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六年】在“鸡冠子”上行走(散文)

精品 【星月·六年】在“鸡冠子”上行走(散文)


作者:荷锄叟 秀才,157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47发表时间:2019-12-15 15:45:13

【星月·六年】在“鸡冠子”上行走(散文) 中国的版图就像一只昂首挺胸的雄鸡,黑河市就在雄鸡冠子的正中间,到了黑河,就等于站到了鸡冠子上,从黑河沿着中俄界河黑龙江一路上行,到中国版图最北端的漠河北极村去,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在鸡冠子上的行走了。
   结束了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一日游,从黑河口岸出来已是下午4:30,大家都没有再住一宿的意思,决计奔漠河,奔北极村。黑河到漠河最短的路线,就是沿黑龙江向北、向西,走209省道,翻越大兴安岭,全程700多公里,得十多个小时。根据自驾旅行不跑夜路的宗旨,中途需要停车住宿,我们选择了不足250公里的呼玛县,那也是距离黑河最近的一座县城了。
   呼玛县隶属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位于大兴安岭东麓,黑龙江西南岸,与俄罗斯有370多公里的边界线。S209紧依黑龙江修筑,车行其间,依山傍水,还可以远眺异国风光,呵呵,想起来都令人兴奋。再说了,靠近北极圈的夏季,天黑得晚,又是省道,可以随意停车,沿途指不定还会遇到怎样的奇异景观呢。
   车出黑河市,果然不错。虽说是省道,但新修的路面,宽阔平整,而且车少人少,不逊于高速公路。谁料,进入山区,路面变窄,而且开始变得坑坑洼洼,几个悬崖绝壁处,还时不时有塌方的碎石散布在路面;天公也不作美,阴云密布西天,黑压压的,小雨也随即飘落下来,刚刚五点来钟,天居然就黑了,等转过几个山坳,就不得不打开了大灯;大车也多起来了,对向开来的还多为载重大卡车,仗着自己车高马大,灯亮体重,横冲直撞,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小车儿放在眼里。
   雨夜行车,眼前只有两条光束和细密的雨线,其余便是黑茫茫一片,哪里是山,哪里是水,都成了渺茫的未知数,在鸡冠子上行走的遐想,一下子黯然失色了。我们既要躲避对向来车,又要躲闪坑坑洼洼的路面,有时候车不得不摸索着前进,实在是不安全,车速降了下来,像头老慢牛,吭哧瘪肚向前爬。我们决定投宿,不走了。
   然而,沿途多为小村庄,能看到的灯光闪烁的地方一闪即过,偶有大一些的乡镇,住宿条件又多是极差的:二三十元一宿,大通铺,像是大车店。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一直到8:30分,才到了导航上标有三卡乡的地界。经一家饭馆的老板推荐,在马路对面,转过一个开阔地,隐约可以看到家庭旅馆的招牌。开车过来,看了房间,80元一宿,独立卫生间,还可以洗澡。停车熄火,决计不走了。
   自驾游最怕走夜路。一来,在陌生的地域行驶,路况不熟,不安全;二来,自驾游的优点就在于可以尽览沿途风光,夜幕遮蔽,再美的风景也无法领略。所以,每次出游之前,我们都先约定:尽量不走夜路。今天是个意外,但我庆幸自己做出了这个果断的决定,不然,鸡冠子上的行走便真的就失去了意义。
   时间已是夜里9点多,女士们安排住宿,几个男人赶紧去找可以吃饭的地方。毕竟,今天一天在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活动,就靠着中午时分那一顿令人难以下咽的俄餐——几片黑面包,两块小饼干,一块牛排,一块奶油,一碗飘着几片洋白菜叶子的清汤水——支撑着,黑面包倒是可以多吃,然而,剌嗓子,咽不下呀。又经过这三个多小时的夜路折腾,我们得尽快补充营养,以尽快吸收能量,恢复体力和精力,为明天可能的更加艰苦的旅程做足准备。——这也是经验,自驾旅行务必吃好喝好休息好,因为第二天,每个人都要保证充足的体力和精力,每一天都要为未来的一天做好一切准备。当然了,尤其是驾车的司机。
   小雨依然淅淅沥沥,天气多少有些闷热,小饭店没有空调,老板抬出大功率电风扇冲着墙壁使劲吹。老板说,今天是今年夏天最热的一天,快30度了。呵呵,对于我们这些经历过动辄三十七八度高温的国际庄人来说,30度简直就是避暑了。只是,飞虫太多了。马路两边的店面都黑黢黢的,只留下这家酒店昏黄的灯光,正好招来大小各异的飞虫,把个纱窗、纱帘爬了个密密麻麻,仿佛全世界的飞虫都聚集到这里来了似的。那些个头大点的,上下翻飞,横冲直撞,有的还趁着开门的当口,从门缝里溜进屋里来,噼里啪啦,撞得吊灯直晃当;个头小一点的,干脆就从窗纱的网眼里钻进来,嗡嗡嘤嘤,直往人的脸上撞、脖颈里钻。老板说:房后就是黑龙江,周遭都是庄稼地,草多,庄稼多,扑棱蛾子也多,能(农)村吗,呵呵,不好整。
