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柳岸】泪洒清梦(微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泪洒清梦(微小说)


作者:芦苇向远 白丁,24.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3发表时间:2019-12-08 16:39:24
摘要:好人一个,大半辈子却过的纠结,过的心酸,做一个好人真难。真实的故事。

叶长兰在丈夫侄子的儿子的婚礼上喝了很多的白酒,好多年不喝酒的她醉倒在酒桌上,哭的稀里哗啦的,都以为她喝醉了,可谁也不去想她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酒醉心里明,在回到家的晚上,她心里特别的凉,从头顶凉到了脚心。感到特别的冷,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冰天雪地,感到心里特别的睹,一个人跑到离家不远的公园角落里哭了个天昏地暗。
   叶长兰已六十二岁了,原名长花,因她独爱兰花,自己把名字改成了长兰,曾经是个文艺青年,性格直爽,说不了一句违心的话,办不了一件违心的事,勤劳善良、侠骨柔肠。可人们常说:好人命不好。她命运坎坷,常常泪流满面,叹息命运的不公。三十七八岁的时候,干起了小买卖,开了一间门市,经过十多年的打拼,料有起色,可命运不放过她,在将近五十岁的时候,身体出了毛病,她只能含泪把门市盘了出去,在住院做手术的时候,侄子对她不错,侄子是搞建筑的,混的不错,开着高档小轿车,买了好几间门面,接她送她跑了几趟,她很是感激和感动。她想,虽说是婆家的侄子,婆家娘家的人都是亲人,谁对自己好都是好,以后一定好好地报答人家。
   在她出院的那年冬天,侄子来了,和她说:“婶子,我包下了大工程,资金周转不起来,你也不干买卖了,借给我点钱吧,我一年给你百分子二十的利息。”叶长兰和丈夫想都没想,异口同声地说:“行,我们不要你的利息,谁和谁了,我们还要你的利息。”她侄子说:“可不能,我这是干买卖,如果起房盖屋、三灾六难的我可以不付利息,我还借着别人的钱,都是这样的利息,买卖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是股份制。”
   叶长兰从银行里取出了五万元给了她侄子。
   一年后,叶长兰的身体还是不行,她合计着买卖也干不成,爱人软弱胆小,能力不强,又下岗了,手里的钱越花越少。这可怎么办?她们对面的新楼盘开业,一千二百元一平米,全款买的话十五万就能买一套120米的房子,十一二万能买一套小面积的,她盘算着要不买上一套房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升值?这时侯,当地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在搞融资,利息也是百分之二十,她朋友把钱存到哪里了,很多人都存了。于是她把仅有的十五万元也存到了这家企业里,时间不长,她侄子又来了,给她带来了一万元的利息。和她说:“婶子,你要有钱就都借给我吧,不要往别处存了,权当我干买卖你给我投资,我还能亏待你吗?”
   侄子走后,叶长兰心里反复的琢磨这事,自己挣钱不容易,全部借给侄子,会不会有闪失呢?不借给吧,又怕得罪他,好像就有点对不住侄子。她两口子商量了好一阵子,她爱人说:“就借给侄子吧,他毕竟不是外人,你住院的时候他跑前跑后的,我觉得借给他比放在企业里还可靠。即便是他的买卖赔了,她还有那么多的资产,他还能黑我们?”叶长兰觉得爱人的话也有道理,可心里还在打鼓。不几天侄子又来了,和她说“婶子:我紧用钱,你就把钱借给我吧,等这个工程一完,他立马先把你的还上。”
   叶长兰想到他的好,语言又诚恳,再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就说:“好,就这样,权当我和你干买卖,不过我是只挣不赔的,我赔不起,还有就是我干买卖的时候,卖货的利润还达不到百分之二十,对你们的建筑行业我不懂,你可千万小心,挣不上也不要赔了。”侄子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底。”
   于是叶长兰去存钱的企业里取钱,在取钱的一瞬间,她的心里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于是她只取了十万,剩下了五万。
   在给侄子钱的时候,她多了个心眼,说你给我打个欠条吧。当初和爱人说这事的时候,爱人坚决不同意,说这样伤感情,拿侄子当外人看。后来,叶长兰每想起这件事就后怕,如果当初听了爱人的话,现在恐怕连本也没了。
   一年到了,侄子打电话说要来给送利息,来时,只带来了一万元的利息钱,说资金周转不开,工程款没有要回来,过一段再给余下的利息。一等就是二三年,侄子一分钱的利息也不给了,叶长兰感觉不好。这时,女儿也考上了大学,需要花钱,她就一次一次的打电话和侄子催要:“你赶忙把我的钱还了吧。”侄子说他的工程赔了,暂时给不了。经过无数次催讨,在借钱的第七年后给了五万元。侄子怕她顶利息,说;“我重给你打个欠你十万元的欠条吧,剩下的利息我以后有了钱给你,这几年包工程赔了,实在是没钱。叶长兰说:“行”。
   这一等又是五年,她存到企业里的五万元钱每年领一万元的利息,她用这个钱供孩子上学,她常常庆幸自己留下了五万元,要不然可怎么过啊!这家钢铁企业的老总,特别讲信誉,承诺的利息一分也不差地把利息全部付给在他哪里存钱的人们,企业越做越大,成了全国五百强。和她一起存到企业里钱的朋友,从十五万利滚利滚到了五十多万。这时候,房价已从一千二涨到了七千多,好地段已涨到八九千。当初十五万能买一套好房子。现在连首付都不够。当初公务员的工资才八九百,现在农民打一天工都是几百元,想到借给侄子的钱,连本都要不回来,懊恼的她不知道哭了多少回,要的紧了,侄子就给她提上一箱牛奶说几句好话:“婶子啊婶子我实在是没有,明年我一定给你。”她的心就软了。屡次要屡次是这样。
   去侄子家里可看看吧,侄子家里的家具都是蓝鸟的,孩子们穿的都是好几百元甚至几千元的大牌产品。想想自己连一百元以上的衣服也没买过,干买卖的时候去进货,连饭都不舍得吃,大热的天啃一个干烧饼,自己的这点钱就是这样节俭下的。
   于是她找到了爱人的表弟,让她和侄子说说,他没有钱就把他的门面顶给我们两间,各算账,他借自己的钱算上利息,他的房子按现在的价格算。表弟觉得合理,就去和侄子商量,侄子一回绝口说不行,他的门面房等着开发。表弟说了句公道话:“你没钱有财产,不能长期欠钱不还吧,已十二年了,这可不是别人是你叔。”经过表弟给说和,侄子答应给钱,利息只给五万。叶长兰的爱人给她做工作,说就这样吧,侄子大概就是没钱,也不是别人,是侄子是亲人。在腊月二十九小年上,侄子给送来了十万元的本金,说五万元的利息等什么时候有了再给。叶长兰只是噎了几噎,把流出来的泪水咽了回去。
   等第二年过了夏后,侄媳妇告诉他们说她儿子要结婚,要他们都去他们的新房子里吃饭。叶长兰问,你们在哪里买了房子,侄媳妇说在前大街。他们去了侄子的新家,最好的地段、最好的楼层,装修的富丽堂皇,实木门窗、真皮沙发、又是蓝鸟家具、双门大冰箱、几万元的大彩电。墙上挂着一家的合影照,个个笑的合不拢嘴。
   侄子儿子的婚礼在县城最好的饭店举行,高档烟、高档酒,侄子他和他儿子都是身穿几千元的海澜之家的西装,他儿子打着红领带,脚蹬名牌皮鞋,挽着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子款款走来,笑盈满面地给客人们敬烟敬酒。
   此时的叶长兰,她想到她自己装修房子的时候这么节省怎么装,连买家具一共花了一万多。多少年没有在饭馆吃过饭,最累的时候也是回家简单地做一口,怨谁?只能怨命苦,怨自己没脑子,怨自己情商低,有眼无珠看不清别人的真面目,怨老天爷不公,没有给她一个好命运,连一个好身体都没有给她,怨什么都不顶用,只能把痛苦的泪水洒向黑黢黢的夜晚。
  
