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影视戏曲 >> 【丹枫】踏龙扶风(戏曲剧本)

精品 【丹枫】踏龙扶风(戏曲剧本)


作者:淇奇 布衣,324.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14发表时间:2019-12-20 21:39:50

【丹枫】踏龙扶风(戏曲剧本) 剧情背景:这出戏,是根据民间传说改编而成。描写清朝乾隆年间一位青年游方郎中方略,以乐善好施,悬壶济世为天职。不畏强权,有勇有谋,与奸臣庸医相周旋,力挽狂澜,力排众议,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在乾隆皇帝的应允下,以手扶着甄妃肩脚踏在乾隆腹部上,施以按摩术中的足术给其医治。大义凛然地给病入膏肓的清乾隆皇帝施以“足术”,而治愈其顽疾的故事。踏龙扶凤,由此而来!
  
  
   编剧:刘本清刘庆琳
   时间:清乾隆年间
   人物:乾隆男,50岁,清朝皇帝,化名王治河。
   方略男,29岁,游方郎中,其父方韬于康熙年间晋京行医,曾多次为雍正医其疾,因雍正“暴亡”而受牵连,含冤入狱至死。
   丹阳女22岁,女扮男装,原名丹妹,其父夏涛然原黄河防漕道司,三年前被诬陷入狱。
   耶那赫男,45岁,黄河防漕道司。
   乔奇男,40岁,太医,原名耶哈里赤,耶那赫的远房侄亲。
   甄妃女,38岁,乾隆之妃,耶那赫之妹。
   耿坤男,60岁,艄公,邙山脚下黄河渡口摆渡,丹阳之义父。
   安太男,29岁,乾隆贴身带刀侍卫
   安平男,27岁,乾隆贴身带刀侍卫,安太之弟。
   衙皂、捕快、轿夫、侍女、刀斧手等若干
  
   第一场
   〔乾隆某年夏末,某日傍晚。
   〔邙山东黄河堤南村野。
   〔在电闪雷鸣中幕启,暴雨、黄河、浪滔、堤岸……
   耶那赫:(内唱)自方才我接到快马密报,
   〔手执伞惊慌上,众衙皂跟上,
   (接唱)乾隆帝来黄河暗查堤漕。
   耶那赫三品官身任防漕道,
   怕只怕我难躲过这一遭。
   急切切把皇上四处迎找……
   慢!
   我还须巧应对用心推敲……
   衙皂甲:老爷,下着这么大雨您上哪儿去呀?
   耶那赫:上哪去?上黄河大堤!走,都去与老百姓一起加固堤防者!
   众衙皂:是!
   耶那赫:记住!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
   众衙皂:是!
   〔众衙皂急下,耶那赫跟下,雨止。
   丹阳:(内唱)听传言乾隆帝微服私防来到河南岸,
   〔扮男装踉跄,疲惫上。
   (接唱)冒生死俺找他申沉冤;
   寻觅一天未曾找见,
   不知他模样怎能找到他身边?
   半月前方略兄代俺晋京把状投递,
   也不知那状纸能否转呈皇上御览?
   算日程他应该今天回转,
   但愿他传来喜讯如期归免出事端。
   (浑身哆嗦颤抖不停,艰难痛苦地往前挪步……
   长时间遭雨淋浑身寒颤,
   顿觉得浑身不适地转天旋……(晕倒)
   方略:(内唱)风里来雨里去翻山越岭,
   〔手拎伞、披药搭上。
   (接唱)游四方苦为乐悬壶济世医众生。
   众生中结识了耿丹阳,
   她为父申沉冤周身不宁。
   我代她转呈御状晋京回,
   心急切步履匆匆……
   烟雨封黄河诸多不幸,
   忽闻得近处有呻吟声……
   〔方略审视,发现地上倒着一人,上前躬身将其扶坐。
   方略哦,丹阳!她为父申冤一直女扮男装……浑身湿漉,柔弱女子怎堪雨击?(用手背触丹阳脑门)她在发烧……
   〔方略取药送入丹阳口中,
   丹阳:(唱)刹那间顿觉得腹中暖气涌动,
   想必是遇贵人救俺回生。
   睁眼看他是个英俊男人,
   原来是方略哥治病郎中。(站起)
   方先生,你回来了,那御状——
   方略:御状,我转交给当年家父在京的一位高徒,现为宫中太医官……听说乾隆微服私访,已到黄河岸……
   丹阳:方先生,你说皇上能见到状纸吗?
   方略:皇上多半是朝着状子来的,这是三年前,惊动朝野的一桩大案!
   丹阳:快有出头之日了!
   方略:耶那赫会让你扬眉吐气吗?他决不是等闲之辈!
   丹阳:为父申冤,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皇上微服私访来了,我一定要找到他。
   方略:丹阳,你我都不认识皇上,往哪里找?万一撞见耶那赫,被他认出你咋办?你不宜轻易出面,这事由我去打听皇上。
   丹阳:方先生,结识您,三生有幸!
   方略:谁都会遇到一时过不去的坎……
   〔方略将手中伞递给丹阳,丹阳迟疑不接。
   丹阳:先生,您……
   方略:回家吧,你这身体可千万不能再被雨淋了……
   丹阳:先生,已近傍晚,不如就落脚到俺家吧。
   方略:丹阳,天色还早,半个多月前我医治的两位病人,不知现在好了没好,我得去看看他们。(欲下)
   丹阳:方先生,请您明天抽空来俺家一趟吧,义父他老人家有要事与您相商!
   方略:我也早该去看望他老人家了?
   丹阳:先生……明天上午务必到!
   方略:一定到,明天见!
   [丹阳目送方略下。
   [切光,幕落。
  