   条件确实差了些,出门在外,只能将就了。好在黑龙江国境线上的老板淳朴、热情,很快答应准备几个实惠的菜肴,先打发几位女士回去休息,然后,又端出三五条刚开剥好的江鱼来,说:黑龙江鳜鱼,今天新打的,给你们做了吧,明天就不新鲜了。鳜鱼,在东北被称作鳌花的,尖头巨口,身体侧扁,身有花斑,刺少肉厚,味道鲜美,与黄河鲤鱼、松江四鳃鲈鱼、兴凯湖大白鱼齐名,是我国四大淡水名鱼之一。据说两百多块钱一斤呢,去年,在网上就见到,一条不足两斤的松花江鳌花,卖到了500元。莫非就是这个?一看,果然。忙令老板做来,去车里取了在俄罗斯买的格瓦斯,尽情享用这黑龙江里难得的美味。老板也厚道,并没有狮子大开口,3斤左右的分量,做好了,只收了160元。
   酒足饭饱已是深夜,躺在小旅馆二楼的床铺上,用手机定位黑龙江省呼玛县三卡乡黑山头村,那个黑龙江边上一个小小的圆点,想着刚才旅店主人、黑山头村支书的话,也想着今天俄罗斯一日游的经历,渐渐进入了梦乡。人生真是难于预料,要不是一个临时的决定,谁会想到我们居然会来到这么一个小山村,在这么一个小饭馆吃到了最新鲜的江鱼,还会在这个村支书的家里住上一宿呢?这里距离黑龙江只有十几米,明天如果天好,我们在尽览黑龙江美景的同时,说不定还可以下到黑龙江里去。村支书说: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洗个找(澡)儿,别游到对岸就行。呵呵……
   一觉醒来,已是凌晨5:30分,恍惚中知道,昨晚外面的雨下得不小。推开窗户,雨还在下,天际的乌云如水墨般密布,白墙灰瓦的民房,很随意地分散在乌云底下,房顶湿漉漉的,泛着暗淡的光;绿油油的庄稼围绕着民房,也一样泛着暗淡的光,有半人高的玉米,有开着白花的土豆,还有搭着架子的豆角;暗黑的木栅栏,将房舍、庄稼分割成几个区域,谁家的房屋边上还搭着一架梯子,梯子上的格挡清晰可见。除了雨打庄稼叶子的沙沙声,一切还都沉睡着。
   我们约好赶路的,六点钟准时出发,没有惊动房东一家,准备赶到80公里外的呼玛县城吃早点去。
   越往前行进就越庆幸昨晚投宿的英明,这80公里路程,路况非常差,坑坑洼洼不说,还有几处水毁路段,本来就狭窄的路面,还不得不半幅通行,多亏了是清晨,边境线上没有几辆车跑,就这,8:30左右才到达县城。
   呼玛县,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县城不大,也没见高楼大厦,农贸市场里早点很丰富,油条、麻花,还有各式的饼子,正好让我们油条豆浆吃饱喝足,然后再带上些饼子,正好做路上的给养。据说,这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唯一的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县,又处在大兴安岭东麓,小兴安岭的西北端,黑龙江在它的身边缓缓流淌,农业发达,林业、水产也异常丰富,蘑菇、木耳、蓝莓等是当地特产,尤其是价钱相当厚道。
   再往前走将进入大兴安岭林区,由于前方修路,我们不得不放弃了沿江的道路,却又幸运地走上一条Z开头的林区公路。我们推测,这大概就是常听人说起的战备公路吧,毕竟那鸡冠子的边沿,可是名副其实的边境线呀!顺着这条公路,我们深入大兴安岭腹地,经过饲养驯鹿的鄂伦春族聚集地,在传说中的古驿站十八站,鄂伦春民族医院对面的小餐馆里,解决午餐,也算是暂时避避雨势。在这里,我们品尝了“大兴安岭神柳”——两三寸长,一公分宽,细鳞绿背,状如柳叶,一种极其鲜美的野生柳根儿鱼。只是,天一直在下大雨,大兴安岭茂密的森林都淹没在雨雾里,下不来车,也无法留下一路上的风景影像。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伴行额木尔河的时候,雨势终于放缓,天空渐渐变得明朗,我们可以下车,道路边观景台上,舒展一下筋骨,看一看大兴安岭的美景了。
   额木尔河是黑龙江的一条支流,发源于大兴安岭北侧,流经整个漠河市,应该说是漠河市的母亲河。后来,三天后,我们到漠河市参观“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时才知道,“冰河逃生”一幕,正是发生在这条尚在封冻中的母亲河里,清浅冰冷的额木尔河水,庇佑了三四千名从汹涌的大火里逃来避难的民众。
   额木尔河河面宽阔,水流平缓,蜿蜒盘桓,九曲回环,河岸多缓湾,河内多平洲。夹岸多生青松白桦,依偎山势,高耸云天,细雨霏霏,云遮雾盖,葱茏苍茫,青翠欲滴;水中小洲有的与水面齐平,碎石环围,砂石上覆盖着绿茸茸的草坂,平铺匀整;稍大些的聚集成河心小岛,长条形或圆环形各异,沙石上苇草丛生,而后是茂密的森林,蓊蓊郁郁的,与对岸丛林相呼应;偶有倒伏于水中的树木,半没半露,树皮黢黑腐朽,遍生青苔,树干树根突兀裸露,倔强狰狞;一只苍鹭,长腿兀立水中,曲颈长喙,于茫茫的水天之间,雨雾之中,警觉地关注着岸上的风吹草动。
   一路前行,河汊众多,沼泽湿地遍布,偶有焦黑的林木,还在不时地提醒着人们,就在32年以前的那个春天,这里曾经遭受了那样的一场天灾人祸!忽然想起一路上随处可见的道路两旁三三两两的水桶了,起初,还以为是为行人准备的不时之需,现在看来,那一定是林区的人们,引以为戒,警钟长鸣,以防万一,而做的常备不懈的努力,即使在这阴雨连绵降水充沛的夏天!
