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一枝花,人间欢(散文外一篇)

编辑推荐 【流年】一枝花,人间欢(散文外一篇)


作者:指尖 举人,403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1发表时间:2019-10-29 11:05:29
摘要:我在灯下怀念故人,一朵,百朵,千朵,万朵的曼珠沙华,浮现在眼前,惊心折骨。不觉泪落。

天寒地冻,西风骤紧,小雪频繁,冬季来临。此时,母亲阳台上开得最好的花是仙客来,艳红绚丽,璨然如火,却又悠雅出尘,在雪光中,隐约可见某种透明的光泽。而它周围那些曾被母亲特别器重过的花卉,都已陷入漫长的休眠期,无一例外耷拉着叶子,好像一群意气风发、壮志凌云的人,突然疲惫不堪、偃旗息鼓,身体顺着墙软沓沓溜下来。
   在西太行的乡下,人们把仙客来喊作“一品冠”。这个名字,让我想起村里那个诨号“鲜芫荽”的小媳妇。人多见异思迁,朝三暮四,情境不同,喜好和厌恶也会不同。乡下人之所以要把这么一个高级而极具赞赏意味的名字冠以仙客来,怕也是跟他们的一时兴起有关,就跟那个小媳妇色香俱全的诨号一样,既有喜爱、敬佩,又有奚落,还有微微的嫉妒和鄙夷的意思。
   仙客来是娇嫩的花,它永远缩在温暖的室内。但好像这样说也不准确,应该是除去冬季,人们总是会忽略仙客来的存在,无形中对它也特别粗暴。当更多的花朵在夏秋开得争相斗艳、不依不饶,与日同辉之时,仙客来是缩在屋角中那盆最孤单的花。偶尔,被出来进去的人踢一脚,有时放置物件,会损坏它的枝条,主妇们好几天才会想起浇一瓢水给它,更多的时候,空落落的屋子里,只有藏着的飞蛾和蚊子在角落里伺机出动,有时会有老鼠藏在它的盆边。人们在屋外喧哗,吃饭,洗漱,等到很晚很晚的时候,才带着燥热回到屋子里来。没有人察觉或者想象过,一盆被遗弃在屋子里的花的孤单。
   只有等秋风肆虐,流水呜咽,北雁南归,院里的那些大盆小瓮里的花朵,才面对着自己日日大批凋零的花瓣大惊失色,失去主张,但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些口头日日说心爱的人们,此刻正在享受丰收后的饕餮大餐,煮土豆,煮豆角,用最新的玉米磨面,做大锅的糊糊,吃得汗流浃背,满面红光,早忘了当日说过的每一句话。
   好在不久,它们就被移回了屋子,人们也没嫌弃它们的狼狈,大不了,又用剪子狂修一番,说是为了使它来年更茁壮,开更繁密的花。栽在瓮子里的花无法移动,人们就用草绳将它的根茎缠了一圈,再用瓦片盖上。那些小瓮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房子。这时候,仙客来就被人们端到了窗台或者炕桌上,人们将凌乱的目光朝向它,水也浇得勤了,也开始打理它的花冠了,更重要的是,在人们频繁的照料中,它开始享受适暖的日光。突然被重视,当然就有上进和努力的理由了。这点上,花跟人也一样。
   那年冬天从乡下搬到城里,母亲连被褥都没带,只带了一盆仙客来。母亲说,无人的住屋没火气,仙客来会死的。仙客来一到了有暖气的屋子,开得那个凶猛啊,花瓣凸起,层层叠叠,密密匝匝,好像一个人,成天都在哈哈大笑,笑得让人着急。母亲每日修剪花枝,不舍得扔掉,又插到新花盆里。第二年冬天,家里有了大大小小四盆仙客来。每次冒着严寒回家,一推门就能看到仙客来俏丽的花朵,一朵朵,似乎好几只兔子藏在带有花斑的绿叶中。母亲总说,电视里说仙客来能吸收二氧化碳呢,你们要不要,要得话端盆回去,闻闻香味。想我们每日为生计奔忙,家只是一个休憩的场所,如何能养好它呢。便嗅着仙客来淡淡的花香,笑嘻嘻说,这么喜气的花,只有妈妈才配养呢。
   是啊,仙客来,仙人来,久别的人来,想念的人来,这寓意多好啊。
   仙客来也叫兔子花。不过这兔子,也非人间的兔子,而是天庭的。天庭自古到今只有一只大名鼎鼎的兔子,就是陪伴嫦娥的那只。差不多每年中秋望月,小孩子都在重复一句话:怎么看不见月宫里的兔子啊?想想,似乎还真没有人看见过广寒宫里那只兔子的真实模样。“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有人说玉兔是嫦娥的化身,当年因触犯了玉帝的旨意,所以被罚在月宫里捣药。而《封神榜》里,玉兔是伯邑考所化,是女娲娘娘送给嫦娥的宠物。仙客来,由于花形酷似兔子的耳朵,所以也被赋予了一个有意思的传说。传说仙客来的种子,是月宫里的玉兔,专门送给一个园丁的。这个园丁对花草特别精心,特别爱惜,兔子就用这颗小小的种子,以此来感激他。当这颗种子发芽开花时,园丁发觉它的形状就像一个个小兔子的头,翘首仰望天空,似乎在等待主人玉兔前来。于是,就给它命名兔子花。想来,这个故事也是根据仙客来编排的吧——“兔耳樱唇望月开,清风拂院扫尘埃。韶音渐起莲花落,一领霞衣仙客来。”怀着深情厚谊,奉上美酒佳肴,等待仙客降临。
   有意思的是,还真应了仙客来的暗喻,母亲几十年不见的表哥,兜兜转转打听到了她的住址,从太原坐车回来。两个白发苍苍的人相见,脸上的每个褶皱里都是笑意,却泪眼相望,无语凝噎。很久后,两个人才平静下来。坐在沙发上,渐渐叙起往事。都是六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母亲不过五六岁,表哥也不过大她五六岁,正是英俊少年,两个人同住外婆家,牵手出门,小表哥摘了一支柳叶桃,插在粉妆玉琢的小表妹的鬓边。到了街上,掏出从家里偷出来的铜茶托,换了两个烧饼,两个人蹲在没人处,悄悄吃。
   仙客来开得正热闹,喜气洋洋,衬着他们,让他们回到过去时光快活地走了一遭。
   这世间,总有心有灵犀的幸运。临告别时,表舅说,我看你这仙客来开得好呢,给我一盆吧。母亲的泪便又落下来了。她心心事事想将仙客来送亲人一盆,却原来,是要送给久别重逢的表哥啊。
  
