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胡家庄的陈年轶事(散文·家园)

精品 【八一】胡家庄的陈年轶事(散文·家园)


作者:秦川锐剑 秀才,1430.5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83发表时间:2019-11-09 13:20:29

【八一】胡家庄的陈年轶事(散文·家园) 八百里秦川腹地有邰县御河岸边的胡家庄,自古以来人杰地灵,民风淳朴,是一块风水宝地。在这里流传着一句民谣:“房是招牌地是累,攒下银钱是催命鬼”。说不完的既往村史,道不尽的陈年轶事,印证着这个朴素的道理。
  
   一
   胡家庄的乡亲们都是靠种庄稼过日子的农民,向来勤劳肯干,家家都是过日子的好手。解放前,胡家庄曾经有过一段由辉煌转为衰败的的历史。
   清末民初,是胡家庄最为鼎盛的时期。这里地平如镜,水浅如瓮,土地肥沃,人称关中道上的米粮川。胡家庄有良田数千亩,盛产玉米小麦,村民们不愁吃不愁喝。这里的土壤适合种植罂粟,一个时期这里大量种植罂粟(俗称大烟)。那时候风调雨顺,产量特别高,价格也十分可观。只要给官府每亩交上9元的税收,鸦片就可以自由买卖。每当收割罂粟的季节,方圆十几里的人前来帮助刮大烟(收罂粟),打短工。田边地头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小商小贩也前来卖油饼、卖甑糕,煞是热闹。胡家庄是有邰县富得流油的大村大社,大多数人家都是前厅房、后瓦房,很让外村人眼馋。据说,在每年正月里耍社火、踩高跷、闹元宵,需要的几十匹高头骡马,都从本村各家临时征用,从不向外村借用。
   可是,好景不长。民国十八年(1929年)前后的年馑席卷关中,胡家庄也未能幸免,差一点人绝村毁。陕西人把一年中一季未收称为饥年,两季未收称为荒年,连续三季未收称为年馑。而从民国十七年到十九年连续三年六料基本绝收,有人说是百年一遇的大年馑,也有人说是三百年一遇的罕见天灾。
   年馑初期,胡家庄的村民还勉强可以维持温饱。可是,随着旱象越来越加严重,井水涸竭,御河断流,饥荒漫及全县,草根树皮已被吃光。民不聊生,盗贼四起。一时间土匪横行,饿极了的灾民,一股股冲向富裕的胡家庄。村里的富裕户最先受到了侵害,一家接着一家,先后遭到土匪抢劫。谁要反抗时,急红了眼的土匪,杀人越货已成了家常便饭,庄里许多人都做了抢下冤魂。
   到了民国十八、十九两年,粮食奇缺粮价飞涨,一斗包谷卖到一块钱,麦子一块五角钱,后来涨到包谷二块钱一斗,麦子三块一斗。失了急的村民开始卖房卖地,一亩地仅能卖到一两块钱,三间大房的木料也只能卖到十几块钱。为了养家糊口,胡家庄竟将近千亩土地卖给了邻村有钱的富户。土地房屋卖完后,只有卖儿卖女。那时候,饿殍遍野,惨不忍睹;村里饿死、逃荒的人,就占了一大半。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年馑还未结束,瘟疫开始肆虐。虎烈拉(霍乱——一种烈性传染病)自潼关而来,一路向西势不可挡,不知有多少人倒毙在了瘟疫面前。令人欣慰的是,猖獗一时的“虎烈拉”传染到邻村——槐里县苟家滩时就戛然而止,胡家庄仅有少数人死于此病。据说,苟家滩死于“虎烈拉”的人数众多,在与胡家庄交界处就有一个专埋死人的“万人坑”。
   在这次百年不遇的年馑中,当时的邰城县近18万人,饿死了将近10万人,县内就有好多个万人坑。胡家庄就有近半的家庭成为了绝户,灾前1000多人的大村子,灾后逃出活命的仅有200余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害,彻底伤了胡家庄的元气,从此一振不崛,沦为了一个一穷二白的小村庄。
  
