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清风书苑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清风】冬走稻田(散文)

精品 【清风】冬走稻田(散文)


作者:维纳斯脚下的小丑 童生,542.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447发表时间:2019-11-17 12:38:34

【清风】冬走稻田(散文) 南方的冬天,来得让人不知不觉。白色的浮云黯然了一下,灰白的雾帐在空间延伸,一缕潮湿的雨意就在天空中弥漫。一层的朦胧,只落眉梢不着地。园子里的葡萄藤,牵牛花,柿树,在迷蒙的雨里用罗马建筑旧迹的方式来回忆着曾经的光荣与繁华。可入梦的是,是一株在墙角伸出来的桂枝,油绿的几片叶瓣,小心地呵护着一掇吐着嫩黄的幼芽。
   一场疏雨过后,湿了小河两岸的颜色。小草收敛了装扮大地的情结,把生命的底色埋藏在打过霜花的土壤里。经过北风的洗礼,山岗上的树木卸下了盛装,安然素洁地回望着秋的足迹,守望着一场多情的雪花的缱绻。让人感动的暖阳,在闲闲散散的云隙里撒布下来。带着淡淡的笑容、着春的温暖、秋的样子,如鱼鳞一样缠伏在屋脊上,把霞光漂染着大地。收割过后的稻田,一尺来高的稻茬在默默守候着。如同在平整的纸上画着无数个点。一簇一簇挤挤挨挨在抱团取暖。稻草的香味,似乎忘却昨夜缠缠绵绵小雨的淋沥,淡淡地把恋秋的香气幽幽散布在风烟俱净的空中。
   踩着铺着疏松落叶的草地上,脚下是沙沙的清脆响声。偶有几只觅食的麻雀扑腾,飞进了挂着霜却鲜明着绿意的松树里。
   难得初冬有这样的好时光,漫无目的地行走在空旷寥寂的稻田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稻茬下,有叫不出名字的一粒粒种子遗落,它收起眸中春华秋实的眷恋,它们静静地躺着。和它们一起在片土地寂穆冬眠的,必然还有泥鳅,黄鳝,水蛭,青蛙,或许还有蛇、蜗牛和乌龟吧。
   一颗种子的熟落,是生命终结,或是孕育着新的生命,那只有它自己才知道的将来的征程。
   因为这片土地不久就会被农民用铁铧深翻起来,稻茬和来不及收掇的杂草连同这些种子都会被深深地埋进土壤里。但我相信这粒种子绝对不悲伤。它被土地埋没,都抵挡不了前往的梦。它等待冬的封冻。等待着土地让寒风洗礼,等待着这片土地休整着过去一年的负重与担荷过后的重生。
   不用想象,经过冬天凛冽的风,被深翻过的这片土地晒了一冬就松散柔和起来,逢春雨的滋润,解冻过后泥土也慢慢软化。在田埂长出“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时候,天空就会有微微的白云,田野里的水也会微微的皱折。天地间,是一片清明。
   若记得不错,最先占据这席土地的是小鸡草、红花草。它们结伙顶着像三毛流浪记中歪歪斜斜头盔般的种子壳儿,内悄爬出湿润的土地,温暖的空气,抚摸着可爱之极小鸡草、红花草。不长时间,小鸡草,红花草就在茫茫的田野上长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它们极力相辉,小鸡草长着米黄色小冠果,引来小云雀啄食。红花草侧烂漫着粉红的花瓣,唤来蝴蝶的翩飞,蜜蜂也不甘落后,也纷纷地站在花蕊上鸣唱着春天的曲调。
   小时候我喜欢光着脚叉跟着姐姐来到田野里,有水浸泡的田土格外的松软。踩上去,绵绵的泥淤漫上脚叉,痒痒的。感觉有着踩上一床厚厚的棉花,怪舒服的。有时候不顾乍暖还寒的春水飞溅上脸,飞扑着跳跃的云雀。小云雀乘着轻风,噗地一声扑向天空,它越飞越高,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纯净的高空里。我仰望着辽寂的天空发呆。问姐姐,云雀飞向何方。姐姐格格地笑我傻,她小心冀冀踩着软绵绵的田埂,拾掇着鲜嫩的红花草和小鸡草的冠果。
   红花草,在艰苦岁月里,是一道味道极鲜的野菜。小鸡草,故名思异,摘回去让小鸡啄食。那时候,家里养的小鸡,没有饲料。初春小鸡草的小冠果是小鸡极好的美食。但它们作用,还是水田的天然绿肥。春耕前,人们把泥土翻过来,把它们埋进土里,灌上水,让它们在水中腐烂,化成有机肥料。插秧前,人们把水田平整。浸泡过的小鸡草和红花草发了沼,透过蓬松的泥土,在水里冒着一串串透明的水泡。像千万个半边汽球漂浮在黑色的沃水里。它们相互挤迫,无声地破开化作一缕沫烟,载着泥土芬芳的汽味扶摇上升。
