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四月,在九寨(散文)

精品 【丹枫】四月,在九寨(散文)


作者:刘江生 布衣,19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57发表时间:2019-10-28 21:03:01
摘要:刘江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影视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曾在全国上百家报刊杂志发表过文学作品,有著作9本出版。主要获奖著作:《感悟情缘》获首届重庆市散文奖;《沉甸甸的果实》获首届重庆市报告文学奖;《21世纪,我们做成功者》获第二届“中国时代新闻人物”优秀报告文学奖特等奖;《寒梅弄东风》获第四届中国报告文学大奖赛特等奖。近年代表著作有散文集《江山生灵》。曾获重庆市“影视文学组织奖”;曾被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授予“中国时代新闻人物大型活动十佳作家”称号。

【丹枫】四月,在九寨(散文)
   凌晨的第三个梦在说,我能够作为彩云之南的游子,感受寻常的太阳雨,如烟,如纱,轻柔,明净,绚丽。可不,原野幽幽的醒着,泛出层层清香,吐露风情和思想。泡有余香的普耳茶,让窗外的蝴蝶在空中扑棱棱地飞翔;艳阳天,有花有玉,有低眉目顺的山林、河流,有晨光涂抹的边寨,有九寨古朴的传承。我可以如惠风,有时甚至在某一个词语上驻足……
  
   一
   四月,像明眸善睐的傣妹,满足我对九寨认知感了,脱鞋进入竹楼宾馆,我感受到傣族洪老画家笔调中彩蝶柔曼的乡情,就有一种对季节忠贞的爱。
   戏水的傣妹,有嫣然的笑意;岸上吹笛的小伙以音键丈量着彼此的距离。村河隐隐,小桥、轻舟、水车,在让上苍为守疆的摩天岭披上一条黄色的绶带。
   版纳的画风,有内地学院派的影响。洪老画家说,为了一睹北京机场的《泼水节》的真容,就去过北京三次。内地不少的著名画家,也来九寨采风过,带来真知灼见。
   留在竹楼,我读叙事长诗《召树屯与南木诺娜》《兰戛西贺》,就像在听水与土的庆典。雄浑彪悍的大山,有最柔美的女性。土分五色,极灵;长五谷,迎送七彩的季风。酒醒梦魂,欲渡苍茫。
   观看杨丽萍带出去的孔雀舞姑娘的演出,让我感到,母性的山峰,可以吸吮。母亲的问候,能变成鸟鸣。儿子走遍天下,能想起自己渴望乳汁、渴望母亲的眼神。用摇篮曲取暖,所有的冬季不会寒冷。
   能歌善舞的水傣、旱傣、花腰傣,相聚是以扑面的花香,疾走成圈子。香味在每一个步伐中散发:一支《彩云追月》的音乐,追得是波涛不惊的时光,置换成内心的悠然,置换成“九里香”,弥漫人间的康福。
   景颇姑娘的花影,基诺太阳、基诺银铃,有着寓言的对歌:“妹妹,你唱的山歌是毒药,就让我的心动了一下;笑声是盅,隔着一条河,就让我的心动了一下,又痛了一下。”人在画稿,香飞上诗句。如果有鸟雀、有牛羊,就会有呼吸。
  