   二
   经过了民国十八年年馑,胡家庄好像一个壮汉突然大病了一场,怎么也缓不过元气来。直到解放前,经过20年胡家庄依然是一个一贫如洗的烂庄子。庄里仅有几户相对富裕的大户,实际上就是比别人家多种了几十亩地,多雇了两个长工,多盖了几间大房罢了。
   就拿解放后被划为地主成分的胡财东家来说,他家虽然是村里的首富,祖祖辈辈几代人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业,一场年馑过后也所剩无几。临解放时,就是比村里的富裕户多了一挂马车,多了两头牛,多雇了两个长工而已。
   所谓的长工,就是农村有些穷人,家中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穷的揭不开锅。为了生活,只有给人家去干农活。地主家雇佣的常年工,叫做长工,季节性的临时工,叫做短工。比如村里的光棍汉胡风,他除了给国民党部队卖壮丁,过了几年有吃有喝的光景外,其余时间就是靠给人家拉长工、打短工聊以度日的。
   给胡财东家拉长工的丁五,是一个红脸大汉,性子耿直,年青时身板硬朗,干活肯卖力气,是胡财东家的一个得力老长工。在那场批斗地富反坏右运动中,村里的造反派让丁五老汉上台“忆苦思甜”,揭发地主的“罪行”。谁知他一走上讲台,却实话实说:“人家胡财东说起来是个地主,咱给人家拉长工,东家照样和咱一起下地干活。东家吃啥咱吃啥,给咱吃的比自己家里还要好。咱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他的一番话,惹得台下人一片笑声,硬是被造反派推下了台。实际上丁五老汉心直口快,说的都是大实话!
   胡财东说起来也算得上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实农民。但到后来历史的发展,社会的变迁,土改时胡财东被定为地主成分,土地和家产被一分而光,家道没落一夜变穷,甚至成为了“专政”对象。到了晚年,依然逃脱不了被批判斗争的命运。土改过后,四清运动中就受到连带冲击,在“文革”运动中,胸前挂着“地主分子”的大牌子,头上戴着“地主分子”的高帽子,手中提了一口破锣,和被管制的“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在造反派前呼后拥之下,穿街过巷遭受批斗游街,甚至还挖地三尺被抄家,埋藏在氺瓮地下的几百块银元也被一扫而光。据说,胡财东当时想不开,差一点就要自尽去见祖先。
   村民们都说:“假如,胡财东不贪图那么多的土地和家产,当一个老实农民,那可多好啊!他至少不会带着高帽子,被押到大街上去批斗!”
   说起来,胡财东虽然被分了财产,挨过批斗,但是和胡克俭大爷相比,他还算是幸运的了。
  
