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哥哥当兵(小说·旗帜)

编辑推荐 【八一】哥哥当兵(小说·旗帜)


作者:郭秀玲 布衣,219.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16发表时间:2019-12-05 09:56:53

【八一】哥哥当兵(小说·旗帜)
   “楠楠!”妈一进门就大喊哥的名字。我听了心里就咯噔一下,不用说,妈妈这么早赶回家,肯定是知道了哥的事了。什么事?是我这个一根筋的哥把头给刮光了。要知道,刮光了的头,会让人跟劳改犯联系在一起,给人的印象就不一般了。也许你会说,不就是光头吗?我也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有什么好稀奇的?那是你不了解现在是什么节骨眼儿。当兵!明白了吧!为此,爸爸一下午都没去上班。
   爸中午下班回到家,看到坐在电视前那青光闪闪的“灯泡”——哥的头,脸色“刷”地一下就变青了,和哥的头一样的铁青。哥听到门响,扭头看到爸那青光幽幽的脸,青光闪闪的头没了刚才骄傲的那份神气,一下子就“蔫了”,如同菜园里那经霜的茄子。
   要知道爸妈今早临上班走之前,吩咐哥今天哪儿都不许乱去,在家好好待着,下午带他去照相,好给他报名填表用。哥不好好上学,才念高一就无论如何也读不下去,过了暑假死活不去。这可愁坏了老爸老妈,好话说了几火车,哥就不动那心思,一句话,不去那鬼地方。为了给哥一点苦头吃,爸妈硬是逼着哥哥去绿城打工,体验生活。哥出去了一个多月,就灰溜溜地回来了。一分钱没挣到不说,还花光了带去的一千多。回来就回来吧,打工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爸妈也不忍心再把哥往外赶了。这样以来,哥就每天游荡于网吧间,沉溺于烟雾中,生活过得好不逍遥自在。
   眼看着秋叶坠落,薄寒将至,爸妈又动了让哥去当兵的念头。其实,自从哥哥开始闹学的时候,他们的这种念头就丝丝缕缕地冒出来了。哥哥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也十七大八的人了,知道吸烟上网不是长久之计。他想做生意,赚大钱,而不是像爸妈那样,每天上八个小时的班,月底拿千八百元的工资,然后抠抠索索一分一厘掰开揉碎过日子。从骨子里讲,哥一百个不情愿,一千个不情愿,上学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可是为人父母的总是要看着儿女入了正经行当才算心安,爸妈就商量着让哥当兵,这是有他们光明正大的理由的。堂哥在云南部队待了几十个春秋,据说现在已经是师级干部。若哥跟随了他,往好了说考军校当军官极有可能,退一百步来讲,弄个职业兵绝对没有一点问题。
   “职业兵是干啥的?”哥哥问。
   “跟上班一样,该当兵当兵,该拿工资拿工资。”妈信口答道。
   “那还不是跟上班一个球样!”哥终于弄明白了,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失望。
   爸用眼睛狠狠地瞪了瞪妈妈。妈自知失言,哥本就不愿意做上班族的,她悔不该拿此来做比较。可话一出口,收是收不回来的。“那你就考军校,军校毕业就能当军官!”急性子的妈似乎拿出了一百二十分的耐心劝哥。
   “当了军官又能怎么样?”哥双手托腮,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他已经失去了听的兴趣。
   “一级一级往上提呀!就像你堂哥那样。”
   “要是提不上了怎么办?”哥纯粹一杠头。
   “提不上就转业。我们办公室有个小李,她爱人就是当十多年的兵回来的。转业费,还有安家费,部队就给了二十几万,除去跑工作,净余十几万。”妈说着,脸上喜滋滋的,眉毛扬得高高的。
   “十几万,十几年啊!”哥再也无法忍受吧,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又打了个像模像样的哈欠,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哥去睡后,爸用手指着妈的鼻子,无限感慨地说:“我也就奇了怪了,有些话到了你嘴里咋就变味了。”
   “下回我捂着嘴,不说,一句也不说。”妈也感觉自己挺失败的,饱涨得如同氢气球般的情绪一下子给戳了个大窟窿,一落千丈。
   “这事儿以后由我给儿子谈,你就不用往前凑热闹。”
   “行!”妈下保证似的使劲点点头。
   这以后的几天,只要哥在家,爸就拉了他的手往他卧室里去,然后极神秘地关上门。妈看了只好干瞪眼,谁让她天生一副急脾气,直肠子,说什么都是扛竹竿进城——直来直去呢。妈不再敢多言语,也不许我大声说话,弄得家里个个跟特务似的,一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样子,怪作践人的。
   “怎么样?”妈揣了十二分的小心,细声细气地问爸。其实那天哥找朋友玩去了,根本不在家。我听着妈小猫一样的声音,不由得哈哈笑了。
   爸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说,没好气地说:“你甭管!在儿子面前,你千万记住,你,我说的是你,千万不能再和他谈当兵的事!”
