上的行人都说,这个女人疯了。
   就从那刻起,她就不再是那个婉约如花的女子,在她的生命里,首先是一位母亲,最重要的人便是孩子(无关性别),其次才是一个女人,一位丈夫的妻子。在后来的日子她把母爱力量发挥到极致,当现实世界一旦舍弃她的孩子的时候,她会像个发疯的猛兽一般保护自己的孩子。
   上天的眷顾,我只是腿断了,但受到惊吓的我只要母亲陪着,有5个身孕母亲只能跪在床边,脸贴着我的脸抚慰我。整整半年母亲一步也不离开我,我好了,弟弟出生了。
   这段时间父母搬到铁路旁边新房子,在一楼,母亲还自己盖了一个小园子。园子里没有什么名贵的花,只记得夏天开满各色的金凤花、简易的鱼池里多彩斑斓的热带鱼,夏夜母亲会摘一些大红色金凤花的花瓣明矾放在一起捣碎,拿纱布包在我的手指甲上,第二天早上取下,指甲变成红红的颜色。“纤纤素手,十指丹蔻”里面装着那些年,我和母亲的记忆,多年后,我用指甲油染成指甲竟然看不到那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金色。
   青年路旁边就是东风广场,当时是这座城市市民的活动中心,特别是夏天大人小孩都喜欢来乘凉玩耍。遇到什么节日或者活动,广场还放露天电影。免费电影看的人很多,有一次,母亲怕我看不到电影老让我挤到前面,我不愿意也不敢。母亲生气我的怯懦冲我发火,趁她不注意我拔腿就跑了,街道昏黄路灯照着匆匆行走的路人,没人关注这个流泪的小女孩。我一边走一边掉眼泪,妈妈不要我了、她有弟弟不管我;爸爸不要我了、他要在家写东西,做学问。那时的我是认识回家的路,但不想回家,我来到母亲工作的厂里。后来母亲发现我不见了,以为我被人拐走了,狂奔回到家冲着正在写文章父亲哭喊,我女儿不见了,还我女儿。终于惊动很多人,终于想起还有一个地方没找过,看到我时,母亲没有打我只是紧紧抱着我,第二天一早带上我和弟弟到青年路上吃上越南小卷粉,那晶亮米皮、入口的滋味直到多年以后我还在想,那次故意走丢是不是就是为了第二天一早的小卷粉。
   雷打不动的是星期六到外祖父家,他们倾其所有,把精美食物都放在我的面前,因为吃过最好,所以在外面一直挑嘴。晚上父母来接我们,回家的路有点长,古板的父亲就背诵诗,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每个字加上声调。他说这是小时候私墅先生教的,叫吟唱。父亲的卓越形象表现让我们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一次父亲教我们竞走,在那个年代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何为竞走这项运动,父亲又一次让我们大开眼见,他挺胸抬头、扭动屁股,我们觉得很滑稽,笑到肚子痛。多年以后提起这些,父亲眼神里只有倦怠和淡漠,流年似水、似水流年。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早已离开了这座城市。但祖父、祖母的灵魂寄放在这里,今年的清明节,父母一起回来祭拜。如今这座城市正在蜕变,绿树成荫,蓝花楹凤凰花浪漫袭城,臭鸡蛋味也闻不到了。走在有山、有水的湿地公园,不同景色,不同心境,天格外的蓝,格外的高。在一次次驻足欣赏似曾相识风景,是否想起一起走过彼此的似水流年;在片刻的停留之后才发现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一家人也好久没有在一起,姐弟之间变的淡漠,父母早已变成陌生人。多年前他们就走散了,相忘于江湖。母亲不再是过去的女子,父亲也不再是有未来的男子,写满故事的双眸风霜已掠过,未能相守到白发齐眉,或许就是宿命。隔着数年的时光,能否拂去我们一路走来心底厚厚尘埃。
   于我而言,正如我长久以来记忆中的那样,那次爸爸的朋友说好带我们姐弟俩出来玩的,走着走着就忘了我们。熙熙攘攘的街道,七岁的我紧紧牵着矮着一个头弟弟,廋弱弟弟眼睛里只有依赖和信任。幼小姐弟俩在这陌生的人群里,相互依偎,这样的陪伴,是否叫做手足。那些时光掩埋在心中,藏在下一个街口。
   这些年,花开花落、物事人非,自然而然就淡然、豁然、释怀----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共 275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文章阐述了奶奶、外公、父亲、母亲、姐姐等一系列人物的生活变迁。作者在平凡的往事中,感悟生活,感恩生命。“花开花落、物事人非,自然而然就淡然、豁然、释怀----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其实,无论在什么地方生活,生命是否绚烂,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芳华。信自己,爱自己。此文饱含深情,厚重又不失亲切,是一篇美文。只不知作者如今生活是否幸福?七岁的年纪,是否记得回家的路呢?故事尚未阐述完整,也许,是欲言又止吧。【编辑:灯之芯】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灯之芯        2019-10-25 09:31:25
  祝愿作者幸福、快乐。
2 楼        文友:孙彩文        2019-11-01 09:25:39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欣赏佳作!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