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微型小说 >> 【丹枫】养老(微型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养老(微型小说)


作者:蔡凡 白丁,5.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41发表时间:2019-12-20 20:19:34

【丹枫】养老(微型小说) 那年,他八十七岁。生活把这个老人变成了一条“比目鱼”。
   孤独吗?他不孤独。他的老伴也时常回来,拖地做饭还洗衣服。末了,还陪他家长里短。
   这时,他觉得非常快活。人吗,快活起来的时候思想就比较灵光,于是,他就想起来她应该是不在了。待要询问时,她就又是挂在墙上的那框遗相啦。
   那时,也有女人来,她,拖地做饭洗衣服,末了也家长里短。而他却不同她家长里短,因为,他不认识她。她,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她。
   某天,那个似曾相识的男子又来了。他是来批评他的,他说,人家干得好好的,您干嘛将人赶走?
   闻言,他就发脾气。他问他,娘的,你是谁?敢跑到我屋里吆喝!
   那男子抓住自己一顶花白头发,无奈地瞄着他,嘴唇在抖。接着,他又平声静气的对他说,怎么办呢?让您跟我住,您看不惯这个瞧不起那个。送您去养老院,又把人家地皮子翻到天上,嘿,您让我咋办?
   他当然听不得他唉声叹气,最后只送给他一个字,滚!
   男子灰溜溜地滚了,出门时,还被门框儿撞了个大血包。
   他笑了。笑完就对墙上的她说,瞧见么,我让他们都滚了,你不滚,我认识你。
   这时,他发现她亦笑哩。
   不几日,那个似曾相识的他又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年青漂亮的她。他俩亲亲热热,有说有笑,瞧着就不是什么正经关系。
   活到八十七,他一生反感的就是这。却好,不正经却正经到这儿来了。于是,他就怒不可遏,挥起手杖就动了手。
   似曾相识跑掉了。青春美丽没走,既使她的头顶和手臂都挨了杖击。
   嗬,她还在笑。她一笑,倒把他笑傻住了。
   默了许久,他问她,他都滚了,你为何不滚?
   她却不答,只是莞尔一笑。
   他刚才打人费了气力,只好慢慢回身坐靠在了竹躺椅上。他瞅着她,瞅她会干啥?
   拖地做饭洗衣服。又是老一套。
   她没跟他家常里短,只是站在桌旁看着他吃饭。
   好吃。比那个赶走的做得强多啦!他瞄了一眼墙上的她,笑道,比你还是差一点。说完,便将嘴巴埋进饭碗里。
   青春美丽收拾完碗筷,泡了一杯清茶放在他面前。
   他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这才抬眼问她,你叫啥?
   青春美丽想了一下,很快答道,我叫安娜。
   安娜?这个名字太洋,我给重起一个,什么呢?呵,你就叫阿芳吧!
   安娜就笑,那我就叫阿芳吧!
   阿芳?阿芳好。他在自言自语。
   阿芳确实好,可到明天,说不定就一会儿,他就彻底的忘记了。因为,他是比目鱼。
   果然,他一觉醒来,立刻被面前这个姑娘吓着。他喝问道,你是谁!
   由于用力过猛,他将本应送进厕所的东西拉在了裤子里。
   我是阿芳呀!她说,您失禁啦!
   他恼羞成怒。你不吓我,我能失禁么?
   阿芳找来衣服想替他换。他死活不肯,还将她推到一边。
   阿芳似乎生气了,她把衣服搁在床上,返身走出房去。对他来说,手永远是没有腿长的,既便手能够着屁股,要想把裤子褪过足尖,只怕比登天还难。
   由于他的固执和急燥,“受灾面积”不断在扩大。
   阿芳再也不能由着他了。她“扑”上去快捷地脱光了他,然后抱起就往卫生间跑。
   那时,他的表情和动作极像一个遭遇暴强的少女,挣扎,反抗,揪她的头发。
   但,这都无济于事。
   阿芳弄干净了他,把他安顿在沙发上后,自顾去卫生间洗那些浊物。
   他,似乎没有忘记刚才的“羞辱”,慢慢的走到阿芳的身后,使劲在她的肩背上敲了几杖。
   于是,就听见她哭了。哭了,手上却没停。
   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是个畜生。
   后来,他对着墙上的她发誓:再也不那么对待阿芳啦!
   那么,他就看见她点头笑了。
   从那以后,他从心底接受了阿芳。接受了她的“暴强”,接受了她的敲打按摩,也接受了她给自己起的名字一一阿呆。
   于是乎,阿呆又记住了一个人,她就是阿芳。
   一日,阿芳笑着对阿呆说,陪我去买菜吧!
   阿呆喜不自禁,孩子似地。
   阿芳款着阿呆慢慢地走在街上,阿呆觉得阳光春风都是自己的。街上的人亲热地跟他打招呼,既使他是比目鱼,也装着不是比目鱼似地回应人家。
   那时就有人说,他的病好啦!
   怎能不好?他养了个有钱又孝顺的儿子,能不好?
   在肉摊哪,几个混混在欺负摊主。阿呆就喝道:不允!打!
   混混就骂,谁个不要命?哦,老……
   他们是准备骂老东西少管闲事的。然而,就看见了阿芳。看见了阿芳,他们的脸都吓白了。
   其实,阿芳那时还在笑,她学着阿呆的口吻说,滚!
   几个人就真的就滚啦。
   那天,阿呆很激动,回家的时候,他又给阿芳找麻烦了。
   翌日,似曾相识又来了。依旧是与阿芳有说有笑,亲亲热热。
   当着阿芳的面,阿呆不敢让他滚,心里却不爽,脸上一条黑线。
   似曾相识说,他又生气了。
   阿芳就笑,咱俩说话没理会他呗,他呀,像个孩子。
   似曾相识亦笑。就说,好。有你在,我就放心啦!说完就要走。
   阿芳出门送他。
   阿呆以为她要跟去,便可怜道,阿芳……
   阿芳就笑,你回,我不走。
   阿呆也就放心了。
   冬日。阿芳上街去了。
   家里。阿呆思想着她于飞雪中奔忙,便想烧一口开水让她暖和身子。
   开了煤灶,却久不见火苗,便想去找个打火机。客厅,电视里正演着热闹的节目,阿呆握着打火机却看了进去……
   许久,阿芳回来了。突然,她皱起了眉。
   阿呆瞅着阿芳就笑,想要给你烧开水哩。说着,便将手里的打火机一拔一拔。
   阿芳立时惊呼道,别!别!
   声过人到。她飞身抓过泡在木盆中未洗的棉被,合身扑到阿呆身上。
   “嘣”,一层火浪将他们推出窗墙,阿芳在空中翻转着,她把自己放在了阿呆的身下,烈火燃烧着她,她就像一只太阳鸟。
   阿呆终于醒来,他看见了眼前的阿芳。此时的阿芳,已然烧得面目全非,还有一只手臂摔断在雪地上,截断处,有无数根黑红导线在“吱吱”放着蓝光。
   阿呆当然不认识了阿芳。他对她说,你好丑哟!
   说完,他又昏了过去。

