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杂文随笔 >> 【东北】白菜有情也得哭 (随笔)

编辑推荐 【东北】白菜有情也得哭 (随笔)


作者:吕群安 布衣,238.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96发表时间:2019-11-13 13:58:41
摘要:感触


   大老远的就看见有辆卖白菜的“富康”停着,即喜。看来,俺为气温突降会影响到出摊卖白菜的担心是多余的喽。停脚跟前。车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正卖力地摆弄着个儿相差无几又是绿莹莹、水灵灵的大白菜。车下,有五十岁以上的二女一男在谈笑风生的守候着显然是属于自己了的那一堆儿。问:这菜怎么卖?真是不错。迅速,好几声“两毛五”的回答入耳。诶哟!这话是怎么说的,前儿还卖三毛呢,出乎所料。俺在想。买二百斤的,能给往馨邨里送吗?仰脸车上问。小伙子直腰起来答:“没有问题,只不过你得排第四号”。无所谓喽、排第五号也是毛毛雨喽,在哪儿呆着还不是呆着、还不照样是混吃等死的废物一个。俺笑嘻嘻地接过茬儿来。闻听,车上小的和车下还不算太老的通给逗笑了。“你想得可是真不窄啊。”抱膀的黑短裙调侃着回应。别说,经这么一说一闹,瞬觉,这寒晨中似添了些暖和气呢。“看不出来,你也会积酸菜。”戴红边儿蛤蟆镜、穿鲜红色冲锋服的那一位也凑趣过来逗闷子。“嘛玩意?什么叫也会,给俺装上所需零件生出的孩子一定不比妳生的差。”哄堂一阵。俺接续:‘八年啦,别提它啦。’若提将它来,那就是眼泪啊。娘才没了,老婆又一直是个好吃不好做的好老婆,‘武大郎服毒’下,便‘现上轿现扎耳朵眼’那也得扎呀,谁让咱得意这口呢。“就是,就是,超市里卖的酸菜,在味道和卫道绝非是一星半点的差呀。”尚没作过一声的小老弟终也插嘴进来。“大爷,你是要大棵的还是小棵的?”小伙子问俺。随便啦。回道。“今年,卖得白菜怎么比去年还便宜呢?”小老弟问。“因为,在地里挖大坑积酸菜是要排放大量废水的。十多年来,农田因此而受到了极大地污染。现痛下决心坚决取缔,故做酸菜生意的都迁去了大北边儿。今年。不再收菜了。所以,就比去年便宜了。”小伙子有板有眼的解释着。噢/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往年对做酸菜生意那些恶心吓人的传说,未必都是空穴来风啊。
   “三人行必有吾师”。借排号送菜的空挡,俺抓紧向高人去讨教如何能腌好酸菜的技巧。说归说闹归闹,别光听咱这片儿有雄性间“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故事,亦别光看雌性间有当着大街就放开手脚表演“舞里嚎疯、破马张飞”的风景。咱这片儿,还有“个个都是活雷锋”胎里带呢。问话出口,即收获连连。一个嘱咐着:“捡些菜帮子洗净后铺在上面”、一个让俺注意着:“记得,务必要让水超过了白菜。”还有,补充“找块大石头洗净了压在上面的”、“千万要把酸菜缸洗干净了”的。望着面孔的张张可爱,俺笑脸言谢中,又不能不夹杂着不少的缘“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笑意。通住楼房了,却还要费尽心思的去积酸菜;五计都登场了,酸菜缸却死活的不肯退场。积习难改、移风易俗难矣。又能怪谁?谁让俺与松鼠子和豆鼠子都有冬储的习性呢。些许差异,松鼠冬储的是松子、豆鼠冬储的是豆子而已。六计时能否把酸菜缸砸了,俺无半点希望见到。眼瞅的事实却是,非但五、六十及以上岁数里,气力尚存且热爱生活者,几乎都要趁秋菜上市季节积上它一缸大酸菜借以去捱过嘎巴嘎巴冷和青黄不接。于小人们的行列,也抵挡不住的蔓延开来。笑话,土鳖也好、土老帽也罢。“熊瞎子上炕”终归是,催动俺们一生血液流淌、暖和俺们一生活动手脚的源泉那。遂自语:本想,不再为此费事了,可事与愿违。那就顺其自然吧。广场舞、打麻将是代替不了酸菜白肉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俺的一句酸菜白肉引来几声的感慨。真吓人的感慨;欲出家的感慨,炖酸菜离不开大肉的感慨;往二毛钱馅儿炸的一碗酱吃得兴高采烈,昨四十元钱馅儿炸的一碗酱吃出了无语的感慨;盼星星盼月亮的感慨......
   陆续,走了先前的那三位。陆续,后来了六位。后来的这六老,热热闹闹的围在车边儿有要求如何如何的、有站脚助威的、有闲咯哒牙的。还有,像等待什么的。“别往下扒了、别往下再扒了/ 这么干净的菜,怎么还往下扒呢?”车上的小伙子一声声哀求着。见之听之,心中极痛楚。种菜已然不易,不曾想,这卖菜更是不易啊。起大早,驱车二百多里地来此摆摊儿要忍饥挨饿多少姑且不论、卖不上个好价钱闹心多少姑且不论,单是,劳动成果不被尊重反遭践踏,那要憋多少气、窝多大火啊。亏得,小伙子有德行有涵养。换作了俺,早就“狗不吃屎活人惯的”上去了。人性啊/ 怎么说好呢,常常是不及一片儿菜帮子值钱呀。“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受大穷。”无可厚非,然必须建立在不去损害侵占对方利益的原则上吧。“会过”是传统美德,变了味的会过可就是传统丑态喽。小伙子很灵光。估摸时间差不多了,即跳下车来给俺称菜。一棵棵的从车上抱到称上,着实不易。分量已经足够足够了,可他仍拿过来一棵要往上添。立阻止:有一得一,这是嘎哈。小伙笑答:同样的、同样去称的。“去哪门子称呢?你情我愿事儿。”俺俩撕吧着。住手后,俺掏出六十元钱送去手里,小伙子死死地拒收多出的十元钱。无奈终收下,却非要再给俺称十元钱的菜不可。哪里吃得了,浪费又可惜故也死死拒收。便有两声“白给还不要”的传来。俺解释着“这是你给俺送二里地远大白菜的应得嘛。红什么脸呢?咱俩谁也不该脸红才是正张嘛。再说了,有今儿没明儿的,还留钱做什么。”送菜车回来,小伙子要过车子装好菜随俺而去。途中得知,骑车送菜的是他患脑血栓的父亲。家里种十亩地的秋菜,可收十五、六万斤。去耗费,可有三万元辛苦钱的指向。自己在城里打工已成家,有一个五岁大宝宝,因需抓紧卖菜才告假帮助打理的、做顶梁柱的......
  

共 21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以娴熟的文笔,风趣的言语,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融入文字当中,给我们一种亲切的感受。都是些生活中的小情趣,小事件,小情怀,却折射出别样的情感。其实接地气的文字,才最值得推敲与尊敬。问候作者!感谢您赐稿东北!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东北风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吕群安        2019-11-14 16:57:32
  积酸菜是东北城乡一景 打何时始不得而知 不过 自记事起七十来年间年年如此 少了夫妻肺片可以 少了酸菜白肉绝不可以 还必须用当地大白菜积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