   二
   水清石丽的“无底潭”还在,绿荫如薮的合欢古树还在。这些花木叶纤似羽,红花成簇,秀美别致。
   一群妇女,让老农头指挥家以歌唱的方式,以伺候庄稼的一招一式,纠正音准的动作。那爷爷让传教士教会的那首《哈利路亚》,能使孙子用松涛的节奏,伺候西洋的乐曲。在德国科隆大教堂,唱《哈利路亚》诠注骤雨的心情,父辈获得过世界大奖。音色和音域,在于上天生成,传承。
   彩云崇尚水:水有灵性,是万物的。生命的源泉与水沟通,似水流年,无声就能有“声”,无色却有“彩”,无畏却有“情”,无形却有“格”。我想,傣族盛大的泼水节,更应该搬上世界舞台,成为一个民族的更大骄傲。
   每一条四月的路上,都有去欢度泼水节的歌声和鲜花。傣家的头巾裹在我的头上了。摇曳的身子,灼亮的眼神,我的心可被傣妹装点,自在的云朵在相比灿烂。
   泼水节的场面是盛大的,水已经长在云朵上了。泼过来的,是姑娘小伙的笑声,是老人和小孩的笑声。水的血缘和脉络,有真实的存在,正如信仰,永远源于水,因水而永恒。欢乐属于德行天下,属于所有的主人和客人。我们能追寻自己的岸,或者自己独立成岸。
   我在用水花祝福别人也祈祷自己。使劲泼起来,我的全身湿透了,我也在泼透别人,傣哥是在情人的诗词里奔跑,我羡慕你们。使劲泼起来,水桶碰撞的声响将尘土逼上绝路。
   泼水节里的龙舟赛,让我想到屈原的《橘颂》对“内美外修”人格追求的描写:“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曾果抟兮。青黄杂糅,文章烂兮。精色内白,类任道兮。”形质兼美的橘树,正是边疆人民汲汲自修的写照。
   看元江边,座无虚席,花枝招展,所在的江河,都有一起走动的时候。太阳映在江中,就是一滴滚烫的血,使流水充满敬畏。敬祀屈原的粽子投入江流了,汨罗江通向神州天下的河流,也通向了元江,有至死不渝的爱。傣族孜孜以求的“志”,是与凡俗之“志”迥异,是以无私、清醒和耿直构成了人格美的内核,有对自身品行的自信和“美政”理想追求的执著。
   那些穿着白族、景颇族、布衣族、傈僳族盛装的客人,咀嚼及歌唱着浓浓的年味,是在以元江为媒体释放中华一家亲的感情。龙船调,让扎着头巾,穿着白对襟、黄对襟、蓝对襟的水手,特别壮实、威武、剽悍。大象和孔雀守护在岸边,充实了白玉镌刻的会徽。
   出击的枪声响起,江岸掀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鼓锣齐鸣,“长枪短炮”在定格水手们挥洒的青春。“上游放鸭子啦,看哪条龙舟划去抢得多!”桨声步调铿锵,闪烁了太阳的光芒。
   划啊!水亮的手臂和骨骼在加油声中豪迈而内敛。划啊!所有的河段都醒了;水声,在鱼的身体中流过。划啊!我们是龙的传人,每一桨都迎向岁月的目光。划啊!蓝色的龙船已经争先。划啊!人生潺潺有约,且歌且舞,在于意气,与其争相展示一段生命力的倔强……
  