   三
   胡克俭大爷遭受土匪洗劫的情景,至今仍在庄内代代相传。每每说到这里,总会让村人谈匪色变,毛骨悚然。
   胡克俭大爷和胡财东也算是同龄人,虽然比不上胡财东家那么殷实,也是村里屈指可数的富裕户之一。相传,大爷人老几辈勤俭持家,没黑没明的打拼在黄土地上,家中过活不错,也算是胡家庄的“二财东”。他家不仅有一砖到顶三间宽的深宅大院,还在村西头购置了一个大园子。据说,在这个大园子里打了一个地窖,里边挖了个窨子,是准备躲避土匪用的。谁知,还没有等他们搬进西头的园子时,一场横祸突然从天而降。
   解放前夕,有邰县社会治安相当混乱,国民党溃散的军警、特务与地方土匪相勾结,抢劫、杀害无辜,横行乡里,民不聊生。据说,当时县内土匪就有十几二十股,多达三四百人。他们或三五成群拦路抢劫,或持枪威胁强夺财物,或集伙成群焚烧掠夺,或杀进村去血洗一场,打劫对象主要是村里的财东家,有几次还窜入县城绑票勒索钱财。这些兵痞土匪甚至携有轻机枪,在光天化日之下,耀武扬威,横冲直撞,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在有邰县的东部地区活跃着以长乐区北堡子惯匪叶六,东南乡杨柳村张恒恒为首两股土匪。这些土匪横行乡里,在何家堡一次抢劫中,竟然活活烧死1人,开枪打死1人、重伤1人。丁家堡老田家,遭到十几名土匪抢劫,全家人仓惶登上楼顶躲避。土匪鸣枪威胁,一家人眼睁眼望地看着家里财物被洗劫一空。
   就在那个兵荒马乱,盗匪四起的年月里,马道家的一股土匪盯上了胡家庄的胡克俭大爷。马道家距离胡家庄不过十里地。这股土匪头子名叫堪家,属于叶六麾下的一个分支,他们往往天黑前结集队伍,腰藏刀枪,拿着火把,明火执仗前往抢劫。第二天一大早,就大摇大摆地赶回一群牛羊,运回粮食和财物,返回马道村。
   那时候,为了防止土匪骚扰,村村高筑城墙,城墙外还挖了一丈多深的城壕,天黑以后马上关好城门防止土匪骚扰。这一天半下午,还没有等村里关上城门,马道家的土匪明目张胆地进了村。他们早就通过眼线,摸清了胡克俭大爷家的情况,是专门抢劫他家的!来到庄里,发现克俭大爷家大门紧闭,狡猾的土匪就在街头抓住了一个正在玩耍的小孩,用手枪逼着让他以借家具的名誉去叫门。
   那时候,农村有句古话,“年年防火,夜夜防贼(土匪)”。有钱的人家,住的都是深宅大院,大门修的非常牢固,有的家里甚至雇佣了看家护院的家丁,一般土匪很难入内。
   这一天,也该大爷家倒霉。虽然离天黑还有一阵子,为了防止匪患,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关了大门。克俭大爷正在院子里收拾东西,忽然听到外边有人叫门,仔细一听是邻家孩子二蛋的声音,说是大人让他来借东西。克俭大爷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也没有多想,就冒冒失失地开了大门。
   就在打开大门的一刹那间,土匪凶神恶煞般闯进家中,一下子把克俭大爷按倒在地,尔后“砰、砰、砰”朝天连放三枪!一时间,左邻右舍关门闭户,男女老少东躲西藏,哪个还敢吭声!
   克俭大爷一家人,听到枪声知道是土匪打家劫舍,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躲在屋内不敢动弹。土匪先在屋顶安排人员放哨,其他土匪闯入家中,把一家老幼押到天井院内,然后翻箱倒柜开始搜索。他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把值钱的东西背到牛棚前,就是没有找到大洋和烟土(鸦片)。这时候,他们逼着克俭大爷交出大洋烟土。这些都是全家人风里来雨里去,一点一滴换来的血汗钱啊,克俭大爷至死也不肯相告。
   一看软的不行,土匪便恶狠狠地说:“三句好话不如一马棒!把狗日的吊起来,看他说不说!”
   随即,土匪找来绳索,三下五除二,就把脱光了衣服的克俭大爷吊在大房的二梁上,用木棍、皮带轮番抽打,逼着拿出钱财。克俭大爷也是一条硬汉子,不论土匪如何拷打,他就是紧闭双眼,咬紧牙关无论如何就是不开腔。这时候,丧尽天良的土匪,一计不成便生二计。竟然把沾满清油的扫把点着后,在大爷身上四处乱戳。可怜手无寸铁的克俭大爷被打得遍体鳞伤,被烧得体无完肤,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其状惨不忍睹。大爷被打得昏死过去后,土匪又用冷水把他泼醒。看着大爷受到这非人的折磨,家人一起跪在地上不住地求饶。
   可土匪扬言:“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们的手段硬!再不交出大洋烟土,就一把火把房屋给点着!”
   说话间,土匪就到院内扯来一抱麦秸,拿着火把就点着了火。看到土匪灭绝人性,真的要烧房屋,克俭大爷的心理防线彻底被摧垮了。被逼无奈,只得说出了埋藏银元和烟土的地点。土匪们挖出银元烟土,将家中财物洗劫一空后,拉走了耕牛,背上了包袱,大摇大摆地逃出了村庄。
   土匪罪行,罄竹难书!遭受抢劫之后,克俭大爷身心俱毁,半年功夫下不了床。他辛辛苦苦攒下的财富,一夜之间化为泡影,差一点连性命也搭了进去。遭受了这一场灾难,大爷家道衰落,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破落户。
   然而,他家也因祸得福,土改当中只划了一个中农成分,避免了划为地主富农,家产被分、遭受批斗的厄运。
  