   燕子闻到新泥的气息,呢喃着,叼过枯草,又放下,展翅飞向屋檐。藏在泥洞里的泥鳅探出了头,把睡得红红的眼睛浮出水里,不知从那窜来的小小黄色塘角鱼,用尾巴跷着水面的泡沫,戏着水珠,有个风吹草动,借着水的混沌,一下溜得没踪没影。小蝌蚪就不趟这踪淌混水,摆着大大头额甩着长长扫把尾,在田角泉眼边角逐。
   不会忘记,不会忘记布袋和尚插秧诗中所描写的情景: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
   插秧的人们来到田边,把秧垛均布在平整过的稻田上,然后找好下手的置,忙起种播的架式。 插秧的好手,也是练家子,左手握着一把秧苗,放进右手心旋几下,秧的根部向下半斜着。然后左手拇指顶着秧苗的中间,食指和中指准确弹出五到六枝秧苗,右手有次序地接过秧苗,也是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紧握秧苗的头部,稍稍用力,就整齐地插进松软的田泥里。工于匠心,插得好,横平竖直,远远看去,点点青色码着均匀的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格子。插得马虎,东歪西倒,来个水上漂。水上漂不是水浒的浪里白条张顺,而是禾苗插入泥巴里不稳当,漂上了水面。
   躬弓拱背,不言艰辛。田头埂角,几句混话的玩笑,缓和着紧张的氛围。傍晚时分,一小掇一小掇的苍翠的秧苗整整齐齐地站在田间,给空旷的田野绣上浅浅的绿。风一吹,夕阳下的娇嫩的秧苗叶子颤颤巍巍,和着暖暖的水汽扑面,隐隐约约的,似是夹着稻花的味道。
   种上秧苗的稻田远远近近开始有了蛙声,蜘蛛在疏密有间的禾行里织着银灰色的网,青绿的蚂蚱在禾杆上跳跃,禾叶上有幼蛾蠕动。稻田的上空也有五彩斑阑的蜻蜓来回抖冀。还有随着水流而来的小鱼,在枯叶底繁殖的虾蒙儿,都不闻世事地在这一水田里畅游。
   走过稻田,更多人想起滚滚稻浪的壮观。殊不知,稻花盛开的时候也是一场艳绝的风景。
   肥沃的土地,仲夏的阳光,还有季风带来丰沛的雨水,都是禾苗拔节的最好养分,禾穗在禾苗的疯狂的拔节中裹在茁壮的禾苗胞胎里,一触即发地冒裂禾苗胎壳,细细碎碎而又洁白的稻花就大大方方压过禾苗的顶端。
   纯净纯净的银色花浪一荡一荡的起起伏伏,从稻田的这一头泼泼洒洒荡过那边这一头,轻柔的波浪姿态如大型舞蹈中飘逸着的纯一色轻纱随风舞动。如若遇上薄暮的夕阳洒下道道金光,那洁白与碧绿、金色相交融的景象。是说不出的和谐与说不尽的诗意。立足其间,是淡恬的心境。
   当然了,稻田的在秋的美,那醉心的美 。动人的稻浪艳丽了天空,衬托着天边酡红的太阳,那丰收喜悦写在农家人的眉眼上。飘洒是稻香的味道,是田野的味道,是人们幸福的味道。
   当所有的故事在一路花开花落中落寂,所有的浮华在时光里沉淀下来,所有的风景只在一幅简素的水墨画中变得风轻云淡。当田野不需要任何一份点缀的闲逸,也是一种洒脱。
   或许也有一粒种子,和我一样,愿意放奔放的情愫,一样轻松地回顾着这片土地的美丽。
  

共 26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冬天来了,南方的冬天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景象来,走在南方的冬天里,走上南方的稻田,有葡萄藤,有牵牛花,有柿子树,展现着冬日的繁华。雨过后的风景格外有生命力,阳光也温暖明亮。种子怀揣着孕育新生命的力量的梦,被埋进土壤,等候发芽。那些小鸡草带着童年的回忆,温暖着心灵深处的情感。插秧的人们给稻田带来了新的希望,冬日稻田醉心的美,在作者笔下绽放出迷人的色彩。结尾点题,画龙点睛,给作品增加了思索和内涵,韵味无穷。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候冬安。【编辑:飞瀑流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18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飞瀑流云        2019-11-17 12:39:49
  谢谢赐稿清风,问好作者,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