   “知道!”
   “我是怕你再把事情弄砸了!”爸看妈低眉顺眼的样子,心中似乎有些不忍。
   “知道!”
   爸挠挠头,一筹莫展的样子。看来事情进展得并不是风调雨顺。
   这样又过了几天,爸妈突然就说要去云南旅游,还一反常态地买回上好的本地大枣,极贵的薄皮紫花生等等,装了满满两大包,说是顺便到堂哥家坐坐。其实我今年已经满十四周岁了,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山水之间,在乎堂哥也。你想,现在非节非假的,作为工薪族,他们哪来那门子闲心思花那个闲钱跑那么远游山玩水,还不是前去探探底,为哥哥当兵架桥铺路。
   我在小姨家吃了整五天的饭,爸妈就回来了。两大包东西去,两大包东西回。我还以为是吃了闭门羹,东西没送出去,谁知是换了摸样。两大包茶叶,三四条云烟,还有几瓶精装十年“红花郎”酒。望着这些从未如此近距离赏玩过的东西,爸说堂哥从小就是个成大气的人,妈感慨富生礼仪穷生奸,我认为那是财大气粗的表现。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喜滋滋地拿了一条云烟,很上镜头地“啪”亲了一口,就洋洋自得地揣进了自己的卧室。
   晚饭爸妈请我们下馆子——吃“土老鸭”火锅。还拿了瓶带回来的“郎”酒。红通通的汤映着爸红通通的脸,二两酒下肚,爸已经有些微醺了。他望着哥因不胜酒力而微微泛红的脸颊,说:“儿子,你爸,还有你妈,”他侧头看看坐在身旁的妈妈,“这几天也算是大开眼界。是吧,老婆?”
   “是啊!”妈连连点头。自从上次妈和哥谈话失利,妈的话比以前少了几箩筐。这次,快人快语的妈妈依然不敢轻易开口。
   “专车接送,专人陪同,专职司机。吃喝玩乐,游山玩水,人间享乐,莫不如此。”
   哥听了眼睛也禁不住亮闪闪的。
   “你是不知道,我们一下火车,司机就在那里等着,然后直接送我们去翠湖宾馆,五星级的。”如果是说吃喝拉撒住,妈就不怕了,也打开了话匣子,“小姐打开住房门。我一进门就愣了,简直如同小皇宫。彩电这么大。”妈尽量伸展双臂比划着。“真皮沙发,软和着呢!”她的屁股使劲颠了几下,想要找出超软超弹沙发的那种舒服劲儿。只可惜,我们坐的是木椅子,硌得妈妈直哎哟。但这丝毫没有减少妈妈的兴致。“席梦思床,卫生间、大浴缸样样俱全。舒服极了。”妈看着哥哥的脸,说得起劲,好像这辈子没见过席梦思是什么东西,卫生间的门朝那开,浴缸里养的有没有鱼一样,真是超级夸张。但我知道没我的戏,就低头好好享受美味佳肴。
   “我和你爸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哥“噗”地一声笑喷了。
   爸不耐烦地白了妈妈一眼。
   “我是说坐火车挺累的。”妈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有被曲解的成分,就不好意思地解释一句,又接着继续她的话题,“晚上,你堂哥就差司机来接我们了,去一家国际大饭店,安排了接风宴。那张大桌子,足足有一间房那么大!”
   “可不,宏伟邀请了河南籍的老乡,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朋友,连同你妈和我在内二十三个人,都在那张桌子上吃饭。”看妈说得兴奋,爸也即时补上一两句。
   “桌子中间摆满了鲜花!那阵势,没见过。喝的叫啥酒。”妈似乎想不起来了,叫什么马头?”