共 21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人生都有老的时候,老有所依也是每个人的期盼。作者的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位八十七岁的老人,他儿子十分孝敬,但老人却不愿与儿子一起生活,在痴呆的思维里仍然与逝去的老伴相依为命。儿子一连为老人找了好几个保姆,最后一个通过为老人洗拉在裤子里的浊物和用拐杖打哭了也不走,才让老人有种负罪感,从此也得到了老人的认可。跟着保姆上街,见证老人有着一颗正义的心。冬日,保姆外出,老人想着她于飞雪中奔忙,便想烧一口开水让她暖和身子,却不知自己有健忘症,开了煤气灶却看起了电视,直到保姆回来才想起匆忙去点火。保姆意识到不妙,赶紧飞身抓过泡在木盆中未洗的棉被,合身扑到老人身上,老人保住了生命,可保姆却被烧得面目全非,一只手臂断裂出露出无数根黑红导线在“吱吱”放着蓝光。原来,保姆是一个机器人。阅读全文到此处,才让人感悟到阿呆儿子的一片别有用心的孝道!全篇文字精炼,语言流畅,字字斟酌,文章虽短,却构思奇特,感人至深!力推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2-20 20:20:38
  全篇文字精炼,语言流畅,字字斟酌,文章虽短,却感人至深!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呈现丹枫!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蔡凡        2019-12-20 21:02:34
  那个保姆是个机器人。这也是我对老同志的养老指导。
3 楼        文友:陆屿璠        2019-12-20 22:01:52
  还好是个机器人,故事情节感人至深,机器冰冷人有情。好文大赞!
回复3 楼        文友:蔡凡        2019-12-20 22:43:07
  谢谢评价!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