   吾生君已老
  
   有时想,或许世上植物,原本也不分南北,尽山河大地,到处均可生长,只不过,潮湿温热之地,长得茂密繁盛一些,眼界见识阔达些;而干旱贫瘠之地,相对叶稀根薄,长相羸弱,加上风大天寒,花叶瑟瑟,虽怯懦但也有风骨。
   那年他刚到姑苏,在校园里初见到曼珠沙华,兴奋不已,用一个像素不高的机器拍了好多,挑几张清晰的发给我。仿佛快乐接力棒递过来,虽然隔着千里山河,也如他般悦喜不已,乃至在人前炫耀。同事不屑道:这就是石蒜啊,村里人叫它龙爪花,花落挖出鳞茎,是一味中药,山上遍野都是。这话,让我郁闷羞愧了很久,但郁闷归郁闷,他是专家,当然得相信了。
   南人北人,因生存环境缘故,对待事物的方式和喜好也不大相同,似乎所有诗情画意,温婉多情,都是南人所呈现出来的。而北人多直爽粗暴,全然无涵养。不止曼珠沙华和石蒜的区别。黄色石蒜,南人还给它起了个特别喜庆的名字——忽地笑,仿佛世间所有愁苦和难为,在这朵花前都要退避三尺,人遇着它,瞬间展颜,愁烦尽散。而北人直接喊石蒜,不止呆板,土气,倒像寻常家里的石磨石杵之类,重而糙,当然也实用。
   有次上山,在团团的雏菊中间,隐约一抹红,探头过去,见平地抽出根茎,长长的箭杆顶端开出四五朵惊艳的长瓣,垂垂卷卷,姿态优雅,随风抖动,我顺利成章将它错识为卷丹。再定睛,心下一惊。龙华河缓缓地从山脚流淌,一群大鸟在空中飞过,太行山坡峭土薄,风大干燥,原以为不过生些蒿草、雏菊、狗尾巴、打碗碗花、马莲之类的小花小草而已,没料到居然真有曼珠沙华,要知道,它可是传说中的彼岸花啊。
   曼珠沙华产于长江流域,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及西南部分地区,古人叫它金灯、赤箭或无义草,喜潮湿,爱阴凉,在夏末秋初开放。南方多有,北方稀见。随着大量引进南方植物,在城市适宜地区进行培植推广,近年北地也有了曼珠沙华俏丽的身影。但在西太行陡立的山坡,遇见曼珠沙华,有点像在峡谷之间遇见岩羊,是否也是一种无上幸运?也或许,它的出现,更符合彼岸花的寓意,捎来一些隐秘讯息,提醒我生命无常,苦也好,喜也罢,种种,都该珍惜眼下?
   释迦牟尼佛晚年在王舍城灵鹫山著有《法华经》,作为大乘佛教经典,当中提到,曼珠沙华与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摩诃曼殊沙华并称四种天华,是天界之名。佛经里说:“其花鲜白柔软,诸天可随意降落此花,以庄严说法道场,见之者可断离恶业。”看起来,这里的曼珠沙华竟然是白色的。但南朝梁代法云所著《法华义记卷》中说,曼珠沙华译为赤团花。赤,意为比红色稍暗一点的颜色。这样一想,又消了疑惑。后来听人说,曼珠沙华不止有红色,还有白、黄、蓝、紫等色。众生一体,万物归一,无论怎样的颜色,怎样的形状,都不重要了。
   据说,因曼珠沙华多生长在阴气很重的墓地,色泽血红,因其形态独特,又在秋分时节,也就是日本祭礼节前开花,所以成为日本人眼里的分离之花、死亡之花、毒药之花、彼岸之花。为了不让动物破坏墓地,人们将彼岸花种在墓地周围,它火红的色彩逼走了靠近的动物,并接引死去的亲人之灵,顺利走入阴间。曼珠沙华不像常下里我们见到的花,先生叶再开花,花叶簇拥,热热闹闹,而是抽出花葶先开花,待花朵凋谢之时才会出叶;或者先抽叶,叶枯之后抽葶开花。也就是说,它在秋分节气开花,到冬天,花全部凋落后,它的叶才会长出。这种花叶永不相见的凄凉场景,让人类联想到自己离开的亲人。彼岸花在日本的花语是“再会”的意思,期待来生再相见,深情又悲痛,人们对彼岸爱恨交加的矛盾心境,可见一斑。但我国并没有如此禁忌,乃至由于曼珠沙华色彩艳丽,常见于喜庆用花。
   偶听于毅的《君生我未生》,深情、幽怨而无奈,一时,前尘往事,如潮水般袭来,顿觉灰头灰脸,心下惨淡。搜《黄泉》看了一回,是很普通的爱情片,之前似乎很少有书籍影视拿年轻孟婆说事的类似情节,大部分人印象里,孟婆就是一个头花白、脸褶皱、口缺齿、背佝偻的老婆婆,猛下里看到青春年少的孟婆三七,倒有些恍惚。只是,谁的生命,不是从黄口小儿开始,到耄耋之年结束呢?电影里的长生,其实是三七的一缕精魄,他们相遇,就像自己遇见了自己,那种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寥若星辰,绝世空前。可是,相爱注定不得,两人被迫分离,长生将曼殊沙华种满八百里黄沙,痴等三七。一千年过去了,又到花开时节,长生只盼到三七的幻影。三七对长生说,我去了人间,也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是云,是风,是每一株曼珠沙华。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孟婆汤的第八味汤引,是她的伤心泪。曼珠沙华,原来也是爱情花啊。
   拍过《东京物语》《秋刀鱼之味》的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他的影片里,道尽生命的苍凉和寂寞,那缓慢的镜头,温情又残忍,像时间,像命运。他当年还拍过一部《彼岸花》,影片中,彼岸花不是某种花,而是寓意父母子女间的代沟,一条深深的沟壑,一条无法跨越的河流。对岸的你,那么明艳动人,年轻可爱,像花朵;而我,滞留在此岸,叶片沉重,肉身苍老。你在开放,我在凋落,落日如亡灵,你我如花叶,永不相见。
   当然,无论人类赋予植物多么深情的寓意,无论我们多么热爱或厌恶某种植物,对于它来说都是无关紧要,乃至不值一提的。在南方,曼珠沙华依旧开得特立独行,若它有知,或许会察觉,在风沙弥漫的北方,一座靠近河流的山上,它的同胞正在努力生长着。我在灯下怀念故人,一朵,百朵,千朵,万朵的曼珠沙华,浮现在眼前,惊心折骨。不觉泪落。

