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清风书苑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清风】五个地下党员(小说 )

编辑推荐 【清风】五个地下党员(小说 )


作者:清贫 秀才,2503.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71发表时间:2019-12-03 18:06:35
摘要:描写一九三一年三月,四川宜宾五个地下党员被反动当局杀害的故事。

【清风】五个地下党员(小说 )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短篇小说(六 )
  
   一
   一九三一年三月的一天。
   中共四川省委根据宜宾在几年前,先后有包括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主要宜宾共产党员大量被杀,宜宾地下党组织被国民党宜宾当局破坏殆尽的情况下,为把宜宾的革命工作重新发展下去,同时以四川革命暴动把宜宾作为重点的考虑,派出了个子瘦高些长脸的20岁的苟良歌为特派员到了宜宾。
   此时,就是昨天,从成都奉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指示赶车来到宜宾的他,到了城里,已经是要天黑了。
   一个个子瘦而不高的、模样清朗的26岁的身着灰蓝长衫的青年,他往宜宾城北的小北街的一条小街走去,他是:宜宾地下党员沈玉琪。他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秘书兼交通员。沈玉琪根据中共四川省委的通知,让他到城北的岷江边接省委特派员苟良哥同志。
   在十多分钟内,沈玉琪来到河边上,这时,船还没有来。他就耐心等着。过了十五、六分钟,来船了。他知道:省委特派员应该来了。
   他终于看到苟良歌,一个21岁瘦高些,身子有些薄,长脸的省委特派员苟良歌。两人接上了头
   现在两人走上了高高的城坎,进入宜宾北城的热闹的集市:刘臣街。沈玉琪把同样年轻的苟良歌带到一个安全的房子里。到了门口,沈玉琪拿出钥匙打开门,他们进房去,又关上门。
   我们再说一句,早前的宜宾地下党人,中共宜宾特支书记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大部分的共产党人在短短的五六年中,被国民党反动派宜宾当局无情地扑杀,使中共宜宾特支被破坏殆尽。在后来的一两年间,宜宾没有党组织。到了三一年前,中共四川省委、川南特委根据宜宾没有党组织的现状,把在四川自贡的四个富有对敌经验的共产党人:沈玉琪,是自贡荣县人(这里源自宜宾革命烈士纪念馆的资料),他生于1896年,1927年加入共产党,以教书为掩护,进行党的地下工作。
   去年,由于宜宾地下党在遭到了敌人的残酷破坏,已经无人,根据四川省委和川南特委的指示,由
   自贡地下党的沈玉琪、黄大舜、蔡涛、孔方新被派到了宜宾,重新建立宜宾的地下党,并领导宜宾的地下党的革命工作。
   ……
   “同志们,这是省委派来的巡视员(特派员)苟良歌同志。”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的22岁的孔方新,对在坐的6个宜宾地下党的同志介绍道。据宜宾革命烈士纪念馆资料:孔方新是涪陵人。27年加入共产党,是自贡特支宣传委员,中共川南特委秘书长。由于以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宜宾本地的主要共产党员,被国民党宜宾当局以刘文彩、覃筱楼为主的、军政人物的处心积虑的计划下,对多个主要坚强的共产党员进行残酷扑杀,使得宜宾地下党名存实亡了。中共四川省委,川南特委根据宜宾的形势,早在一年前,派了一些主要来自四川各地的如:自贡、涪陵等地的共产党员到
   宜宾,继续领导当地地下党的革命斗争,孔方新和几个在坐的共产党员就是。我们将在长篇小说《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再次进行描写。
   只有22岁的个子瘦小的苟良歌就站起来,对同志们说;:“我是第一次到宜宾,希望同志们多帮助。”
   “哎,你是省委特派员。省委有什么指示吗?”同志们客气地问。都知道,既然省委派人到宜宾来了,一定有相关的指示。
   “有。”苟良歌说。
   然后,他就坐下说:“同志们,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让我传达党中央和省委的指示。”
   “好。是什么指示?快说!”在场的同志们都坐不住了,都很想听听党和四川省委的指示,都专注地对着苟良歌,静声注视着。
   。然后,苟良歌坐下
   对大家说:
   “我来时,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让我向宜宾的党员同志们说,目前,我们需要配合当前在国内革命形势的情况下,继续开展暴动和革命的武装斗争。
   我们要根据毛泽东提出的,武装暴动应该在国民党统治最弱的农村进行起武装斗争,把偏远山区的人民发动起来,打倒当地的政权,建立工农武装,比如:红军、革命军。让我们自己的革命军队在农村发展壮大,这样下去,革命的高潮就要到来。未来,我们还要向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敌占区进攻,争取中国革命在全国最终成功。”
   ……
   在坐的同志们听了都非常受启发。
   “对呀,我们也可以到远离宜宾城偏远的农村进行武装斗争。”有同志说。
   “这样好。你们宜宾的情况怎样?”苟良歌说。
   “国民党把持着宜宾城,统治得很严,只有到农村去开展武装斗争。”
   “是嘛。不久前,宜宾大塔不是进行了暴动吗?”
   “听说南溪农民也要暴动。”
   “都很好嘛!除了这两个地方,我们还可以在别的农村搞武装暴动。”苟良歌说。这句话含建议。
   他忽然又问:“你们想好在哪里开展吗?”
   “这个,我们还没有想好。”孔方新书记回答。
   “这没什么,你们跟我一个具体的方案,我好回成都,向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汇报。”
   然后,孔方新说:“我们可以先在长宁、高县,开展武装斗争。”
   “这好呀!现一点一点来。”苟良歌说。
   “我们马上来商议这事。”苟良歌积极地又提议说。
   在场的人继续商量……
   两个小时过去,孔方新觉得,他们几个在里面开会,开长了,会引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