   第二场
   〔接前场,翌日上午。
   〔邙山脚下,黄河渡口,茅屋一侧,船随其水涨高出堤岸,其船舱略低于屋,自然组合成没有围墙的院,院中置有桌凳。
   〔期盼的音乐声中幕启,丹阳着女装将伞挂在墙上,整理桌凳。
   丹阳:(唱)昨傍晚约方略早早来到,
   俺夜里怀抱其伞想个通宵。
   想他这个人啊想他的好,
   想他帮俺申父冤冒风险不辞辛劳。
   只身晋京送御状没少周旋,
   归来后不歇脚惦念病人又去治疗。
   他德医双馨热肠古道,
   他是好人撩我心桃。
   芳心动情窦开思绪难抑,
   这一次我一定当面把心掏。
   让他知晓开心窍,
   双手相牵定终身凤友鸾交……
   耿坤:(腰系围裙上,见状)丹阳,你是疯了不成?怎么换上了女装……
   丹阳:爹,俺没疯……
   耿坤:你暴露真身,万一走露了风声,被耶那赫……
   丹阳:爹,您老不是天天想见方略大哥吗?
   耿坤:万一耶那赫来了咋办?
   丹阳:天天怕,今天不怕了!
   耿坤:你不怕爹怕,你要懂得保护自己,你虽不是爹亲生,可爹不能没有你呀……
   丹阳:爹,女儿知道。女儿如今二十二春,着男装就能保护好俺吗?
   耿坤:爹就是为了保护女儿,才请方略先生来咱家一趟,丹阳!
   (唱)三年前你生父惨遭耶那赫诬陷,
   他本是好官两袖清风公正洁廉。
   却被耶那赫弹劾为贪污巨款,
   抄家时挖地三尺未见银钱。
   你母亲不堪其冤头撞墙壁鲜血四溅,
   丹阳你被追拿逃命到邙山……
   丹阳:(接唱)走投无路上悬崖,
   跌入黄河难生还……
   是老伯潜入河中暗地里把俺救上岸,
   从此后改丹妹为丹阳女扮男。
   咱父女相依为命苦作伴,
   三年来无微关怀记心间。
   今日女儿容装换,
   望爹爹能理解俺心中苦甜……
   耿坤:爹理解……丹阳,方略先生多次来咱家为我看病,彼此认识了。那他家中有没有妻儿老小可从未问过,你知道不?
   丹阳:不知道。爹,俺以往找他不是为请他给你治病,就是为家父申冤之事,可从来没问及他的家事。爹,过一会他来了请问上一问。
   耿坤:还真需要问上一问,不然放心不下,确实可靠了,您俩好携起手来为你生父申冤报仇!
   丹阳:爹,知女者莫如父!
   〔方略身披药搭手拎礼物上。
   丹阳:爹,方先生他来啦!
   耿坤:哎呀呀,方先生,你来啦!
   方略:大伯,这是晚辈孝敬您老的,请笑纳!
   丹阳:多谢先生!(接过礼物)
   耿坤:你还愣啥?快给先生泡茶去!
   丹阳:嗳……(下)
   耿坤:先生,请坐请坐!
   方略:大伯,请坐!(二人落座)
   耿坤:先生,你医道高明,待病人如亲人,特别又为丹阳生父之事,冒着危险,只身晋京,实实令老夫感动!
   方略:大伯,您老言重了,这是晚辈应该的……
   〔丹阳提茶壶、茶碗暗上。
   耿坤:先生祖籍哪里?
   方略:伏牛山老界岭。
   耿坤:噢——不知先生府上还有何人呐?
   方略:大伯,晚辈家逢不幸!
   耿坤:不说也罢……
   方略:既然问之,晚辈岂有不言之理?大伯!
   (唱)家父于康熙年间里,
   在晋京一带是名医。
   雍正帝执朝纲主政社稷,
   他曾多次治疗其疾。
   雍正帝暴病死,
   留下团团雾谜。
   家父他被怀疑黄河水难洗,
   惨死狱中蒙冤奇。
   我随母亲回山里,
   三岁学认药名字;
   五岁开始习医技,
   七岁能切脉断病把方批。
   中医博大精深无边际,
   涉入进去不知回头愈痴迷。
   秉承父母遗志,
   不把医术精修通痴志不移……
   耿坤:你家母亲她老人家健在?
   方略:母亲她在我十五岁那年,为山里人治病中,不慎受其感染,她撇下我撒手而去……从此我孑身一人,成了游方朗中。听说黄河泛滥,两岸乡里多疫情,就来到这里……
   耿坤:先生,不愧为中医世家、名门之秀。
   方略:不敢,不敢
   耿坤:先生,你有恩于我家女儿,女儿她有情于你,你看如何?
   方略:这个——不敢不敢……