   “是人头马!瞧你那记性!”爸笑了。
   “好喝不?”说到酒,哥的兴致也来了。
   “一个字‘香!’”妈竖起了大拇指,“两个字,那叫‘真香!’”
   “洋酒就是洋酒!”爸好似还在那酒中回味一样,又呷了一口郎酒,吧咂吧咂嘴,不无遗憾地说,“这个十年‘红花郎’跟人家没法比!”
   “菜的名我是叫不上来,没见过!”妈大口嚼着鸭肉,好像还在嚼着那些美味珍馐一样,“虽然是上一道菜,小姐都报菜名,我还是记不住。山珍海味,样样都有,也可以这样说,那叫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全了。”
   听妈这么一说,我们都笑了。妈妈像说评书的一样,连邻桌的那个大叔听了也都惬意地扭头望着我们这边儿笑。
   “那一桌下来少说也得七八千!”
   “他又不拿钱!”爸接了一句。
   妈得意地笑着问:“你们不知道是谁结的账?”
   “谁?”哥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你堂哥那个情人!”妈笑得更欢了,“据那个司机讲,她现在可是有上亿的固定资产。”
   “哇!好有钱耶!”我学了电视上的嗲了一句。
   “那女的是干什么的?”哥喷了口烟,意味深长地问。
   “开发房地产的!”妈边吃边答道。
   “我说还是做生意来钱吧!你们还非让我去当什么鸟兵!”哥真是气愤极了。
   妈有些哑了,她不明白,这回怎么又让儿子给活捉了。
   “还不是你堂哥给她撑腰!你以为房地产生意那么好做?”爸力挽狂澜,“那女的也就小三十,你堂哥和我一样大,快五十的人了,她找他图个啥?你也不想想。从古至今那都是政商结合,方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就拿土地来说,儿子,我现在问你,别的不说,就说我们家那几亩地,你说它是谁的?”
   我听了一愣,怔怔地看了看爸爸。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哥哥,那目光像是要把哥哥拧出水来。哥凝神想了一下,好像觉得这也不算个什么难题,就笑着说:“我们家的田地当然是我们家的了,这还用说。”
   “错!大错!特错!”爸把头摇了又摇。
   “儿子哪儿错了,那不就是我们家的!”妈憋不住了。
   “那是国家的!”爸用筷子轻轻地敲着锅沿,不紧不慢地说,“国家又是谁的?换句话来说,国家是由谁来掌控操纵的?政府,也就是当权者!用你们现在流行的网络用语叫做弄权者。”
   妈听得有些痴了,眼睛呆望着身边的我的爸爸,她的老公,泛起一圈又一圈敬佩的光波。我看得出,不好意思说。哥也是,不得不连连点头,说:“姜还是老的辣!”
   “就还说我们家那几亩地吧,政府想什么时候收回,只需要红头文件一下,我们啊,不管是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地就没了。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爸语重心长在对哥哥讲,看到哥不时地点头,就又开导他,“你呀,要懂得的东西还有还多!要走的路还很长!”