   重回S209,再一次伴随着黑龙江上行,目的地越来越近。目的地确定在比北极村更加靠北的北红村,那是共和国版图实际意义上的最北端,也是“鸡冠子”的最顶端。
   静静流淌的黑龙江是那样的平静安详,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像黄河一样的奔腾咆哮,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如长江般的汩汩滔滔,她一直是那样的安详、清澈、沉稳、凝重,像我们温顺贤良的母亲一样,不动声色地流过一村,弯过一庄,孕育了泱泱万物,哺育了芸芸众生,浇灌了茫茫黑土,滋润了茵茵碧草,培育了大小兴安岭广阔而茂密的森林,森林涵养了水汽,水汽凝聚成云雾,云雾又演化成雨雪冰霜,降落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上,然后又聚集起来,汇入静静的黑龙江,缓缓流淌。
   沿着祖国的边境,一路沐雨穿雾,迷茫的景物确实单调了一些,可是云雾中那深不可测的远方,永远都是我们向往和追寻的目标!
   雨雾蔽天路渺茫,
   青松滴翠草苍凉。
   徐行难料身归处,
   却引诗情到远方。
  

共 40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在“鸡冠子”上行走,想来也是一件浪漫的事,细读此文才知,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容易,而是苦乐并存。远行途中,有着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充满挑战和惊喜。版图上只是一个黑点的呼玛县,在抵达的途中艰难奔波,客栈成群结队的飞虫,淳朴的村支书,鲜美的黑龙江鳜鱼等,村舍、树木、河流、道路诸多的异域风物,带给人不一样的视觉感受。旅行的意义,不在于到达某个目的地,而是途中那些不可预料的遇见带给心灵的感触,以及人在旅途应对事物变化的决策、处理,以及智慧。短短三两天,从大兴安岭到漠河市,经过冰河到北红村,站在“鸡冠子”顶端,思绪万千,感慨良久。祖国的最北端,是诗与远方。一篇很细腻的游记,情景交融,引人入胜。好文,推荐佳作共赏。【编辑:柏丫】【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17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柏丫        2019-12-15 15:46:04
  问好贾老师,感谢对星月的大力支持!遥祝冬安!
2 楼        文友:柏丫        2019-12-15 15:49:09
  跟着贾老师细腻的笔触,在“鸡冠子”游走一番,感受边陲风光,收获了知识和快乐。
回复2 楼        文友:荷锄叟        2019-12-15 18:05:01
  不走边学习,得向你学习呀!
3 楼        文友:荷锄叟        2019-12-15 18:04:24
  辛苦了,柏丫!字数多了,让你受累!
原名,贾晔;笔名,叶中华;网名、新浪博客、微信公众号名,荷锄叟。
4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12-16 14:01:32
  东北一行,写半年了,还没有写完,可见不虚此行。
江山文学,天下文人的精神家园。
回复4 楼        文友:荷锄叟        2019-12-16 14:32:47
  多着呢,慢慢来,反刍。呵呵
5 楼        文友:史建民        2019-12-18 13:15:38
  又一佳作,让吾读了又读,想了又想,我一直想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不论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或是云贵西藏,新疆天山,江南烟雨都能走一走,看一看,这就是精神,就是追求,感谢贾老师将文投至星月,让我们不出门也能感受到大自然的美!更敬佩贾老师的恒心与毅力!
网名,香山红叶,太统烟雨
回复5 楼        文友:荷锄叟        2019-12-18 14:36:12
  先谢谢史老师!其实,史老师也是喜欢玩的人,喜欢就不要什么精神,也不需什么努力,就是平常的心,玩玩而已。有史老师这样的老朋友分享和支持,这才是尤其应该感动的。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