   耿坤:为何不敢呐?
   方略:大伯,晚辈快三十岁的人了,而丹阳正值豆蔻年华……
   丹阳:(上前、置茶碗、执壶倒茶端起)先生,请用茶!
   方略:(接茶碗)多谢了……
   〔方略将碗置于桌,耿坤将丹阳拉至一边
   耿坤:丹阳,你刚才都听见了吧!
   丹阳:爹,都听见了!
   耿坤:丹阳,义父年迈体弱,以防不测想招方略为婿,落脚到咱家……终身大事,你自己做主。(转向方略)方先生,我去屋里下厨,失陪了,失陪了。(下)
   丹阳:先生,(端起茶碗)你请用茶。
   方略:丹阳,你用茶!(二人相互敬让)
   〔茶溅出碗溢在丹阳手上。
   丹阳:哎哟——(疼的甩手)
   方略:不要紧吧?快,让我看看!
   〔方略抓住了丹阳的手。
   丹阳:(深情地)方略哥……
   方略:(急松手)失礼失礼……
   丹阳:您作为看病先生,岂会有失礼之处;作为大哥对丹阳会失礼吗?
   方略:是、是、是呀!(旁白)我行医这么多年,面对不少的妙龄女郎从未曾有过这样的举止无措……
   丹阳:方先生,你行医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一个意中人吗?
   方略:说没有那是谎话,都不曾多想……
   丹阳:应该多想呀!
   方略:快三十岁的人了,游方郎中飘乎不定,算啦……
   丹阳:男大十岁同龄人。方大哥,您这中医世家,医道精湛,视病人如亲人,如今有位比你小六七岁的姑娘愿意嫁给你,配得上吗?
   方略:取笑了,取笑了。
   丹阳:方略哥!
   方略:哦——
   丹阳:俺……(羞怯)
   (旁唱)心儿跳面儿懆话儿冲喉又下咽,
   直言相告托终身俺黄花女作了难……
   方略:(旁唱)见丹阳情绵绵红云浮面,
   意切切蒸腾我大龄儿男……
   丹阳:(旁唱)刹时间只觉得心蕾怒绽,
   血儿涌魂儿飘飘飘欲仙……
   方略:(旁唱)顷刻间神魂颠倒欲上前把她手儿挽,
   莫错过好姻缘良机就在眼前!
   丹阳:(深情地)大哥……
   方略:(深情地)丹妹……
   [二人挚情地双手相握、凝视。少顷,方略顿觉不妥,抽出其手……
   丹阳:大哥,你?
   方略:丹阳……你着女装是我妹!着男装是我兄弟……
   丹阳:你嫌弃俺?
   方略:看你说的啥话?不是时候,世道险恶,少有不慎,会遭不测!
   丹阳:遭什么不测?是怕俺连累了你不成!
   方略:不!不!怕连累,我会帮你修改状子?怕连累,我会只身晋京?你想一想,耶那赫是皇亲国威,皇上未必会全信咱的;况且耶那赫又阴险奸诈……孰轻孰重要掂量。一旦暴露出你这女儿身,不仅姻缘难圆,反而会遭致灭顶之灾……
   丹阳:你后怕了?都怨我不该……
   方略:你误会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哥与你肝胆相照,生死与共、愿结金兰,你父就是我父,重任在肩,为父申冤!
   丹阳:大哥,请受小妹一拜!
   方略:咱兄妹同拜,结金兰!
   〔二人拜天拜地,挚情地双手相握依偎。耿坤复上,见状。
   耿坤:(喜悦地)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今天事准成。有请门婿儿,进屋入席!
   丹阳:爹,他不是你门婿儿,他还是我哥。俺俩义结金兰,同生死共命运,为家父申冤!
   耿坤:这是当务之急,好,好!
   方略:爹,请!
   〔方略、丹阳搀扶耿坤下
   乾隆:(内唱)前些天朕去后宫将太后看望,
   〔着商贾装上,二便衣侍卫跟上。
   (接唱)太后她让御医呈给朕一诉状;
   状告耶那赫欺瞒皇上,
   陷害忠良、窃取要位、挪用银两、不修河防……
   太后说此人在与皇权较量,
   借其妹是甄妃甚为嚣张……
   切不可掉以轻心置若闻罔,
   朕务必严正以待暗查端详……
   时逢那黄河汛期洪水猛涨,
   天灾人祸一起上让我忙上加忙。
   日夜兼程风雨无阻穿越清纱帐,