   妈笑着往锅里放着青菜,还有豆腐,要我们多吃些,似是要补回这几天她不在家的那份儿愧疚。
   我刚才吃了太多的鸭肉,就又挑了几片菜叶,一块豆腐,就饱得要吐出来,借此跑出火锅店,看外面的夜景去了。反正现在也没我的什么事儿,在外面总比在他们面前要轻松自在得多,省得死去我若干脑细胞。
   夜的天空如同擎着的一把无边的大伞,透出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藏蓝色,若隐若现的星仔们自顾自地眨着眼睛,对于人间七彩虹霓的灯光熟视无睹,可是,人啊人,却活得如此曲折迷离!想起火锅店里面的我的父母,我不由得感慨万千。
   过了几天,哥终于半推半就地答应试试,从桌子里扒出两张寸照,不大情愿地给了爸爸,让他去填报名表。拿了儿子的照片,爸高兴得脸上泛着喜悦的光芒。在我看来,就如同范进考取了举人一般,上下左右把照片端详了好几遍,才小心翼翼地用稿纸包好,夹进户口簿里,连同不知什么时候造好的哥的红艳艳的高中毕业证,一块放进夹包里,满心欢喜地回老家给哥填表去了。
  
   二
   哥的嘴巴依然撅着,每天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叼了烟卷去网吧。
   树上的黄叶正一片片飘零,只余下树的筋骨立在风里,绷着铅灰色的面孔,准备随时迎接冬天的风霜雪雨。
   明天就是体检的时间了,妈自然慌张得如同过大年似的,头天下午就请了假,给哥准备衣裳。她不时发愣,哥那青光逼人的脑袋上刚刚冒出来的头发茬子,如同初春的嫩草尖尖,只是“草色遥看近却无”,万一人家问起来总得有个说辞吧。说什么好呢?妈拿不定主意,“吃一堑,长一智。”妈现在连自己说什么也不相信了。临睡前,面对妈妈一遍又一遍的唠叨,爸极不耐烦地说:“我不是对你说好几遍了,就说是几个孩子一时兴起,没事儿干,凑热闹,就都成了光头。”
   妈不再说什么,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爸要开会,就由妈陪同哥哥去体检。妈起了个大早,给我安顿好早饭,就对着镜子,把脸儿抹了又抹,头发梳了又梳,衣角拉了又拉,皮鞋擦了又擦,打扮得跟小洋人似的。估计妈是拿出了和爸相亲时候的折腾劲儿了。然后端坐在沙发上,腰竿笔直,目光炯炯,盯着墙上的挂钟,看了又看。六点五十叫醒贪睡的哥哥,洗漱二十分钟,路上十分钟,七点半之前也就赶到了医院,等待领表体检。六点四十五分,她去哥的卧室门前站了站,摒息凝听,里面酣声依旧。她又去了镜子前,用梳子蘸了水,把头发梳了又梳,再回到客厅,坐在她刚才坐的老地方,看着墙上的挂钟,一闪一闪地亮,一秒一秒地变。六点四十七分。看得出,妈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终于忍不住,又走到镜子前面,好像发现了那一点不够合适,就用水把手淋湿了,抹了抹额前光的不能再光的头发,又侧过身去,仔细看了看今天的行头,然后满意地笑了。坐在餐厅吃饭的我,强打住要喷饭的笑神经,才没让妈感觉到不自在。

共 995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引人深思、耐人寻味的精彩小说。小说以第一人称,以一个孩子的口吻,描写了“我”的哥哥楠楠辍学后,父母费尽心思让他当兵的全过程。楠楠只上到高一就不想上学了,对学习完全失去了兴趣,让他去绿城打工,结果钱没有挣到,带去的一千多元也花完了。父母看哥哥这么小就无所事事,整天在网吧间游荡,吸烟,于是想让他去当兵,一开始好话说了一箩筐,倔强的哥哥坚决不同意,他一心想做生意赚大钱。但父母为他的前途着想,觉得还是当兵这件事靠谱,再说将来可以考军校。哥哥高中未毕业,学历不够,于是父亲就托他同学的爱人办了一假个高中毕业证。总之,为了让哥哥当上兵,“我”的父母亲想尽了各种办法,堂哥在云南部队是师级干部,两个人买了本地的特产去堂哥家探望,为哥哥当兵的事架桥铺路。回来说服儿子之后又开始到武装部为儿子当兵的事跑路,花了一万多眼看尘埃落定,结果当兵的事差一点因为哥哥头上的一道疤而搁浅。又花了两千元才把事情摆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的哥哥终于穿上了军装,踏上了新的征程。小说立意新颖,语言娴熟,描写生动有趣,人物形象真实可感,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一些人为了当兵,不惜弄虚作假,行贿受贿。一篇具有现实教育意义的军事题材小说,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12-05 10:04:22
  这是一篇特别耐人寻味的小说,以一个孩子视角看待哥哥当兵这件事,语言幽默风趣,描写细腻,刻画生动,人物形象突出,个性鲜明,两代人不同观念的碰撞,哥哥从反抗到妥协,变化的过程描写得细致入微。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2 楼        文友:闲妹        2019-12-05 12:21:47
  小说有兵味,语言风趣,人物刻画精彩。为作者点赞!
欢迎来到江山如画社团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