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星月】小镇故事(古韵)

精品 【星月】小镇故事(古韵) ——忆海钩沉


作者:清江艄 布衣,119.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10发表时间:2019-11-28 15:03:35
摘要:原创首发

【星月】小镇故事(古韵) 夷陵郡之长阳,乃余之桑梓。斯闾也,巴族之源,大溪文明之干流。物华天宝,地灵而人杰。淑节之时,望之奇峰深秀,山花浪漫,粲如锦屏。至商秋之节,则灯火逶迆,舟楫如梭,山珍竟逐于街市,异果散香于陌野。清江缥碧,霏烟袅绕。泛游其中如行画中。旅人咸云:此神仙之乡矣!
   余生于此而长于斯。洎乎舞象之年失持,遂迁徙江东,孤叶飘萍,对月衔涕,迩来三十余载矣!去年春,垂髫发小机缘重逢,载欣载奔,悲喜莫名,忆少时孟浪,曩昔小镇名流,皆叹惋感慨。酒酣兴逸之余,余觉所忆者,虽无煌煌之举大书之人,然风淳性率,录之尚可一观,故执毫以觞众友。
   一:李皮匠
   小镇西街有修履铺焉,兼营杂务,店家李氏,年六旬,须长体瘦。街坊但有家什之难,皆与之缀。余顽劣,见李翁铺前置手电外壳数只,既以矢击之,击倒既蔽。翁怒而追,不遂,色甚悻,余以之为乐,常聚童共戏。凡数番,翁尝衔枚而伏,见余欲矢,遽捕。然衰迈之手怎敌敏捷之身,皆脱焉。易时而逢,翁言笑自若,豁然不以为忤。翁无他好,唯嗜酒焉。每饮辄醉。醉则抚须论古,侃侃戏说。日暮饭后,顽童皆环绕膝间,聆其所谓“长板坡”,“截江夺阿斗”,“武松打虎”说至酣处,手足并蹈,击节而歌。余自此知《三国》,《水浒》事。初,翁常俚语风月娱己娱人,渐敛。人异之,曰:诸童渐长,当以正始之声也。不可误人哉。
   二:银喜
   银喜者,瘘人也。幼疾发,瘫废数载。几欲亡。后得异人诊之,渐愈。然偏枯,弓身似橐,隆而伏行于街头巷尾。性安恬,辗转客栈酒肆,帮闲杂务谋食。与人善。其双亲蚤殇,乡人怜其孤丁,欲之媒。辞焉,曰:残余之人,苟且偷生,但得温饱足也矣,未可累及人哉。遂不娶。闲暇之余,陶然流连紫陌丹丘,青山碧水之间。后余离乡,消息渐阙。去年返,见银喜,大惊,年近古稀之人,虽伏行如旧,竟形容丰茂,目朗神清,宛若当年,丝毫未见衰也。执手唏嘘,问何所以,曰:无它,唯逢盛世,老有国养,衣食无忧,身心泰然也!
   雁先生曰①:银喜者,病瘘之人,乃孤海蜉蝣也,非逢太平盛世,实不知其所。国泰民安,银喜甚幸,黎庶甚幸也!
   注:雁先生,笔者也。
   三:铁脑壳
   小镇有好渔者,姓名不可考。乡人皆呼其“铁脑壳”,脑壳,楚人之谓首也。其颈瘘而首右偏。行动甚谐。何冠以“铁”?余常疑之。后从乡人获悉,其好渔,不钓不网,常以雷管爆之,失手而伤,头颈遂残焉。以火药捕渔,政令不许,然其志在此,拗念甚炽,虽有戒律,亦挺而走险,屡屡犯禁。浑忘头颈因此而残哉。乡人遂以“铁”侃之,故呼“铁脑壳”也。去年发小燕游,余酒后咨之,咸云:不更其弦,老而弥重,临江爆鱼亡于意外也。余嗟叹不已。
   《南华经》云: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铁脑壳性执而不善审势,善渔而亡于渔,今观之鉴,庄子不欺焉!
   四:满哥
   掌灯时分,小镇菜市喧然焉。垂髫相聚,玩耍嬉戏,中欢然甚者,黄氏小满也。其善戏多谋,落落重义。故为友有所敬,皆呼之满哥也。常率众童呼啸街市,马放峰林,不亦乐乎。渐长,与余庠序同窗。任侠依然,而性渐果烈。某日,全校师生齐于操场。满哥数人立高台,向众反省焉,未几,与师论,不果,倏尔暴起自堕,以证其辞。众人挟之,脱而复堕。怒讼不绝于耳。骨损,数月乃愈。性烈如斯,未尝更改。今于发小微群,常言语不合,亦愤而退之。然其重情重义,但有所难,必倾而援,不失真性情也。初,国门开放,风气一新,满哥遂为小镇时尚者。鲜衣怒马,青春当年。复得众人拱望焉。三十年白云过隙,余不曾忘之。
  

共 140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在白话文流行的当下,依旧有许多人不但喜好阅读古诗文,而且喜欢写作古诗文,足见古韵影响之深远。此篇文字写人物完全是文言文,读来别有趣味,而且从文中一字句、二字句、三字句、四字句等的应用更见语言精练且意蕴丰厚。开篇对家乡和自己的介绍言简意赅。文中所写4个人物,李皮匠、银喜、铁脑壳、满哥都是在富含趣味的故事中把人物形象塑造得非常成绩,性格突出,细节生动。这也更彰显了文言文的魅力之所在。特推荐欣赏。【编辑:快乐永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01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9-11-28 15:04:21
  驾驭语言的功底了得,拜读!
2 楼        文友:清江艄        2019-11-28 16:44:41
  老师编辑辛苦了,感谢星月给如我一样的文言文爱好者,提供了一个精彩的平台。记得我所读的第一篇古文是《陋室铭》《爱莲花说》。瞬间既被文中凝练传神的语言,深刻高远的意境所击中,所征服,对古文的炽爱正如同本文中之铁脑壳对捕鱼的拗执一样,茆上了,再也分不开,一爱就是一生一世。但是我毕竟生活在当代,也知道过于沉醉于斯是不合适宜的,每每欲放弃,当我从现代读物,网文中收回目光,再一次投向诸子百家,明清笔记,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分外的强烈。时下有句话:如果实在无法改变,那就选择接受。于是我释然了,不再想合与不合,利与不利。发至心底的喜爱,就是碾压一切的理由!谢谢江山文学,谢谢星月诗话!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
3 楼        文友:砖头儿        2019-11-29 07:55:06
  精彩的故事,欣赏学习,问好
回复3 楼        文友:清江艄        2019-11-29 08:44:29
  砖头诗友好,祝冬安笔丰,多多赐稿星月。
回复3 楼        文友:清江艄        2019-11-29 08:45:44
  砖头诗友好,祝冬安笔丰,多多赐稿。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