共 17818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该局描写清朝乾隆年间一位青年游方郎中方略,以乐善好施,悬壶济世为天职。不畏强权,有勇有谋,与奸臣庸医相周旋,力挽狂澜,力排众议,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大义凛然地给病入膏肓的清乾隆皇帝施以“足术”,而治愈其顽疾的故事。方略名医之后,其父方韬于康熙年间晋京行医,曾多次为雍正医其疾,因雍正“暴亡”而受牵连,含冤入狱至死。父罹难后,母亲为躲避官府的追杀,带着年岁尚幼的方略逃到伏牛山老界岭隐居下来。母亲含辛茹苦边抚养教育方略,边为乡民诊治疾病,不幸在方略十五岁那年,在给乡民治疗恶疾时被感染而用药枉效撒手人寰。方略自此成了孤儿,他靠母亲手把手所教的医术和父亲遗留下的验方医疗手札,就在乡间行医。方略长大成人后,为丰富阅历,增强医疗本领,精研医术深奥精髓,就四处边游医边寻名医拜师求艺。一天,他来到邙山脚下黄河岸边要乘船渡河时,碰到艄公父子俩人,见老艄公耿坤患有严重疾病就细心给以诊治,从此与之相结识,也从此陷入了重重的矛盾纠纷中。丹阳的父亲夏涛然为人刚正不阿,为官清廉,励精图治黄河漕道,却惨遭耶那赫阴谋诬陷而身陷囹圄,丹阳为报杀母陷害父入牢狱之仇,从此隐姓埋名女扮男装四处告状。遇追兵跳崖被艄公耿坤搭救,两人以父女相偎以命,丹阳遇到方略,两人一见如故,方略的义举,感动了丹阳,遂激荡产生出爱慕恋爱之情。乾隆皇帝看到丹阳状告耶那赫阴谋陷害她父逼死母亲罪状的状子,不顾身体有痒,依然微服私访。不料,在巡访途中不胜劳累而使病情加重,甄妃见乾隆帝病情严重,堂而皇之的助纣为虐,致使乾隆皇帝被耶那赫软禁。而此中阴谋早已被皇帝看穿,并派贴身侍卫安平暗中保护方略。方略以治病救人为天职,再次进入皇宫为乾隆帝治病。并在安平、安太的暗中协助下,在乾隆帝的应允下,以手扶着甄妃肩脚踏在乾隆腹部上,施以按摩术中的足术给其医治。在施医的过程中,乾隆帝因腹部疼痛而昏睡过去,就在方略和丹阳将要被行刑时,皇帝悠悠醒来,从刀口下救出两人,两家的沉冤也得以昭雪,踏龙扶凤,由此而来!全剧取材独特,大气恢弘,人物栩栩如生,描写生动传神,令人敬仰!力推欣赏!【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226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2-20 21:42:47
  全剧取材独特,大气恢弘,人物栩栩如生,描写生动传神,令人敬仰!为你的佳作点赞,敬佩文思泉涌!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2-26 19:21:30
  恭喜老师佳作终获精品!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回复2 楼        文友:淇奇        2019-12-27 06:24:17
  由衷感谢,老师力推!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