   写于2019年12月7日

共 27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本文是一种记叙性文体,情节相对来讲比较简单,但情节简单并不意味着没有情节冲突,作者选取富有典型特征的镜头来表现事物特点。本文主人公叶长兰,在侄子儿子的婚礼上喝的大醉为线索,展开一系列的情节描写,因侄子平时对自己不差,为了人情和面子,把自己的钱借给了侄子,而侄子久久不还,房价从一千多涨到八九千。自己平时省吃俭用,从不乱花一分钱,而侄子却在最好的地段买了最高档的房子,有了高档的装修与高档家具,墙上挂着一家的合影照,个个笑得灿烂。……什么都不能埋怨,只能把痛苦的泪水洒向黑黝黝的夜晚。本文贴近生活,有力地抨击了社会的乱象现象!好文,推荐赏读【编辑:李湘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8 16:43:28
  感谢投稿柳岸,期待再一次精彩,祝冬暖!
2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8 16:51:25
  生活在继续,故事就会演绎,众生百态呀!佳作,点赞!
3 楼        文友:老百        2019-12-08 18:05:54
  向芦苇向远问好,柳岸花明社团欢迎你。
   为便于联系,请加柳岸文友群QQ:858852421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4 楼        文友:芦苇向远        2019-12-08 20:25:54
  亲爱的编辑我怎么加不上微信,搜索上说不存在
5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9 07:09:36
  你加老百社长给你留得QQ号就可进群
6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19-12-10 09:19:25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