   三
   九寨处处洋溢着的热带花卉的芬芳,吊过彩云的胃口。原野的色彩,在交叉流动,重叠出更多的精致段落,在最初和最后的抒情中,成是福地的象征。
   我看小溪边的糖胶树,乳汁能提炼香糖胶。虎液梅的乳液有毒。圆叶南洋森,原产于新喀黑多尼亚,在于配植花坛。玉兰羞涩,报春冲动,百合坦诚,兰香入梦。草坪上多国的植物,都在诗意的萦怀中生根开花,讲述一种包容性和欢乐。
   金碧辉煌的德满佛寺,以塔的庄重,展示宁静,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倾听诵经的真言:学佛先做人,修道先发心。不为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寺院有佛像、旗幡。从村寨到州府,寺院分四级。版纳的佛学院,一年能容纳200多名学生。随着汉傣人口的同化性,如今让孩子当小和尚的家庭,明显少于以前。信仰的自由,仍在朴素生活的光辉中。
   佛门做人的标准是遵循五戒十善,南传上座佛教,已经结缘生根。女人可以不温柔,但一定要有爱心,爱心是女人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男人可以没有智慧,但一定要有心胸和器量,心胸和器量是男人成就事业的根本。
   心中的太阳升起来,你可以进入禅堂修行,达到当初的预想。你也可以像傣族姑娘把有些话交给月色,融入对歌会,有些话是可以留给香囊的。一千针,密缝着一种心事。总得有一个时辰,属于黄昏,总得找到一个人,接收扔去的荷包。
   河流爬向高处,看得清源头苍翠,大野清辉,视野开放有一种阐释的姿势和自信,这让我想到巴尔蒙特的一句话,“为了看见阳光,我来到世上”。信仰是让人做某件事情的坚定理由,还是让人在空虚状态得到的一种“假象庇佑”?体验爱,体验幸福,这是需要漫长的修行过程。
   累了,大街有各种名小吃;养生堂,有泡脚之处。上竹楼喝茶,电视里放的是《风中飞舞的蜜蜂》,正如我意。
   田野是蜜蜂采花的闺房,四月就是她黄金的嫁妆。蜜蜂在天空中飞舞,像漂浮的五线谱,如此静落,纷繁,又是那样坦然。茶道,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尊严。
   我看见,有远方的客人在春江撒下坠满故事的网,捕得小诗数行。一群鱼,追逐着月色,误入傈僳族渔村旁的清溪,就不想回到春江里去了。蝴蝶的翅膀藏着远方。远方之远,谁敢触摸。
   四月是庄稼灌浆的季节,我需要放缓急促的脚步,让猛寨眼里更多的河流冲刷身体,借助高原的风雨和云彩,感觉更多的爱恋。从停下的地方出发,水流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状态,有生命,有周期。我也像当地人一样,满心欢喜地在天井撒上一把盐,然后以平常心去收获丰富的九寨。
   采茶姑娘来到城市的织机前,踩着机制的时光上班下班。画屏中的齿白唇红,床上屏风,枕前山水,仍是柳眼梅腮得意绚烂,有古朴自然的真实。我也隐约感觉到一些神话、传说。历史,让九寨的特质得到更多的塑造和书写。
   熟悉白昼的黑暗,完全能理解窄门的对话。二战的飞机在此整修过。茶马古道,结出南来北往的铃铛。黄金的烟丝能嬉笑,拍响烟盆,脚板发痒。烟火让山里的鸟窠失眠,利刀留下来的伤痕藏着爷爷辈的名字。当所有的生活继续,时过境迁,警钟暗哑,人们已经习惯不再审判世界。历史的放行,让我发现一个方向。
   展示“美”的魅力,指向不容分说的“善”,佛学修心的目标,给人道德和智慧的双重启示。人从“解释世界”过渡到“改造世界”,谈“宠辱”和“牵挂”,就是有精神力量才能转为信心。
  