   四
   提起胡家庄胡财东和克俭大爷的经历,村人们自然而然的会谈起本庄窦鹏老汉因祸得福的故事来。
   窦鹏老汉,祖居槐里县窦家村,距胡家庄也就是几十里的路程。窦家原来本是当地祖辈几代的大财东,家产不菲,远近闻名。
   人常说,富不过三代。尽管窦家几代苦苦经营,积攒下了这一份家业。怎奈到了窦鹏他们这一代,弟兄三个娇生惯养,好吃懒做,抽喝嫖赌样样俱全,把祖上的一份家业踢腾的摇摇欲坠。人常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不出意外熬到解放的话,窦鹏家划为地主成分也是绰绰有余。窦鹏也可能成为地主的狗崽子,免不了低眉下眼,饱受歧视的命运。
   然而,一场天火彻底改变了窦鹏的命运。1947年冬天的一个夜晚,窦家疏于管理,不经意间家中失火,把窦鹏从睡梦中惊醒。等他携妻起床,呼儿唤女逃出火海时,祖上的家业在呼啸的北风中慢慢化为灰烬。
   突遭大难,窦鹏弟兄已无立锥之地,只有求亲拜友,各奔前程。窦鹏举目无亲,托儿携女,一路乞讨来到胡家庄,住在村里的土地庙里。胡家庄的人历来心地善良,看到窦鹏一家实在可怜,有的送来衣物,有的送来旧盆破瓮,平日里你一把我一把给予资助。窦鹏一家索性以此为家,驻扎下来。白日里,妻子和一对儿女到方圆村庄沿门乞讨,到晚间一家人总算有了个栖身之地。窦鹏过惯了养尊处优的舒适日子,一下子还拉不下大少爷的脸皮,也只有死皮赖脸的依靠妻子儿女乞讨勉强维持生活。
   天无绝人之路。当窦鹏一家在胡家庄暂居的第三个年头,1949年春雷一声,穷人翻身当家做了主人。窦鹏这个缺衣少穿,居无定所的流浪汉,成为了胡家庄土地改革中的积极分子,被评为雇农,分了土地和房屋,甚至还被选为贫协主席,一下子扬眉吐气,真真正正因祸得福,成了新社会的主人翁。
   然而窦鹏毕竟是没落地主家庭出身,身上沾染了不少公子哥的不良习气,拈轻怕重、好吃懒做积习难改,虽然担任了贫协主席,却不怎么受村人看待,甚至于在“文化大革命”中也被以坏分子名誉受到游街批斗。好在此人向来性格豁达,颇有一点侯宝林的做派,游街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嬉笑怒骂,尽情表演,整得造反派哭笑不得,也是出尽了洋相。后来还是浑浑噩噩稀里糊涂,了此一生,在胡家庄人们的争议声中离开了人世。
   往事历历,振聋发聩。胡家庄的陈年往事,虽然是社会发展中一个小小的插曲,但他也给予后人太多的启示。
   提起这些轶闻趣事,围坐在胡家庄村头的几位老者唏嘘不已,无不感慨。
   退休后的胡老师说:“老先人说的好,房是招牌地是累,攒下银钱是催命鬼。先人们的经历,却被现代那些贪婪之徒演绎的淋漓尽致。郭伯雄、徐才厚之辈疯狂的敛取钱财,追名逐利,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实际上,最终还是名利钱财把他们推向了深渊。”
   胡岳老人感慨地说:“房子、车子、票子再多,那都是身外之物。你看那些腐败官员,一个个贪婪成性,到后来整日里提心吊胆,其实生不如死!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咱老百姓够吃够用就行啦。咱们的日子红红火火,开开心心,活得比他们强。”
  

共 534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自民国年间到现在的年代,一件件,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都在作者的散文里闪现了出来,胡家庄的故事,告诉大家一个道理:生活不易,要珍惜当下幸福的生活。过去的时候,大家缺吃少喝,土匪横行乡里,作者写出几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胡克俭、胡财东”这几个大起大落的人物故事,我们可以了解到过去的人生活是居无定所,缺少质量的生活。也道出了,一些当今社会存在的一些问题。有许多贪官不满于现状,一味儿的捞金,而导致身败名裂,琅当入狱,本篇散文形散神不散,将故事轻松的融入文字当中,是一篇通俗易懂,很接地气的优秀作品。感谢赐稿八一,也希望在八一可以经常阅读到作者的手笔。【编辑:红袖揽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115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揽叶        2019-11-09 13:28:12
  为文中丰富的故事点赞
健康平安的生活
2 楼        文友:秦川锐剑        2019-11-09 15:54:58
  感谢红袖揽叶老师精心编按,辛苦了,敬茶!
3 楼        文友:闲妹        2019-11-09 20:26:24
  作者构思不错,故事情节跌荡起伏,人物刻画鲜明,不错的作品,点赞。
4 楼        文友:红袖揽叶        2019-11-11 08:41:05
  为作者编辑是我们应该做的。
健康平安的生活
5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19-11-12 08:05:43
  除了生死,什么都是浮云。树大招风,钱多惹祸,不义之财不可得。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