共 423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枝花,人间欢》(散文外一篇),由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两则写花的短文组成。第一则写仙客来。通过描写仙客来开放时艳红绚丽,璨然如火,却又悠雅出尘的美,揭示其“仙人来,久别的人来,想念的人来”的美好寓意。更有意思的是,还真应了仙客来的暗喻,母亲几十年不见的表哥,兜兜转转打听到她的住址,让两个白发苍苍的人终于得以会面。而开得正热闹的仙客来衬着他们,让他们又回到过去时光,快活地走了一遭。第二则写的是曼珠沙华。作者多方引经据典,一步步揭示出曼珠沙华的多重寓意——它是南方人眼中特别喜庆的“忽地笑”,人们遇着它,瞬间展颜,愁烦尽散;它又是传说中的彼岸花,时刻提醒人们,生命无常,当珍惜眼下。同时,它还是日本人眼里的分离之花、死亡之花、毒药之花、彼岸之花,花语是“再会”,似乎在无言地表达着人们期待来生再见,又对彼岸爱恨交加的矛盾心境。乃至,在电影《黄泉》中寓意爱情之花、在日本影片《彼岸花》中寓意父母子女间深深的代沟。两则短文内容虽然不尽相同,但都是借花表达人间的爱恨清欢。其中,既有仙客来寓意久别重逢的喜悦,又有作者怀念故人时曼珠沙华让人“惊心折骨,不觉泪落”的悲凉。花如人生,人生如花,一开一谢间,岂不恰恰寓意“人间有味是清欢”?两则纵横捭阖、富有思想深度的精彩文字,流年倾情推荐赏阅。【编辑:思绪飞扬淡墨痕】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9-10-29 11:10:21
  作品借花写人,将花的寓意与人的命运遭际紧密联系在一起,从而抒写了作者对人生、对生命的种种深刻思考。问好指尖老师,祝冬安!
思绪飞扬淡墨痕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