   四
   高天在上,岁月苍茫。“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啊罗,傣族人民在这里生长。”如今,我迎着轻轻的河水,像飞鸟用爪牙写下书面语言。一只鹰,再次触及我的灵魂。我们长出翅膀——更在以鹰的目光欣赏九寨。
   可不,珙寨竹楼里,我随意抬起手臂,就感受到山丘的内涵。贺新房的场面,仿佛就是两枚葵子,用牙轻轻一嗑,等于山寨呀的一声,开门了。
   抬着牛头抱着被褥的小伙姑娘踊进新房了,祝福的歌儿唱了赶来。乡亲帮忙盖了新的竹楼,如今又带来礼物,就是为了喝喜酒。主人请的三道菜,表示了火热、深厚和甜蜜。
   竹楼有着繁花缀满枝头的理由。酒,是泉水酿的,度数不高,微带甜味。椰子砂锅鸡、油炸麻酥、牛撒皮、酸肉、腌牛头;接着上的有菜酸笋、酸豌豆粉、酸肉及野生的酸果。
   火塘上支起的三脚架,能让诗人想到凤尾花开,为爱而生。共唱《傣族酒歌》,“今天是欢乐吉祥的日子,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清香的美酒装满酒杯,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我们把酒临风,祝愿傣族兴旺的人丁,蓬勃的生命,财源茂盛。
   阳光落在东窗外的茶山,阳光是绿色的。鸟翅落在南窗外的楠竹林,鸟翅是绿色的。傣族有习俗:忌讳外人骑马、赶牛进寨子;进入傣家屋内走路要轻;不能坐在火塘上方或跨过火塘;不能进入主人内室;不能坐门槛;不能移动火塘上的三脚架。入乡入俗,喝酒!老天有灌注灵气的天赋。
   刻画人性,寨头供奉有社神,称为“去拉曼”,这是傣族的保护神,人们每年要祭祀两次,栽秧前为祈求丰收,秋收后为谢恩。洪华老人带我去看社神,施了礼。我看四周的茶山,感到茶是当地的主产业。有神灵的保护,也有民歌的嗓子,清润成崖头的山丹。
   参观竹楼,我学着像乡村音乐演奏家一样的舂碓。一只脚在踏板使劲一踏一放,碓头高高扬起,又高高落下,然后,谷米经筛子一筛,显得干干净净。
   寨头是送别的驿站,年轻人外出打工,一挥手,能挥去农事的苦与累。老人在等候,一等,就等成想念的风景。路口坐着的几位老人,谈及某家为儿子建竹楼的事。后山有墓地,不甘寂寞的杜鹃花,会引燃一片晚霞。
   又一处村寨,得到精确扶贫,银器进入寻常百姓家,让旅行的团体选购。布依族妹妹用普通话讲述山寨的变迁,如银铃般动听,像抛出去的微笑可以收拾。心灵因为现实的犁铧和岁月的洗礼,成为精神家园中最美的飞翔。橡胶林,能温习一遍当年支边青年的叮咛。
   一团泥土,在窑里添加硬度,让火与泥土拥抱,让泥土拥有火的性格,能成为埙。村寨的生命性,让吹埙者演奏出一支连线曲,或悲或喜,或高或低,能让泥土的音质,拥有稻的鲜香,苦荞的甘甜。吹埙人,在以四月的形式,养鸡鸭、种五谷,生儿育女。
   富有内涵的花朵,因为外延的深远而注满芬芳的光芒。采集山上的构树皮,能制造成纸浆,那发黄的传说,甚至比汉朝的炊烟还久远。几位老妇,揭起书写生活的册页,揭幕了构树皮细腻的一面,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我看构树的枝头,栖满白鹤。这种芒团纸张,在把乡恋,送给蔡伦。
   还有一处白族老寨,有一口盐井很深,深过汉代与南北朝,能腌制出更多的传说:蝉群落在草丛中时,蝉翼被露水浸湿,不能飞起,把蝉拣入竹箩里,入锅焙干,能腌制成酱,清热解毒。这决不是传说,如今的蝉酱,仍能为村里人壮行。
   四月,有着九寨充实而又期望的一个注释,在透视主义的视域中,天上的云,都是人们的翅膀。我真的感到天空不空,一袭天衣无缝的蓝风衣,贴满风的口袋,对于一个善于表达的现实主义者而言,能把电视上方的日历翻开在18号;这也许是九寨生日的标记。
   九寨,属于彩云之南的地域,是事物,是人心;丰腴追逐美丽,温暖发自心灵,欢乐源于肺腑。四月,也是唤醒没有爱的人,可作候鸟,去尝试着爱自己。九寨的欢乐,含了前后五百年,世道的玄妙接纳了新生。四月让彩云绘一幅奇丽的画卷,已经羽化成我爱恋的记忆。

共 463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这篇文章细腻地带领我们游历九寨,领略那里浓郁的民族风情!文中展示了能歌善舞的水傣、旱傣、花腰傣,戏水的傣妹,有嫣然的笑意。景颇姑娘的花影,基诺太阳、基诺银铃,有着寓言的对歌。泼水节的场面是盛大的,水已经长在云朵上了。泼过来的,是姑娘小伙的笑声,是老人和小孩的笑声。那些穿着白族、景颇族、布衣族、傈僳族盛装的客人,咀嚼及歌唱着浓浓的年味,是在以元江为媒体释放中华一家亲的感情。九寨处处洋溢着的热带花卉的芬芳,吊过彩云的胃口。九寨,属于彩云之南的地域,是事物,是人心;丰腴追逐美丽,温暖发自心灵,欢乐源于肺腑。四月,也是唤醒没有爱的人,可作候鸟,去尝试着爱自己。九寨的欢乐,含了前后五百年,世道的玄妙接纳了新生。四月让彩云绘一幅奇丽的画卷,已经羽化成我爱恋的记忆。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描述生动,美丽九寨,引人向往!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30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0-28 21:03:50
  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描述生动,美丽九乡,引人向往!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0-30 18:45:51
  恭喜老师又获精品一枚!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